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长的赤红小?;魅字?,喷薄火焰,化作巨鸟,烈焰熊熊,可怕的高温让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

    那火焰巨鸟活灵活现,内中一柄赤红剑体蕴含杀机。

    下方无数人目光闪烁,神道修士的法宝,居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妙用!

    “给我死吧!”那神道真人出手,看着白杨狞笑,伸手一指,火焰巨鸟横空,向着白杨呼啸而去。

    白杨表情古怪?火?你居然在我面前玩火?

    咧嘴一笑,众目睽睽之下,白杨伸出右手,五指张开,没有理会那只飞来的火焰巨鸟,而是遥遥对准了那个神道真人修士。

    他在干什么?

    几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脑海中都出现了这样的疑惑,莫不是被吓傻了?

    面对白杨那只遥遥对着自己的手掌,不知为何,动手的神道修士心头一紧,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隔空相对,白杨张开的手一下子掌握成拳头。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呼啸,那个神道真人燃起来了,他的身躯周围,突然间出现了可怕的赤红火焰,好似一轮小太阳般将他笼罩。

    烈焰升腾,那赤红火焰温度太高了,直径五米的火球笼罩对方,周围空气扭曲,可怕的高温让下方的碧波河河面都沸腾了。

    “那是什么火焰,温度如此可怕?”

    “燃起来了?那个家伙自己燃起来了?”

    无数人心头一惊,继而表情古怪,,他自己弄出一只火焰巨鸟,可紧接着自己燃起来了?什么情况……

    “不!”

    被白杨的异能火焰隔空笼罩,那神道修士发出一声急促而短暂的绝望大吼。

    然后,然后没了,他整个人没了,被烧成了飞灰,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连阴神出窍都没有来得及就死了,死得干脆利落!

    阴神都被烧死了,魂飞魄散!

    神道修士,身躯是很脆弱的,在白杨的异能火焰面前,有心算无心,他岂能不死?

    看到这一幕,众人再看白杨,没有之前那种小视之心了,那种火焰好可怕,而且,问题是怎么出现的?没有能量波动,难道是特殊术法?

    这一刻,众人想起白杨飞来的画面,才意识到,他也是一位神道修士!

    神道修士,那可是诡异和强大的代名词。

    果然,天下间没有一个神道修士是简单的。

    当那人被灭之后,飞向白杨的火焰巨鸟,因为失去了主人催动,刹那崩溃,三米巨剑瞬间缩小成三寸大小,向着地面跌落。

    神道修士的法宝,心神催动,主人身死,自然没有了神奇的表现。

    想杀我家猫儿,谁也救不了你,哼!

    敌人化作飞灰,白杨心中冷哼,对他动手他都不会这么愤怒,可想杀他家猫儿就是不行,他可是很护犊子的。

    白杨坐在城墙上,伸手一招,三寸长的赤红小剑飞来,被他抓在了手中。

    三寸小剑,通体赤红,好似红水晶打磨而成,拿在手中还挺有分量,透过近乎透明的剑体,可以看到剑体内部有着无数丝线交织的复杂图案,看得让人眼晕,白杨知道,那是铭刻在这件神道法宝中的阵法。

    神道修士的法宝,之所以能称之为法宝,是因为铭刻了阵法的缘故才拥有神奇的表现,要不然也只是一件普通的器物而已。

    试着将念力渗透小剑之中,白杨眉毛一挑。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被小剑中的阵法吸收了,自己的精神念力,好像一把钥匙开启了这把小剑,内中的阵法纹理闪烁,小剑居然迎风暴涨,变成了三米之巨。

    甚至,小剑中的阵法还在吸收他的精神力,下一刻,剑身之上腾起滚滚火焰,化作一只火焰巨鸟冲天而起。

    看着盘旋在头顶上空的火焰巨鸟,白杨咧嘴一笑。

    神道修士的法宝,这就是神道修士的法宝,居然可以用精神念力催动,用神道修士的说法,就是神魂之力,阴神之力。

    随着小剑被催动,白杨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在消耗,若是意识沉入脑海的话,就能感觉到,自己的阴神身躯,有能量诡异消失,从而逐渐变得虚弱。

    但白杨的阴神太强大了,这点消耗根本微不足道。

    “莫元池的那把血纹剑,只是半成品而已,没有丝毫异常表现,那两根锁链,只是单纯的束缚异兽的东西,也不具备其他功能,这把小剑,才是真正的法宝,神道修士的攻杀法宝,现在,是我的了!”

