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也想当大队长?做梦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其中不乏恶毒的语言,看着白杨就差动手了。

    剩下的人都有志弄个大队长来当当,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走过来的,你白杨算老几,麻溜边上玩去。

    只要不是傻子,全世界从来都不缺想往上爬的人,白杨这只弱鸡站出来差不多就是公愤了。

    俗话说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他这挡住别人上升的步伐简直是刨人祖坟,谁会同意?

    大队长统帅千人,地位崇高,弄钱还不简单,这个位置拿钱收买人心也不好使。

    白杨平静的看着,对于那些恶毒语言视而不见,和地球网络上的喷子比起来你们差远了,哪儿跟哪啊,骂人都没有技术水平。

    掏了掏耳朵,白杨耸耸肩问:“难道各位中队长就没有人同意我当大队长的吗?”

    “没有,滚,再问打死你!”

    “边上站着去……”

    他这问出一句话,又惹来一堆人鄙视大骂。

    这里吵吵嚷嚷,高台上的血莲教首领不说话也不制止,甚至黑袍下的双目还饶有兴致的看着。

    血莲教中可不讲以德服人那套,只要你有能耐,坑蒙拐骗爬上高位那算你本事,当然,被砍死了也活该。

    白杨一只弱鸡也想当大队长,想不引起关注都难,那个血莲教的人也想看看白杨有什么本事,搞不好还能出一个特殊人才呢。

    在血莲教中从来都不缺乏那种战五渣当大人物的情况,只要你能让别人无话可说。

    那边几个已经推举出来了的大队长聚集在一起说话。

    毕竟他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大队长了,属于同一个级别,先熟悉一下再说,说不定以后就要并肩作战。

    当看到白杨跳出来想当大队长的时候,五个武士境界的大队长面面相窥,这是哪儿跑出来的奇葩?

    “此人临危不乱,对周围的恶毒语言泰然自若,想来是有底气拿到一个大队长的名额了”最先站出来的那个持枪青衣中年人平静笑道。

    “嘿,有意思,如果他真能成为大队长,说不得以后要亲近亲近了,某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最为致命”那个身穿鲜红铠甲的女子舔了舔嘴唇说。

    其他人目光闪烁,各有心思。

    面对周围一堆人怒视外加恶毒语言,白杨不为所动,而是看向高台上的血莲教成员拱手问:“将军大人,只要有十个人同意,我就能成为大队长是吧?”

    “不错”对方难得的回答了一句。

    白杨再问:“现在我这个样子,看来只能和他们比试一番拿出服众的本事才能当上大队长了,那么万一其中出现伤亡怎么办?”

    “生存,本来就是一件残酷的事情,死了活该”血莲教的人冷声道。

    “明白了”白杨笑道。

    在问话的时候,白杨心中一个劲的暗道,你特么给我装老大吧,以后看我不弄死你,狗曰的血莲教,没一个好东西!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闭嘴看着白杨和血莲教的人对话,听到后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难道这只弱鸡真的有什么依仗不成?

    没去揣摩那些人的心思,白杨问完话,看向周围的人,下巴一抬,伸手在怀里一掏,手中出现一个铁疙瘩,抬手,握着铁疙瘩指着一群人手指一动。

    砰砰砰砰……

    铁疙瘩在夜色下闪烁火光,一粒粒子弹呼啸而出。

    噗噗噗……

    一连十声闷响,有十个人捂着肩膀后退,惊骇的看着白杨。

    轻轻吹了口手枪枪口的青烟,白杨咧嘴看向那十个人说:“如果我攻击你们的心口眉心或者脖子等致命之处,现在你们已经是死人了!”

    “现在,还有谁不服我当大队长?尽管站出来练练!”

    “……”

    场面一下子陷入诡异般的寂静,这是什么手段?他拿着个铁疙瘩隔空那么一指就打伤了十个人?

    虽然有偷袭的嫌疑,可十个受伤的人却是实打实的事实!

    不要说和白杨竞争大队长的人被镇住,就连高台上的血莲教成员黑袍下的眉毛也挑了挑

    有意思!

    那五个已经确认了的大队长面面相窥,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和饶有兴致。

    他们是武士修为,能感觉到白杨手中的枪械威力对他们的威胁不大,甚至有准备的情况下能躲开子弹,若是运转真气的话,那子弹还能不能打伤自己都难说。

    可是,能拿出这种奇怪暗器的家伙,谁能保证他身上没有其他玩意?

    “我不服!”

