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中安静下来,血婴撅着小屁股趴软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看那一成不变的狼追羊卡通画面。

    都看了俩小时,居然不觉得腻!

    “果然,虽然不是一个世界,可熊孩子依旧难逃动画片才茶毒,况且那还不是真正的动画片,只是一个画面而已”白杨发出这样的感叹。

    挠挠头,白杨有点尴尬,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可不是每天饭不吃书不读也巴不得抱着电视看动画片直到天荒地老么。

    逝去的青葱岁月啊,时间是把杀猪刀,如今看来很可笑的事情,在曾经却是生命的全部!

    如此一来,白杨觉得,血婴除了样子阴邪一点之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小娃娃,嗯,一岁左右的小娃娃。

    “呀呀……咯咯咯……”

    估计是看高兴了,血婴发出咯咯的笑声,眼神没离开手机屏幕,安静下来又认真的看。

    “啧,没养过小孩啊,以后咋搞?她吃啥?是不是要喂奶?可我没有啊……额,尿不湿要不要呢,估计她不需要吧……”

    白杨纠结了,难不成以后哥要成为一枚苦逼奶爸?

    把血婴给别人养白杨没想过这个问题,搞不好别人还没靠近就被弄死了。

    无比纠结中,车厢中有了一丝动静。

    那被打了几十针镇定剂的血莲教阵法师身躯一抽,慢慢的醒了。

    “唔……我这是在哪儿?”他迷茫自语。

    虽然醒了,可被捆成粽子,而且镇定剂的药效还没有彻底消失,他思维清醒,但身躯却不受控制。

    “醒了?”白杨转移注意力,看向他小声眯眼道。

    阵法师眼睛一瞪,貌似反应了过来,看着白杨下意识道:“灭神金呢?”

    尼玛,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这灭神金?

    “呀呀!”

    就在此时,车厢中阴冷气息大作,让人骨头缝发寒,血婴转头,等着白杨和血莲教的阵法师,好像在说你们特么打扰到我看动画片了!

    “这是……!”阵法师浑身下意识一抖,看着边上的血婴一脸惊骇,浑身哆嗦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弄死他,要不然我不给你看那个好玩的了”白杨心头一紧,立即看着血婴说,生怕她一个不高兴给阵法师弄死了。

    “呀呀……”血婴呀呀的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歪了歪头,看了看白杨和阵法师一眼,然后又撅着屁股看手机屏幕去了。

    居然真的没动手额,动口,咳咳,也不对,总之就是没弄死阵法师。

    见她平静下来,白杨擦了把冷汗,有一种从死亡边缘转一圈的感觉,这血婴太可怕了。

    捕捉个鬼的熊孩子啊,这特么根本就是找了个祖宗!

    心中疯狂吐槽,白杨生怕又惹怒他,拖着阵法师离开车厢来到了外面,随便将其丢地上,白杨眯眼问:“叫什么名字?”

    “那……那……那……之前那……是血婴?传说中的血婴?”阵法师没回答白杨,而是依旧处于极度震惊害怕之中,说话都不利索。

    或许是血婴给他的震撼太强烈,都忘了灭神金那茬。

    砰……,白杨踩了他一脚,尼玛的,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不悦道:“我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阵法师眼珠子一转开口。

    但他才说一个字,眼睛一闭,头顶之上一股黑雾升腾,化作一个扭曲的人影,阴风阵阵鬼哭狼嚎,张牙舞爪的就向着白杨扑了过来。

    阴神?而且还出窍想害自己?

    白杨眉毛一挑,他看出,这家伙阴魂出窍,但没有安神香?;?,天地间的风一吹,他的阴神在飞速变得虚弱。

    估计是为了活命或者是摆脱束缚,他拼命了,毕竟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刹那间,白杨眼睛一闭,头顶一股黑芒冲出。

    呜呜呜……阴风阵阵,鬼哭神嚎的声音一下子强烈了百倍。

    白杨也阴神出窍,他的阴神,凌空而立,身高十米,根本就是一个实体,周围黑雾环绕,有赤红火焰升腾?;?,仿若一尊魔神。

    和白杨的阴神比起来,血莲教阵法师的阴神就是个小不点,而且是那种随时都会消散的雾态。

    两相一比较,能羞死人,差距太大了。

    “额……”

    阴神出窍的阵法师表情一僵,茫然的抬头看向十米之巨宛如魔神的白杨阴神,整个人都蒙圈了。

    这是阴神?你逗我吧,哪儿有这么大这么凝实的?

    “问你话呢,话说你想干嘛?嗯?”白杨低头,眯着眼睛看着他问。

    “鬼??!”

    血莲教的阵法师给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想往远处飞走,实在是太吓人了,你不讲究,哪儿有这么大的。

    “想跑?”白杨眼睛一眯。

    伸出大手一捞,直接就将其抓在了手中,冷笑道:“你到是跑一个给我看看?”

