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人踏上高台,在那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血莲教成员前方一字排开站好。

    白杨特意注意了一下其他九人,他们一个个都表情郑重而恭敬,纵然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活下来的,实力强大,可面对眼前这个血莲教成员,眼神中居然透露着一丝巴结和讨好!

    “明白了,这个血莲教成员,从气息上判断,不过只是一个武士境界修为的武者而已,之所以让他们如此恭敬甚至巴结羡慕,是因为这九个人本身是野路子出生的武者,并没有自己的门派和师承!”

    “而这个血莲教成员,他代表的是血莲教,代表的是能和整个王朝对着干的大势力,在他面前,哪怕修为比他高一个境界也要矮一个头!”

    “这就好像地球那边,非洲贫穷的黑叔叔也向往发达国家的身份一样……”

    心念闪烁,白杨很快就联想到了很多。

    黑袍人站在众人前方,无形中他好像就要比众人高一头一样,只见他挥挥手,高台下方就有十个人鱼贯上来,放下十个一米长的木箱快速离去。

    看着眼前的十个木箱,除了白杨之外,其他人都一脸激动,巴不得立即将木箱抱在怀里当媳妇一样亲似的。

    此时黑袍人说道:“这十个木箱,你们每人领一个,木箱之内,有一块大队长的身份令牌,十块中队长的身份令牌,一百块小队长的身份令牌以及一千块普通士兵的身份令牌,除了身份令牌之外,里面还有一千颗壮骨丹,这是给普通士兵的奖励,因为这些人都脱离了炮灰身份,只要不死,每一‘会’都有一次这样的奖励”

    “其次,里面还有一百颗养血丹,这是给小队长的奖励,能滋养血气壮大筋骨,让武徒拥有更大机会成为武者,还有十颗养气丹,服下后效果比养血丹强十倍,是给中队长的福利,还有一颗壮气丹,是给大队长的福利,效果我就不说了”

    “最后,里面有三套功法,一套名为血杀刀刀法,是给大队长的福利,一套滴血刀刀法,是给中队长的福利,一套化血刀刀法,是给普通士兵的福利,这些,都是你们负责分发给手下的人的”

    “除此之外,下去之后,你们要用大队长的身份,去后勤处领取相应物资,因为在场的人都不是炮灰,人人可得一套铠甲兵刃,记住,你们作为大队长,要监督下面的人修炼相应的刀法,因为这三种刀法,熟练之后,可以组成军阵,威力无穷,组成大阵的士兵越多,威力越大”

    “好了,最后,根据箱子里面的地图,你们带着自己的人去寻找相应的住处,安顿下来,将下面的人名字统计好,上交给我,我住的地方在你们这些人的中心,很好辨认的,记住,身份令牌不可丢失,在大营中一定要佩戴在显眼的地方,要不然被杀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对方噼里啪啦啰啰嗦嗦一大堆,说完也不给人发问的机会转身就走。

    啧啧,难怪人人都想往上爬呢,看到没,刚刚占据高位,权利就来了,不说其他,掌握这些箱子,就等于拿捏到了下面的人,看谁不爽,克扣了你应有的福利,哭你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心头嘀咕,白杨看到其他九人激动得差点打摆子的表情,暗道你们激动个毛线,这点破玩应送给我我都嫌占地方。

    最珍贵的壮气丹?拉倒吧,我都当炒豆吃得想吐了,至于武功秘籍?我拿来有毛用,家里几大箱子留着生灰呢……

    所谓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大概就是这样的,什么都不缺的白杨压根就不理解箱子内的东西对于这九个人的意义。

    “功法,丹药都有了,这就是依附大势力的好处,我用了十三元的时间,凭一套粗浅功法修炼到了武士三层,再难寸进,连一套像样的枪法都没有,看加入血莲教,这些我曾经抢破头都得不到的东西唾手可得!”钟岳神色复杂的感叹道。

    “血杀刀刀法,我听说过,极其歹毒凌厉,比我修炼的刀法更好,而且我本身就是修炼刀法的,倒是不用再去适应兵器的运用了”陆羽曦吐出一口气说。

    一个个都很激动,一副总算是他妈找到组织了的表情。

    暗中鄙视一帮土包子,白杨干咳一声说:“那什么,哥几个,干正事儿,把东西分发下去,然后找地方住,领取物资,事情还没完呢”

    “咳咳,各位,借一步说话”钟岳刺伤冲着众人眨眼咳嗽一声说。

    脸上出现一丝笑容,陆羽曦笑道:“钟大哥但说无妨”

    你们要搞什么幺蛾子?为毛每一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古怪而我却看不懂?白杨不明所以。

    看了看下面一群眼巴巴的人,钟岳小声看着白杨等人道:“你们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应该发多少下去?”

