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法相,身高百米,威严无尽,周围幽泉之水环绕,恐怖气息绽放,宛如魔神降临!

    站在漆黑的世界,鬼王法相目视周围,寻找白杨的踪迹,可饶是他展现最强状态,依旧无法看穿黑暗找到白杨的踪迹。

    “哼,不管你藏在哪里,待我破开你的封锁,轻易就能捏死你!”

    他沉声咆哮,大袖一展,恐怖的大手向前拍出。

    呜呜呜……

    天地间阴风怒号,一道道漆黑的光芒在他手上绽放,恐怖的一巴掌拍出,虚空都扭曲了。

    可是,一掌之后,鬼王法相却是皱起了眉头,因为他这足以打爆一座小山的一掌打出,居然如同泥牛入海,没有起到丝毫自己想要的效果。

    怎么会这样?

    城墙之上,白杨一脸冷笑,十绝暗光剑旗,真正的威力连人王之境的强者都要跪,岂是你能打破封锁的?

    “法相,你居然连法相都弄出来了,很好,等的就是你现在!”

    不久前白杨和凌骄跟随黄老等人去围剿邪道妖人的时候,对方也施展过法相,不过那个邪道妖人的法相是水货,可哪怕是水货也威力无穷。

    法相唯有真君层次的神道修士才能凝练出来,此番鬼王真君的法相,比之当初那个邪道妖人的法相还要恐怖十倍。

    但这样又如何?白杨等的就是现在!

    目视鬼王真君那可怕的发现,白杨抱着丫丫,指向他的本体所在对丫丫说道:“丫丫,去,把那丑陋的老头身躯弄死!”

    血婴丫丫视线从平板电脑上移开,抬头冲着白杨不满的呀呀两声,好似在说你打扰到我看动画片了。

    不过,她还是很听话的,得到白杨吩咐后,身影一闪消失,下一刻,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鬼王真君的本体之处。

    血婴丫丫,至阴至邪之物,根本就不是实体,当初她刚刚孕育出来的时候,连青木县的护城大阵都拦不住他,鬼王真君周围的那些防护手段当然也只能成为摆设!

    丫丫出现在鬼王真君身边,小嘴张开一吸,鬼王真君原本就行将就木的身躯再度干瘪,肉身失去所有活性,成为了枯木一样的存在。

    吞了鬼王真君的生命精气,丫丫好像还有点不满足,看了看周围的黑色光芒,小拳头一挥。

    噗……

    周围?;す硗跽婢馍淼暮谏饷⒎鬯榱?,这应该是一件法宝,可却低挡不住血婴丫丫作为熊孩子的破坏力!

    “咦咦?”

    破坏了鬼王真君的护体法宝,丫丫居然没有离去,抬头看向了上方不停涌出幽泉之水的黑色小瓶子。

    她飞升而起,一把抓住小瓶子,可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瞪,居然拿不动?

    也是,那个瓶子是一件法宝,受鬼王真君控制,她怎么可能拿得动。

    在丫丫毁掉肉身的时候,鬼王真君的法相脸色大变,怒吼一声:“你敢!”

    恐怖的咆哮,让虚空都一阵扭曲,他转身看去,发现自己的肉身被泯灭了生机,连外面的护体法宝都毁了,周围蓝色火焰升腾,尽管有幽泉抵挡一部分,可死去的肉身依旧燃烧,变成飞灰!

    温度太高了!

    肉身被毁,心神牵连下,鬼王真君的法相一颤,居然在快速变得虚弱,一下子惊恐起来。

    肉身毁了,脑海中的识海也当然跟着毁了,阴神失去了寄托,没有了本源支持,不虚弱才怪。

    “给我死!”鬼王真君咆哮,一脸狰狞,一巴掌向着丫丫拍了下去。

    他要杀死这个该死的小屁孩,要不然难削心头之恨。

    “呀呀!”

    血婴丫丫也感受到了威胁,一脸焦急,呀呀的叫了一声,见依旧拿不动那黑色小瓶子,干脆小拳头一拳怼在了上面。

    咔擦,黑色小瓶子粉碎了,随即轰一声巨响,那个地方好似有一个黑洞坍塌,无尽的幽泉之水汹涌而出,覆盖了上千米区域。

    真正的猝不及防,无尽的幽泉之水出现,居然将白杨的蓝色火焰都熄灭了……

    一拳毁掉黑色瓶子后,丫丫在鬼王真君法相一巴掌临身的刹那消散,下一刻又回到了白杨怀中,扭啊扭的邀功。

    “你,哎,我只是让你弄死鬼王真君的肉身,你怎么把宝贝也给毁了呢”白杨抱着丫丫一脸无语。

    我的宝贝啊,就这么没了。

    咯咯……

    丫丫在笑,无比开心的样子。

    翻了个白眼,白杨也无奈,毁了就毁了吧,活该那两个宝贝不属于自己。

    无尽幽泉之水出现,暂时熄灭了蓝焰也无所谓,白杨念头一动,那方圆千米再度化作蓝色火海,无尽的幽泉之水迅速被蒸发。

    “滚出来,给我滚出来!”

