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

    白杨身边的护卫惊骇的看着他,眼前身首异处的中年人身上展露出来的气息让他武士之境的修为都感到胆战心惊,可白杨却能割草一样将其杀掉,越发的觉得白杨深不可测起来。

    死去的中年人白杨明确感觉到有武师之境的修为,可是,血纹剑横在他脖子上,白杨念力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对方连运转真元抵挡的机会都没有,稍有异动白杨就会率先下手!

    或许是对方也感觉到了这点,才没有轻举妄动,最终还是被白杨宰掉。

    没解释什么,白杨对护卫说:“把尸体处理一下!”

    “是!”

    前边,清荷看着白杨,虽然极力表现得平静,可她的眼神却显示出了她内心的恐惧。

    作为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弱女子,清荷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身首异处,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

    “清荷,没吓到你吧?”白杨走过去挡住她的视线说。

    摇摇头,清荷深吸口气说:“没有,我只是不适应这样的场面而已”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白杨看向她身后的木屋说:“既然得到了续命丹,就先去给小兰服下吧,希望能快点好起来”

    “嗯”清荷点头,然后转身进屋。

    白杨没有跟进去,在外面等着。

    进屋后的清荷平复了下心情,望了望手中的瓷瓶,抓的死死的,走向床边,小心翼翼的从内中倒出一?;ㄉ笮〉谋搪痰ね?。

    就这小小的一粒丹丸,散发浓郁的清香,闻一口浑身舒坦毛孔舒张精神百倍,拥有强大的生机。

    原本这需要她付出一切都不足以获得十分之一的丹药,此时却却唾手而得!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屋子外面,白杨随意找了块石头坐下,念力观察屋子内的情况。

    清荷将药丸喂近了小兰的嘴里,很快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小兰就有了变化。

    苍白的皮肤变得红润,气若游丝的她呼吸变得有力起来,强大的生机在她体内弥漫,心口致命伤飞速愈合,就连干瘦的身躯都在渐渐变得饱满……

    四品丹药续命丹,堪称起死回生,效果逆天!

    一面观察屋子内的情况,在护卫处理完尸体回来后,白杨看着他问:“你家师傅莫前辈现在在何处?”

    “回少爷的话,如今师傅坐镇县城军营大营,与县尊老爷共同商讨对付血莲教战事”护卫回答,完了他很激动的补充一句说:“少爷有所不知,如今师傅可是县城第一高手,唯一的宗师之境强者,上百年来第一个青木县出现的宗师高手!这还要多谢少爷呢,当初提供的钱财师傅去买了一粒延寿丹,身体换发生机,一具突破了宗师之境修为!”

    没想到还真让莫元池成功了,白杨心中自语,县城这种小地方出现一个宗师之境是很困难的,毕竟没有门派支持,没有功法资源堆积,凭自身成为宗师可想而知有多难。

    “嗯,想办法通知一下莫前辈,我想拜访一下他”白杨想了想说。

    莫元池如今作为青木县第一高手,坐镇大营,应该知道不少城外血莲教的事情,先打听一下情况再决定后面的事情!

    “好的少爷”护卫回答。

    白杨当初给莫元池提供了那么多钱财帮助突破,虽然如今莫元池地位崇高,但见一面应该不难。

    这边商量完毕,小屋内清荷带着如释重负的表情走了出来。

    看着白杨,清荷感激道:“白公子,小兰服下续命丹,换发生机,伤势已经完全好了,只是之前太过虚弱,目前还未醒来”

    “那就好,人活着比任何都重要”白杨点头道。

    清荷目光平静的看着白杨问:“白公子,你为何知道我要续命丹救小兰?而且那个人身上有续命丹白公子好像很清楚?”

    “我猜的,你看啊,小兰伤那么重,需要续命丹才能救命吧,那个血莲教的人来这里奚落你,身上肯定带着你想要的东西,嗯,就是这样”白杨打了个哈哈。

    掩嘴一笑,清荷看着白杨说:“感觉任何人在白公子面前都没有秘密呢……”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清荷看着白杨退了一步,双手下意识放在了胸前!

    “我没偷看过清荷你的身子……额……”看到清荷的举动,白杨下意识说,然后住嘴,尴尬了。

    这不明摆着自己能看穿任何人的衣衫嘛。

    咬了咬嘴唇,清荷吐出一口气说:“我相信白公子不是那样的人”

    得,好人卡……

    再次转移话题,白杨看了看周围说:“清荷,这个地方不适合居住了,到我府上去吧,至少安全”

    清荷沉默片刻,旋即抬头看向白杨问:“若清荷到白公子府上去住,那清荷算什么?”

