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世界中,看不到听不到周遭的一切,罗光远目视周围,目光冷冽。

    作为大宗师之境的武道高手,更是在叛军中统领千军万马,尸山血海都经历过,此番被困,他并未失去沉稳。

    庞大的血色猛虎身躯低伏,浑身血色能量升腾,罗光远站在其头上,一柄血色大刀已经握在手中。

    轰……

    突然之间,罗光远周围,蓝焰升腾,封锁四面八方,整个世界都是蓝色,恐怖的高温仿若虚空都要被焚毁崩塌。

    “吼……”

    血虎咆哮,浑身血色能量狂暴,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居然将可怕的蓝焰生生逼退,那一片地方,好似化作一个血色光球,蓝焰都无法接近。

    远处,城墙之上,白杨深深吸了一口气,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宗师之境,真元化作罡气,犹如实质,坚不可摧,而大宗师,却是凝练了武道意志,由内而外,武道意志结合天地,浑然一体,果然厉害,罗光远,叛军大宗师之境的将军,没想到他的一头异兽猛虎也如此强大!”

    心中所想,白杨觉得,恐怕凭借蓝焰已经无法杀死大宗师之境的强者了。

    那边,被蓝焰包围的罗光远之处,站在血虎头上的他,面甲下,目光一冷,手中血色大刀抬起,一刀劈下。

    嗡!

    虚空都好似要被撕破了,那血色长刀绽放璀璨血光,一道数百米长的血色刀光闪现,仿若一道血河出现,刀光所过,虚空扭曲!

    白杨瞪眼,他那一刀,可怕的一刀,居然将有形而无质的蓝焰都撕开了一条裂缝,被刀光死开的裂缝,短时间居然无法愈合,可怕的能量波动让白杨的念力都无法接近,自然无法立即升腾蓝焰填补缺口。

    罗光远一刀将蓝焰火焰撕开一道裂缝,他脚下的血虎身躯一跃,带着他脱离蓝焰范围。

    可是,蓝焰是以白杨精神力为燃料燃烧的,白杨心念所致,远处的蓝焰消失,如影随形,罗光远出现的地方,再度被蓝焰淹没。

    “哼!”罗光远冷哼,没有了下一步动作,目光冷冽的打量周围。

    他脚下血色猛虎可怕的血光?;?,蓝焰暂时奈何不了他,他在寻找破绽,一举翻盘的破绽。

    “大宗师之境的强者,果然可怕,不过,既然落到了我的手中,岂有不死的道理,还能翻天咋滴!”

    白杨眼睛一瞪,知道蓝焰已经没有了效果,将其收起。

    周围的蓝焰消失,罗光远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同时,一股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心头。

    与此同时,白杨在收起蓝焰的时候,念力疯狂涌入别人看不到的十绝暗光剑旗之中。

    十丈之巨的剑气插在大地之上,白杨的念力涌入,旗帜疯狂抖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内中绝杀阵法被激活。

    嗡……

    剑旗之上,一道道漆黑的锋芒疯狂涌出,向着罗光远所在之处席卷而去。

    罗光远所在之地,漆黑的世界,无声无息间,一道道漆黑的锋芒闪现,每一道都锋锐无匹,隐于黑暗之中,让人根本无法发现。

    十绝暗光剑旗,最大的杀招是剑气,足以灭杀人王之境强者的剑气,纵然现在白杨还无法完全发挥出全部威力来,但灭掉一个大宗师完全足够了。

    漆黑的剑气,每一道都长三米,有一种撕裂虚空的威能蕴含,无穷无尽的漆黑剑气凭空出现,笼罩罗光远所在的那片区域。

    之前还沉稳的罗光远,在这一刹那,面甲下的双目,瞳孔一下子缩小到针尖大小,一股极度恐惧的感觉笼罩心头。

    “杀!”他怒吼一声,手中血色长刀挥舞起来。

    长刀绽放璀璨道极致的血光,好似一轮血日升腾,一道道数百米之巨的可怕刀光四处横飞,好似那一片地方炸裂了一样,可怕无比。

    “死!”

    远处,城墙之上,白杨目光一冷,心念所致,催动剑旗。

    罗光远周围,无穷无尽的漆黑剑气轰然降临,将那片区域淹没。

    轰轰轰……

    无尽的漆黑剑气降临,罗光远劈出的刀光顷刻被撕碎,可怕的能量横扫,若是这个时候一个宗师之境的武者处于那个地方的话,不用说,轻易被撕成碎片!

    “这是什么东西!”罗光远大吼,眼神惊骇。

    他劈出无尽血色刀光,可是全部都被泯灭了,虽然他也粉碎了一些漆黑剑气,可是,那剑气太多了,无穷无尽。

    刀光粉碎,漆黑剑气降临,他身上血色能量升腾,自身所在,好似化作一团血色太阳,企图抵挡无尽剑气。

    可是,没用,在无穷无尽的黑色剑气冲刷下,他体外的能量飞速被撕裂,剑气降临,落在他身上。

    噗噗噗……

    铠甲破碎,血肉撕裂,鲜血横飞,罗光远的身躯,被撕裂成细小的碎片,最后,他整个人都被撕碎了,死得不能再死!

