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了大量的地乳精华,血婴居然从邪意阴森的状态变成了正常婴儿模样。

    此时血婴扑到白杨怀中,咯咯的笑,还在他怀中打滚,显得很开心,白杨知道血婴有多可怕,正想一把丢到,可却发现,血婴那种碰不得的阴邪之气全部没有了!

    怎么回事?

    白杨愕然,怀中的血婴,肉嘟嘟圆滚滚,像是一个小肉球,可爱无比,身穿红肚兜,简直就是个瓷娃娃,任谁看一眼就会喜欢上那种。

    血婴变正常了?就因为那些地乳精华?虽然后面是的银色和金色的地乳精华,但还是姑且称之为地乳精华吧。

    警惕稍微放下,白杨仔细观察怀中的血婴,发现她虽然看上去和正常婴儿一样,可还是有区别的,最大的区别也是唯一的区别,她并非实体,也就是说她并非肉身。

    血婴还是血婴,只是完全变了。

    “咯咯咯……”血婴在白杨怀中打滚,和很开心,咯咯咯的笑,甚至还很依恋的蹭白杨。

    这副画面,太和谐了,就好像一个婴儿和依恋的长辈玩耍一样,任谁看到都会会心一笑。

    “少爷,这是小少爷……额,小小姐?”虎子在边上深处一个脑袋看着白杨怀中的婴儿瞪大眼睛问。

    听到虎子的话,小猫眼睛一亮,看着白杨怀中的丫丫无比喜爱。

    小小姐?

    白杨眨眼,反应过来后想踹死虎子,这不是我闺女!

    虎子将其当做白杨的女儿了……

    正要解释,猛然间,整个山洞在震动,不,已经不能说是震动了,而是在摇晃,地面,墙壁,顶部,剧烈摇晃,很多地方甚至发出咔咔的声音,裂开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山要塌了?”赵石立即大吼询问。

    就在此时,山洞外面有人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了,大吼道:“少爷,少爷,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众人看向白杨,此时有他在,没有人逾越的去说什么,一切都是白杨说了算。

    “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儿了?”白杨怀抱丫丫,但貌似发生大事儿了,还不是仔细观察丫丫的时候,冲着山洞外大吼。

    “少爷不好了,真的出大事儿了,我说不清楚,少爷出来看看吧”一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山民急急忙忙的冲进来说道,一脸惊恐,满头大汗。

    眉头一皱,山洞还在摇晃,搞不好要崩塌,此地不宜久留。

    可是,山洞顶部,那巨大的翡翠依旧牢固的存在在哪里,缝隙中有丝丝金色光芒在流淌,可以看出,不一会儿还有金色地乳精华滴落。

    “留一个人,专门在这里给我收集金色地乳精华,注意安全,其他人跟我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下达命令,白杨带着众人快速走出山洞。

    自始至终,整个山洞都在摇晃,不,葫芦山谷周围的整个山体都在摇晃。

    走出山洞口,白杨一脸惊骇。

    不止山洞在摇晃,葫芦山谷的山体也在摇晃,甚至周围的大地都在摇晃,在这剧烈的晃动之中,山谷中很多建筑都出现裂缝了。

    地震?超级大地震?

    白杨瞪眼。

    山洞之外,入眼所见,一切都在摇晃,甚至白杨飞天而起,看到了外面的碧波河都在翻涌,大浪翻滚,冲击两岸。

    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才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动静。

    地震?根本不是,整个天地都摇晃了几分钟了也没有停下,哪怕是地震最多也就整那么几下吧?可是,地震还在持续,天地摇晃。

    “赵石!”白杨大声道。

    “属下在”下方,赵石回答。

    “现在,去安抚山谷中的所有人,不要发生骚乱,去检查各个关键地方,如果有毁坏的地方第一时间上报给我”白杨吩咐道。

    “是”

    赵石快速离去,没办法,白杨必须要关心,山谷中有发电站,周围的山上布置了无数武器,还有卫星接受装置,还有机房,如果毁了,白杨得哭死。

    震动在持续,好在不是无休止的震动,半个小时后停了下来。

    赵石快速汇报各种情况,山谷中的人因为震动慌乱了一下,被镇压下来,万幸的是,白杨的机房,发电站,以及卫星接收装置这些,都是铁水直接浇筑,牢固得很,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为什么会发生如此距离的震动?

    是地震了还是绝世强者在战斗?

