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十个中队长晕晕乎乎的离去后,帐篷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节手腕粗的白蜡树燃烧,火光摇曳。

    白蜡树是异界的特殊产物,无论树龄多大都只能长到手腕粗,很容易点燃,无烟,是常用的照明工具。

    曾经白杨对比过,这种白蜡树的燃烧速度比地球那边的蜡烛稍微快一点,旦燃烧不会发出黑烟,反而有淡淡的清香。

    “你那是什么眼神!”

    被边上凌骄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白杨无语问。

    “咳,白……宋兄刚才说的陆羽曦妹子……”凌骄干咳一声不好意思道。

    仰天长叹,白杨觉得,凌骄这货除了装逼之外,余生估计妹子又是他的一大爱好!

    活生生的一个大好青年居然被自己给带歪了……

    “哎对了,你刚才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准备……”白杨转移话题,觉得不能让这个有为青年走上歪路转移话题。

    “那是你的事情,谁关心了,我们还是说说陆羽曦妹子的事情吧”凌骄不买账,纠正话题。

    “睡觉,明天还有事儿呢,谁有功夫和你探讨妹子的事情”白杨翻脸。

    “不行,你不说清楚不能睡觉!”凌骄急了,飞速上前将白杨单手拎了起来说道,大有一副你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的架势。

    白杨无语,简直擦了,面对内心骚动的青年,你就不能用妹子去撩他,要不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叹息一声,示意对方放自己下来,白杨语重心长道:“我觉得你应该不要太执着于妹子,这对你不好”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不缺妹子当然这么说了”凌骄瞪眼道。

    也是哈,想当初自己没女朋友没女孩子喜欢的时候,在学校打望不也是人生一大爱好嘛,咳,偏题了。

    稍微沉默片刻,白杨看着凌骄正色道:“你现在只是对女孩子好奇而已,还不涉足感情,世间刀刃虽锋利,唯有情字最杀人,如果以后你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痛苦,那种心酸无赖,纵然你有经天纬地的实力也枉然”

    说这番话的时候,白杨想到了单秋林,一个大好青年,就因为情感活生生的差点废了。

    “别给我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你先给我说说陆羽曦妹子的事情,如何才能把她给我忽悠到床上去?”凌骄压根不买账,急不可耐的说。

    白杨想骂娘,少年不知愁滋味,老子这是给你说金玉良言呢,不听是吧,以后有你苦头吃的时候!

    “你想泡那个陆羽曦妹子是吧?简单,只要跟着我的指点来,要不了几天你就能抱着她没羞没躁!”白杨眼皮一翻说道。

    “快说快说,怎么做?对了,泡是什么意思?”凌骄双目放光。

    老子……

    “别急,泡妞之前我们得先分析一下目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计划出相应的套路”白杨不疾不徐道。

    “套路?”凌骄又不懂了。

    “套路就是设套,最终对方乖乖钻进你的套子中!”

    “哦哦,继续”

    “首先,那个陆羽曦妹子是野路子出身的武者,一看早年的生活就不怎么如意,而且见惯尸山血海,心志坚定,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但往往这样的女孩子一旦动情,那就是至死不渝天雷地火**……”

    白杨越说越离谱了,凌骄赶紧打断问:“具体要怎么做?”

    其实你只需要强势的打败她,壁咚他,亲她,摸她,最后她只能乖乖就范,但这种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我还是不给你说了。

    干咳一声,白杨说:“明天她肯定要去‘将军’那里交名册,到时候你跟着我去,第一步,就是要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让她一想起男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你,这是第一步,这一步做好了,后续按部就班就OK啦,套路嘛,就是要对方一步一步走进你设下的套子中”

    对于白杨蹦出的一句听不懂的英文凌骄没在乎,躁动的问:“具体呢?是不是我要展露出一些实力给对方留下印象?”

    “粗俗”白杨先是鄙视,然后笑道:“嘿嘿,你这样,明天看到了她之后,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女孩子嘛,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有好奇心,你只要这样做了,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下来再听我安排就妥了,我说的都记住了?记得别弄砸了啊,要不然我可帮不了你”

    “这么简单?真的可以吗?”凌骄有点不信。

    “跟着我说的做一准没错,好了睡觉,来这里我是来办正事儿的,教你泡妞只是顺带”白杨翻身上床。

    “真的可以吗?哎呀,好羞涩……”凌骄躁动不安的一个劲傻笑,想找白杨分享一下心情,然而白杨已经睡着了。

    想到白白嫩嫩香香软软的妹子,凌骄睡不着哇……

    第二天天刚亮,白杨就被一夜没睡的凌骄给弄醒了,只听他催促道:“白……宋兄快起来,天亮了,我们快去将军居住的地方”

    茫然的坐在床上,白杨:“……”

    果然,青春期骚动的骚男你就不能去撩!

