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王朝,王都。

    这是一座无与伦比的雄城,广厦千万,人口数以亿计,王都中心,王宫大殿上空,金云涌动,内中有荒古气息酝酿,仿若一头神龙潜伏于内。

    那是王朝国运,化为有形之物,肉眼可见,拥有不可思议的妙用,如何运用那是帝王手段,一般修者不得而知。

    王都乃一国权利中心,每一天四面八方都有无尽消息汇聚于此,又有无数命令从这里下发。

    这个地方,汇聚分散的每一个信息,都左右无数生灵命运。

    帝王高坐九重天,言出法随!

    此时,王宫深处,观天楼顶部露台,有两人相对而坐。

    观天楼,高耸入云,数十根通天柱子支撑,柱子上雕刻龙凤,华丽威严,此乃王朝监察天下之所,内有强大的神道修士坐镇,运用神道秘法,监察天下大势。

    楼顶露台,一席白衣陈永发和一席金色龙袍陈王陛下相对而坐,他们中间摆着一个棋盘,在下棋,下围棋。

    两人表情淡然,陈永发目光深邃,若仔细看,他目光中好似有无数光影闪过,崩塌,重生,神异无比。

    陈王,面带微笑,目光深处,好似有日月星辰更替,骇人至极。

    轻轻落下一子,陈永发淡然道:“还要等多久?”

    “快了”陈王微笑道,落下一子。

    “这样很冒险”陈永发说,再度落下一子。

    陈王淡笑,落下一子道:“上位者,为苍生计,为众生计,没有气吞天下的心,何言平定四方?”

    陈永发默然,放下一子叹息道:“众生苦!”

    “慈不掌兵,善不掌权,快了,很快了……”陈王目光闪烁道。

    没有人听到他所说的快了是什么意思,但陈永发听到了,也懂了。

    “险险险,就如这盘棋,王弟已经处于绝境,内乱不休,四面楚歌……”陈永发落下一子,一连说了三个险字。

    “越乱越好,拨乱乾坤,定鼎天下!”陈王落下一子,于棋盘中心,局势大变。

    他们下棋,仿若棋子如众生,棋盘为天地,心中沟渠为纵横,挥手落子,天下大局在手,随意操控!

    平静一笑,陈永发弃子,站起来看向远处说:“你比我更适合坐这个位置,当初我的决定是对的”

    “道不同,但殊途同归”陈王微笑……

    一片黑云笼罩的大山深处,阴森宫殿起伏连绵,越往深处越发阴邪,可在这片宫殿的最深处,阴邪到极致,却是一片祥和。

    很诡异,好似极阴转阳最好的阐述一般。

    “快了,谁也无法阻挡极乐净土降临世间……”

    隐约间,这片宫殿上空有低沉的呢喃回荡。

    一朵莲花,在最深处的宫殿中静静漂浮,如梦似幻,莲花通体血红,血色花瓣上有黑色纹理,中心之处,有丝丝白光绽放,形如花蕊。

    莲花无根无叶漂浮绽放,虚空中有血色黑色雾气凭空出现,如一缕缕丝带,融入莲花之中,每融入一丝,莲花中心的白光就增大一丝,仿若要将整朵莲花化为洁白圣洁之物……

    更远方,一座大营之中,一身穿漆黑战甲男子目视远方。

    他只站在那里,宛如一尊战神,双目之中好像有金戈铁马画面闪烁。

    表情冷漠,他喃喃道:“快了……”

    天下大势,芸芸众生,有人庸庸碌碌一辈子,有人却以天地为棋盘,纵横上演波澜壮阔的画卷。

    众生为别人手中的棋子,他们不知道,自己只是别人手中随意操纵的蝼蚁而已……

    一场冬雨过后,道路泥泞,寒风吹拂,天地肃然。

    万物凋零,天地间笼罩在肃杀的冬季气氛中,犹如天下大势,新旧更替,严冬中孕育生机,但来年,一切不同。

    一辆马车在泥泞路上缓缓行驶,车头一身穿麻衣老人昏昏欲睡,手中一根马鞭不时抽打拉车骏马一下。

    抬头看了看天色,老人开口道:“少爷,还有多远???”

