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衣女子,看上去年芳二八,脸蛋极其精致,身上更是拥有一股常人没有的贵气,此时,她处于黑暗的世界中,哪怕内心焦急,表现得也很平静。

    显然,这是一个长期处于上位,受到过良好礼仪教导的人。

    城墙上,白杨看向这个女子,眉毛一挑说:“妹子,麻烦你告诉我,为什么玉苍松杀不得?还有,现在连你的小命都捏在我手中,居然还有心情管别人?”

    玉苍松在另一边,听不到其他地方的声音,他此时一脸警惕,那种致命的威胁依旧环绕在心头。

    那边彩衣女子得到白杨的回应,悄悄松了口气,微微蹲身像是在见礼,开口道:“白公子,小女子陈彩悦”

    “陈彩悦?很有名吗?不认识”白杨的声音传来说道。

    陈彩悦也不生气,淡笑道:“白公子当然不认识彩悦,但彩悦却听闻过白公子大名,彩悦此番前来,并非为了龙脉孕育之物……”

    白杨立即打断对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管你是谁为了什么而来,你倒是给我说说,玉苍松为毛杀不得?说完了我好送你上路!”

    “你要杀我?”陈彩悦表情一变。

    “再不说,我就送你上路了!”白杨声音一冷。

    深吸口气,陈彩悦不敢带节奏了,这白杨还真如传言那样,不被别人的言行左右自己的思维,再扯下去自己就要倒霉,只能顺着白杨的意思说道:“白公子,玉苍松杀不得,他是陈王朝禁武堂州府分堂堂主!”

    “呵呵,禁武堂分堂堂主?就因为他的身份,跑我家来抢东西就杀不得了?别说我之前不知道,哪怕是知道他也要死,我一再提醒他让他离去,他自己贪心怪我咯?”白杨冷笑道。

    陈彩悦脸色再度一变,心道这个白杨还真是固执,只得说道:“白公子,并非他的身份而杀不得,你也知道,如今天下不太平,玉苍松乃大宗师修为,作用非凡,州府正在发生战乱,他一旦死的话,或许会改变战局,届时,将有无数无辜之人因他而死,所以,看在芸芸众生的份上,白公子饶他一回如何?”

    “还有别的理由吗?呵,道德绑架?我不吃这套,他死不死是我的决定,芸芸众生的生死是命运的安排!”白杨的声音再度一冷。

    显然,陈彩悦的理由不足以说服白杨。

    此时原本平静的陈彩悦都皱起了眉头,这个白杨,居然如此固执,简直就是一块石头,什么都听不进去!

    “白公子,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如何?”陈彩悦无奈道。

    不过,说完这句话,她脸颊一红,因为她想到了白杨之前说过,压根不认识她……

    果然,她听到白杨戏虐的声音传来说道:“你的面子?你的面子很大吗?你算老几?嗯?”

    稍微尴尬,陈彩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本书籍,一本看上去很古老的书籍,拿在手中说道:“白公子,彩悦自然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不过,看在这件东西的份上,放过玉苍松如何?”

    城墙上,白杨眉头一皱,招手间,陈彩悦手中的古老书籍就脱手飞到了他手中。

    拿到书籍,白杨看到封面上的四个字,目光一闪,收起书籍看向陈彩悦沉声道:“陈永发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大伯”陈彩悦回答,没有和白杨打哈哈了,知道和白杨说话最好干脆直接一点。

    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白杨暗道难怪这陈彩悦身上居然有龙气护体,原来真的是王室后裔,陈永发是她大伯,那么她的身份呼之欲出了,搞不好就是当今陈王的闺女!

    “你刚才说,来这里并非为了龙脉孕育之物,难不成是专门来送这本书?”白杨问。

    “不错,白公子也知道,当下陈王朝出了些许混乱,大伯坐镇王都无法分身前来,多次在大伯口中听到有白公子这么个忘年交,所以彩悦好奇之下,讨了这份差事前来,一来想见见大伯口中的忘年交,二来也是为了实现大伯的承诺”陈彩悦说道。

    听了陈彩悦的话,白杨沉默片刻,控制黑暗的世界出现一条通道,对陈彩悦说道:“怠慢了,公主殿下你过来吧”

    不说陈彩悦本身的身份问题,单单是陈永发这层关系白杨就不能再用之前的态度对待了,而她送来的东西,却是陈永发答应白杨的雷霆秘典后续功法,基于这点白杨也需要改变一下态度。

    彻底放松下来,陈彩悦迈步走向城墙,不久后来到城墙之上,站在白杨身边,好奇的打量着他。

    “公主殿下,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吧”白杨眉毛一挑说。

    “帅?”陈彩悦显然没有懂白杨的意思。

    得,当我没说,白杨耸耸肩,看着她问:“这么说来,当今陈王是你老爹?”

