异界疆域太过庞大,虽然人口众多,但说到底,占据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过远门。

    打个比方,当初白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戈多村的人,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德阳镇,而且去过德阳镇的人还寥寥无几!

    由此可以推算出,虽然德阳镇城里就居住了几十万人,但真正去过数百公里外县城的人也不会太多,如此再看,县城人口众多,但去过郡城的人也不会很多。

    这个世界信息传递相对闭塞,讲究极端个人武力的文明发展到了极致,其实说到底,无数活在最底层的人也只是可怜的井底之蛙而已,或许一辈子都不曾想象过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所以,前往桃山郡我们要怎么走?”一个岔路口,瞎眼的单秋林一脸无辜的问白杨。

    挠挠头,白杨更无辜的看着他说:“我以为你知道……”

    “你指望我一个瞎子给你带路?”单秋林鄙视之。

    俩人一言不合就出发,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没有准备地图,这找谁说理去?

    好吧,从德阳镇前往桃山郡,路途得几千公里,以德阳镇这样一个小地方来说,真心没有几个人去过,想找地图也找不到,除非去德阳镇禁武堂分部问,只是出发的时候白杨直接忘了……

    “那还不简单,先去青木县找个人问问不就得了”白杨耸耸肩说,一副能难到我的表情。

    “你带路”单秋林一副反正我这一百多斤交给你的轻松语气道。

    两人顺着大路策马狂奔,鬼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但这难不住白杨,掏出平板电脑,调出一张头天用卫星绘制的三维立体地图,确定自己所在的方位,找到青木县地点,哟呵,跑偏了,相差两百多公里呢。

    “搞定,跟我走”白杨收起平板电脑说,策马而去。

    单秋林无语跟上,心中却在叹息,白杨的心乱了……

    不久后,白杨和单秋林来到青木县城外,因为县内的血莲教主要成员被一锅端了的缘故,这里已经开始恢复往昔的繁荣。

    或许是近乡情怯的缘故,在接近青木县后,单秋林变得沉默了起来。

    “你要不要回莫问武馆去看看?我先去搞定地图的事情”白杨看着他问。

    深吸口气,摇摇头,单秋林说:“不去了,去了也是徒增烦恼”

    “嗯,走吧”白杨点头,什么也没说,带着他进城。

    如今不是战时,当然不会有人拦着不让进城。

    进城后,白杨看到,虽然青木县已经在开始恢复曾经的繁荣,但兵灾过后,这里却比曾经萧条了很多,人们犹如惊弓之鸟,依旧人心惶惶。

    念力一扫,白杨嘴角含笑,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单秋林前往白府。

    之前,他通过念力看到,在县城中,很多地方都有着施粥地点,给那些受到兵灾的无辜群众免费施粥,无数人排着长队去领取免费食物。

    王二吉做得不错,施舍的粥很浓稠,没敢弄虚作假,每个施粥地点都有官府的人作陪,没有人去闹事儿。

    白杨回到白府,惊动了所有下人,当他来到正厅的时候,作为大管家的王二吉第一时间出现在了白杨眼前。

    “少爷哦,若是知道你回来,属下一定带人去迎接……”王二吉看到白杨的第一眼就无比激动的说道。

    摆摆手,白杨打断了这家伙越来越圆滑的狗腿子做派说:“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现在立即去给我准备一份前往桃山郡的地图,要快,很急!”

    “好的少爷,属下马上去办”王二吉点头,急匆匆转身离去,白杨安排的事情他可不干懈怠丝毫。

    走到门口的时候,王二吉对边上的丫鬟小声道:“少爷风尘仆仆的回来,还不快去准备洗漱用品和吃的!”

    “好的总管大人……”

    对于王二吉的热心白杨没有说什么,微微摇头笑了笑,耐心等待。

    “不愧是大少爷,一回家几千号人围着你转,鸡飞狗跳”瞎眼的单秋林在边上古怪笑道。

    “让你贱笑了”

    “我怎么觉得不是什么好话?”

    “这都被你听出来了……”

    等待过程中,白杨和单秋林相互打趣,说着说着,单秋林突然闭嘴了一瞬间,然后站起来说:“我出去转转”

    说着,他身躯一晃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白杨还心说你个瞎子还乱跑小心迷路,但听到脚步声接近,明白了单秋林的用意,摇摇头看向门外。

    门口,好似有一朵白云飘来,一席白衣的清荷出现,她表情淡然,气质出尘,优雅,不惹尘埃,永远都是那么恬静。

    在清荷身边,跟着寸步不离的丫鬟小兰,她一身翠绿裙摆,已经恢复了俏生生的活泼模样。

    “白大哥回来啦,我听你府中下人提起,所以特地过来看看”清荷迈步踏入大厅,看着白杨微微笑道。

    “清荷快坐,这段时间诸事缠身,怠慢了你,还请见谅”白杨起身伸手一引说道。

    他们两人相处,一直以来都没有掺杂其他任何因素,很舒服很自然。

    清荷笑了笑,宛如白莲花绽放,仿若整个厅堂都敞亮了几分,她优雅坐下,看向边上的小兰。

    在白杨不明所以中,小兰站定,眼中泪光闪烁,对着白杨当即跪下说道:“多谢白少救命之恩,小兰无以为报,小兰自知身份低微能力有限,不敢奢求报答白少的大恩大德,只能在内心时时刻刻为白少祈祷……”

    白杨微微一愣,摇摇头,挥手间念力包围小兰将其扶起说:“小兰姑娘,举手之劳罢了,不必如此,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照顾好你家小姐即可,还有,以后若是我落魄了,再去投奔清荷的时候,千万别再把我赶出门外”

    “嗯,白少莫要取笑,当初小兰不懂事……”小兰想到当初的事情,破涕为笑,脸蛋红红的。

    如此一来,悲伤的气氛被白杨一句话化解。

    待到双方寒暄过后,清荷美目看向白杨说:“白大哥,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此番前来,清荷是来告辞的”

    微微一愣,白杨笑了笑说:“清荷,可是在这里住得不好?”