    沉默的气氛中传来一声怒吼,一个铁塔般的壮汉冲出,如同一尊蛮牛一样扑向白杨,迅捷如风。

    这是一个武者九层修为的猛人,和曾经德阳镇车家家主相当,是一拳能打爆金铁的牛人,此时他扑向白杨,皮肤变成漆黑的颜色,闪烁金属光泽,皮下仿若有小耗子在游走,彪悍得一塌糊涂。

    他很强,哪怕是白杨在地球那边华夏秦岭深处杀死的几个基因怪物都能被他轻易活撕,此时对白杨出手,气息骇人。

    切!

    白杨鄙视的看了一眼,念力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对方速度虽然快,但白杨更快。

    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铁疙瘩,抖手就给对方砸了过去。

    他的怀里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轰!

    一声巨响传来,声音如雷,火光闪烁,剧烈的爆炸让周围的人脑袋嗡嗡作响。

    噗!

    那个扑向白杨的猛人浑身一颤,一口鲜血喷出,胸口皮肤翻卷鲜血淋漓,甚至还能看到白骨,倒飞而回,嘴里咳血不止,惊骇的看着白杨。

    不愧是武者九层的高手,居然能硬抗手榴弹爆炸的威力而不死,白杨眉毛一挑。

    这段时间以来,他对于地球上的武器威力和这个世界的武者有了一个直观的比较。

    普通使用铅弹的枪械,能对付武徒境界修为的人,当然,修炼雷霆秘典那种奇功的人不算,使用钢芯弹头的枪械,比如机枪,狙击枪这些,能威胁到武者修为的人,而巴特雷高射机枪那样的大家伙,则能够打穿武士境界的真气伤害到他们的躯体,这些枪械的子弹若是淬了万物枯那种玩意能威胁到武师。

    若是要碾压武师的话,得火神炮火箭筒这些更大的家伙才能轰杀,至于宗师,得榴弹炮那种东西……

    这个跳出来不服的家伙,拥有武者九层修为,修炼的是一种增强防御和力量的功夫,硬抗一颗手榴弹爆炸而不死,也算是难得的小高手了。

    虽然没能弄死对方,但震慑效果还是达到了,白杨一手拿着手枪,另一只手抛着一枚手榴弹,目视其他人问:“那么,还有谁不服?”

    这会儿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站出来了,选择了沉默。

    让这个拥有奇怪武器的家伙当大队长貌似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反正还有四个名额呢,没必要得罪他弄得自己一身是伤。

    “有意思,你可以获得一个大队长的名额,之前被他打伤的十个人,出来九个,加上他,以后跟着他混吧,好好干!”

    此时,高台上血莲教的人发话了,先是对白杨说,确定他大队长的身份,然后对那些被白杨打伤的人说,将他们划给白杨,最后还指了指被手榴弹炸伤的那个猛男,最后的最后他还冲着白杨点点头。

    妥了!

    白杨微微点头,转身向着暗中的凌骄挑了挑眉,得到凌骄一个无语中带着惊愕的表情回应后,这才走向了那五个大队长之处笑道:“各位,以后大家都是同僚啦,认识一下,我叫宋一道”

    “宋老弟好本事,我叫钟岳,以后要多多相互帮助才是”那持枪中年人冲着白杨点头笑道。

    “嘻嘻,宋哥哥好本事,以后我们多多亲近亲近,你那是什么东西呢?我很好奇,哦对了,奴家叫陆羽曦,要记得我哦”身穿红色铠甲的女孩舔了舔嘴唇看着白杨饶有兴致道。

    “钟岳大哥,陆妹子,以后有机会亲近的”白杨点头笑道,然后着重对陆羽曦说:“这是我的独门兵器,还不错吧?叫枪!”

    “宋哥哥的枪好厉害哦,一下子就把他们打伤了,千万不要对着我哦,我怕怕的”陆羽曦眯眼笑道。

    “我的枪很厉害的,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白杨挑眉嘿笑。

    然而人家根本就不明白他这句地球上的梗。

    和另外三个打过招呼后,白杨一边和他们闲聊一边等待剩下的大队长诞生。

    十个大队长的名额有限,因为数量少,并未花费太多时间,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除了白杨这个奇怪的家伙外,十个大队长,五个是武士境界的修为,其他四个要么武者九层要么八层,再不济也有一门服众的武技,总之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好了,既然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都已经出现,那么各归其位站好,十个大队长上来,我给你们安排手下的人住所,分发身份令牌以及丹药奖励等事宜”高台上的血莲教成员面向白杨等人说道。

    自始至终,看不到他的脸,一直笼罩在黑袍下面。

    白杨和其他九人对视一眼,众目睽睽之下走上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