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真君怒,黑云涌动,如一团墨汁翻滚,阴风阵阵,内中好似有恶鬼蛰伏,让人浑身发寒。

    ‘你找死’三个字一出,黑云内一股阴邪气息酝酿,鬼王真君要对白杨动手了。

    作为神道真君境界强者,在血莲教中他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直接听命于教主,一言决定无数人的生死,谁敢这样和他说话?更是扬言要宰了他,若是不灭掉白杨,他以后还有脸出现在别人面前?

    城墙上,白杨眯眼看向那团黑云,冷声道:“让我死?就凭你?”

    “死!”

    黑云中传来鬼王真君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好似白杨已经是一个死人一般。

    没有多余的废话,他直接动手了,白杨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蝼蚁而已,翻手可灭。

    白杨会飞?御风而行?真人?他可是真君,真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吼……”

    一声让人骨头发寒的阴邪怒吼在黑云中响起,下一刻,天地间阴风大作,一个邪恶的怪物从黑云中冲出,只冲白杨之处。

    从黑云中出来的,是一个人,但又不是人。

    他浑身漆黑,根本不是实体,漆黑的双眼好似黑洞,跳动黑色光芒,周围黑气环绕,手持一口同样不是实体的漆黑长剑。

    看到这个邪意的东西出现,下方千多人浑身发寒,那玩意太邪恶了,看一眼都觉得自身处于冰窖之中。

    天下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鬼王真君,虽然是神道修士,却走的邪魔外道,杀人取魂,炼制成恶鬼,供他驱使,拥有诡异的手段。

    “堪比宗师之境的恶鬼?”远处,天穹之上,看到那邪意的身影,一身金袍的玉苍松眉毛一挑,紧接着,他看向城墙上的白杨,很好奇白杨有什么手段化解这次?;?。

    以玉苍松大宗师之境的修为,当然能看出白杨阴神境界的修为,阴神和真君可是相差了两个大境界,如何化解?

    “那是松林派掌门,宗师之境修为,居然被杀了炼制成恶鬼?”

    城墙外,大树树梢之上,最先到来的人之一,君少爷看到那冲向白杨的恶鬼沉声自语,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他明显认识那恶鬼的生前,可此时,对方已经变成了一具恶鬼,没有思想,被人奴役。

    很多人此时目光闪烁,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是了,如今天下大乱,血莲教妖人四处残杀生灵炼制邪恶手段,试问和平时期能有如今这么方便?

    那从黑云中飞出的持剑恶鬼速度很快,并且飘忽不定,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白杨白多米外,下一瞬间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面对那横空而来的恶鬼,白杨心头一紧,那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那只持剑恶鬼,足以给他的生命带来威胁!

    “少爷小心”小猫惊呼,一如曾经无数次,第一时间持剑出现在了白杨身边。

    眼睛一眯,面对那横空而来的恶鬼,白杨眯眼笑道:“老单,搞定他,给你一次装逼的机会”

    边上,瞎眼的单秋林云淡风轻的表情一愣,旋即轻笑一声。

    他看不到,但不代表他感觉不到,恶鬼冲来,他上前一步,抬起了手中木剑,一把朽木削制的木剑,上面还有虫眼。

    那是什么人?瞎子?残疾?一个武徒,拿着一根破木头片子面对相当于宗师之境的恶鬼?你是在搞笑吗?

    看到这一幕,城墙下方无数人一脸愕然。

    吼!

    那恶鬼飞来,发出一声不是生灵的邪恶咆哮,手中长剑向前一挥。

    呜呜呜……,天地间阴风大作,可是,只听到风声,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风在吹动。

    恶鬼长剑一挥,一道三米长的邪恶漆黑剑芒出现,向着城墙上的白杨斩下。

    那道漆黑的剑芒,没有给人凌厉之感,也没有武者真气真元催动的剑芒那样搅动风云,可是,就是让人浑身发寒!

    神道修士的手段,并非针对物理肉身,而是从本源灭杀敌人。

    这一道剑光,若是斩在人身上,或许身躯屁事没有,但灵魂绝对会被一剑撕碎,这就是神道修士的神奇,或者更确切的说,这是邪灵的神奇手段。

    恶鬼已经不是生灵,是邪灵,阴邪之物。

    面对那阴邪的剑光,单秋林表情不变,手中木剑向前一点!

    木剑点出,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平平淡淡,就如同一片秋风落叶,很自然,很宁静。

    可是,当那一剑递出,木剑剑尖之处,无形的空气,好似平静的水面丢下了一粒石子,荡起了一圈圈波纹!

