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深处,一出断崖顶端,身穿天蓝色长裙的小猫盘腿而坐,微微闭目,当初在铁剑门遗迹剑冢中得到的破空长剑横在双膝之上。

    剑身轻微颤抖,散发凌厉之气、

    小猫周围,空气扭曲,有丝丝白光闪现,如同电光,一闪即使,随着那些白光闪现,周围的岩石上,嗤嗤出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缝。

    那是剑气,凌厉无比的剑气,只是轻微闪现,就能撕碎岩石。

    当初得到了剑林的真无剑典,小猫努力修炼,如今终有所成,尽管如今小猫只是入门,可当初的剑林,号称大宗师就能灭杀人王,可见他的真无剑典有多么霸道凌厉。

    此时,山谷下方传来一声狼嚎,惊动四方。

    小猫赫然张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周围凌厉的气息消失无踪,她一把抓起破空长剑,从山崖之上一跃而下。

    少爷回来了!

    银狼对气息无比敏锐,很远就能发现白杨,它的叫声,充满了惊喜,昭示着白杨的归来。

    对于小猫来说,白杨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无所谓,修炼先放一边,少爷饿不饿,累不累,这才是她关心的。

    跃下山崖,站在一棵大树顶端,小猫正要赶去,可浑身一寒,感受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气息,浑身发毛。

    嗡……,她周围空气扭曲,丝丝电光一样的剑气涌动。

    噗,脚下的大树顷刻化作碎片,被剑气搅碎。

    “少爷!”小猫惊呼一声,目光焦急,仗剑飞射而出,目光凌厉道极致,手中的破空长剑嗡鸣颤抖。

    少爷回来了,可突然出现在山谷中的阴邪气息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少爷出事了?

    她很焦急。

    银狼在白杨出现在山谷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了白杨的气息,激动的嚎叫一声,长达五十米的庞大身躯一跃,向着山谷外冲去。

    可是,当它刚刚来到葫芦山谷广场上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看到白杨,身躯一颤。

    “吼吼……”

    银狼身躯低伏,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浑身银色毛发根根炸起,体表银色光芒流淌,如临大敌。

    一种可怕的气息笼罩在它身上,它感觉到了恐惧和冰冷。

    “吼!”

    突然,银狼狰狞咆哮,双目死死盯着前方虚空。

    那个位置,它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气息,让它胆寒,身躯颤抖。

    “呀呀”

    一个阴邪的声音响起,同时,一抹妖异的红色身影出现在虚空。

    小不点血婴丫丫,站在虚空中,抱着平板电脑,看着银狼,双目阴邪,呀呀的仿佛诉说什么,好像在生气。

    “吼!”银狼怒吼,声音在颤抖,身躯也在颤抖,它死死的盯着丫丫,感受到了恐惧。

    丫丫见银狼拦住自己,生气了,表情阴冷,张开小嘴就要一吸。

    此时,银狼浑身发颤,身上的银光炽烈道极点,可它依旧感觉自己快死了。

    “丫丫回来!”山谷外响起了这样一个焦急的声音,白杨冲天而起跟来了。

    正要弄死拦住自己的这只大狗狗,听到白杨的声音,丫丫噘嘴,歪了歪脑袋,然后,身影一闪,越过银狼往山谷内部而去。

    白杨飞驰而来,看到银狼没事,可浑身颤抖的样子,松了口气,还好,丫丫没弄死银狼,要不然就欲哭无泪了。

    来不及解释了,白杨已经看到丫丫的身影往山谷内部而去。

    “你说你,乱嗷嗷什么”白杨看着银狼说,然后继续往里面追。

    “呜呜……”银狼好像很委屈一样回应,身躯打颤,但还是夹着尾巴跟上了白杨的步伐追去。

    “少爷你没事吧?在哪儿?什么东西赶来山谷闹事儿!”

    山谷内响起了小猫凌厉冰冷的声音。

    她从内部飞驰而来,感觉到了那种阴冷的气息在接近,尽管毛骨悚然,但因为心系白杨,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那股阴冷的气息。

    脚步一顿,她落在了一栋房屋顶上,看到了那让人胆寒气息的源头。

    一个婴儿,一个通体血红的婴儿,妖异阴邪,看一眼让人毛骨悚然。

    “你是什么鬼东西!”小猫沉声道,手中长剑已经指向了丫丫。

    周围丝丝白色剑光若隐若现,此时的小猫,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凌厉无比,丝毫没有在白杨身边柔弱的样子。

    “呀呀!”

    血婴立于虚空之中,指着小猫叫唤,表情扭曲,好似在说你拦住我了一样。

    “杀!”小猫心系白杨,才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有多么可怕。

    一个杀字出口,手中长剑向前一斩。

    嗡……!

