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山野寂静无声。

    或许是因为血婴的存在,虫鸣鸟叫都消失了,那种寂静到极点的环境,任何人都会浑身发毛。

    拉车的马死了,白杨躺在车厢中,至于那个血莲教的阵法师则被他踢到了一边。

    白杨睡不着,明明已经很困了,可?;忻挥邢?,他不敢睡,天知道那血婴会什么时候把他干掉。

    车厢外的夜色下,邪门的血婴身影飘忽闪烁,上一刻还在这边,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远处,他一手拿着一个拨浪鼓,脖子上挂着铃铛。

    咯咯咯的笑声,铃铛叮叮叮的声音以及拨浪鼓咚咚咚的声音回荡,在夜色下显得分外妖异。

    拍恐怖片都不用布置场景了,简单的录制下来播放就能吓死一大票人。

    “睡不着啊,也不敢睡”靠在车厢上,白杨愁得要死。

    在没有真正搞定血婴之前,他是不敢回山谷去的,要不然就是灾难,连神道真人都给他一口干掉了,山谷中根本没有人能阻挡他,就连白杨自己都提心吊胆。

    “和阴神一样,白天他应该不敢出现吧”白杨念力看了看外面百米外飞来飞去的血婴心中猜测。

    于是他不睡了。

    给自己点了根烟,背靠车厢上,掏出手机准备打发时间,他决定晚上不睡白天睡,搞定血婴之前不回山谷那边。

    手机解锁,进入主屏幕,翻了两下,白杨想骂娘,这个世界没有网络,手机差不多废了。

    “好在还有个单机游戏可以打发时间……”

    嘴里嘀咕,白杨点开一个APP,进入游戏界面。

    曾经的白杨是半宅男,手机里面的游戏是不缺的,十来个游戏,其他的都需要联网,唯独一款叫做羊羊大作战的小游戏不需要网络也能玩。

    好吧,这游戏根据‘青青草原’的故事改编而来,角色扮演,操作一只小羊和某只废物狼斗智斗勇的游戏。

    “虽然我只是一只羊……”

    熟悉的原版移植音乐响起,白杨等待进入游戏的时候,突然浑身毛发都炸起了,心头一紧,浑身冰凉。

    叮叮?!?br />
    铃铛声在车厢中响起,这个宽两米长三米的豪华马车车厢内部,白杨前方,血婴诡异的出现,一双妖邪的眼睛看着他,手中拿着俩拨浪鼓。

    吓死爹了!

    白杨倒吸一口冷气,这死孩子特么神出鬼没,你倒是提前打声招呼啊。

    一米多,这是白杨距离血婴最近的一次。

    他身穿小肚兜,下面都能看到……额,这死孩子居然是个女孩?他应该称为她才对……

    血婴胖嘟嘟圆滚滚,原本应该是很可爱才对,可她皮肤血红,红得妖异好似要滴血,眼睛是红的,就连头上的毛发也是红的。

    整个看上去就是一团妖异的肉球,更准确的说,她并非实体,隐约能透过她身躯看到后面。

    “你想干嘛!”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血婴,白杨惊恐万分,怕了。

    很正常,就如同一个普通人真正的接触到咒怨里面那死孩子,就问你怕不怕!况且这血婴比咒怨里面的死孩子更妖邪一万倍不止!

    “呀呀”

    血婴冲着白杨开口,天知道说的是什么,亦或者只是本能的发出声音。

    和白杨一样,血婴也没有敢靠近白杨,很警惕,背靠车厢另一边,妖异的眼神在闪烁,估计是白杨的护体龙气给她留下了阴影。

    然而她没有离去,固执的瞪大眼睛看着白杨,嘴里呀呀的说着什么。

    不对!

    白杨微不可查的挑眉,他发现,血婴的注意力其实是在自己手中的手机上。

    “你想玩这个?”白杨抬起手机试探性的问。

    手机屏幕上,简洁卡通的背景画面中,一只肥羊不停的跑,一只带帽子的狼不停追,熟悉的音乐依旧在响。

    看到手机屏幕,血婴连拨浪鼓都丢了,小脸无比纠结,好似很焦急,想要又不敢靠近白杨的样子。

    听到白杨的话,她几乎急得团团转,歪了歪头,指着白杨咿咿呀呀的比划,天知道在表达什么。

    “如果你想玩的话,我可以教你,你可以接近我,但不能害我,而且你放心,我也不会伤害你,怎么样?”白杨试探性的问。

    血婴歪头,看着白杨仿佛在思索,然后呀呀的叫了两声,站在虚空中,试探性的踏出一步,观察白杨的反应。

    见白杨一脸‘微笑’,她又试探性的踏出一步,白杨还是没反应,她咯咯的笑了。

    应该是在开心吧?

