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发引爆装置,白杨当即使出吃奶的力气逃离,数十颗导弹堆在一起爆炸,他想象不到将会展现出多么可怕的威力来,毕竟每一颗导弹的当量都不小的样子。

    “不好,要坑爹!”

    转身就跑的白杨,猛然间感觉到浑身冰凉,心惊肉跳,浑身汗毛都下意识竖起,一种无与伦比的?;性谛牡咨?,那是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惧。

    他的位置,距离数十颗导弹堆积的地点也就一千多米而已。

    跑!

    当他心底升起那种?;械氖焙?,第一时间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跑再快也没有跑地球那边安全……

    导弹是他丢下的,也是他引爆的,可他却无法估算也无法控制爆炸的威力。

    得到白杨提醒的凌骄和莫元池之前就第一时间就跑路了,两人速度极快,飞速来到了导弹堆积地点五公里外。

    这里已经远离血莲教大营中心,处于外围的炮灰营地,周围大火连天,能跑的都跑了,天穹之上的血海让下方的人不敢逗留。

    来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他们原本在继续逃离,可莫名感觉浑身一颤,汗毛倒竖,下意识转身看去,目瞪口呆,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朵千米直径的血色莲花缓缓旋转,莲花中心一道血柱接连天地。

    那原本是一副震撼的画面,可在这一刻,画面瞬间黯然失色。

    在那朵庞大的莲花下面,一团白色光芒猛然爆发,瞬间充塞天地,那光芒太过炽烈,太过刺眼,仿若十轮烈日加在一起凭空出现,照亮夜空,让整个世界除了那璀璨的光芒之外再看不到其他颜色。

    在那光芒下黑夜都消失了!

    看到那猛然出现的光芒,莫元池和凌骄双目一黑,刺痛无比泪流不止,再看不到任何颜色。

    本能的,他们避开视线,转头,用尽全部力量向着青木县方向跑,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

    不止是他们,血莲教大营周围,因为血海而远离中心的数百万人都感觉到了那种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所有人心惊肉跳。

    他们下意识看向恐惧的源头,也就是血海大阵方向,瞬间整个视线都被白光充斥,双目刺痛,泪流不止,甚至很多人的眼睛里面还流出了血水,再看不到其他!

    “那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自己要死了!”

    “我看不到了,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很多人内心被恐惧填满,说不出话来,一种绝望的念头在心底滋生。

    就在此时,大地颤抖,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崩塌。

    从那炽烈白光爆发的地方,地面如波纹一样向着四周扭曲辐射,波纹隆起,崩塌,爆碎。

    那股恐怖的强烈震动,通过大地传递到青木县,城墙嗡嗡作响,好似要崩塌,就连护城阵法都在颤抖。

    先是无与伦比的白光出现,掩盖夜下的一切,接着是恐怖的震动,再下一刻!

    嗡……!

    从白光出现的地方,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扫而出。

    那冲击波所过之处,任何东西都被撕碎,被吹飞,地面被掀起数米厚的一层!

    已经远离导弹爆炸中心数公里远的莫元池和凌骄,只觉浑身一颤,身躯不受控制的跌飞出去,口喷鲜血,背后火辣辣的痛,晕头转向不知道被扫飞了多远。

    砰砰,当他们跌落到地上之后,又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

    那声音,比天雷更剧烈十倍百倍,在那恐怖的声音中,世间一切都好像消失了,变得寂静无声。

    这一刻,对于整个青木县周围来说,将是难忘的一刻。

    城外升起一团白光,掩盖一切,看一眼就让人双目刺痛再看不到其他,紧接着是强烈的震动,站都站不稳,再是撕碎一切的冲击波,最后是掩盖一切的剧烈爆炸声!

    数十颗大当量的导弹一起爆炸,威力惊天动地。

    在导弹爆炸的时候,强烈的白光掩盖了人们的视线,没有人看到,那朵巨大的血色莲花,白杨蓝色异能火焰都奈何不了的血色莲花,在导弹爆炸中静止了那么一瞬间,随后颤抖,布满裂纹,紧接着轰然崩碎!

    当那朵莲花崩碎之后,地面的阵法纹理黯然失色,随同崩裂的地面被冲击和吹飞。

    阵法被破,血池蒸发,那道链接天地的庞大血柱轰然崩溃。

    连锁反应下,从血柱开始,遮蔽天穹的血海顷刻间溃散成血色光芒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噗……!

