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树林已经被白杨一把火烧成了飞灰,孤零零的马车横陈在路上,白杨坐在马车顶上,注视周围,静悄悄鬼样子都没有一个。

    那种若有若无阴冷气息环绕,已经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的时候气氛显得分外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被那邪门的血婴盯上,白杨要么把他干掉解除威胁,要么想办法将其收归己用,要不然他暂时不能也不敢回到山谷去。

    带着个陷入昏迷的阵法师,白杨又不能跑地球那边,万一他正好阵法师醒来跑了怎么办?那样的话对于地球那边来说搞不好就是一场灾难。

    血莲教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论是将血婴干掉还是收归己用,第一步都得先将对方引出来,干掉就算了,根本就抓不住,吸引出来还是可以的,搞定小孩子的玩意多得很……有了!”

    心念闪烁,白杨很快就有了办法。

    目光巡视周围,血纹剑飞出,在接近千米外斩断一颗大树,将其劈成木材,念力控制木材飞回来,很快就在边上堆了一大堆。

    接下来开始干活,白杨要用这些木材弄一些吸引小孩子的玩意。

    一节木头飞起,血纹剑围着木材唰唰唰进行雕琢,速度比3D打印机快了无数倍,木屑纷飞中,一分钟不到,一直可爱的木头兔子就出现了。

    嗯,卡通版的。

    做好了木头兔子,白杨将其放在数十米之外,仔细观察周围,那种若有若无的阴冷气息还在,证明血婴就在周围,可他却并未现身。

    “不喜欢小兔子?小兔子很可爱的……”

    心头嘀咕,既然你不喜欢小兔子,那就来点别的,小老虎喜欢吧?来一只。

    一只卡通版的小老虎做好,丢在一边,然而血婴依旧没有出现。

    再来,卡通小猫,卡通小羊,卡通蛇,卡通猴子……

    两个多小时,天都彻底黑了下来,白杨用木头雕琢了上百个卡通小动物,可显然那血婴不吃这套,压根不现身,那种阴冷的危险气息依旧存在,让他不敢放松警惕。

    “还是不行?那这个呢”白杨皱眉,将木头劈成一些零件,很快就做好了一个小木马,就是小孩子骑在上面能一摇一晃那种。

    丢在几十米外,他还用念力控制一摇一摇的,企图吸引血婴出来,然而依旧失败。

    挠挠头,白杨纠结啊,他没养过小孩子,天知道小孩子喜欢什么,尤其是血婴这种邪门的小孩子。

    “咦?不对,我记得一共弄了一百三十四个木头小动物,可现在却少了一个,少的是一只卡通猫!”

    眼睛一亮,白杨心道有门,周围又没有别的人和生物,一只卡通猫消失了,绝对是血婴拿走的,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拿走什么时候拿走的,但事实证明这些东西真的能吸引他!

    “我知道你就在周围,出来怎么样?我这儿还有很多好玩的,全都给你”夜色下,白杨冲着周围空无一物的荒郊野岭说。

    然而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既然对方不出来,那么就只有继续弄对方感兴趣的东西吸引他出来了。

    “木蜻蜓,你看,好玩吧,一转就能飞起来,不喜欢?那这个呢,风铃,你听,虽然木头做的声音难听了点,可风一吹很好玩的……”

    白杨埋头苦干,他就不信还搞不定一个小屁孩了。

    啪……

    一堆烂木头被丢在了白杨不远处,显然是暗中的血婴搞得鬼。

    白杨一看,嘴角抽搐,正是消失的那只卡通猫,这会儿变成碎片了。

    “玛德,熊孩子都一个属性吗?喜欢破坏东西?”白杨无语。

    之前的东西都没法吸引血婴出现,白杨再次开干,用木和两根细线弄了个拨浪鼓,念力控制拨浪鼓飞起,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冲着周围说:“你看,这东西好玩吧?很多小孩子都喜欢的,人手一只,只要你出来我就给你……我去,你自己拿了?”

    被他念力控制的拨浪鼓,刚刚飞起就消失了。

    白杨念力观察到,在拨浪鼓消失的时候,边上血婴的身影快到极致的闪烁了一下,可依旧被他观察到。

    “喜欢就出来,我再给你做一个”眼神一喜,白杨说道,然后很快又做了一个拨浪鼓出来。

    唰……,他刚刚做好,血婴身影闪烁飞快拿走。

    咚咚咚……,咯咯咯……

    周围阴冷的气息大作,血婴出现了。

    他在虚空中到处闪烁,在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一手拿着个拨浪鼓摇动,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这原本是一副让人开怀的画面,可在那血婴做来却让人毛骨悚然。

    血婴在虚空中闪烁游走,在看白杨,可没有靠近,或许是因为惧怕白杨身上的帝王龙气,但也没有消失隐藏起来。

    白杨知道,他已经成功吸引了血婴的注意力,接下来再接再厉,有可能搞定这邪门的东西。

    “我这儿还有好玩的,你过来,我给你玩怎么样?”白杨深吸口气看着他笑道。

    玛德,想要捕捉这只野生邪门熊孩子难度太大,而且还有生命危险,稍不注意人家吸一口气就能给你干掉!

