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师被捆成粽子丢在角落,陷入昏迷之中人事不省,另一个血莲教的成员被白杨控制,恭敬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帐篷中一下子变得寂静。

    陷入沉思中的白杨突然心头一凝,感受到了一股?;?,下意识顺着那股?;慈?。

    他一眼就看到,那个被丢在角落捆成粽子的阵法师,袖口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出了一条筷子长的漆黑蜈蚣!

    那条蜈蚣通体漆黑,好似金属浇筑反射冰冷光泽,速度极快,从阵法师袖子里爬出来之后,身躯一弓,弹射而起,闪电般向白杨激射而来。

    漆黑的蜈蚣划破空气,甚至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神道修士,因为自身身体脆弱的原因,都喜好驯服异兽?;ぷ约?,看来这个阵法师也不例外,倒是忽略了这点”

    心中想到这里,白杨毫不犹豫的取出血纹剑飞出向着那条漆黑的蜈蚣劈了过去。

    锵!

    一声剧烈的金鸣交击之声响起,火花四溅。

    让白杨没有想到的是,锋利的血纹剑居然没有能杀死那条漆黑的蜈蚣,不但没有杀死,那条蜈蚣身躯坚硬,力量奇大,甚至将血纹剑都崩飞了!

    这还是蜈蚣吗?白杨眼睛一瞪。

    身躯稍微一顿,那条蜈蚣扭曲间再度向着白杨激射而来。

    危险!

    面对那条飞速激射而来的蜈蚣,白杨心头一紧,甚至皮肤都下意识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呼,一团篮球大的赤红火焰凭空出现,笼罩蜈蚣,白杨第一时间施展异能欲要将其烧死。

    可让白杨意外的是,那条蜈蚣的速度太快,身影扭动脱离火球范围,却不再靠近白杨,而是喷出了一口漆黑的毒雾。

    那毒雾初时只有一口烟雾那么点,浓稠漆黑,如乌云般翻滚扩散,眨眼就笼罩了半个帐篷空间,不管是任何物品,沾染那浓稠的毒雾都快速被腐蚀消融,极其可怕。

    “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一个神道修士!”

    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白杨懊恼不已,怎么就忘了检查一下对方的身上呢。

    浓稠的毒雾还在扩散,只听嗤嗤的声音中,那个被白杨控制的血莲教成员被毒雾笼罩,整个人飞速变成了一滩漆黑的液体。

    好可怕的剧毒,白杨无法想象,那条筷子长的漆黑蜈蚣居然能造成如此可怕的画面。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毒雾还在扩散,眼看就要把白杨也笼罩在内了。

    他当机立断,念力涌出,化作无形屏障抵挡毒雾。

    顿时,在他前方五米之处,毒雾扭动,却无法扩散过来,泾渭分明,可白杨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念力屏障在白快速腐蚀,好在他精神力强大,这点腐蚀无伤大雅。

    该死的蜈蚣!

    白杨念力横扫,在漆黑的毒雾中发现了那条蜈蚣的踪影,心念一动,一团蓝色火焰升腾,将其包围!

    这是白杨第一次用蓝色火焰对敌。

    这种蓝色火焰的温度奇高,连岩石都能融化成岩浆,一经出现,虽然只有篮球大小一团,却是高温席卷,帐篷中温度飞速升高。

    在蓝色火焰周围,浓稠的漆黑毒雾扭曲,被高温烧成虚无。

    吱吱吱!

    被蓝色火焰包围的漆黑蜈蚣扭曲,飞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在白杨瞪眼间,那条筷子长的蜈蚣扭动,居然迎风暴涨,变成了一条十米长的巨大蜈蚣,狰狞漆黑,扭曲间散发冰冷恐怖的气息。

    身躯突然变大的它,篮球大小的蓝色火焰无法将其笼罩。

    呼……

    它横冲而出,撕裂帐篷到了外面,吱吱吱的尖叫响彻云霄。

    “不好”心头一跳,白杨想到这条蜈蚣恐怕是察觉到不敌自己,从而发出声音报信。

    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当机立断,念力一吐,篮球大小的蓝色火焰猛然暴涨,将十米之巨的蜈蚣彻底笼罩。

    气温猛然升高,帐篷呼一声燃烧起来,火光在夜色中绽放。

    那条蜈蚣虽然出其不意离开帐篷发出了声音,但在炽烈的蓝色火焰包围下,饶是它身躯坚硬,也没有坚持得了两秒钟就被烧成了飞灰!

    “发生什么事情了?”

    “敌袭,敌袭!”

