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那就好……”凌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才想起问白杨到底要干嘛,好奇问:“你说要干一票大的,到底想干什么?”

    脸色一正,白杨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审视着他问:“你还记得你告诉过我,你练武的宗旨是什么吗?”

    下巴下意识一抬,凌骄说:“当然记得,我辈练武之人,当行侠仗义,惩恶除奸,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扫平天下不平事!”

    “那我们去把城外血莲教的人全部干掉吧,当然,凭我们两个还不足以干掉全部血莲教的人,只要我们把城外血莲教的主要成员干掉,其他的将是一盘散沙,不足为虑,自然有官府的人出面”白杨目光灼灼道。

    为了增加说服力,白杨补充道:“你看啊,如今血莲教祸乱天下,生灵涂炭,无数人因为他们死去,正是你这种练武之人出手的大好时机,可不能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叫你装逼,这下你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

    “咳,我不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么!”凌骄干咳一声,但还是梗着脖子说。

    白杨心中鄙视,你那只是小打小闹,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冲入血莲教中杀几个人装完逼就跑算什么本事,虽然刺激了,但没什么卵用,估计你连血莲教的中军大帐都没能靠近吧。

    “所以我决定,我俩潜入血莲教中军,去给他们一锅端了,别给我说你不敢啊”白杨拿话激他。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一些宗师武者真人神道修士嘛,我一刀一个全砍了”他继续嘴硬。

    拍了拍凌骄的肩膀一脸鼓励的表情,白杨觉得这家伙早晚要被自己忽悠瘸。

    趁热打铁,带头往城门口方向走去说:“那还等什么,走走走,我们去把血莲教干掉!”

    “就这么去啊”凌骄赶紧拉住白杨,脸皮抽搐道。

    “对啊,有什么不对?你不会是不敢吧”白杨古怪的看着他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现在城外数十万人正在混战,我是无所谓的,主要是你,恐怕还没法接近就给砍死了,再说,血莲教中那么多高手,你想去给他一锅端了,至少得有一个详细的计划吧”凌骄此时觉得白杨比自己还会吹牛,赶紧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忧。

    就这么急匆匆的跑去对方血莲教?送死的吧……

    “我当然有了详细的计划!你以为像你啊,兴致一起就跑过去砍两个人就跑?”白杨撇嘴说。

    “那你给我说说你的计划,让我心里有底”凌骄一脸怀疑问。

    转身,一脸认真的看着城外厮杀的方向,白杨沉声道:“我的计划是,乘着现在城外交战双方混乱,我们混入血莲教,然后想办法把他们中军大帐一锅端了!”

    听到白杨的这番话,凌骄等了一会儿,发现白杨没有了下文,问:“然后呢?”

    “什么然后?”白杨反问。

    “呸,你这是什么鬼计划,还完整的呢,混入血莲教,你一句话就能混入啊,怎么混入?混入之后呢?”凌骄目瞪狗呆道。

    “见机行事!”白杨用四个字给他打发。

    “我觉得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凌骄叹息道,觉得如果听白杨的自己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白杨跑边上的角落,出来后抱着两套铠甲哐哐丢地上,说:“我们先换上陈王朝军队的铠甲,混入厮杀之中,然后乘机接近血莲教那边,到时候动作要快姿势要帅丢掉铠甲伪装成血莲教一方的人,等到战事结束,跟着血莲教的人回到大营那边去,一番混战厮杀下来,鬼知道我俩是谁,血莲教蛊惑了那么多人,肯定认不出我们的!”

    再次目瞪狗呆的表情,凌骄指着地上的铠甲问:“你那儿来的?”

    “这个你别管,快换上,对了,你那把刀给我,我给你藏起来,免得被对方认出”白杨打了个哈哈道,他才不会告诉凌骄,这是自己离开军营的时候顺手偷的……

    挠头,凌骄虽然人情世故不怎么懂,但不代表他笨,纠结道:“你看啊,是这么个情况,我们即使混入混战之中,然后再乘机混入血莲教大营,但你白杨,我凌骄,真以为血莲教的人认不出来啊,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且那么多高手,我们拿什么干掉他们?我虽然自认有一些本事,可还没法对付那么多强者”

    这家伙有点心虚了。

    “所以我准备了这个!”白杨咧嘴一笑,摊开右手,收心出现了两颗褐色丹丸。

    “这是啥?”凌骄不懂,问。

    “易容丹啊,等下混入战乱之中,我们看到哪个血莲教一方的人被砍死了,服下丹药,想象对方的样子,就能易容成对方,简单吧”白杨一脸嘚瑟。

    还真以为我没有详细的计划呢!

