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冰清玉洁四姐妹的面被白杨亲了,小猫有点脸红,但她还是抬头,看着白杨担忧道:“少爷,外面来的人太多了,而且其中有好多人都好可怕,要不……要不我们放弃这里吧”

    在小猫看来,再好的宝物也没有白杨的安危重要,让白杨陷入?;?,她宁愿放弃宝物。

    “没事,猫儿乖,一切有我”白杨很淡定的说道。

    小猫点头不再说什么,心中却下定决定,等下一旦有危险的话,任何人胆敢伤害少爷,都得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才行!

    安抚好小猫,白杨抬头,看向冰清玉洁四姐妹说:“冰儿,外面危险,你们就留在山谷内负责收集龙元吧,就是那金色地乳精华”

    外面来的人,修为最低的都是武士,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的实力已经跟不上了。

    “好的少爷”林冰儿点头道。

    没办法,她们若是出去的话,帮不上太大的忙反而会拖后腿,都不是笨蛋,知道轻重缓急。

    点点头,白杨对边上的血婴丫丫招手道:“丫丫,跟我走”

    血婴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平板电脑,头也不抬,呀呀两声算是回应,不过小小的身躯却是凌空飞起,坐在了白杨的肩膀上,依旧看着平板电脑。

    白杨笑了笑,伸手环住小猫的腰肢,带着小猫腾空而起,向着山洞外飞去。

    如今他念力能控制两百多公斤的重物,带着小猫飞行已经不是问题,毕竟小猫也才一百多斤而已。

    “呀……”

    猝不及防的飞起,小猫下意识惊叫一声,旋即反应过来,这必定是白杨的手段,靠在他怀中抬头惊奇不已。

    “好玩吧”白杨得意一笑。

    “少爷好厉害”小猫很认真的恭维道。

    好厉害,啧,这三个字这会儿说不是时候呀……

    山谷外,此时气氛依旧处于僵持之中,三个强者三足鼎立,谁都不敢率先动手,一旦动手就是众矢之的,必定会受到另外两人的联手打击。

    当然,谁都知道,这样的僵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必定会被打破,只是谁来打破以何种手段打破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白杨带着小猫从山谷内飞出来的时候,城墙外凝重的僵持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虚空中,玉苍松,罗光远以及鬼王真君的目光都同时投向了飞驰而来的白杨。

    玉苍松目光闪烁,沉稳的表情闪过一丝意外,罗光远眼睛一眯,寒光闪烁,至于鬼王真君,他隐藏在黑云中,不知道是何种情绪。

    白杨带着小猫飞出来,一下子就受到三个强者的目光注视,心头一紧,大宗师之境的强者果然可怕。

    但他表情不变,落在了城墙之上,目光平静注视周围。

    此时气氛很凝重,处于僵持之中,白杨的出现简直就是一根导火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止是三个强者,就连下方的人也全部将目光投向了他的身上。

    “如若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单秋林感觉到白杨到来,微微点头小声道。

    他表情平静,心中没有害怕,可是,不害怕不等于他不知道眼下的局面有多凶险。

    “这些渣渣交给老单你解决怎么样?”白杨小声回答,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单秋林表情抽搐,大爷,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无语道:“若是单个的宗师高手,我或许还能帮你摆平,这么多,还有大宗师,你怎么不让我直接去死?”

    “我这不是以为你已经突破天际了嘛”白杨耸耸肩说。

    单秋林不想和白杨说话,如果眼睛没瞎的话,此时一准白眼……

    和单秋林瞎扯两句,白杨面对一千多双凌厉的目光,好整以暇的坐在了城墙边,肩上扛着血婴丫丫,双腿轻松的摇晃着,目视全场开口道:“你们干嘛呢这是,一个个堵我家门口是几个意思?”

    下方一千多人表情古怪,这谁啊,脑残吧,看不清形势?纵然你是此间主人,还真当自己是颗大瓣蒜了?你说你不跑路也就算了,出来就出来吧,还把你闺女带在身边,这得多傻?不怕绝后?

    虽然那一千多人看着白杨心情古怪,可有三位大高手压在头顶,没有人说话,也轮不到他们说话。

    虚空中,玉苍松目光一闪,面带微笑的看向白杨开口道:“小友,此地归你所有?”

    “嗯呐,房屋地契一应俱全,受法律?;さ摹卑籽畹阃坊卮?。

    稍微皱眉,玉苍松表情也有点古怪,这是哪儿跑出来的奇葩,你难道看不清形势吗?面对我这个大宗师的问话居然如此大大咧咧?