    精神念力催动剑体,白杨如臂使指,没有感觉到这是别人的东西自己无法使用的情况。

    也是,虽然是别人的东西,神道修士的法宝或许有认主这一说法,但是主人都死了,无主之物,当然是他的了。

    心念一动,火焰巨鸟消失,三米巨剑缩小成三寸落入白杨手中,拿着小剑,白杨用小剑摩擦头皮挠头,看着城外的人,一脸古怪的笑容。

    一个神道真人就给自己带来了一件法宝,,那么,外面这么多人,一千多啊,刨去百分之五十的水货,其他的无不是威名一方的牛人,如果全部干掉的话,会给自己留下多少好东西?

    白杨心动了!

    城墙外,白杨瞬间灭掉那个神道修士,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又看到了白杨那古怪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心头发毛。

    怎么看都觉得白杨那眼神瘆得慌,好像把他们当做肥羊了一样。

    “呵……,有点本事,不过,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此时,那黑云中的鬼王真君再度说话了,声音充满了戏虐。

    白杨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了,看向那团黑云,对啊,一个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就给自己带来了这样一件法宝,那么这个真君呢?好东西肯定更多。

    弄死他,反正血莲教的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弄死之后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了!

    “死?不不不,你这个连面都不敢露的家伙可杀不了我,啧,那什么,我们打个商量呗?”白杨看向那团黑云笑道。

    “哦?商量?呵呵,莫不是怕了?也好,不是不可以商量,我可以给你两条路,第一,加入血莲教,听从我的命令,我保管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第二,我杀了你,擒拿你的阴神,将你炼制成傀儡恶鬼供我驱使”鬼王真君戏虐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等下你能不能别把我的东西弄坏了”白杨看着黑云摇摇头道。

    “你的东西?你的什么东西?”鬼王真君没反应过来,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杨笑了笑没解释什么,转而看向了其他人,目光扫视全场,尤其在罗光远和玉苍松身上停留了片刻。

    腾身而起,白杨站在城墙上,眯眼看着所有人说道:“我知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龙脉翻身,一个个都找到这里想得到龙脉孕育的宝物,可是,这里是我家,这里是我家,这里是我家,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跑我家来抢东西?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人都是有贪心的,这点我理解,理解你们的心情,可是,再度声明,这里是我家!想到我家里抢东西,就要做好被杀死的准备!”

    “现在,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要走的都走,若是不走,想继续到我家抢东西,就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人死卵朝天,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白杨说了这么一番话,给外面的人下最后通牒。

    先礼后兵,他不想找麻烦,可麻烦上门却也不惧!

    没有人说话,同样也没有人离去,哪怕是见识到了白杨之前的手段。

    你吓谁呢,不错,你白杨是厉害,可那又怎么样,外面这么多人,最差的都是武士,宗师之境的高手,神道真人足足一百多个,武师更是成堆,还有两尊大宗师和一位真君压阵,我们怕什么?

    这个山谷完蛋了,绝逼完蛋了,到时候浑水摸鱼搞不好还能喝口汤,走?凭你几句话就想吓走我们?没门!

    见众人沉默,白杨笑了笑不以为意,既然你们不走,那就是自己找死。

    抬头,白杨看向玉苍松,眯眼道:“玉前辈,我认识你孙女玉飞凤,关系虽说不怎么好,但毕竟认识,所以,你走吧,真的,我劝你快点离去”

    听到白杨的话,玉苍松眉毛一挑,摇摇头没有说什么,显然他不可能放弃龙脉孕育的宝物。

    下方所有人古怪的看着白杨,这个家伙居然威胁一尊大宗师?

    白杨不再说什么了,既然玉苍松坚持,自找的,不是没有给你机会。

    站在城墙上,白杨目光划过所以人,一帮恶客上门,该杀,玉苍松,给过你机会了,罗光远?叛军而已,导致生灵涂炭,死不足惜,鬼王真君?血莲教的,更是该死!

    冷笑一声,白杨点点头,将肩膀上低头看平板电脑的丫丫抱在了怀中,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指着城外的人冷声道:“丫丫,给我弄死他们,能弄死的全都弄死!”

    被白杨打扰自己看动画片,丫丫很不爽,抬头,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白杨一眼,呀呀两声表示不满。

    然后,瓷娃娃般的丫丫看向了城墙外的所有人。

    丫丫很漂亮,瓷娃娃一样可爱,可是,下方的人,面对她那漂亮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心头一寒!

    下意识的,除了极个别之外,所有人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诡异,可怕。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她还只是个孩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