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开阔的院落中,数十个丫鬟忙碌。

    君念生和陈彩悦受白杨的邀请来到这里。

    门口,君念生看到陈彩悦,当即笑着走过去说:“彩悦妹妹你也来啦”

    “姓君的,我告诉你,你离我远点,我现在看到你就烦!”陈彩悦压根不买账,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君念生警告道。

    君念生想哭,这都什么事儿啊,说好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咱俩都订婚了啊,你现在居然看到我就烦?

    想哭归想哭,君念生还是舔着脸解释道:“彩悦妹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在玉家暂留的时候,我真的只是好奇玉家大小姐玉飞凤为什么是光头而多看了一眼,真的不是有什么想法的”

    这能怪他吗?两人到了州府,去玉家做客,玉家大小姐玉飞凤,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你顶着个大光头谁不多看一眼?

    得,就因为多看一眼,陈彩悦不爽了,吃醋,开始闹别扭,这找谁说理去?

    好吧,君念生承认,真心是因为好奇看了一眼又一眼。

    你说你一个美女顶着个大光头是要闹哪样?

    如果白杨知道这茬的话,肯定会笑岔气,合着当初给玉飞凤烧光的毛发在你们见到她的时候还没长出来啊……

    “哼,既然你喜欢看,那就干脆娶回家去啊,天天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反正你是丞相之孙,科举状元,抢手得很,没见玉苍松那老头恨不得将孙女弄你床上去吗?而且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陈彩悦瞪眼道,就差大吼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了……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多看任何女人一眼还不行吗?”君念生无语问苍天的说道。

    “哼,这可是你说的,姓君的你给我记住了,不过我还是不打算原谅你,要怎么让我消气,你自己看着办吧”陈彩悦轻哼道,迈步走向院落。

    看了看阴沉的夜空,君念生想哭,你让我杀人还不分分钟的事情?就是吟诗作赋那也信手拈来,可是你让我哄女孩子,这怎么搞?老子不专业!

    这个世界,女人一般都是男人的附庸,哪个大男人没事喜欢去专研哄女孩子?这不是惹人笑话嘛……

    进入院落,陈彩悦一愣,眼前的画面,压根就不像是白杨要请客吃饭的样子。

    数十个丫鬟忙碌,倒是摆上了一张桌子,然而菜呢?

    哦,菜倒是有,还有肉,而且很新鲜,不过全部是生的,这怎么吃?

    “彩悦妹妹怎么了?”君念生立即上前来问。

    眼珠子一转,陈彩悦下巴一抬看向君念生说:“姓君的,你自喻陈王朝第一才子,聪明得很,那么你给我说说,白公子这是打的什么哑谜?猜对了我就原谅你十分之一!”

    君念生目瞪口呆,我未来的媳妇诶,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什么第一才子了?天下那么多人我算老几??!

    然而和女人讲道理是不明智的,尤其是见识过陈彩悦的不讲道理,君念生干脆不纠结这茬,看了看周围,眉毛一挑。

    各种蔬菜肉类已经准备好,调料什么的摆在一边,几个架子上已经生好了炭火……

    稍微一联系,君念生表情古怪道:“白公子此举,难道是要我们自己动手做?”

    “请客吃饭还让客人自己动手做,姓君的,说出来你自己信吗?这内中必定大有深意,是你笨猜不到而已”陈彩悦鄙视道。

    “我……”君念生又想哭了,合着如今任何事情都能成为陈彩悦打击自己的理由!

    两人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白杨的声音传来说道:“君少爷不愧是陈王朝第一才子,就是聪明,一猜就猜到我的用意了”

    听到声音,君念生和陈彩悦齐齐转身看向身后。

    白杨带着小猫冰清玉洁四姐妹来到了这个院落。

    没转身的时候,君念生心说我真的猜对了?别管白杨为什么要我们自己动手这回事儿,他正要说彩悦妹妹你说过我猜对你就原谅我一些的,可是一转身,他就愣住了,眼珠子定格。

    白杨身边的小猫君念生见过,那是白杨媳妇,他没多看,然而冰清玉洁四姐妹,四胞胎,一模一样,都美得冒泡,白杨哪儿找来的?

    他看啊看,想要分辨一下是真是假,就一直看……

    砰!

    ??!

    君念生惨叫。

    陈彩悦踩了他一脚,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说道:“好你个姓君的,之前还发誓不多看其他女人一眼,现在你眼珠子都恨不得粘人家身上去,以后你别说你认识我,也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无妄之灾,绝逼的无妄之灾,君念生这会儿哭都哭不出来,咋解释?,被抓现行了,看着白杨一脸纠结,你没事带个四胞胎来干嘛?

