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个神道阴神境界修士出现,当空而立,他们身影扭曲如鬼魂飘荡,邪意阴森,周围凭空刮起一阵阵阴风,让人汗毛直竖浑身发抖。

    阴神,是一个人思维的具体表现形态,在异界称之为阴神,神魂,脱离肉身束缚,能看穿天地本来面目,沟通天地,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

    神道修士,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传说,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

    可此时,血莲教大营中成堆出现,而且阴神境界的都出现了十多个,这不得不说,血莲教真的很庞大,庞大到神道修士都能成批培养的地步!

    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白杨来到这里已经杀死了一个血莲教的神道修士,双方是敌人,此时放嘴炮完全是多余。

    “杀!”

    其中一个阴神当先怒吼,一手向着白杨当空拍下。

    阴风怒啸,鬼哭神嚎,一只房屋大小的漆黑大手凭空出现,向着白杨横空而来。

    这是一只天地间阴邪之气凝聚的大手,不直接针对肉身,一旦被捏住,阴邪之气入体,伤人本源,从生命层次灭杀一个人。

    这只大手,不是物理形态,刀劈剑斩无效。

    当初白杨第一次来到青木县,离开的时候遭到血莲教追杀,一个阴神修士深入迷河林,白杨遇到过这样的手段,姜山沾染一丝阴邪之气,整个人都差点废了,由此可见神道修士的诡异歹毒。

    与人厮杀的时候白杨从来都不喜欢放嘴炮,面对那只大手拍来,他当即出手。

    呼!

    凭空一团赤红火焰出现,包围那只阴邪大手,炙热高温席卷,阴邪大手崩碎消散。

    “这是什么术法!”对方瞪眼,完全搞不清白杨的路数。

    白杨才不会告诉他这是异能,类似神道修士本命神通一样的手段,哪儿是你这种术法能比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心念闪烁,焚毁阴邪大手的赤红火焰扭曲,化作一只火红大手向着对方拍了过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好,此火厉害,乃阴神克星,大家一起出手!”

    面对那熊熊烈火化作的大手,其他十三个阴神惊骇,纷纷怒吼。

    唰!

    其中一人身上飞出一张图画,凌空展开,图画上浓墨勾勒一尊邪恶生物,牛角人身,背后长着肉翅,手持一柄漆黑叉子。

    画卷抖动,那图画中的生物张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居然活了过来,从图画中跳出,迎风暴涨,化作两丈高的可怕生物,周身黑气环绕,邪恶狰狞。

    它仰天咆哮,翅膀煽动,阴风环绕,冲向白杨,手中叉子捅来,划破空气发出刺耳尖啸。

    毫无疑问,那张图画是一件神道修士的法宝,一经施展,能让图画中的生物出来作战。

    只是这玩意怎么炼制的?白杨不懂……

    出手的不止那一个,其余之人竞相出手。

    其中一人手中飞出一团黑气,化作一条二十米长的黑蛇,那蛇并非实体,由漆黑雾气组成,蜿蜒横空,嘶嘶鸣叫,阴森无比。

    又有人头顶飞出一口没有握柄的血色长刀,化作一丈大小,撕裂虚空斩向白杨。

    还有人手中出现一面黑色小旗,小旗舞动,内中飞出几个游魂一样的东西,发出让人浑身发寒的尖叫,游走虚空。

    ……

    十几个阴神一起出手,有术法,有法宝,也有控制的阴魂,一股脑飞向白杨,欲要将他第一时间灭杀!

    实在是他弄出的那种赤红火焰对这十多个阴神的威胁太大了。

    还真看得起我!

    白杨心中暗道,那张赤红异能化火焰作化作的大手一往无前,抓向了那可怕的生物。

    它手中叉子刺入火焰大手,奈何火焰大手有形而无质,是以白杨精神念力为燃料燃烧,并未被撕裂。

    对方不但没有能撕裂火焰大手,反而是被大手一把捏住,火焰熊熊,在对方惊恐怒吼中将其烧成飞灰!

    噗!那诡异生物死去,凌空的画卷跟着崩碎,一件法宝被白杨毁掉!

    捏死诡异生物,大手再度出现,依旧向前。

    可是,其他十多个阴神的手段已经冲向了白杨,下一刻就要将他淹没。

    轰轰轰!

    就在此时,虚空中一团团赤红火焰凭空出现,全都化作大手,向着那些阴神的手段拍了过去。

    蜿蜒扭曲的黑蛇被火焰大手捏住,烧成飞灰!

    血色刀锋被捏住,飞速将其熔炼成汁液。

    那些游魂一样的东西好似感觉到火焰大手的可怕,不敢靠近,尖叫着想逃,可白杨心念一动,大手爆开,化作一团团细小火球,拉长变成一把把火焰利剑穿空,呼呼呼的声音中将其撕碎!

