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绝暗光剑旗封锁一片天地,内部的人看不到听不到三米之外的任何东西,好似被隔绝于真实世界之外。

    这就是六品法宝之威!

    纵然白杨还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但这可是足以灭杀人王的存在,仗着这件法宝,真君层次的神道修士也只能被动接受来自白杨的威胁!

    暗无天日的漆黑世界中,鬼王真君周围十多个强大的恶鬼?;ぷ潘?,而他本身也隐藏在了一团墨汁一样的黑芒之中,警惕着周围。

    “你要死,你一定会死在我手中,我要抽取你的阴神,炼制成傀儡供我驱使,不但你要死,还有整个山谷的人都要死!”

    鬼王真君的声音从那团漆黑的光芒中传出,狰狞无比。

    忽然,这片地方被蓝色火焰淹没,让周围漆黑的世界都变成了蓝色的世界。

    火焰升腾,可怕的温度让虚空都扭曲了!

    白杨的异能,足以融化岩石的蓝色火焰淹没了这一片区域,恐怖的高温似要焚毁一切。

    吼吼吼……

    ?;す硗跽婢氖喔龆窆?,置身于可怕的火焰之中,发出一声声狰狞的咆哮。

    恶鬼,阴邪之物,邪异无比,十多个恶鬼各施手段,斩出一道道阴邪的剑芒刀光,挥洒出一片片阴风企图抵挡蓝焰。

    可是,火焰本身就是恶鬼这种阴邪之物的克星,在这可怕的蓝焰之中,它们的挣扎反抗只是徒劳!

    不管任何手段,在蓝焰中都被焚毁,甚至,恶鬼本身也被焚毁,身躯化作青烟消散。

    三秒钟,只有三秒钟时间,除却两个气息接近大宗师的恶鬼之外,其他的十来只堪比宗师之境的恶鬼全灭,消失无踪,被可怕的火焰焚毁。

    “这是什么火焰!”扭曲的黑芒中传来鬼王真君的惊叫,显然他也被周围的蓝焰吓了一跳。

    十来只宗师之境的恶鬼,花了他不知道多少心力才炼制而成,转眼间就没了。

    白杨没有回应,周围可怕的蓝色火焰依旧在升腾,继续炙烤这片区域的一切。

    都要弄死你了,我还和你瞎比比和毛线?

    “你杀不了我,给我熄灭这些火焰!”得不到白杨的回应,鬼王真君咆哮道。

    吼……吼……

    两只堪比大宗师的恶鬼咆哮,其中一只伸手一拍,掌心之中挥出一拍黑色光芒,那光芒顷刻扩散,化作无尽的雪花状晶体,漆黑的雪花状晶体。

    当这些黑色的雪花状晶体出现后,温度急剧下降,纯粹的阴冷之气凝结而成的冰晶,好似要冰冻世界一样。

    另一只恶鬼,邪恶的嘴巴张开,嘴巴里面好像无底洞一样,喷出一股黑水,汹涌澎湃。

    两只堪比大宗师的恶鬼,施展手段想要熄灭蓝色火焰。

    他们毕竟拥有堪比大宗师的实力,手段一出,居然压制了一些蓝焰的温度,那黑水冰晶,漆黑的水流,不断在蓝焰中被焚毁蒸发,可是它们持续不断的弄出这种玩意,蓝焰一时居然奈何不得。

    城墙上,白杨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但也只是一丝意外而已。

    蓝焰温度何其之高,两只恶鬼抵挡只是徒劳,早晚要被焚毁。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白杨必须要第一时间弄死鬼王真君,心念一动,笼罩那片区域的蓝焰猛然增大十倍!

    轰!顷刻间,那片区域好似化作了蓝焰之海,温度凶猛攀升。

    两只恶鬼搞出的黑色冰晶和黑水,在突然汹涌的蓝焰之中飞速消散,进而,蓝焰笼罩在恶鬼身上,两只恶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狰狞的咆哮就被焚毁了,消散在天地之间!

    灭掉两只恶鬼只是附带,白杨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灭杀鬼王真君身上。

    他周围的恶鬼都死了,可是,他却坚持了下来,他周围那些如同墨汁一样的黑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挡住了蓝焰的炙烤。

    不过,白杨却知道,鬼王真君虽然凭借外面的黑芒挡住了蓝焰,却坚持不了多久,因为那黑芒在火焰中翻滚,一样在被焚烧,再消散,彻底被烧成飞灰只是时间性的问题而已,最多只能坚持一分钟。

    黑芒之中,鬼王真君脸色出现了一丝焦急。

    周围被蓝色火焰淹没,看不清三米之外的东西,温度在持续攀升,再这样下去的话就危险了。

    原本最简单的破解方法是找到白杨,杀了他,蓝焰自然不攻自破,可是,这片天地被封锁,根本就找不到白杨,自然无法用这种方式解除?;?。

    怎么办?

    鬼王真君表情焦急,心中快速权衡,看了看周围不停在消散的黑芒,感受到不断攀升的高温,最后,他一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盘腿而坐,他闭上了眼睛。

    嗡!

