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乳精华,蕴含滂沱的天地精气能量,只一滴,服下之后,就能让一个武者境界的人修为突破一个小层次以上,可谓天材地宝。

    葫芦山谷中就有出产地乳精华的地方,重中之重,看守严密,没想到血婴才刚刚来到葫芦山谷,就直接找到了这个出产地乳精华的源头。

    漆黑的山洞中,血婴围着倒锥形的石笋上下飞舞,呀呀的叫着,激动无比。

    她本至阴至邪之物,开心起来,整个山洞阴风阵阵,温度没有下降,可让人骨头缝发寒浑身发毛,整个灵魂都要被冻结一样。

    “你们出去”来到这里,白杨第一时间吩咐道。

    之前这个地方是有人守卫的,一百多人,可此时,随着血婴的到来,守卫这里的人浑身颤抖皮肤发青,阴邪的气氛下他们根本就受不了。

    “是,少爷”

    护卫们离去,小猫等人相继来到这里,围在白杨身边小心警惕,毕竟他们不知道血婴是什么东西。

    “呀呀……”

    血婴激动的叫,激动的飞,显得很开心。

    恰在此时,石笋上一滴地乳精华凝聚成型,往下滴落,血婴瞬间出现在下方,张开小嘴,地乳精华落入了她的嘴里。

    服下地乳精华,她的表情无比享受,就好比真正的婴儿喝到了第一口母乳一样。

    一滴地乳精华,能让一个武者提升一个小境界以上,可血婴服下之后,只是稍微回味片刻,就呀呀的低下了头。

    在出产地乳精华的石笋下方,有一根石柱,石柱上,石笋正下方,有着一个白瓷瓶,是专门用来收集地乳精华的,不知道放置了多久,此时瓷瓶里面的地乳精华已经有了半瓶。

    “呀呀”她很开心的笑,然后张开一吸,瓷瓶中的地乳精华全部被她一口吸干。

    吸干地乳精华的血婴陶醉了,眯着眼睛无比享受。

    可她那表情,在白杨等人看来却是无比阴邪的,毕竟她本身就是至阴至邪之物。

    “少爷,那到底是什么?好邪意好可怕”小猫仗剑站在白杨身前,浑身鸡皮疙瘩,看着血婴无比凝重。

    “等下再给你们解释”白杨深吸口气说,抬头看向血婴。

    地乳精华,被血婴吃了,白杨一点都不心疼,毕竟地乳精华数量太少,对自己起不到太大作用,反而是血婴吃这玩意的话,白杨放心了,因为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去残害其他生灵。

    地乳?母乳?额,果然是婴儿……

    白杨心中古怪暗道,看着陶醉的血婴,白杨开口道:“丫丫,下来”

    被打扰,血婴不满的嘟了嘟嘴,看着白杨歪着脑袋呀呀叫唤,就是不下来。

    “以后这里出现的地乳精华全部都给你吃了,你想呆在这里都可以,但是一定要记住,山谷中任何人任何生物都不要伤害,好不好?”白杨一副商量的口气。

    和她谈条件?别逗了,惹怒了她随时完蛋。

    “呀呀”血婴听到白杨的话,很开心的笑了。

    呼……白杨松了口气,就怕这家伙不听话,要不然就麻烦了。

    恰在此时,血婴不再看白杨,而是看向了出产地乳精华的那根石笋,双目放光。

    白杨暗道一声要遭,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阻止,血婴就动手了。

    只见她来到石笋边上,小拳头一拳怼了上去,接着,出产地乳精华的石笋崩碎了!

    没了,被血婴一拳打碎了。

    “……”

    看到这一幕,包括白杨在内,所以人目瞪口呆,石笋崩碎了,以后都不可能有地乳精华了?

    在大家愣神的时候,血婴的动作并未停止,继续崩碎石笋,一直向上,直到山洞的顶部,她小手一拍。

    砰!

    山洞顶部崩碎一片,岩石掉落,展露出内部。

    下方的众人再度一呆。

    顶部,表面岩石崩碎后,下面宛如翡翠,不,那根本就是翡翠,翠绿无比,好似在发光,比白杨了解的地球所谓帝王绿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

    而且,那是很大一块翡翠,镶嵌在山体中,就展露出来的部分,至少就有一栋房屋那么大!

    帝王绿,地球顶级翡翠,拳头大一块,在炒作之下价值千万,可此时,这得多大一块?价值多少?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之处在于,血婴将这一大块翡翠弄出来之后的画面。

    那块庞大的完整翡翠下方,有一道细小的缝隙,只有头发丝那么大,长度不足二十厘米,从那裂缝之处,有蒙蒙白雾飘散,散发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闻一口,让人毛孔舒张。

    “地乳精华的源头?”小猫在边上呆滞道。

    的确,那些白雾,可不就是地乳精华雾化后的状态吗?