    “那倒没有”清荷摇头。

    “可是有什么怠慢之处?”白杨再问。

    清荷依旧摇头,一脸微笑没有说什么。

    轻轻一叹,白杨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耸耸肩问:“那清荷接下来去哪里?如今兵荒马乱,你一个弱女子出门在外不安全”

    “白少爷,清荷姐姐如今可不是柔弱女子了哦”小兰在边上俏皮的插嘴道。

    “哦?”白杨眉毛一挑。

    他实在是看不出清荷有什么特别之处,身上没有武者的真元流淌,也没有神道修士的神秘修为波动,肌肉也不发达……额……

    清荷看了小兰一眼,也没有责怪她多嘴,轻轻摇头道:“兰兰,给我琴”

    吐了吐舌头,小兰急匆匆离去,很快又将清荷的古琴拿来。

    白杨依旧不明所以。

    “白大哥,昔日在德阳镇一别,有感而发清荷创出心语一曲侥幸踏足二品琴师之境,对于音律,清荷一刻不敢懈怠,还算有些天赋,这段时间以来,经过诸多磨难,心中有感,再得一曲,偶然踏足三品琴师之境”说话的时候,清荷将古琴横放在了双膝之上。

    眉毛一挑,白杨静静看着。

    “前段时间,血莲教兵临城下,死伤无数,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在血火中绝望挣扎,众生痛苦,众生皆苦,但,无数人却前仆后继,为了身后的家人,甘愿奔赴战场……是以,有感而发,清荷再得一曲《临冬》,冬季来临之际,大军压境,众生流血!”

    清荷的声音很好听,说话的时候,她素手抚琴,优美的琴音响起。

    不知为何,当琴音响起的刹那,白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优美的琴声,听着无比悦耳,可是,却有一股无与伦比的肃杀之气在酝酿,在澎湃,犹如寒冬来临万物肃杀,犹如大军压境金戈铁马。

    叮咚……

    琴音一颤。

    砰!

    白杨看得真切,清荷玉手波动琴弦,一道无形音波扩散出去,十多米外,一张无比结实的椅子刹那崩碎!

    这才只是开始,随着清荷不停波动琴弦,一道道无形音波扩散出去,飞过大门,出现在院子中,一排装门面的兵器架子上,兵器仿佛被利刃攻击,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近而被崩飞!

    地面,一道道裂痕出现,青石地板好似被利刃撕开……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白杨脑袋有点懵,清荷的琴音什么时候停下的都不知道,院子一片狼藉。

    “抱歉白大哥,把你的院子弄乱了”清荷收起古琴不好意思的说道。

    深吸口气,白杨看着清荷傻眼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说,你和那两个瞎子什么关系?”

    “???”清荷小嘴一张,没反应过来。

    耸耸肩,白杨纠结道:“没什么,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清荷,你当真是让我吃惊不小,这就是三品琴师吗?”

    “白大哥,这就是三品琴师,现在,清荷不是弱女子了吧?”她笑道。

    竖起大拇指,白杨感叹道:“岂止不是弱女子,简直是女汉子,额,女强人……反正,总之很厉害就是了”

    轻轻点点头,清荷怀抱古琴起身,走向门外说道:“白大哥,人生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人生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清荷告辞了,有缘再见”

    “这就走了?清荷,你要去哪里?”白杨无奈道。

    和当初一样,她说走就走,白杨心中也说不上不舍,只是一个朋友的离去,总是在心头有些惆怅。

    脚步一顿,清荷淡然道:“人生路途渺茫,谁也不止前方拐弯之处会有何种美景,或许是惊喜,或许是惊讶,但总归是值得期待的,清荷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四处走一走,看一看,或许会路过无数城镇村庄,或许会看到很多需要帮助的人,这一路,有众生百态相随,清荷并不孤单,白大哥也不必担心,纵然会有些许坎坷困苦,但那或许是必然的命运,无需逃避,无需退缩,随心就好”

    说完,清荷一步一步向前。

    看着她的背影,白杨摇摇头道:“清荷,当初在德阳镇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天上的一朵白云,虚无缥缈,居无定所,你向往自由,你不想被约束,我理解,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没有你的文采,说不出那么多好听的话,如果,你途中累了,倦怠了,想停下的时候,请记得我,我虽然是个糙汉子,但我是个很好的听众,你可以回来找我对牛弹琴,我绝不妄加评论……”

    “清荷记住了白大哥的话”身躯一颤,但她依旧淡然的声音传来如是说道,越走越远,直到影踪不见。

    清荷走了,一如曾经在德阳镇那样。

    ‘白大哥,清荷何曾不想停下,只是,清荷出身风尘,又有何资格停下呢……’离去的清荷心中如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