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中,褪下黑袍的血莲教成员是一个精壮的中年男子,他持刀而立动作定格,浑身山下被化作拇指大小的银色锁链缠了个严严实实,别说说话,就连呼吸都困难,脸色涨得通红。

    在他的右胸之处,有一朵黑色莲花图案,妖异无比。

    在血莲教中,正式成员,女子一般是后背烙印红色莲花图案,男子则是前胸烙印黑色莲花图案,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具体含义。

    这纹身般的图案烙印在身上,哪怕是把那块肉割掉也消除不了,在重新长起来的皮肤上依旧会出现,秘法烙印无法驱除。

    此时被束缚的中年男子双目惊恐,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里是血莲教大营,为何会有人能跑进来针对自己。

    白杨手持灭神金,处于隐身状态,他根本就看不到。

    “警惕心虽然不错,可你毕竟太弱了,既然偷偷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空旷的帐篷中传来白杨的声音。

    看着眼前惊恐的家伙,他强悍的念力凝为一股,轰然深入了对方的脑海,根据**音演变而来的催眠波动不断影响他的脑袋。

    以白杨那强悍的精神念力,在蛮狠的状态下,对方的意识在分分钟就土崩瓦解,双目变得呆滞茫然,彻底被白杨控制。

    “乖乖的眨三下眼睛……,咬破自己的舌头……”

    有点不放心,白杨再三确定他的确是被控制后,这才松开了锁链,可依旧没有展露出身形来。

    咳咳……

    被松开锁链的对方立即大口呼吸,咳嗽不止,刚才他差点被锁链勒死!

    等对方的气喘匀了,白杨开口问:“进入你们血莲教中心大营,需要注意些什么?”

    “不是我们血莲教正式成员,根本就无法进入大营中心,那里有大阵笼罩,唯有身具血莲教烙印方可被大阵识别进入,若是贸然闯过去会被大阵立即灭杀”对方忠实的回答。

    马蛋,还好没有贸然跑过去,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白杨一阵后怕,接着又问:

    “大阵,是什么大阵,知道吗?”

    “不清楚,我只是教中一个不起眼的人,无法知道太多,只知道那个大阵是和青木县对抗的底气所在,因为有大阵的存在,青木县才无法直接攻打我们大营实行斩首行动,只能和我们耗”

    听到回答,白杨皱眉,这就难搞了,眼前这家伙只是血莲教中一个不起眼的家伙,知道得不多,情况不明,没法针对性的做出安排。

    心念闪烁,白杨一发狠,管你什么大阵,既然没法针对性的破阵,那干脆就用暴力碾压好了!

    明天血莲教还会派出几十万人去送死,那些都是无辜的人,今晚就行动,想办法给他一锅端,免得长时间留在血莲教大营中夜长梦多。

    “这么说来,你们血莲教大营中有阵法师存在?”白杨再问。

    “有,阵法就是他布下的”

    “那能不能把他给我骗出来?骗到你这里?”

    “很难,对方是大人物,我见一面都难,更何况是让对方到我这简陋的地方来”对方摇头。

    皱眉,白杨来血莲教大营的目的,一是要将他们的主要成员给一锅端了,再一个就是要抓阵法师,端掉主要成员他已经有了眉目,可抓阵法师就难了。

    眼珠子一转,白杨有办法了,给这个被他控制的人安排道:“这样,你去找那个阵法师,不,你派人去,让派去的人告诉对方,你得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碎片,可一般情况下肉眼看不到,只有放在水中才能看到,说你自己不懂,让见多识广的对方过来帮你鉴别一下,这样对方肯定会来!”

    “好”

    他被白杨控制,行动不由自己指挥,只会按照吩咐行事。

    白杨稍微描述了一下灭神金的特性,他就不相信那个阵法师不上当!

    阵法师必定是神道修士,对于灭神金这样的神物肯定听说过,有这样的东西绝逼想贪婪的据为己有,而且灭神金太珍贵了,他也不可能告诉别人,独吞的心理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如此一来,要抓对方还不简单?抓到后甚至短时间都不会引起什么波澜!

    就这么办。

    白杨隐匿在一边,让对方重新套上黑袍,找来一个亲信吩咐一番让对方去找阵法师。

    虽说血莲教大营中心只有血莲教正式成员才能进去,但有要事汇报一般人还是能放行进去的,这点毋庸置疑。

    “我也得准备一番,每一个神道修士的手段都多得很,免得阴沟里面翻船!”

