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县城,沿着城墙一圈,内侧两公里内的房屋都被拆掉作为军队驻扎之地,方便士兵随时能奔赴城墙和城外作战。

    中军大帐在城东方向,外面正对血莲教大营,战事情况时时刻刻向着这边汇聚。

    走在军营中,那种铁血肃杀之气让白杨都感到心惊。

    在这里,每一个人都甲不离身兵器不离手,时时刻刻都能举起武器和敌人厮杀,他们手中的刀剑纵然已经缺口,却依旧擦拭得雪亮,铠甲上能明显看出刀剑劈砍的痕迹,缝隙间甚至有干涸的乌黑血迹。

    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冷漠的,如刀子一样锐利。

    能在数十万上百万人厮杀中活下来,每一个人都无比危险!

    “若是此时有一个神道修士阴神境界的人阴神出窍来到军营上空,哪怕有安神香?;?,也会被那股铁血肃杀之气冲得魂飞魄散!”

    心中自语,白杨只觉胆战心惊,他本身就是神道修士,对那种可怕的气息感受尤为强烈。

    在军营中,纵然是眼高于顶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凌骄也收起了自大的心态,老实了很多,他虽然强大,但在大军包围之下一样要被砍成碎片!

    你一个人再厉害又能杀多少?

    有丁忧陪着,他一路上不时亮出一枚古铜色令牌,畅通无阻,没有人拦他们,直接来到了中将大帐外面。

    在这里却被拦下来了,眼下莫元池和县尊正在商量战事情况,没法第一时间见白杨。

    白杨理解,就在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一连有五个浑身是伤的士兵进入帐中汇报情况。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莫元池,是以只能在丁忧的带领下来到偏帐中休息等候。

    坐在帐篷中,或许是因为军营肃杀之气的原因,气氛有点压抑。

    在这里也能听到城墙那边震天的喊杀声,甚至刀剑碰撞和身躯被撕碎的声音也清晰可闻,每一刻都有无数人死去。

    很不习惯这种气氛,恰好帐篷门口有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的往里面张望,白杨当即笑着招手道:“洪一?进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白大哥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门口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然后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了钻了进来,直奔白杨这边。

    在这半大小孩身后,一溜跑进来十多个,顿时将白杨团团围住,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白大哥,我们好想你,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

    “白大哥,我现在长壮实了呢,修炼武道好累哦”

    “白大哥……”

    十多个小孩,正是当初白杨救下的一帮小乞丐,他当初离开青木县的时候托付给莫问武馆,没想到这会儿他们居然跑这儿来了。

    挨个和他们打招呼后,白杨问最大的洪一:“军营重地,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洪一看了边上的丁忧一眼说道:“白大哥,莫师傅说我们练武,应该多看看打斗场面增长见闻,这样对修炼武道有好处,所以莫师傅就带我们来了,每天都看那些大哥哥和血莲教厮杀,一开始我们还被吓哭了呢,后来就习惯了,的确对我们修炼武道帮助很大”

    “是呢是呢,原本我们还不愿意来的,毕竟那么危险,可是好多小孩都羡慕我们能来”洪三在边上补充。

    “我们只是看,还没有本事出去战斗,但好多大哥哥对我们都不错,可是好多都死了,我们要努力修炼,以后也能打坏人……”洪十一奶声奶气说。

    原本沉默的气氛,因为十多个小孩的到来一下子变得轻松不少。

    白杨一边应付一帮小孩,感激的看了丁忧一眼,这帮小孩能来严肃的军营,恐怕是莫元池卖了自己的面子,一般武道学徒哪儿有这待遇。

    同时他心中汗了一个,看到没,这就是异界的教育,不是纸上谈兵的说什么战场有多么残酷,而是亲自带你去看!

    难怪这个世界人人尚武,哪怕务农的人一言不合也会操起锄头干架。

    “一个个都壮实了,很不错,努力修炼,以后一定也能打坏人的,不过记得打不过一定要跑,所以先学跑路的本事,来,这些辣条奖励你们,加油修炼”

    白杨挨个鼓励,然后在一帮人古怪的注视下,不停的从怀中掏出一包包辣条,仿佛他的怀里是无底洞一样。

    “辣条是什么?”洪七问。

    “吃的零嘴”白杨随意解释了一句。

    不久前他和宋一道去沙漠,扫了不少超市,这些零嘴他空间袋中多得很,此时正好拿出来打发这帮小孩。

    “哇,真好吃”

    “太好吃了……”

    吃着辣条,一帮小孩一下子就被麻辣的味道征服了,虽然嘴上不说,可渴望的眼神却是看着白杨他们还想要。

    这点要求白杨没有拒绝,继续从怀中往外掏。

    辣条的魅力,异界的人也无法抵挡!

