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山谷城墙上,白杨面对三大强者和四个来历不明的人,怡然不惧。

    翻手间,他手中出现一物,一块巴掌大小的漆黑布片。

    不,那不是布片,而是一面黑色的小旗,黑色的三角形小旗,不知道何种材料制成,黑得渗人。

    “人都是有贪心的,你们为了龙脉孕育的所谓宝物而来,这点我理解,可是,之前我就提醒了你们,是你们不肯离去,那就怪不得我了!”

    看着城墙外白杨沉声道。

    面对三大强者,白杨不得不拿出一些底牌了,免得阴沟你翻船。

    黑色的三角形小旗,当初在迷河林传承地宫中得到,名为十绝暗光剑旗,乃是当初铁剑门真君层次的神道修士剑云之物。

    相传当初剑云依仗此物诛杀过人王之境的无上强者,可见这面小小的十绝暗光剑旗之恐怖。

    当初在得到这面旗帜的时候,白杨还不是神道修士,根本没法使用,其后修炼了剑林的真阳观想法,踏足神道修士行列,凝练阴神之后,他一直在研究这玩意。

    直到如今,白杨总算是研究出了一些眉目。

    虽然以他如今的境界,还无法施展出十绝暗光剑旗的所有威力,可凭这面足以灭杀人王的法宝,哪怕现在只是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来,也足以应对眼前的情况了!

    十绝暗光剑旗出现在白杨手中,他的精神念力疯狂涌出,向着剑旗内部涌去。

    漆黑的小旗,看上去平淡无奇,可是,随着白杨的念力涌入,内中阵法被激活,开始主动吸收他的念力。

    这面旗帜太强大了,白杨能感觉到,里面好似有一头传说中的饕鬄在吞噬自己的念力,居然有一种供应不上的感觉。

    可是,他的阴神何其强大,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

    随着白杨念力的注入,十绝暗光剑旗这件法宝被激活,巴掌大小的三角形小旗,从白杨手中凌空漂浮了起来。

    嗡!

    小旗凌空漂浮,迎风暴涨,刹那间化作十丈之巨。

    一面十丈高的漆黑大旗出现在虚空中,粗大的旗杆上无数复杂的阵法纹理闪现,旗帜本身无风自动,一股摄人心魄的气息出现。

    轰!

    旗帜轰然落地,旗杆插在地上,落地生根,旗帜本身抖动,哗啦啦作响,旗帜之上,无尽黑光冲天,如墨汁涌动,飞速扩散。

    刹那间,以旗帜为中心,直径十公里范围内的一切都消失了,包括整个葫芦山谷。

    这一片区域,被笼罩在了漆黑的光芒之中,光芒如墨汁涌动,漆黑渗人,根本看不到内部的任何东西。

    “葫芦山谷所有人听命,呆在原地别动!”

    无尽漆黑光芒中传来了白杨冷冽的声音。

    十绝暗光剑旗,被白杨激活之后,直接封锁了这一片天地,玉苍松,罗光远,鬼王真君,以及那四个来历不明的青年,全部被笼罩在了墨汁一样的黑芒之中!

    白杨依旧站在城墙上,剑旗吸收了他太多的精神念力,此时脸色有点苍白,眉心生疼,可是他却一脸冷笑。

    大宗师?真君?此时还不是无头苍蝇一样一脸惊骇!

    因为剑旗是被白杨掌控的,所以内部的一切他自然可以一目了然,不过,除了他之外,剑旗笼罩范围,所有人都差不多成为了瞎子,分不清东西南北,哪怕是大宗师,在这片区域内也看不到三米之外的任何情况!

    赵石等人,得到白杨的提示,站在原地不动,打量周围,一脸惊骇,这是少爷的手段?怎么办到的?

    玉苍松,大宗师之境修为,原本站在天穹之上,可是,转瞬间,他只觉眼睛一花,自身就处于一片漆黑的世界。

    这个漆黑的世界,饶是他大宗师之境的修为,也看不到三米外的东西,甚至,在这个漆黑的世界,他连方向感都失去了,分不清东西南北。

    面容惊骇,可他却是大宗师,武道大宗师,当然不可能就此屈服。

    眼神一凝,他一拳向前打出,身上恐怖的气息爆发,拳头上金光澎湃,好似一枚小太阳绽放无穷光芒。

    一拳,他这足以打爆一座小山的拳头,打出之后,却仿若泥牛入海,除了周遭扭曲的空气之外,他那恐怖的一拳,居然没有达到丝毫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是什么鬼东西?”脸色再度一惊,毫不犹豫,他身上金光澎湃,猛然向天冲去,想要第一时间脱离这片诡异的空间。

    山谷城墙之上,白杨一脸冷笑。

    “现在想走?晚了,让你走的时候你不走,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白杨看得真切,玉苍松大宗师之境的修为,浑身恐怖气息爆发,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宛如一团金色流光,可是,他却一直都在方圆十米之内的地方打转,冲不出剑气笼罩区域。

    十绝暗光剑气,足以灭杀人王,一经施展,直接封锁一片天地,若是没有这样的表现,怎能配得上它的称号?

