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

    天地间有婴儿的笑声在回荡,不但没有给人一种新生命喜悦之感,反而听到那声音浑身发毛骨头缝发寒。

    那声音不大,却能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中,仿若在耳边回荡,又好似从心底响起,捂住耳朵都无法阻挡那声音出现在脑海。

    邪门的血色婴儿,在青木县城外的数百万人群中穿梭,他所过之处,周围的人成片成片的倒下,诡异的气绝身亡。

    每一个死去的人,都浑身苍白身躯干瘪,形如干尸,恐怖无比。

    那血婴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往往上一刻还在这边,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极远处,好似会瞬移一样,身影飘忽捉摸不定。

    “跑??!”

    城外原本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秩序的人群,此时每一个人都被吓破胆,惊恐大叫着四处逃离,实在是那血婴太邪门诡异了。

    数百万人四散奔逃,那画面很震撼,可却造成了踩踏事件,很多人没有被那邪门的婴儿弄死,反而倒在地上被人活活踩死。

    “管你什么鬼东西,杀!”

    有人不信邪,看到血婴出现在不远处,壮着胆子发动攻击。

    可是,那婴儿只是看了对方一眼,想要杀死他的人就表情一僵,身躯飞速干瘪诡异的死去,不管是武徒武者还是武士武师,但凡想对血婴出手的,还没碰到对方就死了,妖异无比。

    渐渐的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了,只能用尽全力跑路!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青木县城墙上,白杨看着城外的情况浑身发毛,饶是他见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也无法保持淡定,有一种转身就跑的冲动。

    没有人能回答白杨的这个问题,和他一样,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

    “咯咯咯……”

    城外,邪门的婴儿笑声在回荡,他身影飘忽,所过之处人群成片成片的死去。

    人们慌不择路的逃离,青木县的军队迅速回到县城里,其余之人则是巡视消失在了夜色中。

    半个小时时间,青木县之外,原本混乱的数百万人消失得干干净净,地面却留下了无数死状诡异的尸体,粗略一看,起码不下十万,还别说在之前战斗中死去的人!

    人们逃离跑路了,可那血婴没有消失,声音依旧在回荡。

    或许是因为城外没有人了,他身影闪烁了几下,居然向着青木县方向飞来。

    “怎么办?师傅从来没有教过我怎么对付这种邪门的东西啊”凌骄紧张道,握着长刀的手都在抖。

    面对那邪门的血婴,饶是一直以来自信满满的凌骄都束手无策了。

    “咯咯咯……”

    就在这当头,那血婴瞬间就出现在了白杨他们前方数百米外的虚空中,他在笑,笑得无比渗人。

    砰砰砰……,白杨他们不远处,十多个身穿铠甲的士兵,诡异倒地身亡,无一例外,身躯干瘪,皮肤苍白,形如被冰冻的干尸。

    “这个邪门的家伙,貌似有一种诡异的本事,能隔空将人体之内的什么东西给吸走,从而让人莫名死去”白杨牙齿打颤说道。

    他之前开启慧眼看到,那血婴看向谁,谁身上就有一股白色光芒飞出,被他吸入体内,而人的身躯,随着白色光芒涌出,身躯快速干瘪死去。

    这个过程及其短暂,几乎瞬息之间完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同时,白杨还发现,越是武道修为高强的人,身上的那种白光就越发强烈,而那个血婴,仔细观察之下,居然专挑修为高强的人下手!

    “吸走东西?什么东西?血气?真气?真元,精气还是神魂?亦或者是生命?老白你怎么知道的?”凌骄因为惊悚,话唠似的噼里啪啦问出一连串问题。

    “鬼知道他吸走的是什么东西”白杨摇头道,至于他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拒绝回答。

    就在此时,边上的莫元池浑身一颤,身上洁白晶莹犹如实质般的罡气喷薄,沉声道:“不好,那血婴冲着我们来了!”

    刹那间,包括白杨在内,周围所有人浑身汗毛直竖,骨头缝发寒,头皮发麻,身躯好似动弹不得,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惧笼罩整个人。

    “我……”

    几米远,一个武士境界,身穿铠甲的士兵,浑身真气澎湃,只来得及惊恐的说出这样一个字,浑身一颤倒地身亡!

    因为距离近,白杨看得真切,慧眼下,他身上飞出一道白光,并非真气,也不是血气,更不是阴邪的神魂,总之不知道是什么玩意,那白光离体之后,他瞬间死亡!