    君念生躺枪,还找不到人说理去。

    我做错什么了吗?白杨心头嘀咕,然后看向陈彩悦和君念生笑道:“两位,我知道你们的身份地位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搞不好龙肝凤胆都经常上桌,我这个小地方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菜肴来招待两位,好在我家乡有一种特色餐饮,胜在新奇,用于招待两位,请别见笑”

    “特色餐饮?”无视君念生,陈彩悦看着白杨挑了挑眉,天底下还有她不知道的特色餐饮?王宫厨房汇聚了全天下各种菜肴的厨子,啥东西我没吃过?

    “呵呵,两位请,等下就知道了”白杨伸手一引说道。

    随即一行人进入院落,陈彩悦远离君念生三丈远,这让君念生欲哭无泪,看白杨一副大爷你害我的表情。

    陈彩悦作为九公主,居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颐气指使的姿态,君念生作为丞相的孙子,也没有那种看什么都不顺眼的嘴脸,这倒是让白杨有点意外。

    难道这个世界的二代都没有脑残的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或者是陈永发的关系才让他们如此和善呢?

    这些疑惑压在心头,白杨指着周围的烤架蔬菜肉类和调料说:“两位,这是我家乡的一种特色餐饮,烧烤,两位都是精贵之躯,恐怕并未亲自动手做过饭食吧?而这烧烤呢,就是自己动手,挑选自己喜欢的蔬菜肉类放在炭火上烤,辅以各种调料,别有一番滋味和情趣,要不要试一下?”

    白杨准备的就是烧烤,这俩人身份不简单,啥没吃过啊,就不献丑了,用烧烤这种廉价但新奇的东西招待。

    也是你们没有各位甩脸子,要不然我给你们准备老鼠肉舒丹红地沟油……

    “哦?有这样的事情,那我可得试一试了,要怎么弄?”君念生跃跃欲试道。

    这人就是贱,如果这会儿自己弄一座精美菜肴估计他们压根就不会多看一眼吧,白杨心中鄙视。

    然而紧接着白杨心中一动,这君念生不简单啊,貌似他已经想到了亲自动手做东西给陈彩悦吃从而取悦她的方法了?

    厉害,在地球那边,这可是把妹的有力手段,这君念生居然无师自通了!

    “呵呵,来来来,两位,我给你们演示一下,很简单的”白杨挽起袖子开干。

    烤了一把肉串,各种调料齐上阵,香味倒是浓郁了,然而结果却是一堆半生不熟外加烤成焦炭的玩意!

    下厨是白杨的硬伤,拿着一堆狗都不吃的东西,白杨稍微尴尬一丢丢说:“大概就是这么回事,我想两位连精妙的武功招式都能掌握,这难不倒两位吧?”

    “这个好玩,我来试试”陈彩悦眼睛一亮说,根据白杨的步骤去挑选菜肴亲自烧烤,对于白杨弄出来的‘剧毒之物’压根没提。

    “我也试试”君念生也跟着跑去了,把妹时刻,得抓住机会。

    白杨悄悄把烤的一堆黑乎乎玩意丢掉,马蛋,献丑了哇……

    “少爷,我来帮你烤吧”小猫在白杨身边笑嘻嘻的说。

    白杨扯着小猫的脸‘恶狠狠’道:“猫儿连你也笑话我”

    “没有啦”小猫眨眼说,但眼神中满是古怪的笑意。

    自家少爷什么都会什么都好,就是不会下厨,无论怎么都不会,这是为什么呢?

    “少爷,我们给小猫姐姐帮忙”冰清玉洁四姐妹赶紧刷存在感。

    白杨彻底放弃了自己动手的打算,在边上坐下说:“好吧好吧,我吃现成的总可以了吧”

    烧烤搞起,不一会儿院子中就香味冲天,甚至陈彩悦这个九公主还和小猫她们打成了一片,欢声笑语不断,这交际能力真心可以!

    “白公子……算了,我叫你白兄可以吧?”不一会儿,君念生垂头丧气的坐在白杨对面说道。

    “是我的荣幸,我斗胆也叫你君兄了”白杨点头道。

    “有酒吗?”君念生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说。

    面带笑意,白杨说:“管够!不过不是什么好酒”

    白杨看得真切,这家伙原本想亲自露一手俘获陈彩悦芳心的,结果和白杨差不多,弄出来的玩意压根没脸见人,反倒是陈彩悦无师自通,烤的东西喷香扑鼻,他不放弃还能干嘛?

    两坛百果酿摆上来,君念生咕嘟嘟就是半坛,喷出一口酒气沮丧道:“白兄啊,女人为何就这么麻烦呢?永远都猜不到她们在想什么,我已经心力憔悴了”

    “女人的心思,这是万古难题,君兄你就别琢么了”白杨摇头道。

    “不对啊,为何你的女人对你那么死心塌地?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君念生突然眼睛一亮看着白杨说。

    白杨眨眼,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给我忽悠的,来来来,看大爷不把你给忽悠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