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啊,连血海大阵都破了,为何那面旗帜还完好无损?”凌骄看向那个方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发出了和白杨一样的惊叹。

    那面旗帜,原本处于血莲教大营中心,悬挂在百米高的旗杆上,长三十多米,通体漆黑,中心有一朵巨大的血色莲花图案。

    此时,血海大阵破了,旗杆都毁掉了,可那面旗帜却出现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它飘在夜空中,如同一块普通的布片,但周围阴风阵阵鬼哭神嚎,分外渗人妖邪,哪怕是站在青木县城墙上,有并未被毁掉的大阵?;?,看到那面旗帜,众人也觉得浑身发冷。

    “血莲教,胆敢犯上作乱,妄想颠覆王朝秩序,手段不是我等能够揣测的”莫元池沉声道,像是在感叹。

    他无门无派,没有高深的功法,背后也没有势力的资源支持,能走到如今宗师之境这一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如今随着接触血莲教这样的大势力,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弱小,宗师之境,看似在一县之地武力无双,可放眼天下什么都不是,甚至在同级之中他也只能说是垫底的存在,遇到一些有背景的武者,诸如凌骄这样的,连武师之境都不惧他。

    是以,对于大势力,他一直都抱着敬畏的心态,可依旧被血莲教接二连三展现出来的手段给镇住了。

    此时,出现在城外夜空中的旗帜就是他不理解的东西。

    “旗帜上有人!”凌骄看着那面旗帜皱眉道。

    远远的,依稀能看到那漂浮的旗帜上站着一个黑袍人,尽管相隔甚远,可一个个依稀感觉到对方一双冰冷邪意的目光在注视这边。

    “神道修士,真人境界!那面旗帜,不止是血莲教大军象征那面简单?难道是什么法宝?”白杨皱眉说,说话的同时,乘着众人不注意,他将凌骄的刀从空间袋中取出递给了他。

    “不管是什么,血莲教中军已经被灭,群龙无首,就凭他一人,已经无法左右大局了”拿到自己的长刀,凌骄点点头道,仿佛变了一个人,跃跃欲试,很想冲过去和对方干架的样子。

    那边,夜色下,黑色大旗咧咧作响,周围阴风阵阵,鬼哭神嚎,感受到那种阴冷的气息,下方混乱的数百万人抬头,一个个汗毛直竖,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真的很让人意外,居然被你们破了血海大阵,不过,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既然无法攻破青木县占领这里,那就只能将所有人杀了!没有谁能阻挡陈王朝泯灭的命运,没有谁能阻挡血莲净化世间!”

    远远的,从旗帜之上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吼吼吼……嘻嘻嘻……嘿嘿嘿……哈哈哈……

    随着那话音落下,那面巨大的旗帜不停抖动,阴风呼啸,化作实质,环绕在旗帜周围,有诡异的声音响起,好似在哭泣,又好似在笑,让人毛骨悚然。

    不等这边的白杨等人分析出个所以然来,旗帜之上的血莲教神道真人狰狞咆哮道:“血婴降世,生者具亡!”

    嗡……!

    在他吼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脚下的大旗轰然崩碎,一朵血色莲花当空绽放,妖邪无比,只有百米直径,可却给人一种比之前的血海大阵更为可怕的气息。

    “又是血莲,特么没完没了了是吧”白杨无语,却也感受到了那血莲的可怕。

    说不出那血莲具体可怕在哪里,总之让人毛骨悚然。

    血色莲花当空而立,缓缓旋转,周围黑色阴风环绕,鬼哭神嚎。

    咚咚,咚咚……

    血色莲花出现,受到那种诡异的气息影响,整个青木县城外都陷入了寂静之中,人们屏住呼吸,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好似要跳出胸腔,一个个脸色发白,不自觉的颤抖。

    嗡……

    血色莲花诡异的收缩了一下,体积减小一倍,可眨眼又恢复了。

    咚!

    与此同时,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从血莲中发出,好似一颗巨大的心脏在跳动。

    “不好,那血莲中好像在孕育什么,必须得阻止它!”县尊凝重道,眼皮直跳,他能预感道,一旦让血莲中的东西出现,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哈,晚了,数百万人的鲜血化作血海大阵,他们的阴魂,却是在血莲中被吞噬,孕育血婴”

    仿佛能听到这边县尊的声音,那血莲教神道真人狰狞大喊道。

    咚咚……咚咚……咚咚……

    血色莲花当空,不停收缩膨胀,同时内中发出一声声闷雷般心跳一样的声音。

    “邪魔歪道!”县尊沉声道。

    伸手一指那边的血色莲花方向。

    咻……

    一声呼啸响起,城中有一股翠绿光芒冲天而起,宛如一颗翠绿流星,冲出城外,飞向那朵血色莲花。

    县尊印玺!