    古怪归古怪,但玉苍松心头却有自己的算计,看向白杨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乃州府禁武堂堂主玉苍松!”

    白杨看着玉苍松,听到这里,等啊等,没下文了,愕然道:“然后呢?”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玉苍松眉头再皱,说道:“现在,我以禁武堂堂主的身份接管这里,你没有意见吧?”

    “哼!”玉苍松这句话一出,那边的罗光远冷哼一声,目光如刀看向白杨,大有一副你若是答应我立即宰了你的架势。

    “嘿嘿嘿”隐藏在黑云中的鬼王真君此时也发出一阵阵狞笑。

    掏了掏耳朵,白杨看向玉苍松撇嘴道:“老人家你接管这里?搞清楚好吧,这是我家诶,你接管?凭什么?”

    “凭老夫乃王朝州府禁武堂堂主的身份!”玉苍松眼睛一眯。

    都是为了龙脉孕育的宝物而来,接管山谷相当于宝物就到手了,而且还站在了道义的顶端,虽然会打破眼下僵局,却可以以接管山谷的名义,用宝物牵制众人,稍微引导,就能让下方的人成为自己的助力!

    不得不说,玉苍松打的一手好算盘。

    然而白杨压根不买账,撇嘴道:“州府禁武堂堂主?抱歉,没听说过”

    “你!”玉苍松脸色一沉。

    白杨挥挥手打断玉苍松,看着他好奇问:“你姓玉?打听个事儿呗,那个谁,玉飞凤和你什么关系?”

    皱眉看着白杨,听到白杨提到玉飞凤,他眯眼道:“飞凤是老夫孙女,你认识?”

    “认识,既然你是那傻妞的爷爷,那就走吧,我不为难你”白杨点点头道。

    你不为难我?玉苍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白杨这句话一出口,下方千多人嗡一声就喧闹了起来。

    大哥,那可是大宗师诶,你一句话就想把对方打发走?你是不知道他的厉害还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可能走吗?

    还有,你那什么口气,大宗师你当打发你家下人呢,还我不为难你,人家一指头就能摁死你好吧!

    “你是……白杨?”玉苍松貌似想到了什么,看着白杨眉毛一挑问。

    “对啊,合着你到我家门口来还不知道我叫什么?”白杨一副你是不是有病的表情说。

    他们这就聊上了,简直不将其他人放在眼中,而且貌似还有攀关系的嫌疑,再继续下去的话鬼知道会变成什么局面。

    在玉苍松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有人不爽了。

    那站在血虎头上的罗光远看向白杨狞声道:“小家伙,我很佩服你的胆识,但此地不是你能左右的了,给你时间,带着你的人滚!”

    目光一寒,白杨眯眼看向罗光远笑道:“你又是哪只?”

    “你找死!”罗光远双目一闪沉声道,明显被白杨的话激怒了,作为大宗师之境的高手,统领千军万马,谁敢如此羞辱他?

    大宗师一怒,堪称天地变色,一声怒吼,周围的虚空轰然扭动,恐怖的气息弥漫。

    白杨心中鄙视,罗光远,还大宗师呢,这么容易被激怒,大宗师修为也是个草包!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白杨,我听说过你,我血莲教几次三番邀请你加入你都拒绝了,不如我亲自再邀请你一次如何?只要你答应加入我血莲教,保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时,黑云中的鬼王真君开怀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罗光远那针对白杨的恐怖气息一下子消失,明显是被他化解掉。

    城墙上白杨看了看那团黑云,撇撇嘴说:“没兴趣”

    转而,他再度目视全场,歪了歪脑袋问:“话说各位,也别叽叽歪歪了,你们这么多人堵我家门口到底想干嘛?”

    好吧,情况一下子再度回到了原点。

    气氛再度平静下来,可却凝重无比,可以说此时的白杨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在很多人看来,这家伙压根就是个脑残。

    没有人说话,都意识到根本没法和这个人沟通,一个个都在心中权衡如何才能打破僵局让利益对自己最大化。

    这些人不说话,白杨却不干了,看向血莲教鬼王真君那团黑云,眯眼道:“你是血莲教的鬼王真君?”

    “不错,你答应加入我血莲教了?”黑云中传来鬼王真君戏虐的笑声。

    目光一寒,白杨沉声道:“滚,这里不欢迎你,如果再出现在我眼前,我宰了你!”

    血莲教,几次三番找白杨麻烦,他当然不会给好脸色。

    白杨这句话一出口,鬼王真君那团黑云疯狂涌动,内中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怒吼道:“你找死!”

    啧,白杨这几句话就得罪了在场两个无上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