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发动所有人脉给我查,查清楚清荷到底经历了什么!”白杨对身边的一个护卫吩咐道。

    “好的少爷!”

    等待查探结果的过程中,白杨并未现身,静静的看着。

    小破屋子外,清荷拿到白杨派人送来的钱票之后,并未第一时间离去购买续命丹,而是回到屋子里开始做饭。

    她从破旧的小床下面掏出一个瓦罐,倒出了我为数不多的一些米,几乎数都数得清。

    看着碗底的米粒,她平静一笑,深吸口气,生火做饭。

    曾经的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用为了生活而发愁,可如今,她不但要亲自做饭,还得挣钱,还要照顾一个垂死的人,生活的重担压在她身上。

    但她依旧乐观,不曾对生活绝望,坦然面对。

    尽管只是生活琐事,她的动作依旧是那么优雅,就如同她弹奏古琴的画面一样优美,尽管她做得不够好,熬了一碗清汤寡水的粥,最后把自己弄成了小花猫。

    粥她没吃,而是喂给了垂死的小兰。

    收拾一下,她坐在床边拉着小兰的手说话。

    “小兰,原本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可幸好遇到了白公子”

    “他真的是个好人呢,你都不知道,我虽然平静,内心却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开口向他借钱”

    “你说他内心会怎么看我呢?”

    “今天我出去想要奏曲挣钱,可是一钱都没有挣到,兵荒马乱的,没有那么多人有闲情逸致了……”

    絮絮叨叨说了一个小时的话,她又给小兰身上擦拭了一下,这才关门带上钱准备出门,随手不离的还有那张古琴。

    “少爷,我们发动了所有的人脉,甚至官府那边都打点了,却没有查到有关于清荷小姐的任何遭遇信息,此事不简单!”

    暗中,护卫回来汇报。

    青木县就那么大,白杨作为这里的首富,想要查什么事情可谓简单得很,一句话的事情,可此次却查不到,事情就值得玩味了。

    “我知道了,尽量去查……等等,不用了……”白杨说道,突然目光一凝。

    他身边带来的护卫,是当初莫元池武馆的一批人之一,拥有武士之境的修为,此时也双目凝重的抽出腰间长刀拦在白杨身前说:“少爷快走,那是个高手,要不要叫人?”

    “不用”白杨摇头道,想了想,向着清荷所在的地方而去。

    暗中的他,距离清荷住的地方至少五百米远。

    清荷刚刚出门,转身,脚步一顿,双目中闪过一丝凄然,深吸口气看着前方说:“我只是一个小女子,都已经落到如此田地,你们要如何才肯放过我?”

    在清荷前方,站着一个看上去年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甚至衣服上还有补丁,长相也普通,丢到人堆都认不出来那种,和周围居住的平民没有什么两样。

    此时,他一脸微笑的看着清荷说:“真的很佩服你的毅力,这样你都不妥协,你的两个丫鬟,原本小翠可以不死的,只要你答应和我们合作,而且,也只需要你一句话,你的这个丫鬟小兰也不用死,续命丹,在我们这里,根本就不算什么珍贵的东西!”

    “清荷虽是一介女流,却也懂得道义,你们的要求,清荷纵然是死也不会答应”清荷看着对方目光坚定道。

    “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很多事情却是生不如死,你拒绝了我们,因为你是关键,所以没有动你,你的两个丫鬟,原本我们也没有想让她们死,只是让她们处于垂死的边缘帮你下决心,可惜,你一个弱女子,无法承担她们活下去的希望生生拖死了一个”

    “体会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了吗?是不是比死还难受?如果你不答应,凭你已经花光积蓄的现在,另一个离死也不远了”

    “她死之后,若是你还不答应,呵呵,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但因为你是关键,我们不会让你死,可是,你这么漂亮,我想有无数男人都想和你睡的,嘿嘿,想想那种画面吧!”

    长相穿着普通的男子看着清荷森然道,他还不知道清荷已经借到了购买续命丹的钱。

    “滚,我不会答应你们的,哪怕我死!”清荷咬牙怒道。

    “啧啧,若不是因为上头有令不准动你,我真想把你睡了,你好自为之吧,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听你的答案,那个时候你的丫鬟小兰恐怕已经死了!”对方双目火热的看了清荷一眼,转身欲走。

    可是,这个中年人刚转身,身躯一颤,不敢动了。

    不知何时,一柄布满血丝的长剑已经凌空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轻轻一动他就将身首异处!