    刹那间,帐篷周围变得混乱起来,无数人被惊动,向着这边呼喊着赶来。

    没时间犹豫,白杨当机立断,熄灭异能火焰,来到那个捆成粽子的阵法师边上,念力一扫,发现对方身上没有了奇怪的东西之后,这才取出两张隐匿符,给自己和阵法师身上都拍了一张,隐去身形,将其拎着就跑。

    ‘将军’的帐篷燃烧起来,火光冲天,伴随着毒雾升腾,周围无数人飞速往这边赶来。

    眼珠子一转,反正都出事儿了,白杨决定把事情搞大一点。

    念力一吐,笼罩直径两公里范围,范围内数千顶帐篷,每个帐篷中都出现一丝赤红异能火苗,呼一声将其点燃。

    刹那间,直径两公里内,无数帐篷燃烧,火焰升腾,这片区域化作火海,热浪滚滚,火光照亮夜空。

    这边的情况第一时间被青木县那边发现,上报给了莫元池和县尊大人,他们来到城墙上远远观看,一脸古怪。

    “血莲教大营好像出事儿了?”县尊一脸古怪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不论如何,我们这边要做好防范,免得中了对方的奸计”莫元池沉声说。

    “有道理”县尊点头,于是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

    血莲教大营那边,白杨提着阵法师到处跑,边跑边点火,制造更大的混乱。

    夜色下,营地火光冲天,人心惶惶,他又处于隐身状态,避开人群,倒是没有被发现,很快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帐篷之处。

    为了逼真,他自己的帐篷也被点燃,此时易容后的凌骄,拎着把长刀站在燃烧的帐篷外面,目光冷静,联想到白杨说要出去办事,这场混乱搞不好就是白杨弄出来的。

    “老白?”目光一凝,凌骄看向边上声音低沉问。

    带着阵法师跑路,白杨用的不是灭神金隐身,而是隐匿符,凌骄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是我”白杨揭掉身上的隐匿符展露出身形说道,阵法师则依旧处于隐身状态。

    看了周围一眼,凌骄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弄的,来不及解释了,计划有变,我们得跑路了,不过这样跑不是我的风格,我得给血莲教这边来点大的,你乘乱给我把这家伙带回青木县去,我很快就回去找你”说着话,白杨将贴着隐匿符的阵法师丢给了凌骄。

    “你把我忽悠来,就是为了给你带个人回去?”凌骄傻眼。

    “这不计划有变么,我带着一个人不方便,放心,虽然只是帮我带个人回去,但妹子少不了你的”白杨无奈道。

    “行,有高手来了,我先给你把人带回去等你,你要小心”凌骄看了一眼血莲教大营中心方向,拎着阵法师就跑,很快就消散在了混乱中。

    白杨张了张嘴,你这也太干脆了点吧?

    拎着阵法师的凌骄在混乱中穿行,原本应该第一时间乘着混乱回到青木县的,然而当他看到混乱的人群中一个身影时,犹豫了那么一秒钟,改变方向奔袭过去。

    火光冲天中,一身鲜红铠甲的陆羽曦正在指挥手下的人救火查看情况,突然只觉一股狂风袭来,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脖子一痛,眼皮一翻晕了。

    凌骄咧嘴一笑,一手拎着阵法师一手扛着陆羽曦就跑……

    这家伙,跑路也不忘带走妹子。

    嗯,把她先打劫回去,后续问白兄怎么和她相处,嘿嘿,凌骄扛着陆羽曦心中美滋滋的想。

    凌骄走后,白杨深吸口气,大吼道:“第九大队的人呢?集合,组织人手救火,彻底搜查周围,给我将敌人找出来,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

    “大队长,原来你在这里,我们来了”梅业带人快速跑来焦急道。

    “那好,快安排人手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白杨立即吩咐道。

    好嘛,贼喊捉贼就说的就是此时的白杨……

    “啊……”

    “不好,有毒!”

    有率先来到‘将军’帐篷之处的人,正准备救火,可他们刚刚靠近帐篷,当场脸色一黑呼吸困难,惨叫一声倒地身亡。

    那条蜈蚣虽然被白杨杀死了,可喷出的毒雾随着火焰燃烧而扩散,毒雾虽然稀释了,可依旧剧毒,只要靠近帐篷的无一不中招!

    一连死了几十个,如此情况没有人再干靠近。

    咻咻咻……

    混乱中,从血莲教大营中心方向有破空声传来。

    放眼望去,那是十多个高手飞奔而来,全部都是武师之境的高手,他们身上真元闪烁,快速奔行之下宛如流星在夜下横飞。

    尤其是那十多个武师前方一人,他身上没有真元绽放,毫不起眼,可速度比其他人快了一倍不止!

    那是一个宗师高手,看上去年过半百,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封锁这片区域,谁要是胆敢擅自离开,杀无赦,组织人手灭火,给我追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两炷香之内我要得到完整的消息!”

    那十多个人来到这里,为首的宗师高手沉声道,声音传遍四方,一股莫大的威严散发,居然让混乱的人们沉静了下来不再那么没头没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