    不止是他,就连他脚下的血虎也是一样,那漆黑的剑气太锋利了,也太多了,根本无法抵挡,体外的能量撕碎后就是身躯。

    罗光远,一代大宗师,连同他坐下血虎死在了剑旗封锁的世界!

    十绝暗光剑旗,六品法宝,太可怕了,太强大了,能灭杀人王,罗光远根本扛不住。

    城墙上,白杨深吸口气,脸色苍白如纸。

    启动十绝暗光剑旗的杀手锏,对他的精神力消耗太大,此时只觉无比虚弱,脑袋生疼,晕晕沉沉。

    但是白杨在笑,他成功了,灭杀了一尊大宗师!

    不,不止一尊大宗师,罗光远坐下血虎也相当于一尊大宗师,也就是说,他差不多一举灭掉了两尊大宗师!

    撤掉那些可怕的漆黑剑气,白杨深吸口气,罗光远死的地方,两样东西飞来。

    一柄血色大刀和一枚足球大小的血色珠子。

    大刀是罗光远的武器,居然没有被漆黑剑气撕碎,血色珠子是血虎死去后留下的,它一身能量精华所在。

    “这两样都是好东西”看着飞在身前的两样东西,白杨眼睛一亮。

    大宗师之境的武器岂是等闲,锋利无比,这不是法宝,白杨用不了,但可以给手下用,至于血虎留下的能量精华,不用说,肯定是银狼的了。

    收起这两样东西,白杨向着山谷内部方向招手。

    山谷深处,出产龙元的山洞中,林冰儿手持一个瓷瓶正在接上面滴落的龙元,瓶子中已经有上百滴了。

    可此时,她手中的瓷瓶脱手飞出,刹那远去。

    “姐姐!怎么回事?”林玉儿立即问,一脸焦急。

    龙元,龙脉孕育的宝物,居然飞走了,难道是被人隔空抢走了。

    “别慌,是少爷拿走了”林冰儿一惊之后平静下来说道。

    “少爷……额,还真是”林玉儿瞪着美目一脸恍然。

    并非白杨隔空给他们传音了,而是念力辐射过来,用赤红火焰勾勒了几个字,告诉她们是自己拿走了。

    葫芦山谷城墙上,白杨拿到瓷瓶,毫不犹豫的一口喝干里面的龙元。

    精神力消耗太大,什么东西比得上这玩意补充精神力?

    喝下龙元,白杨直觉脑袋一阵清凉,苍白的脸色快速回复,脑袋不再那么难受了。

    “尽管还没有完全消除使用剑旗杀招的消耗,但是,再度启用一次杀招灭掉另一个大宗师完全足够了!”

    心中自语,白杨目光凶悍的闪烁,看向了另一个大宗师玉苍松的所在之地。

    最开始就劝解过你,是你自己贪心不愿离去的,杀了你,也怪不了谁!

    贪婪是原罪,世界上多少人因为内心的贪婪而丢了性命?很显然,玉苍松即将就要面对这样的下场。

    虽然白杨认识他孙女玉飞凤,可关系不是很好,尤其是当初玉飞龙一看到白杨就喊打喊杀的,我凭什么给你面子?

    黑暗中,玉苍松浑身金光绽放,宛如天神下凡,他左冲右突,企图脱离这片漆黑的世界,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分不清前后左右上下,只在一个小小的区域打转。

    突然,玉苍松脸色大变。

    作为大宗师之境的强者,虽然看不到,但他是能够感受到另外两个和自己相当强者的气息的,毕竟距离不是很远。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强烈的能量波动,随即,另外两个人的气息消失了!

    消失了?连他都无法脱离这片区域,很明显,那两个人气息的消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死了!

    心中有这种明悟的时候,玉苍松只觉浑身一寒,一种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他还不想死,当机立断大吼道:“白杨,我无意与你为敌,不管龙脉孕育了什么东西,我都放弃,我发誓,若是再针对你的话,天打雷劈!”

    人越老就越怕死,感受到死亡威胁,尤其是另外两个强者死去的前提下,玉苍松妥协了,为了活命,甚至不惜发誓。

    城墙上,白杨冷笑,你发誓放弃?现在放弃?早干嘛去了!

    他既然起了杀心,就没打算放过谁,如果这次放过了谁,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降临呢!

    目光一寒,白杨就要启动剑旗杀招灭掉玉苍松。

    可此时,另一个方向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白杨,你不能杀玉苍松!”

    声音很焦急,也很好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白杨眉毛一挑,不能杀?

    抬眼看去,说话的却是那个身穿彩衣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