    心念闪烁,白杨猛然发现,自己作为野路子出身的神道修士,有干掉神道修士的手段,却没有有效控制神道修士的方法,这特么就尴尬了。

    “神道修士也是人,既然我没有同样神道修士控制人的手段,那么就只有用地球那边的办法了,如果对方实在是想要阴神出窍,那没办法,一把火干掉!就这么决定了”

    血莲教大营大得很,即使是那个阵法师得到消息过来也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白杨闪身消失在这个世界跑了一趟地球专门准备了点东西。

    看你不中招!

    东西准备好,对方还没来,白杨安静的等待。

    被白杨控制,连名字他都没问的血莲教成员,派去的人经过重重关卡,来到了大营中心之处外,告诉看守的人有要事禀报阵法师大人,什么事情他闭口不言,哪怕是逼问他自己也一知半解。

    事关阵法师这个大人物的事情,看守的人不敢怠慢,亲自带他去。

    辗转找到了阵法师,派去的人将灭神金的一点点信息那么一透露……

    好嘛,白杨还是低估了灭神金这种东西的珍贵程度,阵法师为了保密,不但将派去的人干掉,甚至连跟随的看守都干掉了!

    在血莲教中,身居高位,弄死几个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将两人弄死之后,阵法师就急匆匆的离开中心大营前往白杨的所在之地。

    从中心出来的大人物,没有人敢拦,很快对方就出现在了帐篷外。

    他黑袍下的双目仿若有光芒闪过,开启慧眼看向帐篷,心头狠狠一跳!

    果然是灭神金!

    在他的慧眼观看下,一团扭曲的黑雾出现在帐篷中,不大,却能阻碍他的视线,哪怕是慧眼状况下都看不到内部的具体情况。

    如此状况,必定是灭神金无疑了,唯有灭神金才有如此效果,对神道修士的手段有免克制用!

    心头火热,他迫不及待的掀开帐篷门帘,一眼就看到了被白杨控制的那个黑袍人,沉声道:“东西呢?给我,我帮你研究一下”

    尽管慧眼状态下他就看到了灭神金散发出来的那团波动,可必要的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大人,我放在桌子上了,说也奇怪,那东西肉眼看不到,非要放在水中才行”被白杨控制的黑袍人走向桌子边说道。

    “不用你带路,我亲自过去看看”阵法师说道。

    灭神金啊,何等神物,岂能被他人染指?

    白杨手持灭神金碎片站在桌子上,散发的波动不但然他身形隐去,还让神道修士都无法观察到自己,看着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阵法师,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就在对方快要靠近桌子的时候,白杨第一时间将灭神金收入了空间袋中!

    这玩意拿在手中影响念力,只能先收起来。

    当灭神金消失,白杨身影展露的时候,走过来的阵法师脚步一顿明显一愣。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杨冲着他咧嘴笑,挥手间周围出现数十支注射器,锋利的针头在火光照耀下闪烁寒光。

    咻咻咻……

    注射器横飞,笼罩对方,第一时间扎了下去,里面的透明液体第一时间推进了对方体内。

    噗通,对方倒地扑街。

    “强效镇定剂,一支足以让一头大象睡觉,你虽然是神道修士,但身躯也比普通人好不到哪儿去,岂能抵挡得???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你整整准备了数十支,看你不跪!”

    白杨跳下桌子,踢了踢倒地扑街的阵法师撇嘴道。

    数十支装有镇定剂的注射器,有的扎在对方脖子上,脸上,身上,堪称恐怖的药效之下,对方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扑街了。

    为了偷这些玩意,白杨还专门跑了一趟大医院呢,我容易么我……

    念力散发,慧眼开启,白杨小心翼翼的观察了十分钟,也没有看到这家伙阴神出窍醒来,这才肯定,镇定剂连对方的意识都麻痹陷入沉睡了。

    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掀开对方的黑袍头套,这个所谓的阵法师是一个干瘦苍老的老头,此时闭目昏迷,呼吸平缓好似睡着。

    “那么大的计量,别死了才好,要不然我上哪儿去找另外一个阵法师去”

    嘴里嘀咕,白杨让边上被控制的家伙找来绳子,将对方捆得严严实实丢一边,短时间内他是别想醒来了。

    “这家伙能摆下让青木县忌惮的大阵,想来还是有些本事的,让卫星悬浮在天上应该没问题,第一个目的抓捕阵法师达到了,那么下一个目的,就是给血莲教主要成员一锅端!”

    坐在属于‘将军’的位置上,白杨翘着二郎腿摸着下巴计划接下来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