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下易容丹,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一阵酸麻,皮肤肌肉收缩,肤色改变,不一会儿白杨和凌骄俩人就变得了另外一幅样子。

    脱下的铠甲没有真丢在血莲教后方的地上,白杨第一时间收进了空间袋中以免露出马脚。

    乘乱揭掉隐匿符,两人展露出身形,出现在了战场血莲教后方。

    白杨变成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凌骄则是变成了一个中年猛男,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们两个干嘛呢?快给我冲,临阵退缩信不信我立即砍了你们!”就在此时,他们前方传来了一声怒吼,同时一道冰冷中带着疯狂的目光看了过来。

    那是一个手持长刀的青年,一眼白杨就看出他只是武徒境界的渣渣而已,应该是一个小头头,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肩膀上绑着一条黑布带,布带上有血色莲花图案。

    “杀??!”白杨一拉凌骄,急吼吼的往那边冲去,眼神示意他别冲动。

    咋俩现在是卧底呢,别动手砍人以免弄巧成拙。

    凌骄撇嘴,那家伙他一指头就能摁死,不过这会儿还是听白杨的吧。

    “哼!”那青年冷哼一声,看到白杨和凌骄冲入人群后也没有说什么,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眼神一瞪,两步跑过去大吼道:“你们的兵器呢?”

    白杨一脸胆战心惊的说:“之前出发的时候,一紧张不知道丢那儿去了”

    凌骄憋着笑,心道白杨装得挺像的,立即装着和白杨一样胆战心惊的表情。

    “你们简直废物,拿着吧,记得多砍陈王朝的兵,立了功,上头少不了好处发放下来”对方瞪眼道,在身上摸索,丢出了两件兵器。

    额,一把尺长的匕首和一柄拳头大的金属手锤。

    白杨拿了匕首,凌骄拿了手锤。

    挥舞了下匕首,白杨无语道:“老大,这玩意能干嘛???捅人都捅不死”

    “咳,将就用吧”对方干咳一声然后瞪眼道,其实他心中也知道,此时在战场上和陈王朝厮杀的人不过都只是炮灰而已,消耗陈王朝的兵力,血莲教压根就没指望他们打下青木县,死光了都没什么损失。

    和凌骄悄悄对视一眼,白杨挥舞匕首冲入人群急吼吼的大吼道:“杀呀,杀光陈王朝士兵!”

    “噗……”

    “哎呀我擦!”

    “你特么小心点,匕首割到我了”

    挥舞着匕首,白杨吼得比谁都大声,可就在后方边上游走不往前冲,误伤了不少人,所过之处一片谩骂。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从乡下来,这场战斗实在是太可怕了,我激动出错,不是故意的”白杨立即解释。

    凌骄紧紧的跟在白杨边上,咬着牙,差点没憋出内伤,也学白杨下阴手,手中的手锤不时给边上的人身上来一下。

    这俩奇怪的家伙混入人群,不时发生混乱,节奏控制得很好,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毕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面的厮杀上呢,一个个急吼吼的往前冲,谁会注意后面这俩奇怪的家伙啊。

    数十万人厮杀的战场就是绞肉机,最前面厮杀的地方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死去,后面的人则急吼吼的冲过去填上缺口。

    陈王朝军队那边,装备精良,配合默契,进退有度,杀得这边人头滚滚。

    可血莲教这边的人多啊,不计数量的往前冲,愣是让这场战争僵持了下来。

    不得不说,血莲教蛊惑的这些人虽然只是一帮乌合之众,可数量一多,其中还是有不少高手的,至少白杨在几分钟时间内就看到了十多个武者,甚至还有一个武士。

    那种高手他们表现尤为突出,一个人能抵一群,不过却是重点被‘照顾’的对象,往往一经出现就是一阵箭矢横飞而来射成刺猬。

    这样的家伙白杨绝逼要远离,免得殃及池鱼。

    凌骄跟在他身边,简直寸步不离,将一些流失不着痕迹的弄开,俩人不停在血莲教大军中游走,人数一多,他们根本就不起眼。

    被激烈的战斗带动节奏,一个个都想往前冲,没有谁注意到他们。

    吼得比谁都凶,面目狰狞的白杨就是不向前面跑,为了让自己显得卖力,真心的想帮血莲教攻打青木县,他还用匕首割破衣服,用匕首上的血迹给自己搞得狼狈,一副我尽心尽力在厮杀的样子,装得比谁都像。

    周围的人都被白杨这积极的模样感染,一个个吼着向前冲。

    “何必去送死呢”白杨嘀咕,心中一个劲暗道快点结束吧,这样才好乘乱混入血莲教大营搞事儿。

    这场战斗惨烈无比,白杨来青木县的时候就在厮杀,一直到现在,几十万人,在绞肉机一样的战斗下,人数飞速减少。

    从早上杀到中午,从中午杀到下午,又从下午杀到黄昏。

    血流成河,尸骨如山,血腥味冲鼻,甚至战场上空都升腾起了淡淡的血雾!

