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金友年一滴龙元,对于白杨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山谷中源源不断的出产这玩意,有的是。

    然而白杨可没有那么慷慨,真的不求回报?

    不可能!

    现在不提要求不等于以后不提要求,金家,听九公主陈彩悦的口气,拥有陈王朝最大的商会,而金友年作为金家大少爷,让他欠下一个人情,这个人情以后值老牛鼻子钱了!

    白杨精着呢……

    估计金友年也知道白杨的想法,所以很干脆走了,心照不宣嘛,都不是笨蛋。

    最后,白杨看向城墙下方剩下的最后一个君少爷问:“你还不走?等着我请你吃饭呢?”

    城墙下,君少爷看了看九公主,又看向白杨纠结道:“白公子,我是和九公主一起来的!”

    “谁和你一起来的?君少爷,请自重!”陈彩悦眼睛一瞪下方的君少爷说。

    这画面,有点闹别扭的样子啊,然而关我卵事。

    白杨秒懂,这个君少爷是丞相之孙,还是什么狗屁状元,文采风流,陈彩悦是陈王闺女,美得冒泡,两人可谓金童玉女天作之合,陈彩悦跑来这里了,君少爷也跑来,貌似两人不对付……

    这不明摆着的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君少爷死皮赖脸的跟来了,只是陈彩悦不怎么爱搭理而已。

    哎,又是一个沉迷小姐姐无法自拔的青葱少年啊……

    白杨心中感叹,看着下方的君少爷问:“要不进来坐坐?”

    表情一喜,君少爷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也好”

    说着,这家伙一展手中折扇,无比潇洒的腾身而起,来到了城墙上,站着九公主陈彩悦身边笑道:“彩悦妹妹,在州府你摆脱我自己悄悄跑了,来到这里差点出危险,还好我知道你喜欢抽热闹找来这里,要不然若是有什么意外,让我回去怎么交代?”

    啧,整得你能?;に频摹?br />
    “你不需要交代什么,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陈彩悦转身撇嘴道。

    君少爷苦笑道:“你可是我未婚妻,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回去爷爷还不扒了我的皮?”

    “君念生,你给我记住,我们只是有婚约而已,还没有成婚,一天没有拜天地,就只是婚约,随时可以解除的!”陈彩悦急了。

    “彩悦妹妹,你怎么能如此伤我的心?”君少爷一脸伤心欲绝的看着陈彩悦说。

    “哼!”陈彩悦轻哼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白杨在边上看得直翻白眼,这特么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俩关系真复杂,既不像情侣也不想朋友,然而其中的腻歪看得人想吐。

    不过白杨多精,很快就看出了关键所在,陈彩悦和君念生之间,应该是互相有好感的,只是因为其中某种关系而闹别扭。

    至于他俩因为什么闹僵就不是白杨关心的了,我吃多了去想那么多干嘛?看着他俩问道:“天色已晚,两位要不要在我这里暂时住下?”

    “麻烦了”陈彩悦看着白杨点头道。

    “多谢白公子”君念生礼貌点头。

    他们俩虽然身份来历不寻常,可是之前见识了白杨的手段,一点都不敢摆架子,这家伙,一言不合就把人全灭了,摆架子不是作死么。

    “赵石,给他们安排一个住处”白杨对边上的赵石吩咐道,接着看向陈彩悦和君念生说:“两位,你们也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了,接下来我还要收尾,就先不作陪了”

    “嗯,白公子去忙吧”陈彩悦礼貌的点头道。

    至于君念生,看着白杨笑了笑,一副陈彩悦做主的狗腿子样子。

    看着他俩在赵石的带领下离去,白杨耸耸肩,管你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如果安分点还好,如果想玩什么幺蛾子,看我不弄死你们!

    随即,白杨对虎子柱子吩咐道:“虎子,安排人,去把外面打扫一下,那些尸体,丢碧波河里面喂鱼!柱子,把我刚刚收集的那些东西弄我院子去,我晚上要清点一下”

    “好的少爷”

    柱子虎子领命而去。

    “少爷,你就那么相信他们的身份呀?”小猫来到白杨身边担忧问。

    笑了笑,白杨看着小猫说:“他们的身份应该做不得假,或许天底下敢冒充他们的人很多,但有了之前的事情,再在我面前冒充,不管是谁恐怕都得掂量一下”

    “哦”小猫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反正在她看来白杨说的都是对的。

    哪怕是错的也是对的!

