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师高手出现,一声大吼镇压全场,人们不再慌乱,各种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

    血莲教大营内的人太多,着火的区域几分钟就被完全扑灭,这片地方被封锁,禁止人员进出,有血莲教的人穿梭调查具体情况。

    “那些燃烧的帐篷,只是我异能火焰点燃后的普通火焰,不难扑灭,凌骄已经跑了,他是和我一起来的,早晚会调查到我头上,以血莲教不讲道理的风格,没有任何理由恐怕就要把我宰掉,这样下去不行……”

    心念闪烁,白杨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等待时机,应该主动出击。

    可是,这片区域有十多个武师分散四周虎视眈眈,更有宗师之境强者镇压,白杨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换一个地方的话,单独面对十多个武师与一个宗师白杨直接就给他们弄死了,可这里是血莲教大营,不但有数百万人,更有高手隐藏,还有大阵存在,一旦他被发现将死无葬身之地!

    眼看局势就要平息下来,白杨心中越发焦急。

    最后,他干脆心头一狠,玛德,低调个毛线,一个字,就是干,大不了回地球跑路!

    不过,哪怕要干,也要讲究策略,硬钢是找死,游击才是王道。

    心头有了想法,白杨立即行动起来,给自己贴了一张隐匿符,身影悄然隐去。

    念力横扫而出,笼罩直径两公里区域,原本刚刚被扑灭火焰的地方,一朵朵赤红火焰凭空出现,将这片区域再度点燃化作火海。

    “怎么回事?为何又着火了?”

    “哪儿来的火焰!”

    “还有人隐藏作乱!”

    刹那间,这片区域再度混乱起来,人们呼喊怒骂,比之前更乱。

    “你是谁,给我滚出来!”从血莲教大营中心出来的宗师高手咆哮,声音如天雷炸响,震得人们脑袋嗡嗡作响,宗师之境的气息爆发,让人心颤。

    暗中,白杨看向那个咆哮的宗师高手,你嗓门很大是吧,先拿你下手!

    心念一动,以宗师高手为中心,赤红火焰凭空出现,直径十米,熊熊燃烧,周围空气扭曲,热浪滚滚,宛如一轮骄阳在夜下升腾。

    瞬间被火焰笼罩,宗师高手脸色一变,刹那间他的衣服毛发被烧了个清洁溜溜。

    但那家伙不愧是宗师高手,血红色罡气喷薄,化作实质,在他体外形成一套狰狞的血红铠甲,居然挡住了赤红火焰的焚烧。

    “滚!”

    面对笼罩自身的火焰,他爆吼一声,并指如刀向前一斩,罡气喷薄,化作血色刀芒,欲要撕裂火球。

    鲜红色刀芒璀璨,邪意无比,所过之处空气扭曲,仿若要撕裂天地一样。

    可是火焰有形而无质,刀芒闪过,根本就无法将其撕裂,稍微扭曲,依旧如跗骨之蛆一样笼罩在他周围!

    白杨的赤红火焰温度奇高,饶是宗师高手有罡气护体也承受不住火焰长时间焚烧,脸色大变,右脚在地面一跺,地面颤抖,有蜘蛛网一样的裂缝蔓延,崩塌一个大坑,他冲天而起,欲要脱离火焰笼罩区域。

    “这样都不死,宗师高手,罡气护体,赤红色异能火焰效果已经不那么显著了”暗中白杨看向那边微微眯起眼睛。

    那宗师之境高手冲天而起,速度极快,可再快也快步过白杨的念力,火焰依旧如跗骨之蛆一样将他笼罩在内,那罡气所化的铠甲隐隐约约有崩溃的迹象。

    哼!白杨无声冷哼。

    那赤红火焰随着他心念一动,瞬间化作温度更高的蓝色火焰!

    当蓝色火焰出现,温度增加十倍不止,周围空气扭曲,温度飞速提升,百米之内的帐篷轰一声燃烧起来。

    “不!”

    那宗师之境的高手脸色大变,惊骇无比,面对可怕的蓝色火焰,他体外的血色罡气铠甲刹那崩碎,整个人暴露在蓝色火焰之中,身躯飞速碳化。

    噗,他身躯变得焦黑,化作细微粉末崩碎!

    宗师之境强者,死!

    甚至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连白杨这个敌人都没有看到了死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不过只是对方出现,白杨感觉到危险后几秒钟内发生的事情而已。

    周围方圆两公里内化作火海,人群慌乱,此番宗师强者又死了,很多人下意识变得茫然。

    这是怎么了?是谁杀死了强大的宗师强者?

    “不!副堂主……”

    “封锁这片区域,不管是谁,只要发现身边的可疑之人,立即灭杀!”