    “先洗漱吃东西吧”白杨叹息。

    没有人伺候就是不爽,还得亲自去打水洗脸刷牙,至于吃的,刚刚安定下来还没人做,白杨空间袋中倒是有一些熟食品,将就了。

    好不容易忙完,凌骄拉着白杨就跑,急得不行。

    “忙锤子,我昨晚给你说的都记住了?”白杨无语说。

    “记住了,我练习了一晚上呢,以我的身体的控制力,小事儿”凌骄回答。

    看了看凌骄易容后的样子,暗中摇头,哥们,难度颇大啊,我还是不告诉你了……

    在血莲教大营中,哪儿能说干一件事情就干一件事情的,白杨先去找了梅业他们拿到连夜赶制出来的名册,又带着第一中队的人去后勤处领取物资。

    兵器铠甲粮食锅碗瓢盆一大堆,然后安排专人做饭专人打扫专人巡逻等等一系列琐事,最后还吩咐他们没事就给我修炼发下去的功法。

    其实修炼的事情根本就不用白杨操心,异界尚武,一个个修炼自觉无比。

    一通忙活后,白杨这才有时间带着凌骄去套路妹子哦不,递交名册。

    来到那个血莲教的人居住的华丽帐篷之处,没有意外的,其他九个大队长都在,手捧名册。

    不过他们都还没有见到那个血莲教的人,白杨念力瞄了一眼,对方还在睡觉,比老子还懒……

    “看到没,陆羽曦妹子就在那边,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这第一步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了,如果不成的话,只能等我们办完事情后回去我送你一个了”看了帐篷外边的九个大队长一眼,白杨小声对凌骄说。

    “我知道,可是我好紧张啊”凌骄挠挠头说。

    你能想象一个敢和宗师武者干架的牛人却因为要追一个女孩子而忐忑不安的画面吗?

    反正白杨是见到活的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白杨笑着走过去拱手打招呼道:“哥儿几个来得挺早啊,咦?钟岳大哥你修为增加了?”

    “哈哈,宋老弟,昨晚服下壮气丹,我久久没法突破的武士第三层有所松动,还没有真正突破,不过快了,哈哈”钟岳压低声音说道,怕打扰到帐篷内的上官。

    “恭喜恭喜,大佬求罩啊”白杨顺口就来。

    他们一帮人嘀嘀咕咕闲聊等待上官接见,人群中的陆羽曦妹子一开始还好,和大家谈笑风生,但渐渐的觉得浑身不自在。

    以她武士的直觉,当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可是每当她顺着那种感觉看回去的时候,都没法发现是谁在看她。

    奇怪!

    于是她开始了留心了,总算是逮着一个机会,训着那种感觉看到了是谁在看自己的那双眼睛。

    于是乎,她就看到了凌骄一双慌乱不知所措的眼神。

    根据白杨安排的套路,凌骄要先给对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但不能用言语和其他方式表达,只能用眼神和表情。

    白杨告诉凌骄只需要羞涩中带着含情脉脉的偷偷看她就可以了,一定要表现出少男对美丽女孩的那种向往。

    其实这个根本就不用刻意,凌骄本色演出。

    偷偷看她,再看她,又看她,还看她……

    每看一眼凌骄都脸红心跳,她好漂亮啊,身材真好,又白又软……

    找到了是谁在偷偷看自己,陆羽曦想发火发怒砍人,可看到那双羞涩忐忑的眼神,不知道为何,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好玩。

    以她动不动就抡刀子砍人的作风,谁敢这么看她?

    发现了那好玩的眼神,她不时去瞪凌骄,每一次都让凌骄眼神慌乱不知所措,越发的觉得好玩起来。

    最后她心中开始好奇,这个人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呢?我认识他吗?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咳咳,妹子的联想能力是恐怖的,好奇心害死猫不是假话!

    白杨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憋着笑,憋得好难受,这第一步,留下深刻的印象算是成了!

    别人会怕陆羽曦,凌骄那货论砍人的本事甩她十条街,会怕?

    所以两个人在哪儿偷偷玩眼神碰撞的游戏。

    “你们进来吧”如此过了个把小时,帐篷内的上官摆足了架子,这才开口传出这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