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上,小猫双目一眯,眼神中带着丝丝凝重。

    凌空而立之人,她从白杨之处了解过,那是神道修士真人境界和武道大宗师境界的标志,对方身上没有武者的真气波动,还没有法宝辅助,确定是神道真人无疑。

    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肉身脆弱无比,一个武徒都能轻易锤死,可是,他们拥有秘术法宝,谁也不敢小窥,一个神道真人,凭借秘术法宝,能轻易虐杀十个宗师之境的高手!

    “虎子哥”小猫微微偏头叫到。

    虎子立即上前。

    “通知下去,红外线瞄准那个神道修士,各山头,至少二十门大炮准备,他稍有异动,立即轰杀!”小猫沉声道。

    “好”虎子点头,快速离去。

    神道修士?真人?你秘术法宝是很厉害,但不管你什么法宝,这个层次也有限,上百毫米的大炮足以给你轰成渣渣!

    碧波河边,向南一身狼狈,持剑而立,看了看葫芦山谷,又转身看了看碧波河上凌空而立的神道修士,表情阴晴不定,一脸不甘。

    但,权衡之后,他还是转身离去,却没有真正离开,而是来到了远处静候。

    万一,万一到最后浑水摸鱼能捡点便宜呢?

    碧波河上,灰衣老者凌空而立,他身躯周围好似有清风环绕,承托着他不掉落地面。

    他表情和蔼,好似邻家大伯,可目光深邃,并不简单。

    看着葫芦山谷,他面带微笑,甚至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激动。

    宝物,龙脉孕育的宝物,自己一定要得到,不管是什么,都必定珍贵无比!

    突然,他心头一紧,感受到了一股危险气息,微微皱眉,他顺着那种感觉看去,发现在山谷周围的山头上,一个个冰冷的金属管子对着自己。

    “金属管子?没有武者真气波动,也没有神道修士能量波动,为何给自己危险的气息?这个地方有古怪!”

    他心中自语,搞不懂那些山头上的炮管是什么东西。

    谨慎起见,若是能不动手就得到宝物的话最好,想了想,他看向城墙上的小猫说道:“诸位,听我一言,离开吧,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能拥有的,拥有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和劫难”

    他说的是事实,放眼望去,葫芦山谷中最厉害的也才武士境界修为而已,龙脉孕育的宝物,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能拥有的,会带来灾难。

    “少爷说过,老而不死是为贼,老人家,别说没用的,到别人家里抢东西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别怪我没提醒你,如若不走,后果自负!”小猫冷声道。

    真人?神道真人很厉害吗,在迷河林的时候,小猫可是眼睛都不眨的派人弄死了数万人,你算老几!

    “冥顽不灵!”老者脸色一沉,翻手间,一柄三寸长的红色小剑出现在他手中。

    那柄小剑,通体火红,好似红水晶打造,很漂亮,却散发这一股凌厉无比的气息。

    屈指一弹,那柄红色小剑飞起,瞬间化作一柄三米巨剑,剑身之上,火焰升腾,烈火熊熊,火焰化作一只展翅十米的巨鸟,盘旋虚空,给人极大的压迫。

    法宝,神道修士的法宝,一柄小剑而已,却化为巨剑,甚至喷薄火焰形成一只火焰巨鸟,这就是神道修士的神奇手段。

    “滚,如若不然,死!”小猫冷声道,并未被对方的手段吓住。

    吼!

    小猫话音落下,边上的银狼一声怒吼,身躯低伏,浑身银色毛发根根炸起,银光流淌,像是在给小猫助威。

    老人皱眉,屈指就要指挥火焰巨鸟飞过去,却停了下来。

    火焰巨鸟消失,三米巨剑变成三寸大小,水中游鱼一样盘旋在他头顶。

    老人转身,看向远处,眉头深皱。

    远方,一道白色身影飞速赶来,那是一个白衣青年,英俊潇洒,手持白纸扇,在碧波河上飞驰,脚尖轻点,就是数百米距离,踏水而来!

    青年飞速来到山谷之外,腾身站在一颗大树树梢,好似没有重量一样,身躯随着树梢轻轻摇晃而摇晃。

    一展白纸扇,他眉毛一挑,看了看鲜血满地的城墙外,眯眼道:“居然有人比我先到,看来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这个白衣青年,是一个宗师之境的武者,很年轻,可却让凌空而立的神道真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这个青年不简单,要么身怀强大的武技,要么就有秘密武器!

    “原来是君少爷,来得够快”凌空而立的灰衣老者皱眉道。

    君少爷是什么鬼葫芦山谷中没有人知道,小猫等人冷眼旁观,不管是谁,休想踏足葫芦山谷半步!