    哪怕如今白杨只是施展了其十分之一不到的威力,也足以轻松掌控当下局面了!

    大宗师?大宗师很了不起吗?

    吼……

    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震天怒吼,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

    在这片区域之中,只有白杨能听到声音看到画面,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听到看到。

    抬眼看去,却是那大宗师之境的罗光远,同样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不寻常,想要离开这片区域。

    他脚下的血虎仰头咆哮,身上血光绽放,狰狞霸道无比,让周围的虚空都在扭曲。

    可是,没用,根本就无法脱离这片区域,连方向感都消失了,只在很小一片区域内打转。

    看了那个方向一眼,白杨眼睛一眯,先不收拾你,灭掉鬼王真君再说。

    对于血莲教,几次三番和自己作对,一次又一次找自己麻烦,白杨早就不耐烦了,这会儿,他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血莲教的鬼王真君。

    一个个都进了大爷的掌控之中,谁也别想跑,一个一个来。

    和玉苍松罗光远一样,鬼王真君落入这片漆黑的世界,同样乱了方寸。

    他是神道修士,对当下局面看得更加真切。

    “这是六品法宝?你怎么会有!”

    漆黑的世界中,鬼王真君惊叫道,他周围黑云消失,展露出了自身身形,惊骇的看着周围,没有贸然动手。

    他是一个老人,一个浑身干瘦的老人,只剩下皮包骨头,形如一具干尸,一件黑袍套在身上显得空荡荡。

    六品法宝?天师?

    白杨眼睛一眯,法宝还分等级,这个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毕竟野路子出身,之前没有研究过,不过天师他却是知道的,相当于武者人王之境的强者。

    站在城墙上,白杨看向鬼王真君冷声道:“鬼王真君?血莲教的妖孽,现在,你想怎么死!”

    “想杀我?哼!”鬼王真君眉头一皱,阴森的冷笑一声。

    身处这漆黑世界,他能听到白杨的声音,却看不到白杨的人,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无法通过声音分辨白杨的所在之地。

    “杀你,很难吗?”白杨冷笑。

    念力一吐,涌入别人看不到的庞大剑旗之中,几个辅助功能开启。

    十绝暗光剑旗,十绝,是因为有十种辅助功能,暗光是指剑旗的封锁功能,形成一片黯淡无光的世界,除非修为足以打爆剑旗,否则休想逃出去,剑旗,顾名思义,这面旗帜,能够形成可怕的剑气!

    现在白杨还无法彻底发挥出十绝暗光剑旗的所有威力,但也足够了。

    十个辅助功能,白杨现在能开启四个,在使用剑旗封锁这片天地的时候他就使用了两个,分别是阻断区域内所有人的视线,其次是扰乱方向感。

    现在,白杨面对鬼王真君,再度开启一个辅助功能,禁飞!

    嗡……

    漆黑世界虚空轻微扭曲,包括鬼王真君在内,所有人跌落到地面!

    无法飞行,大宗师已经能够摆脱引力,可此时根本做不到,真君能够御风而行,可好似那种能力被剥夺了一样,只能跌落地面。

    砰,鬼王真君跌落地面,脸上闪过一丝惊骇。

    他之前明明在碧波河上空,跌落也只能跌落到水中,可此时,脚下却是漆黑的地面,哪儿有一滴水?

    而且,他能感觉到,漆黑的地面坚固无比,想要打破几乎不可能!

    面对这种情况,鬼王真君毫不迟疑,挥手间,身躯周围出现了十多道诡异阴邪的身影。

    十多个恶鬼,每一个都不弱于武道宗师的气息,甚至其中还有两个,气息直追大宗师之境!

    即使是这样,鬼王真君还觉得不保险,一指点出,黑芒涌动,漆黑的雾气再度将他笼罩,身影消失在黑雾中。

    如此一来,他好像有了一些底气,声音从黑雾中传来冷声道:“你杀不了我的,六品法宝,很好,只要杀了你,这就是我的了,来对了,真的是来对了”

    城墙上,白杨冷笑,都落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想着杀人夺宝?

    多说无益,每一个神道修士,谁都不知道拥有多说诡异手段,唯有彻底杀死,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看向鬼王真君,白杨念力一动,熊熊蓝焰凭空出现,将其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