    “狼崽子,这玩意给你”白杨转身,对着边上的银狼抛出一物,正是那死去的血虎留下的能量结晶。

    嗷呜……

    银狼脖子一仰一口吞下,对着白杨哈巴狗似的摇尾巴,甚至用房屋大小的脑袋轻轻蹭了蹭白杨,这才一跃而出,跑山谷去了。

    白杨知道,银狼是去消化去了,消化了这枚堪比大宗师的异兽猛虎的能量结晶,估计银狼还有变化。

    这算什么?躺着升级啊,还屁事没干几件,跟着白杨,银狼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诸事安排妥当,白杨搂着小猫的腰肢说:“走走走,猫儿,我们去看看死了那么多人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好东西,哦对了,等下让人准备一座宴席,无论怎么样都得招待一下那两个,不过不用准备太好,她俩什么没吃过啊,干脆这样吧……”

    “好的少爷”小猫古怪回答。

    搂着小猫,白杨直接飞到了属于自己的院落,能飞就是好啊。

    柱子已经让人把白杨收集的东西全部送来了,一大堆,都是好东西。

    白杨花了十分钟整理完毕。

    绝大部分都是武器,一千多件,什么长刀长剑匕首拳套棍子之类的,都是武者使用的兵器,不管好坏,白杨自己也用不到。

    这些兵器白杨丢一边,打算以后用来奖励自己的属下。

    接着是一堆瓶瓶罐罐的丹药伤药之类的东西,有些白杨认识有些不认识,也丢一边,过后让冰清玉洁四姐妹整理一下入库,需要的时候再用。

    最后就是重头戏了,修炼秘法和法宝!

    虽说练武之人随着修为的增加也在逐渐变得聪明,武功秘籍随身携带不如放在脑袋里面,可是人一多,总有那么几个例外的。

    几十本秘籍,绝大多数都是武者修炼的,什么内功修炼之法招式秘籍,白杨看一眼就丢一边,我又用不到。

    剩下的十多本神道修炼秘法,有修炼境界的,有修炼术法的,白杨压根看不上,再好能有自己在铁剑门获得的传承好?

    得,入库吧,以后谁想修炼谁自己去找。

    最后就是法宝了,一堆,白杨看得直搓手,好东西啊,以后都是我的了。

    因为这些法宝的主人都已经挂掉,白杨用精神力念力试了一下,都能催动。

    “不错不错,以后看谁不爽,用法宝堆都能堆死敌人,有了这一堆法宝,武装道牙齿了有没有?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坑蒙拐骗成大款就是这样了,如果再来几次这样的?;共环⒘送邸瓤?,不过这些法宝的功能得慢慢摸索一下,至于什么品阶以后再慢慢研究了……”

    收起一堆法宝,小猫去安排宴席了,血婴丫丫在边上安静的看动画片,闲得没事儿,白杨掏出神道传承的阵法玉佩,心神沉寂在你们去寻找浮空阵法。

    他可没忘了正事儿,如今阵法师有了,得先把卫星安装起来。

    在几座书山中寻找,不久后白杨就找到了浮空阵法,接收到脑海后,也没仔细研究,找来一堆白纸,念力控制十支笔,一心多用将其描述出来。

    阵法图纸,布阵材料等等,林林总总白杨罗列了三百多张A4纸才算完事儿,花了他一个多小时。

    弄好后,白杨拿着关于布阵之法的书籍找到了水墨,丢给他说:“这就是有关于浮空阵法的所有信息,要什么材料,找赵石,限你三天之内给我研究透并且布置出来,要不然我弄死你,我这人不养废物!”

    “额,少爷还真有浮空阵法图纸?”水墨意外道,对于白杨开口闭口喊打喊杀的习惯已经不感冒了。

    人老成精,他算是看出来了,白杨嘴巴说得厉害,但是对自己人还是很好的。

    “我有的东西还多得很,记住,三天之内给我弄出来,要不然你死啦死啦滴”白杨撇嘴道。

    “没问题,只是,布阵成功后,少爷那灭神金……”水墨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说。

    在别人帮助下他连五品阵法都能布置,一个三品阵法浮空阵当然难不住他。

    “到时候再说吧”丢下这样一句,白杨很不负责任的离去。

    看着白杨的背影,水墨一脸惊叹道:“这个白杨少爷厉害啊,之前那么大的?;?,他一个人力挽狂澜就解决了,不知道还隐藏了多少底牌,得,以后还是老实干活儿吧,只是,那灭神金他要怎么才能奖励给我一点呢……”

    纠结啊。

    从水墨之处回到自己的庭院,小猫已经等在这里了,看到白杨,小猫第一时间说道:“少爷,宴席已经准备好了”

    “那行,现在天也黑了,时间刚好,让人去请九公主和君念生,哎,最烦这种场合了,但人家大老远的跑来,又不得不表示一下”白杨无奈道。

    然而边上的小猫却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说:“少爷,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安排的所谓宴席,真的好吗?”

    “客随主便嘛,他们还想咋滴?”白杨不以为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