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火借风势,血莲教大营很快扩张一片无边火海,火光冲霄,映红半边天。

    火势太过凶猛,尽管血莲教大营人数众多,但救火已经来不及。

    惊叫声怒吼声交织,人员慌乱奔走,头头脑脑自顾不暇,乱得不可开交。

    最关键的是,对面青木县方向,居然乘着血莲教大营混乱,派遣大军冲杀过来,军队如洪流冲击,大地颤抖,喊杀声震天。

    更远处漆黑的夜色下,无边无际的火光亮起,那是无数火把火炬,好似汪洋,更多的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杀出,向着血莲教大营袭来!

    “敌袭,敌袭!”

    “暂时放弃救火,准备战斗!”

    “打过来了,打过来了,怎么办……”

    一声声怒吼在血莲教大营中四处响起,可作用不大,这边化作火海,全部乱了,尽管血莲教这边极力组织人手,可效果大打折扣。

    “杀??!”

    青木县涌来的大军,飞速冲过十来公里距离,来到血莲教大营外,高大的木质围墙飞速被劈碎砸烂,大军乘乱涌入血莲教大营中展开厮杀。

    血莲教一方匆忙还击,节节败退,一个个惨死刀下。

    青木县大军势如破竹,一路杀入血莲教大营十多里也没有受到有效的抵抗,好似大势已去,血莲教一方组织起来的炮灰很多直接跪了。

    “不要慌,各大队,中队,小队,组织你们的人手,稳定局势,区区青木县军队,少于我等十倍,反手可灭之!”

    “给我杀,拿起你们的刀剑!”

    一声声呼喊怒骂中,直到青木县大军杀入大营足足二十里的时候,血莲教一方才稍微组织起了一点抵抗。

    这边毕竟人数太多了,稍微站稳脚跟,人海战术如同一堵坚实的城墙挡住了青木县大军的冲击。

    连锁反应下,青木县大军孤军深入,一旦被血莲教一方包围就危险了。

    “县尊莫急,援军已到”莫元池看向血莲教厮杀的局面淡定到。

    长长吐出一口气,县尊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在血莲教大营外,四面八方,无数火把汇聚,宛如一片火海,那是不知道哪儿跑来的武装力量,人数众多,堪称无边无际,比之血莲教大营内的人也少不了多少!

    他们冲入血莲教大营中,除了青木县的军队之外,见人就杀,如此一来,血莲教一方好不容易搬回的优势再度荡然无存!

    这些突然加入战斗的武装人员,五花八门,和血莲教组织起的炮灰差不多,他们或是数千人一股或是数万人一股拼凑而来,各自为战。

    虽然他们没有正规军队那么精良的装备,也没有正规军队那样的秩序,可胜在人数众多,而且一个个凶悍狰狞,倒也和血莲教的炮灰杀了个旗鼓相当!

    血莲教大营,火光冲霄,喊杀震天,处处是厮杀,鲜血流淌,残值断臂乱飞,顷刻间化作人间炼狱!

    “一旦解决掉血莲教的炮灰大营,青木县境内血莲教将不足为虑!”

    城墙上,县尊大人深吸口气说道。

    莫元池表情凝重,沉声开口道:“奇怪,如此情况,为何血莲教中心大营没有动静?”

    县尊目光一凝……

    的确如此,血莲教大营陷入混乱厮杀,可中心大营之处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根本没有动静,甚至连一个像样的高手都没有派遣出来,着实古怪。

    隐匿在暗中四处放火的白杨,面对突如其来陷入混战的血莲教大营,也是一脸愕然。

    我只是想放把火,你们就干起来了?

    “好吧,青木县的县尊也不是傻蛋,知道乘机冲杀过来,只是,后面加入的至少百万武装人员哪儿来的?怎么看都是一帮悍匪啊”

    白杨挠头嘀咕。

    后面加入进来的那些人,没有有效的组织,可一个个凶悍无比,面目狰狞,冲入大营陷入厮杀,毫不手软惧怕,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管他呢,猝不及防下,血莲教数百万炮灰估计是残了”

    耸耸肩,白杨将目光瞄向了血莲教大营中心,和莫元池一样,他心头也很疑惑,为毛这边都这样了,中心却没有动静?

    有古怪!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反正已经这么乱了,白杨不介意乘机摸到大营之处给他一锅端,一帮阴魂不散的家伙,他早就想灭掉!