    等到落日时分,血莲教一方数十万人只剩下了不到一万,青木县一方也只剩下了几千人,其他的几十万人永远埋骨战场。

    那画面,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残破的兵器,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咚!

    当夕阳留下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在天边后,血莲教大营中传来一声巨大的钟声,响彻天宇。

    听到那个声音,疲惫不堪正在厮杀的人们动作一顿,很默契的放弃厮杀各自退开。

    这场持续了一天,死了几十万人的战斗,宣告暂时落下一个段落。

    “结束了吗?”白杨站在尸山血海中自语,声音都哑了,给吼的。

    “死去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无辜的,他们原本有美好的未来,可因为一场叛乱,白白送了性命”凌骄叹息道。

    权利更替,从来都是鲜血铺路,最终的历史是胜利者书写,其中的过程,最后谁会在乎?

    “你俩墨迹什么呢,这次没死是运气,快回去了,等下有人来打扫战??!”边上有个浑身是血的壮汉拎着把缺口无数的大刀冲着他们说道,声音嘶哑。

    “哦哦”白杨反应过来,和凌骄跟随剩下的人返回血莲教大营。

    数十万人战斗,最终活下来的两边加起来也只有一万多人,这死亡率可怕!

    当战斗的疯狂退去之后,看到满目疮痍的画面,活着的人才感觉到后怕,自己活下来了,没死,真好!

    哪怕活下来了,但几乎所有人都带着伤,缺胳膊断腿的画面很常见,往往这样的人一辈子差不多都废了。

    随着越发接近血莲教大营,白杨暗中握拳,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在快要接近大营的时候,白杨看到,从血莲教大营中走出十多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血莲教正式成员,他们越过归来的人踏上战场,挥手间撒落一种灰色粉末。

    那些粉末飘散,沾染道尸体,尸体快速枯萎,仿若经历了无数年一样化作粉末!

    “万物枯?不对,那不是万物枯,万物枯比这更可怕,这种东西只对尸体有用,而万物枯连活人都抵挡不住,他们撒的,应该是类似于‘化尸粉’一样的东西吧”白杨看了一眼心中明悟。

    所谓的打扫战场,就是这么打扫的!

    青木县那边也差不多,同样有人出来撒那种粉末,即使和血莲教的人相遇也没有厮杀,仿佛达成了一种默契。

    随着人群越过一道巨大的树木搭建的木质城墙,白杨和凌骄正式进入了血莲教大营之中。

    虽然战斗归来,可他们也没有第一时间得到修休整,而是全部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校场之上。

    在校场前方有一个木质高台,一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血莲教成员早就等在那里了。

    混在人群中,白杨发现,周围的人都一脸热切的看着高台上的那个血莲教成员。

    很快白杨就明白为何周围的人一脸热切的看着对方了,只听对方阴冷的声音说道:“经过一场厮杀,首先恭喜你们活了下来!”

    “活下来的人,经过一次战争洗礼,你们就不再是炮灰了,现在你们刨除残疾之人,有一万人左右,全部编入我的手下,原有的秩序打乱,重新挑选十人小队长,百人中队长,千人大队长,最后,我就是你们的首领,要称我为将军!”

    “你们都是共同杀敌过的,对于身边的人表现有目共睹,自行组队,十人为一小队,推举队长,队长推举出来后,十个小队长推举中队长,中队长推举大队长,等到十个大队长推举出来后,到我这里来领取壮骨丹,能提升你们的身体素质增加实力,现在开始,快点!”

    原来是这么回事,活下来的人,就不再是炮灰,而是有了正式编制,还有一个血莲教正式成员领导,而且有丹药奖励,难怪在场的人一脸热切了。

    心中这样想的时候,白杨觉得周围气氛不对,除了凌骄之外,有九个人自觉站到了自己身后。

    “你们干嘛?”白杨愕然问。

    “之前的战斗我们都看在眼中,你最为积极,我们愿意跟着你!决定推举你为小队长!”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看着白杨说。

    啥玩意?我表现积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表现积极了?

    白杨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