    在他闭上眼睛的刹那,头顶一团黑光冲出,化作一个人影,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阴神出窍,从他头顶出来的,是他的阴神。

    这个阴神,已经不再是阴神境界神道修士那种虚幻而邪意的存在,看上去根本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鬼王真君的阴神,和本体不同,身穿一套威严的黑袍,头上戴着王冠,身上有着一股强大的威严,正常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鬼王真君阴神出窍,脸色一变,顷刻落在了地上,无法飞行!

    在这片被封锁的世界,居然连阴神也无法飞行!

    “有点意思!”鬼王真君的阴神眯眼自语,看向外面,他一指点出。

    咻……

    从他指尖,一个黑色物品飞出,出现在了外面的蓝色火焰之中。

    那是一个黑色的瓶子,巴掌大小,黑得渗人,瓶口宛如黑洞一样。

    当那黑色瓶子出现在蓝焰之中后,内中居然有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瓶口好似一个庞大的泉眼,有冰冷漆黑的水流汹涌而出,形成一片黑色的水幕,将他本体?;ぴ诹四诓?,黑色水幕不停扩散,快速蒸发,可源源不断的黑水却挡住了白杨的蓝焰。

    哗啦啦,漆黑的水流不断扩散,居然有淹没了蓝焰之势!

    鬼王真君,真君层次的强者,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随便拿出一物,居然就由此效果!

    城墙之上,白杨看到这边的情况,再度意外。

    蓝色火焰升腾,内中阴冷的黑水不停扩散,居然能和蓝焰分庭抗礼。

    “居然是一件法宝,瓶子状的法宝?里面的水也太多了吧?若是在今天之前,估计蓝焰还真的被你这件法宝克制了,不过现在嘛,没用了,吞噬了那么多龙元,我的精神念力何止暴增十倍,这样的蓝色火焰,我能坚持一天不歇气,不过,现在灭了你才是最重要的,黑水?黑水也给我灭吧!”

    心中自语,白杨念力涌出,那片地方的蓝色火焰再度暴增十倍。

    嗤嗤嗤嗤……

    黑色的水,在汹涌的蓝焰中快速被蒸发,化作滚烫烟雾升腾,那漆黑的瓶子里面,涌出的黑水第一时间被蒸发,根本抵挡不住蓝焰的焚烧!

    “幽泉之水居然被克制了?那不是术法也不是法宝弄出来的火焰,到底是什么?”鬼王真君的阴神皱眉,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和焦急。

    那个瓶子,是鬼王真君炼化了一个幽泉装入瓶子中形成的特殊法宝,一滴幽泉之水注意冻杀人的灵魂,可此时却被飞速蒸干,再这样下去,他这件法宝就废了。

    目光闪烁,他看了看自己的本体,有了黑芒和幽泉之水?;?,本体暂时安全,他只需要阴神出去找到白杨,将其灭掉就可以解除?;?,甚至还能收取这件封锁天地的六品法宝!

    于是,他迈步走出,鬼王真君的阴神离开本体之处,出现在了外面的幽泉之中,幽泉之水分出一片,笼罩在他阴神周围,进而他彻底踏足了蓝焰里面。

    在幽泉的?;ぶ?,他站在蓝焰之中,眼神四处巡视,却依旧看不到白杨在何方。

    冷笑一声,他翻手间,手中出现了一张纸,一张黑色的纸,阴邪无比,那纸张上,刻画了无数狰狞的恶鬼。

    不,那纸张上的恶鬼根本就不是刻画的,而是活物,居然在扭曲咆哮。

    在他的催动之下,那张纸中顷刻飞出了数以万计的黑芒,每一道黑芒飞出,都是一个阴邪的鬼魂!

    这些鬼魂,或许并不强大,但胜在数量多,一经出现,飞出蓝焰范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目的不言而喻,鬼王真君想要驱使这些鬼魂找到白杨!

    城墙之上,白杨看出了鬼王真君的目的,丝毫不惧。

    心念一动,念力扩散出去,管你多少鬼魂,全都在他念力覆盖范围之中,每一个恶鬼之处,蓝焰闪烁,顷刻将其烧成虚无!

    鬼王真君脸色一变,他感觉到,自己放出去的鬼魂失去了联系,没有了,彻底没有了,死了?

    砰……

    他取出的那张黑纸,在所有鬼魂被烧死之后,刹那崩碎!

    脸色一变,看到这样的情况,鬼王真君真正的相信,自己放出去的鬼魂真的全灭了。

    “我要你死!”

    鬼王真君脸色难看,仰天咆哮,真的怒了,好不容易炼制的万鬼夜行图居然毁了,他怎能不怒。

    咆哮之间,鬼王真君阴神疯狂膨胀,刹那间化作一尊百米高的巨人,一身威严黑袍,头戴王冠,如帝王出行。

    如此形态的鬼王真君,身上气息恐怖无比!

    鬼王真君,这才是他最强大的状态。

    法相,这是他真君境界修炼而成的法相,鬼王法相!

    在白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他居然连最强的法相都施展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