    想到就做,白杨第一时间乘乱偷偷向着血莲教大营中心摸了过去。

    可还不等他靠近就停下了前进步伐,心头一凝,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在血莲教大营中心升腾。

    那是一股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怖气息,充斥九天十地,一经出现,甚至让数百万人正在厮杀的战场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不好,这是阴谋,难怪血莲教大营中心没有任何动静!”看着血莲教大营方向,莫元池脸色狂变。

    “怎么会这样……”县尊大人一脸苍白。

    血莲教大营中心之处,那根百米高的旗杆之下,有一个百米直径的池子,旗杆就树立在池子中。

    在池子边缘,方圆千米都是空地,没有任何建筑存在。

    在这片圆形空地上,无数血红色的符号线条交织,看得让人眼晕。

    那些符号线条,好似鲜血绘制而成,散发妖异红光,摄人心魄。

    很明显,那是一座邪恶的阵法!

    在阵法中心,那个百米直径的池子,是一个血池,一个鲜血翻涌的血池,很难想象,要多少鲜血才能填满如此巨大的池子!

    此时,池子周围的阵法闪烁妖异红光,池子血水翻涌,以一种让人心惊的波动频率震动,每一次震动,池子周围的地面都会渗出大量血水融入血池之中。

    若有行家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池子周围的大阵,以一种诡异的手段将战场上厮杀的鲜血汇聚到池子中来!

    从布下阵法的痕迹来看,这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也就是说,血莲教在组织数百万炮灰冲击青木县的时候,这个大阵就已经布下!

    血莲教炮灰和青木县的军队厮杀,鲜血渗透地面,被阵法牵引到了血池中,一切都是阴谋,血莲教根本就不在乎炮灰的死,消耗青木县军队固然是好,哪怕不能消耗青木县军队,他们的作用也已经在暗中体现!

    此时,在妖异的阵法周围,有数百个血莲教黑袍人汇聚,其中不乏武师武士之境的武道修士,一个个展露强横血腥的气息。

    其中一些人,虽然没有强横的气息散发,却给人阴森可怕之感,这种人是神道修士!

    在这群黑袍人里面,有四个人最为特别,他们最为靠近阵法。

    其中两个,气息如沉睡的猛兽,那是宗师之境的强者,另外两个,虽然普普通通,可却比那两个宗师之境的强者更为让人恐惧,他们,是神道真人境界的修士!

    原本青木县血莲教中有三个宗师之境的高手,之前被白杨干掉了一个……

    四个人汇聚,其中一个神道真人狞笑道:“当真是天要亡青木县,原本布下大阵,我等只想循序渐进,让数百万人死去的鲜血无声无息汇聚逐渐完善大阵,可有人前来捣乱,提前爆发决战,每一刻都死去无数人,鲜血汇聚,大阵已经完成!”

    “那还等什么,启动大阵,一举摧毁青木县阵法,一旦阵法破了,青木县就是我血莲教的囊中之物!”另一个神道真人狞笑道。

    第一个开口的神道真人点点头道:“也是时候了,对了,阵法师呢?”

    “不知道去哪儿了”有人回答。

    “阵法已经完成,不用管它,我们启动大阵,一举摧毁青木县阵法,你们,分散四周,防止有人前来破坏阵法”另一个神道真的开口道。

    “是”

    其余,包括两个宗师之境强者回答。

    准备就绪,两个神道真人对视一眼,踏足阵法,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直接跳入了血池之中消失不见。

    下一刻,血池周围的阵法颤抖,妖异红光弥漫,血光升腾,交织成一朵直径千米的血色透明莲花笼罩在阵法之上。

    莲花中心之处就是翻涌的血池。

    莲花绽放,妖异无比,缓缓旋转,封锁阵法。

    若是谁想要破坏阵法,得先打败外面的护阵之人,然后打破这朵莲花守护,最后才能进入血池对付两个主持阵法之人破坏阵法!

    轰轰轰!

    当两个神道修士跳入血池之后,莲花绽放,血池翻涌,如沸水翻腾。

    那翻滚的血浪不断升高,冲出地面,不断升腾,最终化作一条直径百米的血柱冲天而起!

    血柱冲天,极远之处都能看到,那妖异的血柱让人胆寒,翻涌的声音如海啸般响彻天地。

    “血海大阵,起!”

    一道阴森的咆哮从血柱中传遍四方。

    轰!

    几乎冲入云霄的血柱顶端轰然爆开,化作血浪翻滚,无休无止扩张,席卷天幕,向着青木县方向奔涌过去。

    天穹之上出现了一片血海!

    血海的源头就是那一道从血莲教大营中心冲天而起的血柱。

    轰隆隆……

    血浪滔天,席卷天穹,宛如天威般向着青木县咆哮而去。

    “老天爷,那是什么?”

    血莲教大营中厮杀的双方下意识停下了动作,不论敌我,看着天穹惊骇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