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天为床,以血为涛,化作血海,遮蔽苍穹,颠覆世间!

    “握………………草!这不科学!”

    隐匿于暗处的白杨抬头看天,目瞪口呆,视线沿着不断扩张的血海边缘移动,原本在虚空中站直的他最后变成了平躺!

    一道血柱链接天地,血柱的尽头好似泉眼,喷涌无尽血浪覆盖苍穹,浩浩荡荡涌向青木县。

    他的视线尽头,血浪边缘,大浪击天。

    轰!

    一声震动世间的巨响传遍八方。

    青木县上方,虚空扭曲,血浪去势被阻,一个庞大的透明光罩闪现,挡住了翻滚的血浪。

    可怕的撞击力量形成风暴席卷四方,虚空扭曲仿若要破碎开来。

    整个青木县城都在血浪撞击之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无数房屋咔咔作响,随时都要崩塌。

    “那是什么?”

    “老天爷啊,天塌了吗!”

    夜色下,县城中原本已经睡去的人们被巨响和震动惊醒,走出屋外,仰头看天,惊骇欲绝。

    被那可怕的景象吓到,无数人就地跪拜祈祷。

    举城沸腾,惊叫声尖叫声响彻夜空。

    血海撞击青木县护城大阵,城墙上阵纹闪现,整个城墙发光,神圣威严,护城光罩从虚无中出现,洁白而神圣,倒扣在青木县上空,阻挡血海,宛如天堑。

    “那是什么手段!”

    城墙之上,莫元池仰头看天,被那无边无际的血海惊得脸色苍白。

    那几乎是天地之威,哪怕作为宗师之境的强者,血海大阵也超出了他所有的认知。

    “阵法之威,沟通天地,威能无??!”县尊颤抖道。

    阵法……那还是人能掌握的力量吗?莫元池颤抖自语,深吸口气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阴谋,一切都是血莲教的阴谋,死去了那么多人,他们为的就是布下这座血海大阵,以数百万人的鲜血布阵,好狠辣的心,好歹毒的心啊,那边战斗的人,无论敌我,恐怕全部完了……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期望护城阵法能挡住那血海大阵吧,要不然一切都完了”县尊近乎绝望的说道。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血海第一次撞击青木县护城大阵后,浪潮汹涌,再一次轰击而来。

    护城光罩颤抖扭曲,好似要崩碎,整座城池都在颤抖,城墙上阵纹闪现,璀璨而刺眼。

    两座大阵相撞,形成的风暴席卷,虚空扭曲,飞沙走石,几若末世降临!

    哗啦啦……

    血海撞击护城大阵后,有血水从血海中崩碎掉落下来,落到地上,拳头大的一团血水就能将一米方圆的区域腐蚀一个小型血池。

    血水落于人的身上,盔甲溃烂,**奔溃,血肉消融!

    嗤嗤嗤嗤……

    护城大阵颤抖,血浪顺着光罩蔓延,所接触的地方,有烟雾升腾,光罩也在被腐蚀!

    整个青木县,在血海大阵之下,岌岌可危,随时都会覆灭!

    “血?;魈炷?,怎么会这样?”

    血莲教大营中,厮杀的双方已经停下,一个个看着天穹惊骇得浑身颤抖。

    噗……

    一片血水落到人群中,不管是谁,但凡沾染,皮肉消融,有人运转血气真气真元抵挡,可那血水如跗骨之蛆无法甩脱,无论是衣服还是血气真气真元,快速腐蚀。

    区别只在于修为高的人被腐蚀得稍微慢一点而已。

    “天啦,这是什么,我的手,我的肩膀!”

    有人惊叫,身上沾染血水,皮肉化作脓血掉落,白骨森森,向着全身扩散。

    轰……

    又一声巨响传来,血浪翻滚,再度撞击青木县护城大阵,阵法颤抖,全城轰鸣,那血浪顺着光罩扩散,欲要将其摧毁腐蚀摧毁!

    当浪潮撞击光罩的时候,有血水从天穹掉落下来,落入人群,就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跑??!”

    也不知道是谁惊叫一声,拔腿就跑,直接被吓破胆了!

    其余交战的数百万人反应过来,也不厮杀了,没头没脑的乱跑,想要第一时间远离这片可怕的地方。

    可是,血海覆盖天穹,连绵数十公里,往哪里逃?

    “阵法,这就是阵法,以阵纹沟通天地,化作恐怖的力量,人力操纵,竟恐怖如斯!”白杨倒吸冷气,着实被眼下这恐怖的画面给吓住了。

    一团磨盘大小的血水向着他掉落过来,心念一动,一团赤红火焰将其包围,高温下血水蒸发成血雾消失。

    抬头看天,白杨苦笑。

    “我的异能火焰的确能克制血海,可问题是,我特么念力只能覆盖直接两公里范围啊,天穹之上,血海覆盖数十公里,我就是吃奶的力气使出来也无济于事……”

    接下来咋搞?面对这样的局面白杨也蛋疼了。

    下方无数人惊叫惨叫绝望的叫,数百万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简直就是一片修罗地狱的画面。

    青木县中,凌骄找了个地方将抗回来的两个人藏好,抬头看天,脸色狂变。

    “这是阵法之威?”