    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贸然跑一个男人家里去住,难怪清荷会这么问了。

    “我们是朋友,以清荷的心性,难道这点还看不穿吗”白杨摇头苦笑道。

    “那好,等到战事结束,清荷再搬出来就是,对了,白公子,这些钱还你,如今小兰已经脱离危险,用不到了”展颜一笑,清荷掏出一叠钱票递给白杨说,她并未拒绝白杨的好意。

    想了想,白杨接过钱票说:“也好,若是以后清荷需要的话,随时开口就是”

    不接不行啊,若是不接的话,又把人领家里去,总有一种包养人家的感觉……汗……

    边上的护卫沉默,心中一个劲暗道姑娘别去,会怀孕的,当然,这种话他是不敢说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白杨安排人来接清荷她们过去,到达白府,专门腾出一个小院给她们住,遵循清荷的意见,并未安排丫鬟伺候。

    她们只是借住,并非白府的主人,随意使用白府的丫鬟的确不适合,要不然就真的关系暧昧了。

    这一切安顿好之后,王二吉来通知白杨,那边已经和莫元池说好,白杨可以随时去见他。

    原本莫元池是想亲自前来见白杨的,只是因为如今正在大战,莫元池不能擅离职守,只能表示歉意。

    白杨理解,无论是他卫星的事情还是血莲教这阴魂不散的一根刺都让他刻不容缓的想要解决掉,在安顿好清荷他们后,就马不停蹄的跟人去找莫元池了。

    虽然没法亲自前来见白杨,但莫元池还是给出了足够的尊重,派了真传弟子丁忧前来迎接。

    一段时间不见,丁忧或许是在莫元池晋升宗师之后加以指点下,如今修为已经到了武师七层的地步,还差两层都快接近当初莫元池的修为了。

    当初丁忧还负责过白府一段时间的护卫头子,后来白府走上正轨他回去了莫问武馆,如今跟随莫元池在军营任职。

    途中,丁忧用缅怀的语气问白杨:“白少,我师弟秋林如今可好?”

    “老单啊,如今很好,在德阳镇那边我的葫芦山谷享福呢,话说丁大哥,别看如今老单瞎眼残疾了,而且修为尽失,你肯定打不过他!”白杨笑道。

    单秋林是莫元池的徒弟,却因为儿女情长听了白杨的怂恿做了点年少轻狂的事情,最后被逐出师门。

    命运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楚,最后单秋林有自己的造化,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

    “如此就好,秋林师弟也是个可怜人,哎”丁忧摇摇头笑道,并未相信白杨的话,毕竟一个瞎眼残疾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如今自己武师七层的修为。

    没解释什么,说道这里,白杨问丁忧:“对了丁大哥,你大师兄呢?”

    当初单秋林被逐出师门,还不是因为他大师兄姜山的缘故,从迷河林出来后,白杨就没有见过听过姜山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在铁剑门遗迹对方有没有找到生生果。

    “我也不知,当初大师兄离去后,带走了小师妹,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丁忧摇头道。

    他们师兄弟几个跟着莫元池学武,没有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前段时间我倒是在迷河林中见过你大师兄姜山,他前往深处铁剑门遗迹寻找生生果,结果如何我也不知道……丁大哥?”白杨给他说姜山的消息,说着说着发现丁忧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自己这边。

    顺着丁忧的视线看去,白杨嘴角抽搐。

    快看,那边有人装逼!

    白石塔,青木县标志性建筑之一,高耸入云,在大半个城区都能看到那座石塔,每到雷雨天都有人排队上去招雷劈企图学会雷霆秘典。

    今天艳阳高照,并没有打雷,可白石塔顶端却站着一个人。

    一个一身黑袍的青年站在顶端,双手怀抱一把长刀,目视远方,一脸孤傲,大有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孤独。

    丁忧看着白石塔顶端的那个孤傲青年深吸口气说道:“那是一个高手,不久前来到县城,当时县城还未和血莲教大战,他挑战各路武者,无人是他的对手,就连我也没有在他手中走过一招就败了,最后他挑战晋升宗师之境的师傅,那一战结果如何没有人知道,师傅没说”

    “后来,血莲教打来,他先后五次孤身一人杀入大军之中,企图平掉血莲教中军,可是都失败了,而每一次他深入血莲教中军之前,都会站在白石塔顶端看向血莲教方向,看样子他应该是又要发动一次冲击了!”

    白杨表情古怪,那装逼货居然真的跑来县城了,很想大吼一声凌骄你麻麻喊你回家吃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