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口,银狼折返,回到城墙上,趴在小猫身边,目光凶悍的看着城外。

    那持剑而来的青衣宗师高手,与银狼对战一招,无功而返,退回城墙外千米之外,惊异的看着前方。

    银狼?异兽?堪比宗师之境的异兽?怎么会,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种强大的存在?

    他没有继续动手,持剑而立,眯着眼睛看了身后一眼,因为又有人来了。

    来的有十多个人,并非一伙,而是分为两股,其中一股走水路,从碧波河乘快船而来,另一股走陆路,策马飞奔。

    水路而来的几个人,全部穿着黑色长袍,每一个人都用剑,目光冷冽,陆路而来之人,着金属铠甲,使大刀,策马狂暴,霸气无比。

    两伙人相继到来,这让最先到达这里的青衣人心中一紧。

    因为他在那两伙人中感觉到,为首的人气息和自己差不多,都是宗师高手,其余全部都是武师之境!

    脸色难看,因为最先到来的人知道,这些人到来,自己没那么容易霸占山谷中的宝物了。

    砰……

    碧波河上快船靠岸,几个黑衣持剑武者飞速上岸,来到山谷城墙外,距离最先到来之人数百米,打量山谷的同时,也在警惕最先到来之人。

    唏律律,马匹嘶鸣的声音响起,策马而来的人也停下脚步观察周围。

    城墙上,小猫等人冷眼旁观。

    城墙外,乘快船而来的几个黑衣人,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年过半百的中年人,身躯笔直,宛如一柄冲天利剑,他看向最先到来的青衣???,眉毛一挑意外道:“黑风剑向南?”

    “我当是谁,原来是清水门吴克飞掌门,亲自来了?”与银狼做过一场的青衣??拖蚰涎劬σ幻?。

    显然他们认识。

    也是,宗师高手虽然少,一县之地都很难出一个,但到了这个层次,还想混下去,难免和其他同级高手打交道,认识不足为奇。

    说到底,他们能来这里,也是占据了地理优势,都在一郡之地混,距离葫芦山谷比其他方向要近,率先赶到这里。

    “哈哈哈,黑风剑向南?清水门吴克飞?当老子不存在吗?”另一边,策马而来的一帮人,为首一个黑甲壮汉,身背一柄漆黑大刀,霸气无比的狞笑道。

    “走山帮奎军?你想找死?”青衣??拖蚰仙舯淇垂?,陷入被对方的话语激怒了。

    老子?你是谁老子?

    奎军一把将身后大刀抓在手中,霸气无比的用刀指着向南狞声道:“就你?信不老子一刀活劈了你!”

    奎军一刀在手,霸气无比,宛如以为沙场猛将,杀气腾腾。

    “好了,大家都不是不相识,为了什么而来不言而喻,先将东西弄到手,时间久了,会有更多人来,到时候我们连汤都喝不到”吴克飞上前一步说道。

    尽管同样不爽奎军的语言,可正事儿要紧。

    都是为了宝物而来,这还没见到宝物就要干起来了算什么事儿?

    “哼,老子先不和你计较”奎军收起大刀冷冽的看了向南一眼。

    向南眼睛一眯,凌厉之色一闪即使。

    三方到来,各自打招呼,接着一起注视前方的山谷。

    城墙上,小猫冷漠的看着,这些人,都是来找麻烦的,山谷是少爷的地方,他们来找麻烦?死!

    必须要死!

    “异兽?”看向城墙,清水门的吴克飞眉头一皱,看到城墙上的银狼,他感受到了银狼身上的野性和强大。

    “你们都能感觉到吧,山谷深处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必须得尽快拿到东西,要不然等真正的强者到来我们就没机会了”向南目光闪烁道。

    意思很简单,山谷有异兽守护,必须要除掉,而且尽快。

    “既然如此,我们三方先联手拿下这里,一头异兽而已,宰了就是,到时候看看具体是什么东西再行分配如何?”一身黑袍的吴克飞冷声道。

    什么再行分配,到时候还不是各凭本事。

    “好”奎军率先答应。

    他们的对话,并未避讳城墙上的小猫等人,自大无比。

    毕竟三个宗师高手,而山谷一方,只有一头银狼需要注意而已,何惧之有?其他人?蝼蚁而已!

    城墙上,小猫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冽,问边上的赵石:“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赵石回答,一脸冷笑。

    宗师很强大吗?以为我们只是武徒就看不起了?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那么全部宰了吧,少爷说过,无故闯入别人家不怀好意的人都是坏人,宰了绝对不会冤枉”小猫冷声道。

    “是!”赵石回答,悄然挥手。

    唰唰唰,在他挥手之际,城墙上至少出现了五百人,五百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人,每个人手中都扛着冰冷的火器。

    火箭筒,巴特雷,高射机枪,火神炮!