    阴神状态,对于肉身来说是虚幻的,除却特殊手段外无法触碰,可阴神对阴神来说,却如同普通人对普通人一样,能够触碰到对方。

    此时,血莲教的阵法师阴神被白杨抓在手中,他本身没有安神香?;?,加之白杨手上还有异能火焰,顷刻间,他阴神扭曲,在快速化作黑烟消散,惊叫道:“放开我,我听话,我不跑了,快放开啊,我要死了……”

    何必呢,白杨无语,给他放开。

    就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血莲教的阵法师阴神都已经虚弱了三分之二了,随时都要崩溃消散那种。

    被白杨放开,他瞬间嗖一声回到肉身,张开眼睛看着白杨一脸惊骇。

    白杨阴神回归肉身,看着脚下的阵法师一抬下巴说:“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同样是阴神,你怎么可能那么强?以你的状态,足以去冲击真人轻松晋升,恐怕真人境界的很多人都没有你的神魂强大啊……”惊骇的看着白杨,阵法师语无伦次的说。

    砰……

    白杨再度踩了他一脚瞪眼道:“尼玛不长记性啊,是我在问你!”

    话是这么说,白杨才不会告诉他,其实自己是怕被雷劈才不去晋升的,被雷劈啊,很可怕很危险的……

    “我叫水墨”对方老实了,回答白杨的问题。

    早这样不就得了嘛,白杨无语,都特么贱骨头,蹲下问:“你是血莲教的阵法师?老实回答我,敢?;ㄑ?,我捏死你”

    水墨表情一僵,老实回答道:“我是,如今掌握了三十多种一品阵法的布置方式,十六种二品阵法的布置方式,六种三品阵法的布置方式,若是有阵图,四品阵法我也能布置”

    够老实啊,白杨眨眼,问:“之前的血海大阵,是几品阵法?也是你布置的?”

    “五品,是我布置的”水墨回答。

    砰……,白杨又给了他一脚,气笑道:“你不老实啊,不是说只能布置四品阵法吗?”

    “没有骗你啊,我真的只能布置四品阵法,还是在有阵图的情况下,而且不一定能成功,血海大阵那五品阵法,还是集合了其他所有人的力量才布置成功的”水墨赶紧解释,心中大呼冤枉,若不是血莲教数百人齐心合力我一个人行个毛线。

    “好吧,姑且相信你,那么,你会布置浮空阵法吗?就是让一件物品漂浮在空中永不落下那种”白杨再问。

    “要达到那种效果,三品阵法就可以,只是我没有相应的布阵图纸和方法”对方如实回答。

    眼睛一亮,白杨心道你没有我有啊,在传承玉佩中找找应该能找到,于是说:“那么,以后跟着我混,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即使你有意见也反对无效……

    “好,那么主人能先帮我解除束缚吗,我浑身僵硬,长时间下去会死的,而且我阴神受损,需要恢复”对方回答的无比干脆,然后可怜巴巴道。

    对于这家伙无比干脆的归顺,白杨丝毫不觉得意外,似乎压根就不怀疑他会虚与委蛇反水。

    血纹剑飞出,嘶啦一声就给他把身上的绳索斩断了,收起血纹剑说:“好好恢复,以后给我干活,对了,别叫我什么主人,叫我少爷吧”

    啧,一个反水干脆,一个答应得也干脆,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白杨比自己更干脆,甚至说是二,这让水墨不安心了,忐忑问:“主……少爷你就这么相信我了?我之前可是血莲教的人”

    “不相信”白杨果断摇头。

    张了张嘴,水墨无语道:“那少爷还把我留在身边?”

    “你还能翻天咋地?”白杨眯眼问。

    “……”水墨无言以对,心道那倒是,大爷你的阴神一巴掌就能拍死我。

    他不死心,又问:“那万一呢,就不怕我万一暗中算计你?”

    “你特么废话好多啊,老实跟你说吧,我让车厢里的血婴时时刻刻盯着你,你敢乱来试一试?而且嘛,如果你表现好,我不是不可以考虑奖励你一片灭神金哦”白杨撇嘴说道,一片灭神金碎片出现在手中。

    “主人,不,少爷,我发誓,以后水墨的命就是你的了,你让我干嘛就干嘛,如违誓言,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听到这话,简直没节操的水墨不顾僵硬的身躯立马跪地表示忠心。

    鬼知道这家伙是因为怕血婴还是想要灭神金的缘故。

    “你给我说这些没用,我看中的是你的办事效率,你要是个废物说再多的废话也没毛用,老子不吃这套”白杨特嫌弃的说。

    水墨稍微尴尬,目光灼灼的看着白杨手中的灭神金碎片问:“少爷,那真是灭神金?”

    反手收起,白杨耸耸肩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