    白杨嘴角抽搐,当初发现地乳精华后,知道这玩意珍贵,完全没有想过将石笋毁掉寻找源头。

    那么珍贵的东西,谁舍得?万一毁掉石笋后不再孕育地乳精华了怎么办?

    可是,血婴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就毁了石笋,找到了地乳精华的源头!

    那庞大的翡翠,缝隙之处,白雾扩散后,一滴一滴的地乳精华宛如珍珠项链断裂一样往下滴落,全部落入了血婴口中。

    她正张着小嘴巴在下面接……

    “……”

    白杨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好似那翡翠中有无尽的地乳精华一样,当初从石笋中滴落,貌似是很艰难的才渗透出来的?

    石笋阻隔了地乳精华?

    简直荒谬,可是,现在看来,貌似是事实?

    “呀呀”血婴不停吞噬地乳精华,很开心很激动。

    白杨此时心脏在滴血,那么多地乳精华啊,全部落入了血婴口中?自来水一样落入她口中?若是自己服下的话,念力得增长多少?

    可是,这会儿从血婴口中抢地乳精华?白杨想了想,算了,没那个勇气,万一惹怒他,整个山谷都要遭殃。

    “不对,少爷你看,地乳精华在变颜色,枯竭了?”小猫在边上沉声道。

    女孩子观察很仔细。

    白杨一看,果然,从那块巨大的翡翠中,自来水一样流出的地乳精华在变颜色,一开始是乳白色,渐渐的,变成了淡银色。

    而且,随着流出的地乳精华颜色改变,蕴含的滂沱精气更加浓郁了,闻一口都让人仿佛被洗涤一遍一样。

    但是,随着地乳精华颜色改变,流出的速度变慢了。

    随着地乳精华最后的颜色变成纯银色,已经不再是自来水一样往下掉,一分钟才落下一滴,如此情况,看上去地乳精华好像枯竭了一样。

    “这算什么事儿?将很多年的地乳精华量一朝挖掘了?”白杨心中很不是滋味。

    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地乳精华?

    然而,面对速度滴落极慢的银色地乳精华,血婴丫丫不满了,你一分钟才一滴?这怎么够?

    所以,她伸出一根手指,在那个裂缝之处一划。

    噗,裂缝被被扩大了,变成了半厘米宽,同时,里面的银色地乳精华流速加快了,虽然达不到之前乳白色的地步,可也差不多两秒钟一滴!

    连串掉落的银色地乳精华,全部落入血婴口中了。

    “天材地宝,真正的天材地宝,一滴银色地乳精华,蕴含的浓郁精气能量,起码是乳白色的十倍以上,可全部被她吃了?”

    白杨的心在滴血,肝疼胃疼心疼,然而去抢?不敢啊。

    马蛋,这算是引狼入室吗?

    “少……少爷,地乳精华还在变颜色,开始向金色转变了,而且,那邪意的婴儿,本身也在变颜色……”小猫再度在边上开口提醒道。

    白杨一愣,仔细观察下,果然。

    滴落的银色地乳精华在渐渐边颜色,而且流速在减慢,银色的液体,居然开始向黄色转变,不,就是金色!

    随着血婴吞噬大量的地乳精华,她的皮肤在变颜色,妖异阴森的血红色渐渐变淡,有一种回归真实的感觉,不再那么妖邪了。

    这是怎么回事?进化?吞噬庞大的能量后进化?

    白杨没开口,没有人阻止,就这么看着。

    “我倒要看看最后你要变成什么样子”白杨心中暗道,尽管心疼得要死。

    当银色地乳精华变成金色之后,每一滴金色地乳精华,哪怕是刚刚出来就被血婴吞掉,可浓郁的清香散发,闻一口就让人飘飘然仿佛飞升一样。

    了不得,这是了不得的宝贝,可是却被血婴霸占了。

    金色的地乳精华滴落的速度很慢,三分钟才出现一滴。

    额,这里的慢,只是相对于之前而已,比起石笋滴落的乳白色地乳精华,速度却要快了几十倍,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吞了大量的地乳精华,血婴彻底变了,变成了正常的婴儿模样,白白胖胖,身穿红肚兜,很可爱,任谁也无法将她和之前邪意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变得这个样子后,血婴好像满意了一般,不再看金色的地乳精华一眼,而是转身看向白杨,开心的笑着,眨眼间出现在了白杨怀中。

    药丸!

    白杨一惊,下意识的想将其丢掉,可诡异的,血婴身上那种阴冷的气息没有了,可以正常接触。

    “怎么回事?”白杨愕然。

    轰隆隆……

    就在此时,天摇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