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大队长带来的跟班留在外面,白杨他们进入帐篷中,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当中而坐的那个血莲教黑袍人。

    血莲教的人都喜欢藏头露尾装神秘,常年隐藏在黑袍下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心头嘀咕,白杨他们在对方前面一字排开手捧名册站好。

    钟岳他们看着前方的黑袍人,又一次露出了讨好的神色,白杨想翻白眼,眼前这家伙在血莲教中也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估计宰了也没几个人去追查,用得着把他当大爷吗?

    “你们做得不错,把名册放那边吧”对方挥挥袖子指着边上的一张桌子说。

    强忍着把对方干掉的冲动,白杨捏着鼻子认了,装大爷是吧,你给我等着!

    咚~!

    就在此时,血莲教这片连绵无尽的大营深处,又传来了一声震天巨响。

    “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放下名册的钟岳下意识身躯一紧开口道。

    吼!

    下一刻,靠近青木县方向传来一阵剧烈而嘈杂的咆哮,响彻云霄,依稀可以分辨出喊杀声和怒吼声。

    “不用惊慌”帐篷中的血莲教成员开口道安抚。

    于是,众人用不解的目光看向他。

    他站起来像是在看怒吼传来的方向说道:“那是其他炮灰在和青木县交战的信号,整整五十万呢,等到他们死得只剩下万把人的时候,厮杀就会结束,活下来的人会和你们一样,编织成另一股万人军队!”

    听到这句话,白杨眼皮一跳,心道血莲教狠啊,用养蛊的方式练兵,每天派出五十万人攻打青木县是假,其实是将那些垃圾淘汰掉,剩下的就是精英。

    如此一来,不但能挑出可用之人,还能消耗青木县的兵力,可谓一箭双雕!

    “既然你们已经是我血莲教相对正式的编外人员了,有些事情也可以告诉你们,这次我们血莲教组织了数百万人来攻打青木县,目前都只是在练兵而已,五十取其一,等到炮灰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兵也差不多练成了,还有几天时间吧,那时就是青木县覆灭的时候!”黑袍人笑道,那声音怎么听都阴冷刺耳。

    听了这番话,钟岳他们不觉得有什么,比较他们就是从炮灰中脱颖而出的,可白杨听得直咧嘴,数百万人啊,血莲教说让他们送命就送命了,简直丧心病狂。

    不行,得尽快把这帮家伙灭了,虽说那些人的死和自己无关,但能少死一点无辜的人也是好的!

    “你们好好表现,在打下青木县之后,若是获得功劳,说不定还能成为我血莲教真正的成员,届时会在你们身上烙印我血莲教的标志,能享受道我血莲教成员真正的福利,功法,丹药,绝对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去吧,督促下面的人修炼刀法,等到真正和青木县决战的时候,下面的人作用不小”那家伙挥挥手道。

    所谓的血莲教烙印,白杨想到了冰清玉洁四姐妹身上至今都没法驱除的莲花图案……

    “属下等人一定努力”

    钟岳等人立即表示忠心,一个个激动的退出帐篷。

    对于他们来说,血莲教的功法丹药那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好东西,而能成为血莲教的正式成员就将获得那些,怎么能不激动。

    白杨表面上和他们装模作样的说话,心中却在鄙视,呸,血莲教的身份,谁稀罕,送给我都不要,功法很了不起么?拿给我都嫌浪费时间去看更何谈修炼……

    “晚上就行动,过来‘问’一下这个家伙血莲教大营的具体情况,然后就给他一锅端了!”离开的时候白杨不着痕迹的看了帐篷一眼。

    凌骄跟在他身边,真的是一步三回头,眼神不时往陆羽曦身上飘,白杨气得想掐死他,瞧你那点出息!

    回到营地帐篷中,凌骄迫不及待的对白杨说:“她看我了耶,她看我了耶,这算不算给她留下深刻印象了?”