    “妈的,阵法都无法阻挡,自身难保,握草快跑!”凌骄惊叫一声,转身就准备跑。

    可是,他刚刚作出跑路的动作,浑身一僵,浑身毛发都炸起了,只觉浑身冰凉,有一种灵魂都被冻结的感觉。

    那个邪门的血婴,将视线放到了他身上!

    “我要死了吗?”凌骄惊叫大吼。

    嗡,刹那间,他身上升腾澎湃的真元,劲气弥漫,整个人好似赛亚人变身一样,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抵抗血婴诡异的手段。

    然而没用,白杨惊骇瞪眼中,慧眼看到,凌骄身上有一种白色光芒闪烁,要离体而出。

    若不出意外的话,那白光离体,他瞬间就会死亡!

    面对这种情况,白杨也很绝望,救他?别逗了,此时白杨自身都在那血婴的视线笼罩之中!

    刹那间,白杨思维都好似被冻结,连闪身回地球跑路的想法都无法出现在心头。

    “妈卖批,这是药丸啊”白杨惊恐,血莲教怎么会弄出这种东西来?

    “咯咯咯……呀……”

    城外,虚空中的血婴依旧在笑,笑得很邪门,可顷刻间他发出一声惊叫,再下一刻,他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数千米之外,看向白杨他们这边的视线明显带着惊恐。

    砰砰砰……

    那种恐惧之感瞬间消失,白杨凌骄莫元池等人一个个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一样跌倒在地上,大口呼吸,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出现在心头。

    “没死?”

    “怎么回事?”

    凌骄和莫元池都在第一时间发出声音,惊恐中带着疑惑。

    “不知道啊”白杨摇头,目光闪烁,再看那远处的血婴,眼神中害怕的神色已经消失了很多。

    就在之前感觉自己要死的那一瞬间,白杨的脑海深处响起了一声龙吟之声,神圣浩大,震慑一切!

    也正是那一声龙吟之后,血婴惊叫远离,白杨等人脱离了死亡的命运。

    帝王龙气!

    白杨首先想到那东西,它化作一条金龙盘踞在识海之中,之前正是那帝王龙气咆哮一声,方才惊退了血婴。

    “咯咯咯……”

    那远离数千米的血婴,此时再度邪意的笑了,眨眼间出现在了白杨前方数米,鬼知道他这么来的!

    嘚嘚嘚嘚……

    他一出现,周围的温度好似下降了数百度,周围的人浑身冰凉动弹不得,牙齿打架。

    众人惊恐的目光中,邪门的血婴冲着白杨笑,咯咯咯的声音听上去让人肝胆俱裂。

    吼!

    别人听不到,但白杨却能听到,他脑海中再度响起了一声龙吟之声,隐隐约约带着愤怒。

    下一刻,若是有人开启慧眼的话,就能看到,在白杨身上,一条千米之巨的金龙虚影从他头顶冲出,盘绕在白杨周围,怒视血婴,一爪子拍下。

    尽管那只是一条很淡很淡的金龙虚影,可依旧神圣霸道,带着威严的气息。

    “哇!”

    血婴发出一声惊叫,瞬间消失,那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可他的身影却消失无踪。

    “吼!”

    白杨周围的金龙虚影发出一声恼怒的咆哮,在虚空中游走一圈,化作金光冲入他的识海消失不见。

    这一切,不过只是发生在眨眼间的事情,周围的人只觉得浑身一冷,然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甚至血婴出现到消失都没有看清。

    “若不是帝王龙气护体,这次搞不好真的栽了”白杨心头胆战心惊自语。

    然而一个严肃的问题却是,那邪门的血婴哪儿去了?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

    整整半个小时后,那血婴都没有再出现,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之前的一切好像错觉。

    “这就消失了?”凌骄胆战心惊的问,眼神巡视周围,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

    “不知道啊,应该跑了吧?”白杨摇头。

    他也在时刻观察周围,很确定那血婴没有被帝王龙气杀死,不知道是跑了还是隐藏起来了。

    帝王龙气,唯有特殊命格之人方能承载,其神异之处,不比功德金光差。

    帝王,代表威严,无上,震慑,拥有帝王龙气护体,邪魔退避,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简直诸法退避万法不侵。

    当然,要达到那样的效果,得护体龙气足够强大才行。

    而显然,白杨身上的龙气还不够强大,不足以灭杀那血婴,亦或者那血婴也只是诞生不久,不够强大,这才奈何不了白杨。

    总之,白杨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距离自己只有一线,面对血婴,他连跑路的念头都无法升起,第一次有了命运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