    嗡……

    波纹扩散,那阴邪的剑光一顿,继而崩?;饕跣爸?,泯灭了。

    “灭!”单秋林嘴里轻轻吐出这样一个字。

    说出这个字的时候,他手中的木剑再度向前一递。

    嗡!

    剑尖之处,依旧在扭曲的空气,波纹向着前方涌动,虚空好似定格,那横空而来的恶鬼,身躯一顿。

    下一刻,恶鬼身躯好似纸片一样,在扭动的虚空中被撕碎,化作黑色阴邪之气消散无踪!

    灭了,恶鬼被灭了!

    城墙上,单秋林收剑,后退一步,表情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静,城墙外,在这一刻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恶鬼,一只相当于宗师之境修为的恶鬼,居然被那个瞎子残疾以一柄木剑灭了?而且还只是一剑!

    怎么做到的?那是什么手段?

    很多人目光闪烁,看向瞎眼的单秋林,明悟了什么,再看他,眼神都不同了,再不将他当做一个武徒渣渣。

    虚空中,大宗师之境的玉苍松脸上闪过一丝意外,武道意志,那个武徒境界的渣渣,居然已经领悟了武道意志?那恶鬼与其说是被他一剑灭杀,还不如说是被他凌厉如剑的意志灭杀,以自身意志催动剑法,引动天地力量为自己所用,这怎么可能,他只是武徒啊,武道意志,不是大宗师才能走到这一步吗?

    “有意思”另一边,脚踏血虎的罗光远自语道。

    一个武徒渣渣,居然领悟了武道意志,尽管很弱小,可是,才武徒就有了这份感悟,一旦成长起来,成就不可限量!

    城墙上,白杨眉毛一挑,脸色也闪过了一丝意外,没想到单秋林还真搞定了,古怪的看了单秋林一眼,白杨咧嘴道:“老单,这逼装得可以,可惜啊,你看不到,要是你能看到前面一帮惊愕的眼神,心中一定很爽”

    单秋林不为所动,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平静的摇摇头道:“我创的这门剑法,还没有彻底完善,甚至可以说这一招都还没有完善,如今使出,灭掉一只恶鬼已经是极限了”

    白杨翻了个白杨,装,继续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有大招没用,当面对血婴的时候你周围那旋涡我没看到么……

    “有意思,真有意思,小小武徒,居然领悟了武道意志,很好,真的很好,你让我心动了,杀了你,将你的灵魂炼制成一具恶鬼,让你继续成长下去供我驱使,说不定将来某一天你还真的能给我惊喜!龙脉孕育的宝物,不管是什么东西,得到你的灵魂,已经物超所值了!”

    一个阴森的声音响彻全场。

    声音是从黑云中发出来的,鬼王真君,对于单秋林灭了他的一只恶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狠开怀。

    明显,鬼王真君看上单秋林了,想将他的灵魂炼制成傀儡。

    面对这种赤果果的说辞,单秋林依旧平静,不为外物所动。

    眼睛一眯,白杨看向黑云笑道:“鬼王真君?藏头露尾的东西,你是不敢见人吗?还有什么招,都用出来吧,等下你恐怕没有机会了哦,别说我没有给你施展的机会!”

    下方无数人眉毛一挑,这个白杨真的是脑残吗?几次三番的激怒一尊神道真君,难道是活够了?

    “呵呵呵,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鬼王真君狞笑道。

    “等等”在鬼王真君又要动手的时候,白杨突然开口道。

    这个人又想搞什么幺蛾子?下方的人一脸古怪,就连鬼王真君都下意识的压下了怒气。

    白杨看向那团黑云笑道:“等下再和你算账,现在我处理点其他事情”

    “呵呵,反正你都要死,我看你想搞什么”鬼王真君饶有兴致道。

    白杨点点头,看着城墙外说道:“之前,貌似有人想杀我家小猫?”

    说话的同时,白杨冷眼看向了碧波河上的那个神道修士,最先到来的真人境界神道修士,对方站在虚空中,头顶一柄三寸血红小剑游动。

    之前白杨虽然在山谷中,可是,这个神道真人催动法宝想杀小猫的画面白杨可是看在眼中的,怎能放过?

    “少爷”小猫担忧道。

    众人顺着白杨的目光看向那个神道真人,对方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

    “哼!”面对众人的目光,他冷哼一声,头顶小剑红光隐现。

    轻笑一声,白杨看着对方冷声道:“想杀我家猫儿,谁也救不了你,给我死!”

    “就凭你?我先杀了你!”对方冰冷道。

    好歹他也是神道真人境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白杨威胁,若是还不动手的话,也不用混了,因为没脸。

    咻!

    他头顶赤红小剑飞出,迎风暴涨到三米,火焰喷薄,化作一只火焰大鸟,带着滚滚热浪冲向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