    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白杨不得不关心,立即派人出现打听情况。

    血婴丫丫没心没肺的在白杨身上玩耍,咯咯咯的笑,很开心,一会儿抱着他的腿,一会儿在他肚子上打滚,一会儿又跑他脖子上去了……

    没有危险,白杨暂时没管她。

    很快各种情况汇聚过来,德阳镇也发生了震动,青木县方向也发生了震动,更远处也发生了震动……

    总之,种种迹象表明,之前发生了一场绝世大地震,波及了很远很远的区域。

    听了汇报,白杨无比纠结,地震?地震特么能震那么久?

    不对,白杨抬头,看向了葫芦山谷前方的城墙上,那里,被白杨从青木县带回来的阵法师水墨正目瞪口呆的站在上面。

    他貌似看出了什么!

    心中一动,白杨直接飞了过去,丫丫骑在他脖子上,小手拉着白杨的耳朵,将其当马骑了……

    熊孩子调皮得很,白杨拉下来她一闪身又跑脖子上去了,为了防止惹怒她,白杨没办法只能由她去了。

    这算什么?小孩子都是家里的活祖宗?

    “额,少爷,你居然是真人境界?能肉身御风而行?”看到白杨飞来,水墨目瞪口呆。

    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没解释,看着他问:“刚才的大地震,你看出了什么?”

    特纠结的看了白杨一眼,水墨转身,看着外面的碧波河皱眉道:“少爷,之前的大地震,完全是由碧波河引起的!”

    “哦?碧波河?”白杨挑眉。

    一条河?一条河居然引起一场绝世大地震?逗我玩呢。

    “是的”水幕很肯定的说道。

    皱眉,白杨严肃问:“具体,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像知道?”

    外面的碧波河,无边无际,浪花翻涌,可此时,原本清澈的碧波河,河水变得无比浑浊。

    水墨表情凝重,看了看碧波河,转身,看了白杨一眼,又看了葫芦山谷一眼,没有回答白杨的问题,反而是看着白杨说:“少爷,恐怕,你有麻烦了,而且还是很大的麻烦!”

    “再不说清楚你信不信我弄死你?给我卖关子?”白杨眼睛一瞪。

    水墨缩了缩脖子,赶紧说道:“少爷,我是一个阵法师这点你知道的”

    “嗯,然后呢?”白杨点头问。

    “然后,阵法师布阵,需要根据周围的环境,山川地里,甚至天时节气等等因素,所以每一个阵法师,最基本的就是观察周围的环境”说道直接的专业领域,水墨开始嘚瑟。

    白杨血纹剑都拎手中了,你特么还给我废话?

    “咳咳,少爷别急,我说”水墨浑身一抖,知道自己废话白杨不悦了,尤其是在白杨不高兴的时候,他脖子上的丫丫也对他怒目而视,瞬间萎了。

    接着水墨说道:“少爷,之前你进入山谷后,没人搭理我,我顺便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有了了不得的发现!”

    “少爷这个地方不得了啊,不简单!”水墨看了看山谷,又看了看碧波河,双目凝重。

    “不简单?”白杨皱眉。

    “是的,少爷,这个山谷不简单,你看,周围都地势平坦,可在这里,却山体起伏,形成了一个葫芦状的山谷,如若我猜得不错,这个山谷中有宝贝,重宝!”

    在水墨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杨眼睛一眯,瞬间就想到了地乳精华,没做声,听水墨继续说。

    “少爷,你应该知道,水是万物之源,可谓生命之源,滋润万物,没有水的话,将没有任何生机,会是一片荒漠,这点少爷清楚吧?”水墨反问。

    白杨点头,的确,没有水的话,就没有生机,只会变成沙漠。

    “水滋养万物,而无尽的水,汇聚成河流,就形成了一条条水脉,水脉流经之处,滋养两岸,所以,水脉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龙脉!”水墨深吸口气说。

    “龙脉?”白杨眼睛一瞪。

    “对,这条碧波河,就是一条庞大的龙脉!”水墨肯定道。

    白杨皱眉,龙脉?你特么跟我瞎扯什么玩意?无语问:“那和之前的地震,葫芦山谷有什么关系?你说我有麻烦?什么麻烦?”

    “水脉也就是河流能孕育出龙脉,山脉也能孕育出龙脉,龙脉只是阵法师的一种称呼而已,这个少爷不用在意,我要说的是,这个山谷,地势特殊,经过我的观察,它居然正好处于龙脉的咽喉部位,也就是所谓的龙之逆鳞所在,这种地方,极易孕育出天材地宝,之前,龙脉翻身,也就是碧波河翻涌,这才造成了大地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山谷内一定发生了什么,因为是逆鳞所在之地,龙之逆鳞,触碰不得,龙脉感觉到了疼痛,发怒了,所以翻身,造成了大地震……”啰啰嗦嗦说到这里,水墨吞了口口水,带着惊恐的表情看向了白杨脖子上的血婴丫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