    “你想睡谁?嗯?告诉我,我的耳朵不好!”

    白杨身边跟着一个紧张无比的护卫,表情平静的从小巷走进来,看着那中年人冰冷的问。

    清荷看到那边的白杨,心头一颤,泪水模糊了双眼,吸了吸鼻子看着白杨苦笑道:“白公子,你又何必淌这浑水呢”

    白杨看向清荷点头柔声道:“因为你是我朋友,你的事情,我不可能视而不见,清荷,我拿你当朋友,若不是我暗中跟来,你是不是临死都不会告诉我你自己的困境?”

    他当那中年人不存在,哪怕对方看似普通却有武师之境的修为。

    清荷很快恢复平静,目视白杨摇摇头说:“白公子,清荷欠你太多,单是你让清荷从风尘之中脱身的情谊就无法还清,清荷又怎能给你带去麻烦?”

    摇摇头,白杨说:“如果我猜得没错,这次,不是你给我带来了麻烦,而是我给你带去了麻烦,甚至小翠和小兰的遭遇也是因为我的牵连才这样的对吗?”

    “不,不是这样的,是清荷自己的事情”清荷摇头否认。

    白杨不笨,很多东西一想都能猜个大概,尽管清荷否认,可事实就是事实。

    点点头,白杨示意清荷在那边站好,看着被血纹剑横在脖子上僵直不动的中年人说:“那么,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吗?血莲教的……杂碎!”

    中年人看向白杨,目光凝重道:“见过白少,如果我说,其实我们并没有恶意你信吗?清荷姑娘的两个丫鬟无足轻重,原本可以不死,但却死了一个,只能说清荷姑娘太执着,死了一个是意外!”

    “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不想听废话!”白杨皱眉道。

    对方沉默片刻,坦言道:“我们血莲教,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抓住你,但一直找不到你人,你的老窝葫芦山谷,防守严密,我们混不进去,眼下的大局也无法抽调高手过去专门找你,所以,只能取折中的办法,通过和你熟悉的人找到你,抓住你!”

    说道这里,中年人一指清荷说:“她只是其中一个,因为和你是朋友关系,我们威胁她,找到你,劝说你心甘情愿的加入血莲教,你是青木县首富,有你的加入,对我们拿下青木县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可是,清荷姑娘不同意,没办法,我们只能施展一点手段了,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毕竟清荷姑娘本身没有什么损失,而且,白少若是加入血莲教,荣华富贵指日可待,陈王朝必定会被推翻,届时白少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对方说着,白杨听着,事情大概清楚了。

    清荷的遭遇,不过都是被白杨波及的而已,可是,她却没有将这些告诉白杨,反而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抬头看天沉默,随即白杨看向清荷苦笑道:“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事情已经说开了,清荷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平静的看向白杨摇摇头说:“白公子,你没有对不起清荷,反而倒是因为我没有能帮到你而应该愧疚”

    说道这里,她越发的平静,看着天上的白云笑道:“脱离风尘场所获得自由,无拘无束,不用刻意迎合任何人,不是别人挣钱的工具,白公子,你能让我获得这段时间的自由,我真的很感激,你不明白自由对清荷来说的意义,这份恩德,清荷无以为报”

    “血莲教胆敢犯上作乱和王朝对立,何其强大,他们要针对白公子,清荷无能,无法帮助白公子太多,哎……”

    听了清荷的话,白杨沉默。

    两人是朋友,站在各自的立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白杨觉得自己牵连了她,她却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

    谈不上谁对不起谁,说不上谁比谁付出更多,一切不过是自己人生观的体现而已。

    抬头,白杨看向那血莲教的中年人说:“续命丹你身上有吧?给她”

    对方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丢给清荷,随即看向白杨问:“我们成心邀请白少加入,只要白少点头忠心为我们血莲教做事,一局就能成为教中大人物,白少以为如何?”

    对方有恃无恐,拿出续命丹让清荷就小兰,同样也有的是手段对付清荷他们。

    “阴魂不散啊”白杨摇头叹息。

    噗嗤……

    血纹剑一横,对方的脑袋和身躯分离。

    对方好似早就料到白杨会这做一般,脸上带着笑,甚至都没有反抗。

    他临死前的眼神白杨懂了,死了一个他,血莲教还有无数个他,只要白杨还活着,就有无数人会一直针对他!

    “血莲教!”白杨眼神冰冷吐出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