    虚空扭曲,一抹白色剑光闪现,如同电光,在那一抹剑光下,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

    “小猫别动手,丫丫给我回来”

    远处飞驰而来的白杨满头大汗提醒,这特么什么事儿啊,之前说的好好的,为毛刚回来就乱套了?

    小猫动作一顿,剑光消失,一边看向白杨方向,一边注视着丫丫,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呀呀呀!”

    丫丫看着小猫鬼知道表达了什么,身影一闪远去,继续冲向葫芦山谷深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丫丫接触银狼和小猫直到远去,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少爷你没事吧?”小猫看了一眼丫丫消失的方向,随即目视飞来的白杨关切道。

    “猫儿等下再和你解释”

    白杨焦急道,继续追了下去,因为丫丫已经前往深处。

    山谷最深处,那个洞口外面,一身麻衣的瞎眼单秋林已经站在了洞口外,手持一柄破木头长剑,表情凝重。

    持剑而立,单秋林周围无比平静,平静到没有一丝波动,好似一切都静止了一样。

    丫丫出现了,凭空出现在了单秋林前方数十米外,外表阴邪,看向山洞,一脸焦急激动的神色。

    可是,当她看到单秋林的时候,如同面对银狼和小猫一样,停了下来,一脸焦急的呀呀叫着,仿佛在说你给我走开拦住我的去路了。

    “好阴邪的气息!”

    单秋林尽管看不到,但能感受得到,无比凝重的说出这句话,手中木?;夯禾?,直指虚空中的血婴。

    白杨拜托他帮忙守护山谷最深处,他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东西接近!

    随着他手中木剑抬起,周围无比平静的虚空,丝丝涟漪扩散,以他为中心,好似平静的水面被打破,荡起了波纹。

    鬼知道这段时间他又将自己的剑法琢么道什么地步了,挥动木剑都能扭曲空气!

    “呀呀!”

    血婴怒了,表情扭曲的叫唤,身影一闪出现在单秋林前方,小拳头直接砸了过去。

    或许是记住了白杨的忠告,不弄死这里的任何人,她没有一口吞噬单秋林的生命,但被人拦住,她很不爽。

    血婴接近,单秋林浑身汗毛直竖,没有犹豫,手中木剑向前一刺。

    嗡……

    虚空生涟漪,以他剑尖之处开始,一圈圈扭曲的波纹扩散开去,所过之处,山石草木一切都泯灭成了粉末!

    一柄木剑,轻轻一刺,如此画面,无比骇人。

    ?!?!

    轻微响动传来。

    丫丫的小拳头砸在了单秋林的木剑之上。

    顷刻间,单秋林手中的木剑破碎,周围一圈圈扭曲的波纹消失。

    单秋林身躯一晃,汗毛直竖,飞速后退,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威胁。

    心湖涟漪,他创出的这门剑法,在迷河林的时一剑灭杀十多个武师武士,可此时却奈何不了前方这个诡异阴邪的东西!

    深吸口气,他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手中木剑破碎,但他依旧缓缓抬头,面向血婴方向,周围虚空扭曲旋转,好似一个漩涡,好似一个黑洞。

    那扭曲的漩涡,好似一把把被扭曲变形的剑影,要凝聚成一个吞噬一切的恐怖黑洞!

    “快住手,握草了,这事儿闹得”

    远处传来了白杨焦急的声音。

    单秋林眉头一皱,周围快要形成的恐怖漩涡刹那消散。

    血婴丫丫立于虚空,表情扭曲了看了看单秋林,转身看了看白杨方向,歪歪小脑袋,身影一闪消散,冲入山洞而去。

    “老单你没事吧?”

    白杨飞来,看着瞎眼的单秋林关切道,他可是知道血婴有多么恐怖的。

    在白杨后方,小猫飞速赶来,银狼也来了,冰清玉洁四姐妹和赵石他们就在赶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瞎眼的单秋林面向白杨,皱眉问:“怎么回事?刚才是什么东西?我感觉得到,在那东西面前,我随时都会丧命!”

    “来不及解释了,我还纳闷呢,等下再说”见单秋林没事,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追着血婴的步伐冲入了山洞中。

    皱了皱眉,单秋林没有跟去,而是来到远处的茅屋中,独臂竖起一节烂木头在地上,然后拿过一把小刀继续削木剑。

    白杨不说,他也不问,忙自己的,只是血婴的可怕却深深的烙印在了心头。

    一路深入山洞,白杨焦急无比,搞不懂为什么好好的血婴一下子就失控了。

    顺着山洞七拐八拐,最终白杨看到了血婴。

    “咯咯咯,呀呀呀……”

    血婴在笑,显得很开心,她飞在虚空中,围着一根石柱打转,显得很激动。

    这个位置,是出产地乳精华的地方,血婴刚来葫芦山谷,居然第一时间就跑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