    这些冰冷的武器,一起对着城外,黑洞洞的枪口,在阴暗的天幕下让人浑身发寒。

    这些武器,单独一件或许对宗师之境的高手来说无关紧要,可是,一大堆,足足五百多,那种冷冽森然的气息,绝对不容小亏。

    “那是什么?”策马的奎军眉头一皱。

    “不好,动手!”向南眼皮一跳大声道。

    之前他可是见识过火箭筒威力的,虽然没有正面轰在他身上,只是相隔很远的余波爆炸就让他气息翻腾,现在上面出现了更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暗道一声不好。

    可是晚了,在人群出现后,小猫一挥手,一个杀字冷冷吐出。

    哒哒哒……嗡嗡嗡……轰轰轰……

    六管加特林又称火神炮开火,一百多支,喷射子弹洪流,又有大威力的高射机枪,还有巴特雷狙击枪,更有火箭炮的火箭弹夹杂在其中,形成一片可怕的弹幕向着城外的三方倾泻而去。

    都是瞄准了的!

    那场面太可怕了,阴暗的天幕下,城墙上火光腾腾,子弹形成弹幕,真正的弹幕,如雨一样汹涌而下。

    嗡嗡嗡……

    三个宗师高手,暗道一声不好,第一时间就撑起罡气,冲天而起,杀向城墙。

    其余之人,最少都是武师,真元澎湃。

    十多个人,在真元和罡气的作用下,好似十多个发光体一般,尤其是三个宗师最为强大,那种气息让人心悸。

    可是,这又如何,他们面对的不是单独一支狙击枪,也不是单独面对一种武器,而是数种大威力武器倾泻的弹幕。

    天上地下,他们所有方向都被弹幕照顾到了,根本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抗?抗得了吗?若是单独面对一种武器,武师的真元都能硬抗下来,可是,他们面对的是暴雨般汹涌而来的弹幕!

    噗噗噗……

    那些武师之境的武者,体外的真元在弹幕冲击下不停扭曲,前进的身影不停后退,好似面对洪水冲击。

    一瞬间,真正只是一瞬间,所以武师之境的人,真元粉碎,在可怕的弹幕面前,身躯被撕成了碎片,鲜血和破碎的身躯到处飞洒。

    死了,十来个武师,一个照面就被轰杀!

    这并非巴特雷狙击枪火神炮和高射机枪的子弹威力足以轰杀他们,而是这些子弹上都有万物枯剧毒,能腐蚀真气,他们根本无法抵挡!

    “不!”

    “该死!”

    吴克飞和奎军怒吼,双目爆瞪。

    死了,一个照面手下全部都死了,怎么可能?

    愤怒,他们很愤怒,可是,无与伦比的?;闯鱿衷诹怂切耐?,第一时间罡气澎湃护体。

    ?;???;醋院未??

    城墙上,小猫一脸冷笑,他们的属下,那些武师之境的人只是附带而已,三个宗师才是重点照顾对象!

    绝大部分的武器都对准了他们,在恐怖的弹幕之下,他们的罡气虽然坚固,哪怕沾染了万物枯的子弹都无法一下子洞穿,可是,他们面对的并非单独一颗子弹,而是弹幕!

    宗师很强大,可是在洪水一样的弹幕面前,他们被强大的子弹冲击力冲得往后退,身躯根本不受控制,

    惊骇,三个宗师都一脸惊骇。

    但是,让他们更惊骇的是,无尽的弹幕冲击下,子弹上的万物枯飞快腐蚀他们的罡气,导致他们的罡气不稳的,在快速崩散。

    轰轰轰……

    一连串震天的爆炸声中,鲜血伴随破碎的身躯四溅,血肉横飞。

    奎军和吴克飞,两个宗师高手,凌空炸了,尸骨无存!

    宗师,宗师啊,连得意的手段都没有来得及施展就死了,何其冤枉?

    他们同时被弹幕冲击,数十颗火箭弹重点照顾,直接被轰杀!

    单独一颗火箭弹没有轰杀宗师的威力,可是他们的罡气在弹幕下本来就不稳的,数十颗火箭弹同时爆炸,岂能不死?

    向南,最开始来到这里的青衣宗师,此时处于碧波河边缘,看着山谷一脸惊恐。

    他并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向前冲,而是向后退,躲过一劫。

    饶是如此,他也无比狼狈,罡气破碎,身上的衣服被数百颗子弹打穿,身上疼痛无比,处处流血,但他却活了下来。

    “那是什么武器?死了,奎军和吴克飞都死了?宗师啊,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向南无比惊骇。

    这个地方太可怕了,他想走。

    宝物?宝物再好能有小命重要?

    城墙上,小猫眼睛一眯,不再看向南,手一抬,倾泻的弹幕停下,他抬头,看向了城外碧波河上的虚空。

    那里,一个灰袍老人凌空而立!

    凌空而立?御风而行!

    有这种本事的,唯有神道修士真人境界才行!

    武者需要大宗师才能凌空飞行,可神道修士真人境界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