    心中感叹,白杨看着丁忧和凌骄也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开口的表情,大方的一人丢了一包过去说:“你们也来点”

    “那多不好意思”凌骄如是道,可动作不慢,麻溜撕开包装开吃,第一口,眼睛一亮。

    丁忧吃着,眼睛一瞪,然后狼吞虎咽。

    “太美味了,此物只应天上有!”好不容易感叹一句,凌骄继续开啃,几下就吃完一包。

    咧嘴一笑,白杨又丢出几包说“尽管吃,管够!”

    “白少你怎么不吃?”丁忧停下动作问。

    “我吃腻了”白杨耸耸肩。

    “……”

    欢快的气氛很快过去,外面有人来通知莫元池忙完了,白杨打发一帮小孩让他们注意安全,这才和丁忧凌骄去见莫元池。

    来到中军大帐中,这里空空荡荡,只有莫元池和县尊两人。

    县尊还是那副样子,一身威严的官服,身边放着神道法宝印玺。

    莫元池就不一样了,和当初相比,他看上去年轻了很多,头发全部变得黝黑,脸上的皱纹消失大半,同时也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白公子快坐,我们这边忙起来倒是怠慢了你”县尊并未起身,看着白杨笑着点头道。

    “理解理解,县尊大人为全城人民操劳,保一方平安,功德无量”白杨拱手道。

    最烦这些礼数了……

    “白公子,我们又见面了,风采依旧”莫元池看着白杨额首道,同时冲着凌骄点点头。

    凌骄面无表情,冲着他们点点头后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这让县尊和莫元池有点小尴尬。

    知道他就这脾气,莫元池和县尊没在意。

    一番寒暄后,白杨直奔主题,问莫元池:“莫前辈,此番前来打扰,我是想问一下,与血莲教交战至今,你们可否清楚他们的中军大帐在何处?还有,整个青木县境内血莲教的总部又在何处?”

    听到白杨的话,莫元池表情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凌骄一眼,又不着痕迹的和县尊对视一眼,这才说道:“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告诉白公子也无妨,那血莲教在青木县的总部,就是如今城外血莲教大营的中军大帐,更详细的说,就在那面血莲教的旗帜下面”

    “多谢”白杨点点头道,没多说什么。

    县尊目露精光,看着白杨问:“白公子,你不会是想将血莲教的中军大帐给端了吧?”

    “我就随便那么一问,哪儿有那个本事”白杨打了个哈哈。

    莫元池沉吟,认真的看着白杨说:“白公子,血莲教大军中,不但有数十个武师之境的高手,还有三个宗师之境的强者以及两个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其他武士武者以及阴神道胎境界的人更是不少!”

    点到即止,他没有明说,但却在告诉白杨,若是真有那样的想法乘早收起。

    没继续这个话题,白杨好像真的就那么一问似的,转而问道:“对了莫前辈,我想向你打听几个人,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什么人?白公子说说看”莫元池点头,也没纠结之前的话题。

    很多事情,没必要说得太过明白。

    “蓝霜,蓝清风,牛健,牛栏山,他们来自德阳镇,参与了和血莲教的战争,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白杨说道。

    听到白杨说出的这几个名字,莫元池目光闪烁,却什么都没说,而是看向了县尊大人。

    咳嗽一声,县尊大人看向白杨说:“白公子所说的这几个人我们倒是知道”

    “哦?他们现在怎么样?在什么地方?”白杨立即问。

    沉吟片刻,县尊看着白杨说:“白公子,我只能告诉你,他们现在都还活着,具体的我不便多说,虽然我也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可事关和血莲教的战争,属于机密,还请见谅”

    “活着就好,理解,那我不问了”白杨笑着说。

    尽管只是只言片语,但白杨还是猜出了很多东西,蓝霜他们居然能关系到和血莲教战争的大局,看来自己给蓝霜的那些兵法符文起作用了,只是他们现在到底在干嘛呢?

    想不通就不想了。

    才和白杨见面不到十分钟,莫元池和县尊又要开始忙了,毕竟外面正在厮杀,白杨和凌骄只能告辞。

    离开军营,白杨对身边的凌骄说:“接下来咱俩干一票大的,敢不敢?”

    “咳……白兄说的妹子……”凌骄压根没问什么事儿,而是关心这个。

    “没问题,话说凌兄你真闷骚,不,明骚”白杨鄙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