    原本的血池中,盘坐着一个血莲教的神道真人境界的修士,此人浑身一颤,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七窍流血,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一下子就萎靡下来。

    他主持大阵,神魂和大阵结合,阵法被暴力破坏,牵连之下,他神魂受伤,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随时都会死去。

    “发生什么了?”他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生命中最后看到的画面。

    入眼是掩盖一切的光,在那炽烈的光芒下看不到任何东西。

    第一时间,他的双眼瞎了,紧接着,他失去了意识,从世间消失。

    数十颗导弹轰碎莲花,粉碎阵法,血池蒸干,自然的,主持大阵的他也随着阵法一同被毁灭!

    这一切,没有人亲眼目睹,数十颗导弹爆炸的光芒太强烈了,掩盖了一切。

    这可怕的画面维持了短短几秒钟时间,当光芒消失,当震动平息,当剧烈的响声还在天地间回荡,在爆炸的中心,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

    数十颗导弹爆炸,尽管不是he弹,可威力堪比核弹!

    蘑菇云升腾,在蘑菇云下,一个大锅一样的大坑出现在地面上,直径数百米,在这个大坑周围,方圆数公里,所以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整个青木县无数人心头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直到蘑菇云都消散之后,一部分人才渐渐的恢复了听觉视觉。

    “血莲教大营中心消失了,阵法没了!”

    “血柱消散,血海也没了,青木县?;獬??”

    “谁干的,之前发生了什么?”

    无数人或是自语或是询问身边的人,可得不到答案。

    无比狼狈的凌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血莲教大营方向,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他背后的衣服已经消失,火辣辣的痛,皮肉焦黑,简直称得上八级深度烧伤。

    然而他好像没有察觉到一样,看向那个方向整个人都傻了。

    “这是之前那个人做的?一举破了血莲教阵法?”莫元池在他身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脑袋还有点晕,眼睛刺痛,看东西看不清楚。

    “估计是吧”凌骄下意识回答,然后摇摇晕晕乎乎的脑袋问:“莫前辈你怎么样?没事吧,对了,那个人呢?”

    “我还死不了,只是,那个人……”莫元池看着那个方向沉默了下来。

    沉默片刻,凌骄叹息道:“哎……我们先回城吧,血莲教大营中军被端掉,其他的不足为虑,先让县尊大人出面掌控全局再说”

    “也好”莫元池深吸口气道。

    他们都不觉得那个人在之前的情况下还能活下来。

    两人返回县城,找到同样处于惊骇中的县尊,商量派人出去收拾局面。

    城外的数百万人早就在之前那惊天动地的爆炸中傻了,很多人泪流不止看都看不到,收拾这样的局面并不困难。

    白杨跑地球那边足足等了十分钟,估摸着导弹爆炸应该平息了下来,这才再度跑过来。

    不过他有点不放心,先闪过来瞄了一眼就跑了回去,确定没事了这才真正的过来。

    “嘶!”

    凌空而立,看到下面的情况,白杨倒吸一口冷气,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大坑取代了之前的画面,周围什么都没有了,空无一物。

    “数十颗导弹虽然不是he弹,可威力差不多,只是少了辐射而已,一颗he弹能毁掉一座城,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之前那些人若不是因为血海大阵而跑远的话,方圆五公里内,没有人能活得下来!”

    愣神片刻白杨才接受了这个事实,阵法破了,血海消失,青木县最大的?;獬?,至于那些乱军,不足为虑,毕竟血莲教青木县分堂的高层已经被一网打尽。

    给自己拍了一张隐匿符,白杨解除易容丹的效果,这才偷偷摸摸的回到了青木县中,揭掉隐匿符,念力找到了城墙上面的凌骄他们,找了过去。

    和莫元池县尊打过招呼,白杨问凌骄:“你给我带的人呢?”

    “老白,你之前跑哪儿去了?”凌骄没回答,而是惊讶的看着完好无损的白杨愕然问。

    “我去蹲坑了,咳,我说,你给我带的人呢?”白杨打了个哈哈掰正话题。

    “在……”

    凌骄正要回答,可此时边上的莫元池却看向城外血莲教大营中心方惊讶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一愣,下意识看去。

    只见在之前的血海大阵上空,极高之处,一面黑色大旗若隐若现,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

    呜呜呜……

    在那旗帜出现的时候,天地间刮起了让人汗毛直竖的阴风,伴随着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那是血莲教的大旗,并未在之前的爆炸中毁掉?”白杨瞪眼,他一眼就认出了那面旗帜,正是白天看到,树立在血莲教中心那百米高旗杆上的那面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