    “你牛,这都有,不愧是青木县首富,不过话说,你如何保证我们能混入战乱之中?”凌骄脑袋有点拐不过弯来了,总觉得任何在自己看来不简单的事情在白杨手中都能轻松解决。

    “所以我准备了这个”白杨啪啪翻出两张符纸。

    “这又是啥?”

    “隐匿符啊,我可不想真正的和乱军厮杀,咱从边缘绕过去,不过啊,这段时间你可得?;の业陌踩?,万一有流失刀剑什么的你可得给我挡住,但得隐藏修为,免得被血莲教给发现了”白杨随口说的。

    凌骄脑袋里面琢么啊,穿上陈王朝的铠甲出城混入战场,然后用隐匿符绕到血莲教后面,易容成对方,貌似还真的能混入血莲教?

    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挠挠头,不想了,说:“那好吧”

    “那还等什么,快点走起”白杨催促,说到这里,白杨一拍额头,啪啪跑角落,回来之后丢出两套普通的麻布衣服示意凌骄换上,再在外面套上铠甲。

    这样一来,到时候丢掉铠甲伪装成血莲教一方的人就不起眼了。

    晕晕乎乎的将自己的长刀给白杨让他‘藏起来’,换上麻布衣服,套上铠甲,他俩这就准备出城混入血莲教中了。

    在快要接近城门的时候,凌骄还不忘提醒一句:“记得你答应我的妹子啊,事情完了一定别忘了,咳咳,其实我不是很在意的……”

    “我懂”白杨鄙视,闷骚的骚男啊,对软软的妹子是多么的向往……

    接近交战方向的城墙,凌骄又有话了,俩人躲在角落看着那边,他问:“我们没有出城令牌,如果是我的话,直接就能横冲出去根本没有人敢拦,可此时我们隐藏身份,怎么出去?”

    “那还不简单?”白杨奇怪的看了凌骄一眼,仿佛在说这也算事儿?

    在他懵逼的表情中,白杨啪啪一人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俩人身形隐去。

    “这就是神道修士的隐匿符?虽然能隐去身形,可并不是消失,我明显能感觉到你的存在”虚无中,凌骄的声音传来。

    “瞧你说的,这就是为了让一般人注意不到而已,如果能真正的消失成虚无,我直接就潜伏过去进行暗杀了,还等你?”白杨鄙视的声音传来说道。

    也是,凌骄深以为然,反应过来说:“不对啊,既然你有隐匿符轻易能出城,那还换哪门子铠甲装陈王朝的士兵?”

    “以防万一啊,笨,走了,快点出城,我们绕到血莲教后方,然后悄悄丢掉铠甲混迹人群,等到厮杀结束混到血莲教大营中”白杨说。

    我这想一出是一出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啊,心中叹息,这点白杨是不会告诉凌骄的。

    俩人隐去身形,偷偷摸摸的从城门出去,放眼望去,城外就是一片数十万人交战的画面。

    刀光剑影,尸山血海,喊杀声呐喊声交织,那血腥的场面让人胆寒。

    数十万人的厮杀场面,根本就是一台可怕的绞肉机,单个的人在其中根本就微不足道。

    “一杀,二杀,三杀,四杀,我去,五杀,那个陈王朝的士兵厉害了”白杨在暗中嘀咕,亲眼看到了一个城王朝的士兵噗噗噗砍死了周围的五个敌人。

    “嘀咕什么呢,往哪边?”凌骄催促。

    一直以来他做事都是正大光明的,如此偷偷摸摸的还是第一次干,别说,还挺刺激。

    “跟着我”白杨说道,绕开前方庞大的厮杀场面,往血莲教方向偷偷摸摸的前进。

    噗噗……

    直觉身边劲风袭来,两支流失硬生生改变方向,被暗中的凌骄给拍开了。

    白杨冷汗直冒,还好随身带着个高手,战场太危险了,赶紧给自己拍了张坚甲符,护体金光符太显眼就算了。

    如果不是血莲教太特么阴魂不散了孙子才这么冒险!

    俩人偷偷摸摸,好不容易绕过庞大的战场来到了血莲教后方,凌骄还不觉得,毕竟他是高手,可白杨却胆战心惊,战场太危险了,流失满天飞啊,若不是带着凌骄暗中拍飞了数十支差点射中他的流失,白杨都没法如此顺利的到达这边。

    “我数一二三,我们丢掉铠甲,记住了血莲教一方死去的人样子没?服下易容丹变成那个样子我们暂时就是血莲教一方的人了,别往前冲,就在后面装模作样的吼几嗓子算了”暗中白杨说道。

    他俩够后方的,十多米外才是最后一个血莲教一方的成员,另一个方向,几公里外是血莲教大营。

    “我知道了,开始吧”凌骄回答。

    然后,数十万人厮杀的战场中就混入了两个奇怪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