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青木县中很多人都看向了白石塔顶端,毕竟青天白日的上面站着一个人太瞩目了。

    “是那家伙,哼!”

    “那个叫凌骄的少年高手,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整个青木县居然找不到与他比肩的人,也不知道是谁能教出这种弟子来,堪称当代少年天骄!”

    “血莲教又要头疼了,他一出现在白石塔顶端,就意味着血莲教要死几个高手!”

    看着白石塔顶端的凌骄,有人被他打败过心头不爽,有人佩服他的实力而感叹,有人则是对他杀血莲教高手拍手称快。

    青木县大营中心,一身灰色长袍的莫元池看着白石塔顶端的凌骄一脸无奈。

    这么个高手,却喜欢独来独往,若是与军队配合的话,将能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来,甚至有可能改变当下青木县的局势。

    可他压根就没想过和军队一起作战!

    “莫先生,你说,这次他还能平安归来吗?”县尊大人站在莫元池身边看向白石塔顶上的凌骄问。

    莫元池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一而再的突袭血莲教大营,虽前几次他都能从容离去,可却一次比一次危险,这一次再去,结果未知”

    “可惜啊,如此俊杰,实力强大,若是能配合军队该多好”县尊苦笑。

    “练武之人,喜好血勇之气,尤其是这样的少年强者,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办到其他所有人才能办到的事情,唯有遭受打击,才会真正的懂得人力有穷的道理,等这次他归来,我再想办法找他劝说一次吧”莫元池想了想说。

    他明白县尊大人的意思,一来如今青木县局势的确需要这样的高手配合,再则,作为官府,是很不喜这种不服管教的野生武者的。

    “如此就麻烦莫先生了”县尊笑着点头道。

    白石塔很高,城外也能看到塔顶。

    血莲教大营中,几双眼睛看着白石塔顶端的凌骄,满是冰冷,同时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等待对方的到来将其弄死!

    几次被突袭,着实让他们这边死了几个高手,这让血莲教的人咬牙不已,若是不弄死他,哪怕是打下青木县也会觉得没有成就感。

    城中,街道上,丁忧介绍了一下白石塔顶端的那个人,转身,却看到白杨瞪大眼睛看天,好奇问:“白少在看什么?”

    白杨眨了眨有点发酸的眼睛说:“在看打雷没有”

    “打雷?”丁忧不懂。

    “咳,没什么,走,那么厉害的高手,不认识一下都对不起自己,我们过去和他闹闹磕”白杨干咳一声,不会告诉丁忧装逼遭雷劈这个梗,招呼一声,往白石塔那边而去。

    “白少,家师还得等着呢,而且,对方独来独往,根本就不会搭理我们……哎……等等……”丁忧劝说,可白杨兴冲冲的就过去了,只能跟上,心道过去后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会很尴尬的。

    七拐八拐,两人来到白石塔下,白杨冲着塔顶大喊:“喂,你站那么高干嘛?掉下来是会摔死的,而且上面经常被雷劈死人我跟你讲!”

    听到白杨的话,丁忧大吃一惊,脸色一变说:“白少慎言,对方实力强大,万一惹怒对方降下怒火就麻烦了,我也无法?;ぐ咨俚陌踩?,而且对方根本就不可能理会我们”

    “没事,我和他熟”白杨满不在乎道,接着继续看着白石塔顶端大吼:“那边有漂亮妹子,我带你去看,你去不去?”

    丁忧心道你就吹牛吧,还和他熟呢,人家连县尊大人都不放在眼中知道你是谁啊。

    想是这么想,但丁忧也急啊,觉得这白杨太不靠谱了,难道就不明白惹怒那样一个高手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正在他心中乱七八糟想的时候,突然浑身一颤,感受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浑身发寒。

    抬头就看到,白石塔顶端那个高手孤傲冷漠的眼神看向了他们!

    “危险,药丸!”丁忧心头惊呼,一边暗自戒备的同时也无语,白少你就不能安分点么,这是要坑死人啊。

    完蛋了!

    下一刻,丁忧内心绝望,因为他发现白石塔顶端的那个人笑了,这种笑在丁忧看来就是发怒动手的征兆!