    “城外的数百万人,在血海大阵下随时都会被淹没吞噬,一旦青木县阵法被破……”

    喃喃自语,凌骄无法想象那种画面。

    想到这里,他看向城外那链接天地的血柱,深吸口气自语道:“我辈练武之人,当以手中三尺青锋扫平天下妖邪,血莲教为祸苍生,当诛,要解青木县之危,唯有破掉阵法……”

    目光闪烁,他身影一展,冲天而起,大吼道:“谁愿与我一同前去破阵!”

    是他!

    城墙上,莫元池赫然转身看向冲天而起的凌骄,旋即看了一眼天穹上的血海,大吼道:“老夫愿意前往!”

    “好,随我一同前去破阵”凌骄大喜。

    他原本只是那么嗷嗷一嗓子而已,没想到还真有人愿意。

    和莫元池汇合,短暂眼神交流后,两人脱离大阵覆盖范围,向着青木县大营方向快速奔驰而去。

    其他人?不是被吓破胆就是没那个本事,去了也没意义。

    两人速度提升到极致,此时破阵如救火,能不能解除青木县的?;?,就看能不能破阵了。

    加起来一千多万人的性命,岌岌可危!

    “对了,破阵!”

    青木县方向凌骄的声音实在是太大,白杨也听到了,反应过来,看向血莲教大营中心那接连天地的血柱。

    大阵虽然可怕,但只要破除阵法,一切将不攻自破!

    没有犹豫,白杨当机立断,向着血莲教大营方向飞驰而去。

    轰轰轰……

    天穹上血浪翻滚,不断撞击腐蚀青木县大阵,撒落大片大片血水,下方无数人葬身血水之中,血肉消融,白骨横陈。

    血柱冲天,根部血色莲花缓缓旋转。

    在血色莲花外面,数百个血莲教黑袍人赫然站了起来,有人想破阵,而他们却是专门要阻止破阵之人。

    能不能拿下青木县,血海大阵是关键!

    “谁,滚出来!”

    血莲教一个宗师之境的强者怒吼,赫然起身,一掌向着前方虚无之处劈了过去。

    罡气澎湃,化作一只实质般的血色大手,罡风凌冽,似要粉碎虚空。

    嗡!

    一团蓝色火焰闪现,包围血色大手,热浪滚滚,距离地面不高的火焰高温席卷下,地面青烟升腾,竟有融化的迹象。

    噗……

    罡气所化的大手在蓝色火焰下顷刻泯灭,火球倒卷,向着那个宗师之境强者横空而来。

    罡气大手泯灭,出手之人脸色惊骇,那是什么火焰!

    “鬼鬼祟祟,修得放肆!”

    另一个宗师之境强者怒吼,黑袍下伸出一柄漆黑长刀,一刀劈下,十丈漆黑刀芒横空,虚空都好似要被撕裂。

    呼……

    刀芒划过蓝色火球,火球扭曲,有形而无质,并不受这物理攻击影响,继续飞来!

    刀芒落地,地面颤抖,被撕开一道百米长的裂缝!

    “何方道友,出来一见,血莲教办事,速速退去!”

    一声阴冷的咆哮响起。

    唰!

    血色莲花边上,一个盘腿而坐的血莲教黑袍人头顶,一股黑雾冲出,化作一个阴森扭曲的人影。

    当空而立,他一指点出,一面漆黑盾牌飞出,初时只有指甲盖大小,却迎风暴涨,化作五丈之巨,上面黑芒闪烁,挡在了火球之前。

    嗡嗡嗡……

    盾牌挡住蓝色火焰,可在那可怕的高温下,上面黑芒崩碎,盾牌都有融化的迹象,当即让那凌空而立的阴邪身影脸色大变。

    “神道修士,阴神!法宝!”

    隐匿在暗处的白杨看到那面盾牌,当即挑眉。

    抬眼看去,和对方视线碰撞。

    对方作为神道修士,尤其是在阴神出窍状态,能看到世间真实,白杨的隐匿符已经没有作用了,干脆一把扯下隐匿符。

    近距离观看阵法,白杨心中震撼,千米直径的血色莲花旋转,血柱冲天,震慑心灵。

    虽然血海是阵法所化,可布阵的鲜血却是实打实的,那得多少人的鲜血才能布下如此可怕的阵法?

    白杨目视前方?;ふ蠓ㄖ顺辽溃骸把?,该杀!”

    前方那团蓝色火焰燃烧,法宝盾牌黑芒快速崩碎,本体也在消融。

    念头一动,白杨看向那个凌空而立的阴神。

    嗡!

    对方周围,赤红火焰升腾燃烧。

    一心二用,赤红火焰和蓝色火焰齐上阵!

    “不!”

    置身于赤红火焰之中,阴神扭曲惊叫,可声音戛然而止,被火焰烧成了虚无。

    “放肆!”

    怒吼声中,十多道黑雾升腾,整整十四个阴神出窍凌空而立目视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