    鬼王真君的法相怒吼咆哮,一拳一拳砸向周围,一举一动都带着可怕的威能,可是,却奈何不了这片被封锁的空间,他也不可能逃脱出去。

    失去了肉身寄托,白杨知道,鬼王真君的阴神早晚魂飞魄散,不过他足够强大,这个时间或许能持续几天甚至几个月。

    白杨当然不可能给他翻盘的机会,法相而已,白杨有专门克制法相的东西。

    抱着丫丫,盘腿坐在城墙之上,白杨心神沉寂道识海之中,阴神张开了眼睛,在他阴神周围,一条威严的神龙盘绕。

    吸收了那么多龙元,帝王龙气化作的金龙体积增大了一倍,长达两千米,并且身躯更加凝实了,虽然依旧虚幻,可那无尽威严却让人心神摇曳。

    阴神笑了笑,仰头向天,轻轻一跃,阴神刹那消失在识海之中。

    外界,白杨肉身闭目,头顶阴神冲出,一指鬼王真君法相之处。

    昂……

    一声威严无尽咆哮响彻天地,耳朵听不到,但却让人灵魂都为之颤抖。

    一条庞大的金龙虚影出现在白杨阴神周围,在虚空中游动一圈,猛然扑向了鬼王真君的法相。

    在帝王金龙出现的时候,白杨怀中开心不已的丫丫身躯一颤,瑟瑟发抖一脸惊恐。

    帝王龙气,是她的克星!

    那边,鬼王真君的法相在怒吼,在咆哮,在展现毁灭的力量,可突然,他身躯一颤,赫然转身,脸色大变,无比惊恐。

    漆黑的世界中,一颗庞大的龙头出现,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他,他居然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那金龙太可怕了,尽管虚幻不是实体,可那股气息依旧霸绝天地,尤其是针对阴神这种阴邪之气,更是带着一股磨灭的意味。

    “帝王龙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了,龙脉翻身,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可龙脉依旧没有离去,原本是有一位帝王命格的人镇压在这里……”

    刹那间,鬼王真君心头出现了一丝明悟。

    可是,一切都结束了,那帝王金龙出现,一只恐怖的利爪深处,轻轻一撕,他的法相粉碎,龙口一张一吸,他那被撕碎的法相一口被吞了!

    一位真君境界的强者,就此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金龙回到白杨周围,嘴里喷出一口黑气,好似杂质,接着,一股澎湃的白色能量吐出,如同一道光带横空,融入了白杨的阴神之中。

    眉毛一挑,白杨脸色出现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

    当初遇到邪道修士的法相,也是被帝王龙气干掉的,这次也不例外,对方肉身已经毁了,法相处于飞速虚弱之中,被再度强大的龙气干掉也在情理之中。

    金龙一口能量融入白杨阴神之后,仰天无声咆哮,顷刻消失。

    白杨阴神融入那一口澎湃的能量,更加凝实了,感觉力量无休止的增加,甚至阴神之上好像有白光喷薄。

    那股力量太强大了,短短时间,白杨感觉到自己的阴神再度凝练了一倍,几乎要化作实质。

    一尊真君层次的神道修士,法相蕴含的神魂之力太澎湃了。

    一捏拳头,白杨笑了笑,赚大发了。

    阴神回归识海,肉身再度张开了眼睛。

    看了看鬼王真君所在之地,那里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原本有两件宝贝的,可是却被丫丫毁了。

    “丫丫乖,没事了啊”抱着瑟瑟发抖的血婴,白杨出言哄道。

    她被刚才出现的帝王龙气吓住了。

    “呀呀呀……”小小的身躯依旧发抖,丫丫抬头看向白杨,手舞足蹈,好似在说你吓到我了一样……

    安慰了丫丫片刻,小家伙的心思又放在了动画片上,白杨松了口气,小孩子真心不是那么容易哄的。

    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他看向了别处。

    那四个来历不明的青年,处于被封锁的世界,没有轻举妄动,警惕着周围。

    看了他们一眼,白杨转移目光,浑身金光澎湃的玉苍松不停攻击周围,身躯游走,想要脱离出去,可依旧是徒劳。

    最后,白杨看向了罗光远,叛军大将军罗光远。

    “接下来就该灭了你了,天下大乱,就是你们这些叛军造成的,导致生灵涂炭,死不足惜,大宗师之境,不知道蓝焰能不能将其灭掉”白杨看着他冷声自语。

    心中所想,念头一动,罗光远所在的地方,轰然间,蓝焰升腾,那片区域化作蓝色火?!?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