    白杨压力很大……

    “咯咯咯……”熊孩子距离白杨数百米远,在虚空中不停闪烁,看着他笑,没有靠近,但白杨却能从他那阴邪的双目中看出高兴的神色。

    邪门的血婴居然会感到高兴?什么鬼?

    一边注视着他,白杨从空间袋中取出一块铁块,一团赤红异能火焰包围,将人融化,念力揉捏,炼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铃铛。

    喜羊羊脖子上那种。

    待到冷却后,用一根绳子穿上,白杨提起摇了摇,发出不是很清脆的声音,看着血婴说:“这个东西比拨浪鼓好玩,你要不要?”

    血婴明显被白杨手中的铃铛吸引了,站在虚空中居然都不再乱跑,歪着脑袋看向这边,双目中好似在放光,一种小屁孩想要又不敢过来的情绪展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那样子的血婴,白杨心情很复杂,就好像咒怨中那死孩子看着你想和你亲近一样,是个人都会浑身发毛。

    “呀呀……”

    血婴再度发出声音,不再是咯咯咯的笑,反而是指着白杨手中的铃铛,一副你给我的意思展现在脸上。

    “想要???你过来,但先说好,你不能用你那邪门的能力伤害我,放心,我也不会伤害你”白杨循循善诱。

    啧,他这是在玩火,那血婴的危险程度对于白杨来说不亚于一个宗师高手近身,好在他身上有龙气护体,稍微有点底气,要不然分分钟跑路。

    “嘤?”听到白杨的话,他好像不懂,歪着脑袋看白杨。

    浑身汗毛倒竖,白杨无比蛋疼,被那么个邪门的东西看着,简直要吓尿。

    “你过来,我把这个东西给你玩”白杨继续诱*惑他,还提着铃铛摇晃。

    “呀呀……嘤嘤”

    血婴不过来,在虚空中又跳又叫,好似小屁孩发脾气一样。

    “好吧好吧,给你玩了”白杨无奈,只能如此说道,念力控制铃铛向着他飞了过去。

    唰,那家伙身影眨眼消失,闪烁了两下,铃铛已经出现在他手中,并且他本身也出现在了远处。

    得到铃铛的他显得很开心,在虚空中乱飞,拨浪鼓的声音,铃铛的声音,以及他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咯笑声在夜色下回荡。

    “成功吸引了他是没错,让他现身的第一步也达到了,可是接下来咋搞?”白杨揉着发疼的眉心,愁得要死。

    啪……

    一声脆响传来,白杨看去,却是拿着铃铛和拨浪鼓的血婴跳着笑着,小脚丫踩在了一只卡通木头小老虎上,一下子将其踩成了碎片。

    “咯咯咯……”

    破坏了一只卡通小老虎,血婴显得很开心,小脚丫不停的点,啪啪啪的声音中挨个将白杨弄好的卡通木头动物个踩碎了。

    白杨看到这一幕伸手捂额头,果然特么的熊孩子,天生喜欢破坏。

    “嘤?”

    将所有的卡通小动物都踩碎了,血婴站在虚空中歪着脑袋看白杨,仿佛在说继续给我好玩的呀。

    念头一动,白杨将一块木头削成了一个圆球,念力控制飞起对血婴说:“我们来玩游戏,你能追到这颗木球,我就再给你弄好玩的怎么样?”

    “呀呀!”血婴歪了歪头,在虚空中又蹦又跳,好似很乐意和白杨玩游戏一样。

    然后,白杨念力控制木球飞出。

    啪……

    眨眼间木头就碎了,血婴速度太快,白杨念力都跟不上。

    “不算,我还没准备好,再来”白杨蛋疼,开始耍赖,又弄了一个木球。

    咯咯咯,血婴在笑,显得很开心。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眨眼间第二个木球就被对方破坏。

    熊孩子你特么不讲究!

    白杨心头无语,然而抓不住他,要不然绝逼给他屁股蛋子抽烂。

    不知不觉已经大半夜了,和血婴玩蛋疼的游戏,白杨差点没虚脱,果然全天下的熊孩子都是那么操蛋。

    “不玩了,太晚我要休息了,先说好,你不能偷袭我,要不然我就不和你玩了,还有,这个人血莲教的阵法师你也别给我弄死,要不然我也不和你玩游戏了”白杨试着和他沟通。

    血婴停下动作,站在虚空中歪着头看白杨,像是在思索,然后点点头呀呀了两声,像是在回应。

    “叮,恭喜你成功捕捉野生熊孩子一只”

    白杨脑袋里面出现了这句话,然而他知道目前来说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