    白杨眉毛一挑,认出了那件东西,当初薛家去莫问武馆找白杨麻烦,县尊出现曾动用过,印玺化作山头一样大小,镇压在莫问武馆上空,垂落绿色霞光,下方好似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切都被镇压静止。

    那是王朝赐予县尊的东西,权利的象征,是一件神道法宝,只有县尊能动用,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县尊只是一个普通人,却能镇压一县之地的原因所在。

    当初白杨还打过那东西的主意呢,只是后来不了了之了。

    此时那印玺飞出,绽放绿色霞光,来到血色莲花上空,迎风暴涨,化作百米之巨,绿霞绽放,宛如翡翠雕琢,带着一种无上威严向着下方的血色莲花镇压而下。

    嗡……

    天宇颤抖,有一圈圈涟漪扩散,仿若要被印玺崩碎虚空。

    “没用的,谁也无法阻止血婴出现,原本这一切都可以避免,可是你们,阻挡血莲教前进的步伐,无数生灵要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那神道真人疯狂咆哮道。

    轰!

    印玺还是镇压下去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遍四方,印玺落下,下方的血莲顷刻消失。

    “这就完了?”凌骄疑惑道,那朵血莲没道理如此简单就被解决了才对。

    白杨眼皮一跳说:“不对,血莲并非消失,而是缩小道了一尺大??!”

    众人看去,果然,山岳一般的印玺镇压在虚空之上,绿霞流淌,在印玺下方,有一朵一尺左右的血色莲花存在,并未被印玺崩碎。

    “嘤……”

    一声诡异的声音从那朵一尺大小的血莲中发出,传遍四方。

    那声音很诡异邪门,但凡听到的人,无不浑身发寒起一身鸡皮疙瘩。

    ?!?br />
    当那一声诡异的声音出现后,一尺大小的血色莲花破碎,一个婴儿取代了血色莲花的位置。

    他处于庞大的印玺下方,显得无比细小脆弱,可偏偏那山岳般的印玺根本就奈何他不得。

    那真的是一个婴儿,胖嘟嘟圆滚滚,可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可爱,反而妖邪诡异,看一眼都让人浑身发寒。

    他穿着小肚兜,通体血红色,好似一团鲜红的肉球。

    处于山岳一样的印玺下方,他抬头看去,咧嘴一笑,笑得很诡异,张口发出哇的一声阴邪叫声。

    “什么?不可能!噗……”

    下一刻,县尊惊叫,脸色一白,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到底,嘴唇发青,死了!

    “怎么回事?”凌骄浑身发寒,无法保持平静心态,吓了一跳。

    县尊就在眼前,诡异的死了,就因为那婴儿叫了一身笑了一下?也太邪门了吧。

    “你们看那印玺”白杨深吸口气说,县尊的死他不懂也不怎么关心,毕竟没交情,那诡异婴儿的存在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在那婴儿一叫之下,不但县尊死了,就连飞出去的县尊印玺,也在刹那间诡异的失去了所以的神光,变成了一节烂木头般崩碎。

    “哈哈哈,血婴出世,生者具亡……”血莲教的神道真人狰狞咆哮。

    可紧接着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那凌空而立的血红婴儿看向了他。

    “嘤……”血色婴儿看向他,歪了歪脑袋叫了一声。

    然后,他浑身一颤,脸色苍白,身躯飞速干瘪,变成皮包骨头,呼吸停止,诡异的死了!

    真人境界的他,诡异死去,无法保持凌空而立的姿态,掉落到地面,砰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我擦,什么鬼,看谁谁死?”青木县城墙上白杨浑身一抖,汗毛直竖,这特么太邪门了。

    县尊死了,血莲教最后一个神道修士也死了,他们都因为那血色婴儿叫了一声!

    白杨大概能猜到县尊为什么会死,那神道印玺是他放出去的,血婴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毁掉了印玺,印玺和他有某种联系,牵连之下他挂了。

    可是,那血色婴儿是怎么办到的?

    “嘤……”

    就在此时,那边虚空之中,胖嘟嘟圆滚滚的血色婴儿再度发出一声邪门的声音,身影刹那间凭空消失不见。

    “哪儿去了?”凌骄惊叫,握紧了长刀,虽然他神经粗大,可这会儿也感觉毛骨悚然。

    “什么鬼东西!”

    城墙外,数百万混乱的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叫。

    顺着那个声音白杨他们看去,发现那原本在天穹之上的血色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人群中去了。

    他存在的地方,周围数百人浑身一颤,脸色苍白,身躯肉眼可见的干瘪下去,诡异莫名的就那么死了!

    “嘤?咯咯咯……”

    婴儿在笑,分外渗人,身躯一闪消失,再度出现在远处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