    “正是,彩悦家中排行第九”陈彩悦点点头道。

    “九公主?啧,你老爹可真能生”白杨撇嘴道。

    眉头微皱,陈彩悦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白公子,可否放过玉苍松?”

    沉默片刻,白杨转身,看着黑暗的远处说:“玉苍松,记住你的誓言,现在有多远给我走多远,有人为你求情了,没有下一次,若下一次你再犯在我手中,天王老子的面子我都不给!”

    说话的时候,白杨控制剑旗封锁的空间出现一条通往外面的通道。

    玉苍松一直都处于警惕之中,当看到外面的天空后,毫不犹豫的飞身而出,并且毫不犹豫的往远处飞驰而去,丢下一句话说的:“白公子,这次冒犯了,我玉苍松一定会遵守誓言的”

    他走得很干脆,并没有因为脱困了就开始反水甚至丢下一些狠话之类的脑残举动。

    算你识趣,白杨心中冷哼,然后,看向边上的九公主陈彩悦问:“你们还有三个渣渣,别告诉我也不能杀”

    “额……”陈彩悦脸色一僵。

    深吸口气,白杨心道看在陈永发那老头的份上我忍了,问:“还有谁?”

    “那个君少爷,他是王朝丞相之孙,文采出众,还是上一届科举的状元,所以,杀不得,另一个,就是那个病怏怏的,他是金泰商会的大少爷,金泰商会,是陈王朝最大的商会,乐善好施,做了无数好事,所以,能不杀的话尽量别杀”陈彩悦看着白杨忐忑道。

    接二连三的让白杨放过对手,就是她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白杨皱眉,看向黑暗中的剩下三人,君少爷,难怪身上浩然正气护体,原来还是什么鸟状元,另一个,金泰商会大少爷,有钱人啊,来这里还坐轿子,排场够大,身上有功德护体,应该是他家做好事的缘故了。

    “最后一个呢?别告诉我也不能杀”白杨看向最后一个手持骨杖而立的黑衣青年问。

    站在白杨身边,得到白杨的授意,陈彩悦也是能够看到其他三人的。

    看着最后一个人,陈彩悦摇摇头说:“那个我也不认识”

    “那我就先宰了”白杨说道,然后,毫不犹豫一把火将其烧成飞灰,神道修士真人境界,渣渣而已。

    意外,天底下哪儿来那么多意外,那家伙活该倒霉。

    “握草……”杀掉对方之后,白杨一拍大腿。

    陈彩悦又听不懂了,古怪问:“白公子怎么了?”

    “刚才分心之下,那家伙手中的宝贝也被我一把火给烧了”白杨懊恼道。

    “……”陈彩悦无语,心道你白杨连六品法宝都有了还看得上那个人手中的垃圾?

    没理会陈彩悦的心情,来到这里搞事儿的人,该死的能死的都死得差不多了,白杨心念一动,插在大地之上的十绝暗光剑旗抖动缩小,变成巴掌大小飞回了他手中翻手收起。

    之前被封锁在剑旗空间中的两个人,再度得见天日,一脸劫后余生,然后看向了城墙上的白杨。

    “两位大少爷,九公主为你们求情,我就不杀你们了,你们走吧”白杨看着他们皱眉道。

    “参见九公主”

    那两个青年看向城墙方向齐齐躬身道。

    陈彩悦点点头道:“你们好自为之”

    那病怏怏的青年,不??人约干?,大喘气之后,看向白杨苦笑道:“白公子,在下金友年,前来这里无意冒犯,听闻龙脉翻身,这里必定有龙元出世,我前些年被人所害,伤病缠身,需要龙元改善体质,若是可以的话,还请白公子给予一滴龙元,只要我能拿得出的东西,绝不吝啬”

    “一滴龙元而已,好说,不要你的东西,你不找我麻烦就是了”白杨点点头笑道。

    招手间,山谷内部飞来一滴金色龙元,直接飞向那病怏怏的金友年。

    “多谢,白公子大恩大德友年铭记于心,他日若白公子来到王都,友年必定扫榻相迎,得到龙元,我要回去疗伤了,白公子,九公主,告辞”金友年收起龙元,冲着城墙方向拱手,然后飞速离去。

    “啧,这速度根本就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白杨看着金友年离去的方向撇嘴道……

    (推荐一本科幻新书,《末世之我是巫妖》,石头好基友写的,希望大家去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