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大队的十个中队长,跟随白杨回到营地后,安顿了手下的人,短暂会晤一番,决定连决前来找白杨。

    他们可是知道,只要从炮灰中活下来了就至少有丹药奖励,而且他们也看到了白杨这个大队长上去台阶领取了一个箱子,可回来后就没有了下文,这怎么能让一个个不焦急?

    拼死拼活加入血莲教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血莲教的资源么,若是没有各种资源奖励那还玩个蛋蛋。

    帐篷外,十个中队长聚集,一个个咬牙切齿,白杨如今是大队长,拥有和上官沟通的能力,上面下发的各种奖励都得通过他的手,简直就是掐住了他们的咽喉,是以哪怕心中再怎么不满再怎么愤怒也只能压在心里。

    别看白杨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拥有奇怪武器的弱鸡,可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们来的时候都商量好了,如果白杨要独吞他们的那份,拼了命也要拿回来,不惜和白杨彻底翻脸。

    这是我们拼死拼活应得的奖励,凭什么不给我们?

    帐篷内,白杨看向了凌骄。

    “看我干嘛,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凌骄压根不买账。

    呸,如果不是为了低调,外面那十个渣渣我一巴掌就能镇压,哪儿还有你凌骄什么事儿,翻了个白眼,白杨看着凌骄直说:“等下我让你打人你就得给我打人!”

    “不干,凭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打手”凌骄脑袋偏向一边一口拒绝,但眼角余光却是瞄向白杨。

    “你还想不想要妹子了?”白杨瞪眼。

    凌骄跟着瞪眼说:“你能不能换一句?妹子妹子妹子,到现在我都被你忽悠到这里来了,连根妹子的毛都没看到!”

    “咦?你真污,这就想看妹子的毛了?”白杨鄙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凌骄嫩脸一红赶紧解释。

    白杨挥挥手说:“少男骚动的心嘛,我懂,要妹子还不简单,那什么,你觉得之前在高台上的那个陆羽曦怎么样?胸脯鼓吧?腰肢细吧?脸盘子漂亮吧?屁股翘吧?腿长吧?你要是听我的,我就把她给你忽悠到床上去怎么样?”

    “当真?”凌骄眼睛一亮。

    “那还不简单,只要你听我的”白杨咧嘴一笑,小样,不见兔子不撒鹰啊,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那感情好”凌骄不好意思的搓着手笑了。

    这边商量好,白杨冲着帐篷外说:“进来吧”

    下一刻,帐篷门帘掀开,十个中队长鱼贯而入,一个个站好看着白杨神色复杂。

    就是他,一只弱鸡,居然爬我们头上去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参见大队长”对视一眼,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他们还是拱手向着白杨咬牙见礼。

    忍字头上一把刀,这帮老油条可不是凌骄那样的愣头青,知道什么时候该隐忍什么时候该强势。

    “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儿?”白杨大爷似的躺在躺椅上问。

    这个大队的十个中队长里面,被白杨用炸弹炸伤的那大块头修为最高也最厉害,此时代表其他人稍微上前一步看着白杨说道:“大队长,我等的身份令牌呢?如果没有身份令牌的话,在大营中随时都会被执法队的杀掉!”

    别看这帮家伙才脱离炮灰不久,可对于血莲教大营中的情况门清。

    “哦,的确有这么回事,原本我合计着休息一晚明天再下发身份令牌的,既然你们来了,就一并给你们吧,你叫梅业?那么我现在任命你为本大队第一中队长,你,对,就是你,第二中队长,你第三中队长……,然后你们自己安排一下手下小队长和普通小兵的事宜,最后记得给我把相应身份令牌的名字编造成册上交上来”白杨一拍额头,挨个指一下安排身份。

    完了白杨冲着凌骄说:“把那些身份令牌分发给他们”

    凌骄翻了个白眼,打开箱子将里面装有令牌的小木盒挨个丢给十个中队长,为了妹子,我忍,哪怕是干这种下人的活儿!

    十个中队长,立即翻出代表身份的令牌挂在身上,这才松了口气。

    没有这么个金属片,在血莲教大营中都没有安全感!