    车厢中,因为血婴的存在,白杨只觉温度下降到了冰点,那不是皮肤上的感官,而是源自于生命本能的冰冷。

    吞了口口水,白杨看着近在咫尺的血婴说:“你看,这个要这么玩”

    说着,他操作手机开始玩游戏。

    “呀呀……!”血婴一下子不干了,冲着白杨呀呀叫唤,像是在生气。

    “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行了吧”白杨赶紧住手,手机屏幕恢复了初始动画状态。

    “咯咯咯……”血婴笑了,盯着手机屏幕上戴帽子的狼追肥羊怎么都追不到的画面,看得聚精会神,甚至看着看着下意识的接近白杨,一双眼睛恨不得粘屏幕上。

    白杨浑身毛发炸起,只觉浑身冰凉,因为血婴近在咫尺!

    同时,白杨这会儿很想大声吐槽。

    握草他大爷的,用那么多玩具都搞不定这死孩子,特么一个动画片画面就搞定了!所有熊孩子都喜欢动画片吗?而且是如此脑残的动画片!

    果然动画片的威力对熊孩子来说是无敌的。

    见血婴没啥反应,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屏幕,白杨也是大胆,强压心头恐惧,一手拿着手机,伸出一只手去碰那死孩子。

    近了,更近了,最后白杨的手指碰到了对方。

    “嘶……”

    白杨倒吸一口冷气,飞速缩回手指。

    碰到对方的一瞬间,他只觉手指好似碰到了液态氮,冷入骨髓冷入灵魂,就那么轻轻的碰了一下,整个手臂都没有知觉了,而且肉眼可见的发青。

    “呀呀”

    血婴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屏幕,也不抬头,小身躯扭了两下,像是因为白杨打扰她看好玩的东西不满一样。

    这他娘是什么鬼啊,这么冷,碰都碰不得?

    白杨心中疯狂吐槽,他整只手臂都没有知觉了,飞速变得乌黑发青,这明显是被冻伤的表现。

    血婴,本身就是至阴至邪的玩意,我这是阴气入体了,就如同电视上所说,遇到鬼之后阳气被消耗一样的状态!

    心念急转,白杨差不多明白了,虽然他只是个半吊子神道修士,可这些东西还是能想明白的。

    阴气,自己的异能火焰是克星。

    想到这点,白杨念力一动,手臂上有赤红火焰闪烁,怕惊动血婴,他只在体表冒出一点异能火焰。

    肉眼可见,乌黑的手臂上有漆黑的烟雾升腾,那是阴气被驱逐的表现。

    手臂完好如初,白杨没事了,只是一只衣袖没了。

    “呀!”

    就在白杨用出异能火焰的时候,血婴不满的叫唤了一声,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可她依旧盯着手机屏幕没有移开视线。

    她不怕我的异能火焰,但也不是没有影响,至少她会感觉不舒服,那么是不是因为红色火焰温度不够呢?

    白杨心中猜测,于是他试探性的放出一缕蓝色火焰。

    一丁点蓝色火焰出现,血婴呀的一声就跑开了,却没有离去,在车厢另一边看着白杨,小脸惊恐,可大部分注意力依旧在手机屏幕上。

    “别怕别怕,我不伤害你”白杨立即收起蓝色火焰,

    “呀呀”血婴歪着脑袋看白杨,像是在确认,见白杨没有异动后,这才再次靠近手机看那一成不变的狼羊追逐画面。

    白杨仰头,这会儿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我特么笨啊,在县城的时候,只看到了血婴的可怕,却忘了用异能火焰试试能不能烧死她。

    难怪之前烧毁树林后很长时间她都没出现,原来是在怕蓝色火焰!

    早知道……早知道……

    白杨想哭,自己怎么就那么笨呢,看来恐惧真的能让人思维下降。

    这会儿嘛,白杨又舍不得弄死血婴了,她貌似彻底被动画片画面吸引,而且不怎么排斥自己,应该可以利用动画片将吸引她留在身边。

    “呀呀”

    就在白杨脑袋里面百感交集的时候,血婴看着他呀呀叫唤,很焦急很生气的样子。

    面对这个时候的血婴,白杨只觉浑身冰凉,死亡是如此的接近自己。

    反应过来白杨才知道她为毛生气,原来是手机没电黑屏了。

    “没事,很快就好”白杨赶紧说,从空间袋中拿出充电宝充电,重新开机,再度进入那个游戏初始画面。

    然后,血婴又聚精会神的看,压根不理会白杨。

    就一破一成不变的画面有毛看头啊……白杨心中吐槽。

    渐渐放心下来,最后他干脆把手机放一边,看着撅着屁股聚精会神看着屏幕的血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喜欢动画片?早说啊,完整版的青青草原给你弄来,熊出没什么的有的是,看你能逃过我的手掌心!

    而且貌似这家伙虽然什么都不懂,可也不是不能沟通的样子,只是很懵懂而已。

    “嘿嘿,虽然你只是个孩纸,但我也不能放过你,以后还是跟着我混吧……”白杨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