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波河,最宽之处达百公里之巨,深不可测,起始于千雪山脉,横跨数个州府后流入无边大洋。

    茫茫碧波河,河水终年不断,滋润两岸,经历无尽岁月,孕育出一条龙脉。

    龙脉无形,居无定所,它不主动现身,根本无法被发现。

    可当龙脉逆鳞遭到破坏,发怒之际,龙脉翻身,碧波河翻涌,引发大地震,惊动四方。

    普通人或许只会将其当做当做一场地震,可天下不乏有识之士,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龙脉,天地孕育,承载一方,滋养万物,必定孕育宝物,八方云动!

    碧波河就在那里,沿着两岸搜索,不难找到孕育宝物之处。

    葫芦山谷深处,那个山洞之中,白杨不断吞下一滴又一滴金色龙元,精神力疯狂增长,念力覆盖范围,控物重量都在增加。

    龙元的效果太逆天了,甚至因为龙元本身就是龙脉精华所在,蕴含龙气,还能帮助白杨识海中的帝王龙气成长。

    血婴丫丫在山洞中,或许是因为白杨在做正事儿,没有再缠着他,独自抱着平板电脑在边上看动画片。

    “龙元效果已经如此逆天,若是能将整条龙脉吞了的话……”

    感受到精神念力不停的增长,白杨心中自语。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后,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吞掉整条龙脉?想都别想,龙脉天地孕育,碧波河有多长它就有多长,长达不知几万里,如果真正发怒显化出来,别说是他,恐怕人王之境甚至更强的强者也给你一爪子拍死!

    能得到一点龙元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这么久以来,白杨吞掉那么多丹药,念力也才只能延伸出去一千多米而已,可在吞掉一滴一滴龙元后,他的念力覆盖范围飞速增长,一千一百米,一千两百米……两千米……

    十秒钟一滴,一滴能增加他念力覆盖范围十米,一分钟就是六十米,十分钟就是六百米,一个小时就是三千六百米,加上原本的一千米,短短一个小时,他的念力覆盖范围已经增加到了四千多米接近五千米的程度!

    念力一扫,近五千米范围,一切都清晰呈现在脑海!

    何其逆天?

    但是,他觉得还不够,因为龙元的存在,接下来葫芦山谷必定成为风起云涌之地,必须要更加强大才行。

    可是没有办法,龙元滴落的速度只有那么快。

    他不是没有想过扩大裂缝,可是不敢,这里可是龙脉逆鳞之处,再度伤害龙脉逆鳞的话,万一龙脉发怒或者跑了怎么办?

    白杨在吞服龙元增加精神力,整个葫芦山谷也高度警戒了起来,一股肃杀之气蔓延。

    各个山头之上人员奔走,各种武器到位,安装的监控设备连接到山谷下方的机房中,时时刻刻观察各个角落的动静。

    距离大地震一个多小时后,葫芦山谷十多公里外,一座山头之上,有人出现在了这里。

    这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人,手持一柄黑鞘长剑,双目如电,让人不敢直视。

    面对葫芦山谷方向,他眼睛一亮笑道:“就是那个方向,好澎湃的天地元气波动,必定有宝物出世,是我的了,希望我是第一个到来!”

    说着,他身影一动,迈步飞驰而去,一步数百米,所过之处刮起狂风,快到不可思议。

    这是一个有着宗师之境修为的强者,第一个找到了龙脉逆鳞之处。

    他是武者,没有神道修士那种眼光直接看到或者是观察到龙脉,可到了他这个层次,却能感应到天地能量波动,龙元,蕴含滂沱精气能量,被他感应到,自然寻着那种波动找来。

    他是第一个到来,却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事实是四面八方正有无数人涌来这个方向,有快有慢,有人成群结队,有人却是单独前来。

    当那持剑中年人出现在葫芦山谷外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一脸意外。

    “这个地方居然有城墙?被人占据了?”他皱眉。

    不过,目光巡视城墙上和城门口的守卫之后,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只是一帮武徒境界的蝼蚁而已,翻手就能灭了!

    “来人止步,私人领地,速速退去!”

    城墙上,负责守卫的赵石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个持剑中年人,第一时间出言大吼道。

    少爷让我们警戒起来,要出事儿了,果然,麻烦开始到来!

    赵石心中暗道,悄然给其他人打手势,关键时刻到了。

    “私人领地?”持剑中年人皱眉,随即冷声道:“这个地方,归我了,你们的人,全部给我滚!”

    作为宗师之境的强者,他眼中不过只是一帮武徒境界的蝼蚁而已,有强大的底气说这样的话。

    小猫出现在城墙上,手持破空长剑,周围丝丝凌厉气息环绕,目视前方那宗师之境的中年人,目光冰冷。

    一席蓝色长裙无风自动,她好听的声音却无比冷冽,沉声道:“再近一步,杀!”