    “还有什么事儿?”令牌分发完,白杨假装没有看到他们眼巴巴看着大箱子的眼神问。

    凌骄很配合的将箱子啪一声关上,看着他们一脸咋地你们还想抢的眼神。

    梅业和其他九人对视一眼,深吸口气上前一步对白杨拱手道:“大队长,我们听说,脱离炮灰身份后,可是有丹药奖励的……”

    “完全没有这回事儿,你们听谁说的?造谣可是要判刑的,谁说的让他来找我!”白杨睁着眼睛说瞎话。

    听到了白杨这句话,一个个急了。

    梅业下意识握拳,气得气喘如牛,胸口结痂的伤口都崩裂了,看着白杨磨牙说的:“大队长,你不能这样,这是兄弟们用命拼来的!”

    “没事滚蛋,明天还要上班……有事儿呢,耽误了我睡觉你们赔得起吗?”白杨掏了掏耳朵说。

    不是我要为难你们呀,实在是你们这帮家伙如果不拿捏一下我还怎么管束?

    “大队长,你是否想要吞没我等那一部分?”梅业咬牙双目死死的等着白杨问,这差不多是撕破脸皮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白杨大大咧咧道。

    梅业他们给气笑了,冷笑道:“大队长,你若是这样做的话,兄弟们很难做啊,就不怕我们上告上官说你克扣我们应得的部分?”

    呸,上官克扣得估计更狠,我说了吗?

    “尽管去告,怕了算我输”白杨不为所动。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梅业深吸口气道,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谁也不想和白杨真正的撕破脸皮。

    转身,梅业看着其他九人说:“兄弟们,我们只能得罪大队长了,拿回应得的部分,不要伤了大队长免得难做”

    若是在其他大队的话,大队长修为高强,哪怕强占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然而第九大队的大队长只是一只弱鸡,身为弱鸡就应该有弱鸡的觉悟,只能用拳头和你讲理了!

    “大队长得罪了”

    “我等也不想这样的,实在是……哎……”

    一个个摩拳擦掌,向着白杨一步一步走去。

    哟呵,来真的?

    “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得他们老妈都不认识,一个个还给我翻天了是咋地”白杨一指那帮家伙撇嘴道。

    在边上的凌骄冷哼一声,这帮家伙他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为了妹子,他只能捏着鼻子听白杨指挥。

    身形一动,哪怕是在刻意压制修为的前提下,他的动作也快到这帮家伙跟不上节奏。

    噼里啪啦的一通老拳下去,于是乎,十个中队长都跪了。

    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凄惨无比可又没有致命伤,就是痛,痛得呼吸一口都浑身颤抖。

    不得不说,凌骄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

    拍了拍手,凌骄递给白杨一个我还没出力就搞定了的眼神,自顾自的又坐到了箱子上。

    “咋样,现在还‘得罪’不?现在还想抢吗?给我听好了,对于上官,一个个都得给我保持敬畏之心,没有点本事真以为凭运气就能爬你们头上呢”白杨看着一帮痛得死去活来的家伙咧嘴道。

    “大队长好手段,原来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不愧是大队长,我们认栽!”梅业咬牙切齿道,尽管心中气,心中不服,可这会儿也无可奈何。

    形势比人强??!

    拍拍手,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白杨笑道:“行啦行啦,和你们开玩笑的,那些个破烂玩意谁稀罕,全给你们了,你们也别克扣下面的人太狠,拿去发了吧,只要以后好好听我的,少不了你们好处,记住,别给我说出去,免得其他大队的人心头不爽”

    “什么意思?”梅业有点没拐过弯来。

    一指边上的大箱子,白杨说:“意思是你们应得的部分我大方的全部给你们了,丹药,功法一样不少,但不能给我说出去,摊上我这么个大方的大队长,你们就偷着乐吧”

    张了张嘴,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中队长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也翻转得太快了吧?我们都不抱希望了你居然又给了?玩呢……

    “此话当真?”白杨指派的第三中队长不确定的问。

    “大男人一个唾沫一个坑,谁有功夫和你开玩笑,拿着东西滚蛋吧”白杨没好气道。

    得到明确的答复,一个个面面相窥,有点懵,晕晕乎乎得到自己相应的部分,犹如做梦。

    白杨心中偷着乐,大棒加甜枣的策略百试不爽,让凌骄揍了他们一顿,达到了震慑的效果,又把东西给他们,让他们明白跟着老大有肉吃的道理,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才最珍贵,从而发自内心的听上官的话……

    论玩弄人心的套路,地球那边能甩出这个世界只知道抡刀子砍人的家伙几条街!

    “对了,我们这些人算是有血莲教相对正式的编织了,暂时不用出战,你们得监督下面的人修炼,还有,明天第一大队的人跟我去后勤处领取各种物资”

    在十个中队长晕晕乎乎快要离开帐篷的时候白杨一拍脑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