    “我当是谁,原来是宋老,怎么,不在你那破山头窝着,出来透气了?”站在树梢上的君少爷似笑非笑的看着灰衣老人说道。

    灰衣老人没有回答,而是皱眉看向了远处的虚空。

    那个方向,一道黑芒横空而来,速度飞快,很快就出现在了山谷外的虚空中。

    飞来的是一根漆黑骨杖,长三米,不知名动物的骨头炼制而来,邪意无比,那也是一件神道修士的法宝。

    在那骨杖之上,站着一个黑衣青年,青年很瘦,表情带着丝丝邪意。

    “哟,有人比我还先来?”站在骨杖之上,黑衣少年邪意一笑。

    “是你!”树梢上的君少爷一把握住白纸扇,看着黑衣少年表情阴晴不定。

    “哈哈,我当是谁,君少爷,你不是在玉姑娘身后当跟屁虫吗?怎么,有空来这里?”黑衣青年似笑非笑的说。

    “哼,早晚宰了你”君少爷冷哼一声,看向山谷。

    短短几分钟时间,一下子来了三个不简单的人物,他们相互防备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冲入山谷。

    远处边缘的向南深吸口气,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了,心头萌生了退意。

    可是,这还没完,远处,又有人来了。

    来的是一顶轿子,一顶青色轿子,四个红衣人抬轿,他们好像凌空虚渡一样,抬着轿子飞速前来。

    最终,轿子落在一颗大树树梢,轿子中传来一阵让人担心的咳嗽声,可自始至终,轿子中都没有人出来。

    率先赶来的三个人,当看到青色轿子后,无不眉头一皱,无比忌惮的样子。

    此时,葫芦山谷,城墙之上,一个麻衣身影出现,瞎眼的单秋林出现在了这里,他眼睛上缠着一根黑布带,独臂的右手拎着一柄木剑,木剑剑身居然有虫眼,朽木削制而成。

    “小猫姑娘,带着林姑娘她们回去吧”单秋林来到城墙上之后淡淡道。

    显然,接下来的局面,已经不是小猫能掌控的了。

    这才开始,就已经来了几个不简单的人物,很显然,接下来必定还有更多强者前来。

    小猫正待回答,赫然转身。

    一眼就看到,远处,各个方向,相继有人飞速赶来,有神道修士驾驭法宝飞来,有武者一步数百米横空而来,有人骑乘异兽而来。

    总之,人数很多,每一个都不简单!

    短短一分钟,葫芦山谷外,至少有数十个强者到来,每一个的修为都不低于武师之境!

    宗师?神道真人?此时在葫芦山谷外,比比皆是!

    龙脉翻身,因为龙元泄露精气,各方强者感受到,全都向着这边涌来,风起云涌,八方汇聚!

    各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在警惕防备别人,没有贸然动手进入山谷。

    显然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人都将葫芦山谷本身给忽略了。

    这还没完,后续源源不断还有人赶来。

    直到一个小时后,葫芦山谷外,四面八方,至少汇聚了千人!

    每一个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因为龙脉的缘故,全都汇聚到了这里。

    这一千人,数量不是很多,可是,其分量却要超过当初进入迷河林争夺神道传承的全部人加起来总和!

    各方相互防备,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谁都意识到,面对宝物,接下来,想要得到,必定有一场惨烈的厮杀!

    “单公子,我去找少爷”小猫深吸口气对单秋林说道,就要去山谷深处找白杨。

    面对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小猫的掌控极限,唯有白杨能做主。

    单秋林点头,单手持木剑,表情平静。

    “所有人,滚,此地归我血莲教了!”

    就在此时,天边传来一声阴邪而霸道的怒吼。

    所有人眉头一皱,抬眼看去,刹那惊骇!

    天边,一朵巨大的黑云横空而来,黑云中有一股阴邪霸道的气息,让所有人心悸。

    “真君,神道真君,血莲教居然派出了一位神道真君!”树梢上,君少爷一脸凝重自语,显然被那飞来的黑云镇住了。

    真君,相当于武道大宗师,那是挥手间崩山断流的强大存在,此时,因为龙脉的关系降临这里了!

    “血莲教妖人,修得猖狂!”

    远处的天边,再度传来一声冷哼,一抹金光在天边出现,宛如流星飞射,横空而来,随着那一抹金光接近,一股强悍无匹的气息降临!

    一个金衣老人横空而来,真正的凌空虚渡,他浑身金光绽放,宛如天神,强势无匹!

    大宗师,一尊大宗师降临了。

    吼!

    天边,再度传来一声惊人的咆哮,又有无上强者相继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