    我擦呢,白杨秒懂,合着这特么的就开始和兵血了?耽误了血莲教的大事你们不怕被打死吗?

    钟岳问话后,陆羽曦率先表态,伸出五根修长的手指一副我很大方的说:“我觉得,发五成下去就差不多了”

    白杨想翻白眼,心道妹子,你这也太狠了,这东西才到手你就要砍一半?果然女人都是蛇蝎心肠啊。

    然而这是在烂血莲教的根子,我喜欢!

    “我觉得吧,四成,不能再多了,毕竟我们当上大队长是为了啥啊,那帮家伙,管他们去死”一个持刀的哥们说道。

    比陆羽曦更狠!

    “太少了点吧?”钟岳皱眉道。

    陆羽曦问:“那钟大哥觉得发多少下去合适?”

    “三成”钟岳竖起三根手指说道。

    噗……

    白杨差点吐血,合着钟岳说的是自己得到的太少了,马蛋,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觉得你们不能这样,毕竟以后下面的人是会给我们挡刀的,不能太寒了他们的心”白杨觉得自己必须要站出来说话了。

    几人顿时不悦的目光就看向了白杨,仿佛在说兄弟你是要唱反调咋地?

    白杨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说:“我们身为大队长,要为手下的兄弟某福利,你们这样只会让下面的人离心离德,还怎么建功立业成就一番事业呢获得更多的好处呢?”

    “说的也对,那依宋兄弟的,应该发多少下去合适?”钟岳不爽的看着白杨问。

    大家同时成为大队长,如果发给下面的人数量不对等的话,各个人手下的人是有意见的,容易炸营。

    看着众人,白杨大义凛然道:“我们不能做让人寒心的事情,所以我建议,发一成下去,大家觉得怎么样?”

    短暂的寂静后,一帮人目瞪狗呆。

    他们都觉得自己够狠了,没想到这儿还有个更狠的,然而这种人将九成的东西吞没了,却说得大义凛然的样子,让他们一个个自叹不如。

    简直坏得冒烟!

    “是啊,我们不能太让下面的人寒心了,就按照宋兄弟的建议来吧”钟岳咳嗽一声说道,一副兄弟你深得我心的表情。

    老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有句妈卖批留在心里了……

    如此一来,十个大队长商量完毕,分别走向放在自己身前的箱子。

    相视一笑,分别打开,先将里面最珍贵的壮气丹和血杀刀刀法放怀里,然后再将大队长的身份令牌挂身上。

    最后才指挥自己的亲信上来搬东西,根据从箱子中得到的地图分别前往住处,其他的就是个人的事情了。

    白杨看了看大队长令牌,通体漆黑的金属打造,巴掌大小,一面有一朵血色莲花浮雕,莲花浮雕中心有一个‘夏’字,另一面则是第九大队大队长的字样。

    夏应该就代表的是那个黑袍人了,第九大队相当于对方手下第九个大队长。

    随意把令牌挂身上,白杨冲着人群中的凌骄招手,让他扛着箱子带人走,至于发东西下去?安顿下来再说吧……

    带着属于自己的一千人来到相应的营地,白杨让他们自己跟着小队中队的组合寻找帐篷居住,没工夫搭理你们,炸营了最好。

    作为大队长,福利还是不错的,有一个单独的帐篷,足足上百个平方呢。

    白杨随意往躺椅上一趟,指着凌骄放下的箱子说:“自己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凌骄哐当一声打开,看了一眼,一脸嫌弃。

    “血杀刀?垃圾,送给我都不要,壮气丹?对我没用,其他的都是垃圾”

    “切,不要拉倒”白杨撇嘴,不以为意。

    凌骄干脆关上箱子,坐上面问白杨:“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接下来啊……”

    白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帐篷外面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宋大队长,我是梅业,请求相见”

    被打断了话,白杨很不爽,冲着门外大声道:“梅业?你谁???”

    “回大队长,我就是被你用奇怪兵器打伤的那个人”对方回答,在帐篷中白杨都听道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

    “哦,是你啊,等着,我要睡觉”白杨压根不想搭理对方。

    谁管你死活,我来血莲教大营是来搞事儿的,可不是来真的帮他们做事的,爱死哪儿死哪儿去。

    “可是,大队长,除了我之外,其他九个中队的中队长都等在这里的”梅业再度咬牙切齿的说道。

    马蛋,这是不见外面的人都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