    嗡嗡嗡……

    这片地方空气扭曲,热浪滚滚,不管对方是任何手段,白杨只管一把火灭掉!

    没有什么是一把火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把!

    “这不可能!”

    对方有人惊叫,被白杨施展出来的手段给吓住了,一人独斗十四个阴神,自身毫发无损,这就有点吓人了。

    “不可能你妹,给我死!”

    白杨瞪眼,念力一动,火焰大手一往无前,顷刻降临在十四个阴神周围,手指合拢,一把捏??!

    “不!”

    “你是谁”

    “还未阴神出窍就有如此手段,难道你是真人境界不成……”

    一个个阴神尖叫呐喊,可也逃不过被火焰大手捏住的命运,在可怕高温下,一个个阴神被烧成飞灰泯灭。

    阴神一灭,他们的肉身变得冰冷,从此魂飞冥冥身死道消!

    撤掉异能火焰,白杨眼睛一眯,居然还有一个没死!

    在虚空中,还有一个阴神凌空而立,他身影扭曲,明显在颤抖,之所以没死,全靠头顶一枚拳头大小的洁白珠子。

    那颗珠子晶莹剔透,散发洁白光芒,冰冷无比,在那洁白光芒照耀下,周围的虚空都有冰晶凝结。

    正是那一颗洁白的珠子散发光芒垂落将其?;?,他才逃过一劫。

    “我还不信邪了”白杨瞪眼。

    对方话都没有来得及说一句,原本已经消失的火焰再度出现,将其笼罩包围。

    不过再度出现的火焰不是赤红火焰,而是蓝色火焰。

    呼!空气扭曲,热浪滚滚。

    咔擦,在蓝色火焰之下,那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出现裂纹,刹那崩碎。

    “不……”一声惨叫过后,最后一个阴神也泯灭在天地之间!

    这一切说来话长,也不过只是发生在几个呼吸间的事情而已。

    血莲教那两个宗师以及其他人,原本以为十多个阴神出手足以灭杀白杨,哪儿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杀了他!”

    两个宗师最先反应过来,对视一眼,怒吼一声向着白杨横冲而来。

    双方相距不过数百米,以他们宗师之境的修为,两步就能跨过来。

    “修得猖狂,朋友别慌,我们来助你,破晓!”

    一声怒吼在白杨后方响起,同时有光芒划破夜空,仿佛白杨背后有一轮烈日就要升空一般。

    凌骄和莫元池总算赶来,从背后看到两个宗师冲来对付白杨,凌骄当即出手,他的刀在白杨那里,干脆并指如刀向前一划,再度施展了他的刀法中破晓一招。

    他的身影消失,以他为中心,世间变得黑暗,在那黑暗到极致的中心,有光芒划破黑暗,出现了一轮红日的轮廓,带着浩瀚的气息向着其中一个宗师碾压过去。

    不过,还有一人比他更快,那就是莫元池。

    作为宗师之境的他,凌空一掌向着这边打来,洁白罡气澎湃,化作一只三丈实质大手横空而来,大手所过之处,虚空扭曲仿佛要被震碎一样。

    凌骄和莫元池分别针对一个宗师高手,原本冲向白杨的他们,不得不改变方向自救。

    一道五丈漆黑刀芒升空,斩向破晓骄阳,一个房屋大小血色拳头出现,怼向莫元池打来的洁白手掌。

    轰轰……

    虚空炸裂,光芒闪烁,劲气澎湃,飞沙走石。

    双方都是仓促出手,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血莲教的两个宗师高手退回血色莲花边上,警惕的看着这边。

    在凌骄和莫元池来到身边之前,白杨飞速取出一颗易容丹服下,身躯噼里啪啦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低调低调,不管你们有没有猜到是我,我打死都不会承认的,白杨心中如是道。

    “老白……咦?你不是?”凌骄来到白杨身边打招呼,然而却发现白杨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面孔,顿时一愣,不对啊,明明那么熟悉。

    “我是谁不重要,来不及解释了,两位,那俩宗师高手交给你们,我搞死其他的,破阵要紧!”

    白杨挥挥手,并未多说,丢下这样一句话就看向了血莲教的其他人,装模作样的伸手一点,虚空中一团团篮球大小的赤红火焰凭空出现,向着几百个血莲教的其他人飞驰而去。

    连十多个阴神都被白杨一把火烧掉了,更何况是他们那些武师武师道胎境界的修为?

    没有任何意外,哪些人全都被白杨一把火烧死。

    完了白杨看着愣神的凌骄和莫元池问:“咦?两位,你们怎么还不动手搞死那两个宗师?破阵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