    短暂沉默后,十多个武师之境的强者怒吼咆哮。

    在血莲教大营中,一个宗师之境的强者死了,说出去都丢人。

    丢人还是一回事,关键是敌人是谁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十多个武师感觉到了害怕和恐惧,总觉得暗中有一双可怕的眼睛盯着自己。

    他们在怒吼声中飞速后退,想要回到大营深处。

    可跑得了吗?

    他们的感觉没错,白杨在杀死那个宗师高手后,的确盯上了他们,唯有干掉他们,让这片区域群龙无首,才能更好的搞制造混乱!

    “死吧,居然敢跑来我一千米之内”白杨心中冷哼。

    心念闪烁,飞速后退的十多个武师之境强者,他们身边凭空出现一团篮球大的蓝色火焰,亲眼看到了连宗师之境强者都无法抵挡这种火焰,他们绝望的同时立即喷薄真元企图抵挡。

    罡气都无法抵挡蓝色火焰更何况是真元?

    噗噗噗噗……

    在蓝色火焰下,他们的真元刹那崩碎,被火球临身,身躯飞速碳化,被烧成了飞灰!

    “天哪,一位宗师强者,十多个武师强者,居然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

    无数惊呼呐喊出现,人心惶惶,下一刻那种火焰会不会落到自己身上?

    弄死一个宗师,十多个武师,白杨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曾几何时,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不要说宗师,就连迷河林中的山民对自己来说都是不可战胜的怪物,而如今,比山民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宗师,自己就一个念头就弄死了!

    “呼……我也是很厉害的,若不是蓝色火焰消耗太大,念力覆盖范围有限,念头一动就能灭掉这里血莲教的所有人!”

    摇摇头,深吸口气,白杨将目光瞄向了别处。

    既然要玩就玩大的!

    念头一动,他念力包围自己,在隐匿符的作用下,冲天而起,在无边无际的血莲教大营中到处飞驰。

    所过之处,火焰朵朵,点燃一座又一座帐篷,惊叫四起,整个血莲教大营慢慢化作火海,混乱不堪。

    或许是上天都在帮助白杨,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狂风,火借风势,快速席卷整片血莲教大营,连绵无尽的血莲教大营飞速变成火海!

    青木县城墙上,莫元池和县尊大人一直都在关注血莲教大营那边,此时看到那边化作一片火海,面面相窥目瞪口呆。

    “血莲教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自己烧起来了?”莫元池想不通。

    县尊大人目光闪烁,看着莫元池说:“会不会是……?”

    莫元池心念一动,也想到了某个人,深吸口气说:“有可能!”

    “嘶……没想到他真的敢,火攻,我们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血莲教的外围是那些炮灰营地,根本没有阵法?;?,我们可以放火箭过去给他烧了啊,若是早点想到这些,就不会死那么多士兵了”县尊深吸口气说道。

    “现在也不晚!”莫元池双目中闪烁精光。

    “莫先生的意思是……?”县尊也想到了某种可能。

    “乘着血莲教大营混乱,我们派遣大军过去,乘乱一举将其击溃,他们现在自顾不暇,机会稍纵即逝,一定能成功!”莫元池沉声道。

    “可是,血莲教大营中心有阵法?;?,无法真正灭掉血莲教的分堂啊,而且血莲教的炮灰极多,我们县城之内,满打满算也不足五十万军队了”县尊迟疑道。

    “我明白县尊大人的顾虑,机会难得啊,血莲教大营中心有阵法?;?,我们这里也有,只要将他们的炮灰全部解决到,单凭血莲教的人还翻不起什么浪花,而且,他们人多,我们的人也不少啊,县尊大人,下令吧”莫元池若有所指的说。

    眼睛一亮,县尊想到了什么,深吸口气说:“好,机会难得,一举击溃血莲教解除青木县?;?!”

    说道这里,他大声吼道:“大军出动,目标,血莲教大营,给我杀!”

    说话的同时,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管,向天一指,咻一声,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在天穹上炸开,如烟花般绽放,唯美璀璨,照亮夜空。

    那是一种信号,一种发起攻击的信号。

    青木县并非被动的抵挡血莲教的冲击,暗中也在做着隐秘的布局。

    咚咚咚!

    战鼓擂,青木县城门打开,内中数十万带甲之士潮水般冲出,涌向血莲教大营方向。

    杀杀杀!

    夜色下,黑暗的远方,四处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火光摇曳照亮夜空,地面颤抖,有无数人从远处涌向了这个方向。

    “这就开始决战了?老白搞的鬼?怎么做到的?”扛着两人绕了一个方向回到青木县城的凌骄,看向血莲教大营方向目瞪口呆……

    (推荐一本好朋友的《美食大帝》,近期上架,喜欢美食的朋友可以去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