    马车车厢中,依稀传来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很欢乐,可赶车的老者听不懂那声音。

    “快了快了,你都问八百遍了,烦不烦?再问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去”马车中传来一个没好气的声音。

    “我这不是想早点给少爷办事嘛”赶车的老者没脸没皮道。

    “你是惦记着我手中的灭神金吧”马车中的声音一语道穿老者的目的。

    嘿嘿一笑,老者不回答,算是默认。

    马车中,白杨无聊的背靠车厢,因为带着水墨,没法直接飞回葫芦山谷,只能乘坐马车慢慢赶路了。

    钱是不缺的,从青木县带出来的马车丢掉,半道上又买了一辆,虽然是从一个商人手中强买的,可给了钱不是。

    没节操的水墨被赶去赶车,物尽其用。

    血婴撅着小屁股趴软垫上,抱着平板电脑不撒手,上面播放‘青青草原’的脑残故事,血婴很安静,不哭不闹,整个沉寂在动画片之中。

    两天了,自从用动画片吸引了血婴后,时间过了两天,在这两天中,白杨没敢立即赶回葫芦山谷,而是大致摸清了血婴的脾气,以防带她回去之后发生不好的后果。

    这家伙很恐怖,经过了解,白杨大致发现了她的三个能力。

    第一,她可以随意出现在任何地方,近乎瞬移,但每一次出现和消失都有一个距离限制,不会超过两千米,第二,破坏,就是从根本破坏一件东西,无论是山石草木还是兵器,她的小拳头小脚丫都能一下子弄坏,超级附和熊孩子的属性,白杨还没有发现他这种破坏能力的极限在什么地方。

    她的第三个能力就恐怖了,吞噬生命,是的,最根本的去吞噬生命,无论是植物和动物,她都能直接将其生命给吞了,那是她的食物!

    同样,她的这种能力白杨没有发现极限在那里,但从几天前的神道真人被他一口干掉,以及莫元池这个宗师之境都中招,白杨觉得,估计大宗师之下这家伙无敌了。

    当然了,那只是一般情况下,要是碰到某些妖孽或者正好克制她的存在,一样要扑街。

    这个世界神奇无比,没有绝对无敌的存在。

    最后的最后嘛,这家伙有一个不是能力的能力,算是本能吧,因为不是实体,她能随意让人看到和看不到。

    “因为我对她好,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个人是我,经过这两天不停的忽悠哄骗,她听我的了”

    看着安静看动画片的血婴,白杨心中嘀咕,差点乐得眉开眼笑。

    看谁不顺眼,放丫丫!

    没错,白杨根据血婴呀呀的声音给她取名丫丫。

    阴沉的天,泥泞的路,枯败的山林,缓缓行驶的马车。

    渐渐的,不远处出现了一条大河,碧波万顷一眼看不到边,在大河边,一堵坚实的城墙拔地而起。

    葫芦山谷就在前方。

    “少爷,是不是前面?我们快到了?”马车外水墨看着葫芦山谷方向问。

    白杨走出来,看到葫芦山谷点头道:“没错”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干活?”水墨急不可耐的问,这家伙一直惦记着白杨手中的灭神金,压根不关心葫芦山谷到底有些什么人。

    “我会安排你的,急个毛线”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进入车厢中。

    看着血婴,白杨说:“丫丫,我们快到家了”

    “呀呀”血婴呀呀抬头不耐烦的看了白杨一眼,好似在说你别打扰我看动画片。

    撇撇嘴,动画片是熊孩子的终结者一点都没错,打扰一下还发脾气。

    “回去之后,你不要让人看到知道吗?也不要伤害任何人,他们以后都是你的家人”白杨再次和她沟通。

    没办法,必须得打好预防针。

    血婴这会儿抬头,看着白杨,好像是在思索,脑袋一歪,呀呀了一声点点头,算是回应白杨了。

    松了口气,小屁孩还是听话的,虽然说不出来。

    然后,白杨又说:“以后你肚子饿了,不要伤害那里的任何人,外面有一条河,一条很大很大的河,饿了就去河里找吃的知道吗?”

    “呀呀”眨了眨妖异的眼睛,丫丫点点头。

    翻手间取出一个‘哈喽克踢’的手办,丢给丫丫说:“真乖,奖励你的”

    “咯咯咯……”拿到手办,丫丫很开心的笑,然后埋头看动画片。

    渐渐的,马车来到了葫芦山谷的城墙大门处。

    “来人止步,私人领地,若无要事速速离去”

    马车被拦下来有人警告道。

    白杨离开车厢,丫丫处于别人看不到的状态,抱着平板电脑寸步不离的跟在白杨身后半米之处。

    啧,连平板电脑都跟着消失了,肉眼根本看不到,除非开启慧眼。

    “我回来了”白杨站在马车上看着山谷说。

    “少爷!少爷回来了”守门的人惊喜道,大声提醒山谷内其他人。

    嗷呜……

    一声剧烈的狼嚎在山谷深处响起,显得很激动。

    就在此时,白杨突然觉得身后阴冷气息大作,血婴呀呀抱着平板电脑赫然抬头,看向山谷深处双目绽放妖异之色。

    “呀呀”血婴叫了一声,随即眨眼消失,往山谷内部而去。

    白杨眼睛一瞪,心道不好,冲天而起追去大声道:“丫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