    果不其然,对方居然面带‘冷笑’的从白石塔顶端直接跳了下来。

    如同一片树叶轻飘飘落地,那黑袍青年手持长刀站在了双方几米开外,丁忧浑身紧绷,随时准备跑路,心道面对这样的高手白少我真不是不讲义气而是帮不了你……

    “咦?白兄,真的是你,我刚才在上面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怎么会在青木县的?”凌骄走过来看着白杨笑道。

    至于丁忧?手下败将而已,看都没看一眼。

    啥?你们真的认识?丁忧傻眼了。

    “不是我吹,青木县我最有钱,你说我为毛在这里,话说你来多久了?有没有找到漂亮妹子?”白杨上前,在丁忧胆战心惊的注视下给凌骄胸口来了一拳说道。

    然而更让丁忧傻眼的是,那一脸孤傲老子天下第一的凌骄此时不但没有怪罪白杨,反而是嫩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白兄低调低调,咳,青木县人好多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而且漂亮妹子也多,可我不敢和她们说话呀,哎呀呀,郁闷死个人”

    丁忧目瞪口呆,大爷,你这画风不对啊,为毛一下子从牛叉闪闪的高手变成土包子了?

    “啧,凌兄啊,我跟你讲,这和妹子搭讪呢,得讲究技巧,来来来,我跟你科普一下什么叫泡妞三十六计七十二法一百零八招,首先,你得有钱,其次,你还是要有钱,最后,你没钱哪个妹子会看你一眼……”

    我才不会告诉你,其实以你的长相和实力,只要透露出对女人感兴趣,恐怕整个青木县中没有几个女人能招架得住这个残酷的事实,你慢慢悟吧。

    白杨心中憋着坏。

    边上的丁忧彻底傻眼了。

    话说高手高手高高手,你这个时候不应该表现得不屑一顾吗?为毛跟个小学生似的点头一脸深以为然?而且,你应该拔刀冲向敌营啊,这会儿和白少勾肩搭背谈论女人你把正事儿忘了吧?

    丁忧是懵逼的,这个世界太乱,他有点跟不上节奏。

    不久后,暗中有无数人在大骂,我擦坑爹呢,我们还等着看你冲向敌人大杀四方,结果你撂挑子了?

    血莲教的人也在无语,合着我们准备了辣么多手段等着你呢,你不来了是几个意思?

    “等等,白兄啊,你让我缓缓,我从山上下来,学了一身本事,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啊,师傅没教,而且我除了手中这把刀之外没钱……”凌骄打断白杨尴尬道。

    “没钱?没钱还说个蛋蛋,话说这段时间你跑青木县来没钱你是怎么活下来的?”白杨鄙视道。

    “以我的本事弄点吃的还不简单?那些客栈那么多空房找个地方睡还不简单?”说道这里凌骄又傲娇了。

    “我擦,你居然偷?”白杨瞪眼。

    “嘘……白兄小声点,被人听到了”凌骄一脸尴尬。

    超级鄙视的看了凌骄一眼,看得丫都不好意思了,白杨这才转移话题说道:“我听说你跑血莲教中几进几出啊,清楚他们的具体情况吗?”

    “不清楚”凌骄理所当然的摇头。

    “你都不清楚那你跑去搞毛?”白杨一脸见鬼的表情。

    “我就感觉哪个地方有高手直接杀过去砍死就是”凌骄咧嘴一笑,说道砍人的本事,他又开始装逼了。

    老子服了!

    白杨心中鄙视,眼珠子一转,看着他兴致勃勃的说:“正好,我接下来要做一件事情,你得帮我”

    “不帮,我又不是你的打手,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也不可能听你指挥,而且一看你就不是有什么危险的样子,若是有危险我还可以出手救你”凌骄瞬间变脸。

    “我有钱,你帮我,我送个漂亮妹子给你怎么样?”白杨挑眉说。

    我还治不了你了我!

    表情定格一瞬间,凌骄干咳一声说:“我考虑一下……”

    “一个只有‘六元’(一元相当于三年等于地球十八岁)大的妹子,长相甜美声音好听波大腰细屁股翘怎么样?”白杨眯眼说。

    “好!”凌骄瞬间妥协。

    少年高手,学成下山,对外面的一切都是小白,骚动的心怎能不想妹子,奈何不知道怎么和妹子相处,好尴尬的。

    白杨这是拿住他的软肋了。

    “走走走,现在跟我去见一个人,有你帮忙计划得改变了,而且更好办得多”白杨当即催促道。

    丁忧跟在后辈一脸纠结,脑袋里面一团糟。

    那个半招就能秒了自己的高手,那个孤傲不可一世的高手,就在我眼前。

    可我看到了什么?他说青木县好多人啊,他没见过人吗?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相处,难道这样的高手不是女孩子去迎合他吗?

    一定是今天没睡醒,一定是这样!

    丁忧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杨三言两语将凌骄忽悠走,凌骄自己估计也忘了原本是要去血莲教大营杀人这回事,一心想的都是帮白杨办完事后白杨送给他的妹子。

    波大腰细屁股翘啊,哎呀呀,好羞涩,到时候一定要看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