    在白杨身边,小猫真的乖巧如猫咪,可在别人面前,她却是展现出了另一幅面孔。

    再近一步杀?

    持剑而来的宗师高手一脸愕然,谁给你的勇气说这样的话?你不过只是一个武者之境的小女娃娃而已好吧?

    “哼,冥顽不灵!已经提醒过你们,既然不肯离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中年人冷声道。

    脚步一动,身影冲天而起,地面坍塌,他直射城墙之上。

    来到这里,他已经越发的感觉到了山谷内部的精气波动,忍不住了,必须要得到手!

    “宗师?来者不善,杀!”小猫眼睛一眯,冷冷开口道。

    轰轰轰……

    刹那间,城墙上传来一连串的轰鸣,一支支火箭筒冲着飞身而来的宗师之境强者开火,足足上百支火箭筒轰击,无差别覆盖那个人的周围。

    他尽管速度飞快,可是在无差别的覆盖之下,却无法躲避!

    人在空中,中年人眉毛一挑,他居然感觉到了威胁!

    “威胁?那些是什么古怪的东西?没有真元波动?”

    心念闪烁,他瞬间拔剑,长剑舞动,一道道凌厉的漆黑剑芒喷射而出,每一道剑芒都斩在了一颗火箭弹之上。

    轰轰轰……

    火箭弹爆炸,火光冲天,弹片四射。

    在火箭弹的爆炸威力下,他斩出的剑芒居然被炸碎了!

    碎了?这可是他宗师之境的罡气催动的剑芒,居然碎了?

    这还不算,火箭弹爆炸,若是单独的一枚,他根本不在乎,可是,上百颗火箭弹爆炸,那种混乱的振动波夹杂着弹片却让他眉头一皱,撑起的罡气都在粉碎,瞬间飞速后退。

    落地之后,他很狼狈,气息起伏,皱眉看向城墙上的小猫等人沉声道:“那是什么东西?”

    “再说一遍,滚!”小猫冷声道。

    间对方没事,小猫也眉头微皱,对于火箭筒的威力她很清楚,近百颗火箭弹,居然被对方斩灭了?而且还没事!

    如此结果,让小猫的心沉重了下来,看来这次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的剧烈,这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而已!

    “让我滚?找死!”

    中年人大怒,作为宗师之境的高手,曾几何时有人和他这样说过话?何况是眼前的这些蝼蚁。

    浑身罡气澎湃,手中漆黑长剑吞吐剑芒,冲天而起,向着城墙上杀了过去。

    作为宗师之境的高手,他并非没有脑子的傻逼,若是一般情况下,没有摸清对方底细,他不可能贸然动手,可是,山谷中的精气能量澎湃太剧烈了,他能够感受到那里必定有好东西,对自己的修为增加有无法比拟的好处,必须要得到手,而且是第一时间得到手,时间拖得越久,必定有其他人前来。

    自己修为并非顶尖,一旦更强者到来他就没有机会了!

    面对再度冲来的宗师高手,小猫表情凝重,一面让人通知白杨的同时,看向飞驰而来的宗师高手,她沉声道:“小狼”

    小猫不笨,虽然自己修炼的真无剑典很厉害,可是自身修为不足,只有武者境界,还不是那宗师之境的对手,不可能冒险硬拼白白送了性命。

    至于其他武器?对方速度太快了,瞄准不宜,只能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她口中一声小狼之后,城墙内部,一声震天狼嚎响起。

    呼……

    狂风大作,一道庞大的银色身影从城墙后方猛然冲出。

    体长近五十米的银狼,山岳一样大小,浑身银光流淌,一经出现,庞大的爪子轰然向着那飞驰而来的宗师高手拍了过去。

    嗡!

    银狼利爪所过,空气扭曲,如波纹扭动,力量骇人。

    “什么,堪比宗师之境的异兽!”

    面对突然出现的银狼,冲天而起的宗师惊呼。

    咻!

    他手中漆黑长剑一抖,一道十丈漆黑剑芒冲天而起,向着银狼斩了过去。

    轰!

    剧烈的轰鸣响起,劲气四射。

    他那一道可怕的剑芒被银狼拍碎了,他整个人倒飞而回。

    银狼目光凶悍,并未受伤,利爪之上银光流淌,化作利爪一样的锋刃,就要乘胜追击。

    “小狼回来!”城墙上,小猫开口道。

    银狼落地,毫不犹豫的转身跳上城墙。

    小猫之所以叫回银狼,是因为又有人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在葫芦山谷外,一连十多个身影飞速向着这个方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