    “不知道,你自己琢么吧”白杨敷衍,心思压根不再这上面。

    然而凌骄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白杨的敷衍,兴致勃勃的问:“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无奈的看了凌骄一眼,白杨觉得这家伙早晚要载在女人身上,说:“现在你差不多已经引起她的注意了,很好,维持住,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你都要用相同的眼神去看,但不要和她主动说话,要表现出羞涩忐忑的样子,其实你这点根本就不用装,根本就是那鸟样,等到她主动和你说话的时候,你要表现的热切中带着压抑,忐忑中带着彷徨和她说话,一旦你俩说上话了,你就要找机会出现在她面前,但不要主动说话,一定要她先开口,估计说了你也不懂,泡妞的最高境界是被妞泡!”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自己琢么去吧,等这一步到位了再说其他的”白杨噼里啪啦的一通忽悠将其打发。

    理论就是这么个理论,至于有没有效果鬼才知道,我就这么一说……

    “那我琢么琢么”凌骄信以为真,到边上去冥思苦想。

    摇摇头,不去管他,白杨自己则是琢么晚上该怎么行动,血莲教必须要尽快铲除!

    中军大帐那边他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敢贸然跑过去。

    时间就这么悄悄溜走,第九大队的人是死是活白杨压根没过问,爱咋咋地。

    夜幕降临的时候,血莲教一方驱使炮灰和青木县战斗也结束了,剩下一万多人回来,被编织成了另外一支军队,由另一个血莲教的人统帅。

    “血杀刀,滴血刀,化血刀,这根本就是一门军阵演变来的刀法,无数士兵施展化血刀刀法,能相互之间形成共鸣,由小队长施展滴血刀作为节点调节,中队长作为基础加以疏导,再由大队长施展血杀刀引导,最终能凝聚成可怕的刀气!这个军阵名为破杀千军,组成军阵的人数越多威力越大……啧啧,原来血莲教在下这么一盘棋,搞不好到时候千军万马形成军阵,化作万丈刀气能直接就撕开青木县阵法了!”

    无聊中白杨观看关于神道传承阵法的介绍,猛然看到关于破杀千军之阵,联想到了血莲教的目的,顿时只觉心惊肉跳。

    军队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的人数,当无数军人的力量凝成一股,那是无比恐怖的!

    破杀千军这门军阵虽然强大,但却是以组成军阵之人本命血气为基础,一经施展,会损耗每个人的根基性命,歹毒无比。

    “呸,什么脱离炮灰,不过只是变成了作用稍微大点的炮灰而已,血莲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安好心,脱离炮灰后奖励的丹药武技根本就是坑人的玩意”

    了解到这些东西,白杨差点没破口大骂。

    还好大爷对武技没什么兴趣,要不然估计要被坑!

    “你干嘛呢,谁惹你了?”凌骄瞪着白杨好奇问。

    “没事,咦?天黑了,这么快”白杨摇摇头,发现不知不觉天又黑了。

    “可不是,你都坐大半天了,对了,我白天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好几次都遇到了陆羽曦,用你教的眼神看她,我感觉她好多次都想找我说话呢”凌骄一句话就把话题拐自己身上去了。

    “你故意往人家跟前凑的吧?”白杨鄙视,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说:“你自己玩吧,我要去办件事情”

    “什么事情?”凌骄表情一正,收起了跳脱的心思。

    “我只是打听点情况,你不用跟来,真正行动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你慢慢琢么你的妹子吧”白杨撇撇嘴说。

    说完,他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了凌骄的视线中。

    “咦?老宋,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这是高级隐匿符?”凌骄左右打量疑惑道。

    “秘密,走了”白杨的声音从虚无中出来,然后不再说话。

    灭神金都能影响到我的念力,那么影响一下神道修士和武者的感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

    手握一枚灭神金碎片,白杨大摇大摆的在军营中穿梭,很快就来到了那个血莲教黑袍人的帐篷外面。

    念力一扫,对方正在帐篷中修炼一门刀法,凌厉无比,虽然没有施展武士境界的真气,但那刀锋舞动间也是劲气弥漫几乎泼水不进。

    “还好你只是武士,要是武师拥有真气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心中自语,白杨念力一吐,悄然笼罩对方,想用**音将其控制。

    可事情并没有白杨相信的那么简单。

    当他的念力靠近对方的第一时间,他就脸色一变欲要出声。

    “握草,这警觉性厉害!”

    心头一跳,白杨当机立断,手腕上的锁链刹那飞出,冲入帐篷中将对方裹成粽子,脖子给他勒住话都说不出来那种。

    呼,好险!

    **音这种东西对付普通人还行,地球那边的苦修者都能抵挡,更何况这个血莲教的人是武士境界的武者,心志强大,见惯生死,不容易被控制

    白杨松了口气,然后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并未收起灭神金碎片,在对方茫然惊恐中出现在他的身边。

    “得先把他控制住才行,要不然会坏事”白杨心念闪烁,并未松开对方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