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作为青木县首富的薛家,被白杨兵不刃血的玩死,王二吉深知白杨有多可怕,若是后续有人因为白杨主动粮食降价心生不满找他麻烦的话,恐怕下场不会比当初的薛家好过多少!

    此时此刻,王二吉隐隐约约能感受到白杨很危险,但那种危险不知道来自于何处。

    青木县很大,白杨迈步前进,走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到达白府。

    随着越发深入县城中心,街道上的人稍微多了一点。

    “少爷怎么了?”

    走着走着,王二吉发现白杨站在街上不动了,顺着白杨愣神的目光向前看,王二吉依旧没有明白个所以然。

    只见白杨深吸口气,伸手指向前方一栋装修精美的五层酒楼问:“那是谁家的产业?”

    “客来居?少爷,那是你的产业啊”王二吉低头回答。

    白杨嘴角抽搐,自己在县城有多少产业他压根不清楚,小猫虽然没有来过这里恐怕都比他明白。

    稍微尴尬了一丢丢,白杨说道:“走,跟我过去”

    王二吉点头,小声吩咐身边的丫鬟:“快去通知客来居的掌柜准备迎接少爷……”

    “不用了”白杨听到了,开口打断。

    王二吉嘴角一抽,心道要出事儿,但具体是什么事儿他却不知道,希望不要波及到自己才好,好不容易才过上如今这种生活的。

    客来居酒楼,门口,一个青衣小二冲着门外挥手苦笑道:“姑娘请回吧,我们这里真的不需要琴师,现在很多人饭都吃不起,我们都快关门了,谁还有兴致听曲儿啊,而且你的要价实在太高,即使有兴趣的客人也被吓跑啦”

    说话的小二看上去也就一二十岁的样子,此时看着门外,双目中带着三分同情三分无奈和四分纠结。

    在他前面的台阶下,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子,哪怕只是最为普通的粗布衣衫也难掩她优美的身段,精致的脸蛋好似画中走出的人儿,一脸恬静如白莲花绽放,怀抱一张古琴优雅站立。

    女子双目中带着苦涩和祈求,面对这样的人儿,恐怕谁也生不起拒绝之心,可门口的小二只是下人,做不了主。

    苦涩一笑,女子点头道:“小二哥,如此就打扰了,如果有客人想听曲儿的话,劳烦通告一声,少不了小二哥的脚步钱”

    小二只是个小人物,知道这样的女子不是自己能觊觎的,苦笑道:“姑娘,说句不中听的话,若你真的有困难,大可……算了,我不说了,你也明白,只要你开口,有的是人愿意给你掏钱的”

    “多谢小二哥提醒,告辞了”女子明白小二哥的意思,并未生气,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

    刚一转身,女子脚步一顿,看向前方,水润的红唇轻轻抿起,脸上出现一丝由衷的笑容。

    白杨挥手,示意王二吉闪边上去,迈步向前,看着前方街道上孤零零的人儿神色复杂。

    来到对方两米开外,张了张嘴,白杨拱手笑道:“清荷姑娘,好久不见”

    一身粗布衣服的清荷安静的站在街道上,怀抱古琴,风吹起她的发丝,幽静得像一首诗。

    她轻轻缕了一下脸颊上的发丝,看着白杨轻语道:“白公子,人生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耸耸肩,白杨苦笑道:“清荷姑娘,我可没有你那么文艺,说话真好听,你知道,我识字还是你教的”

    她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看着白杨问:“白公子,近来可好?”

    “一切都好,多谢清荷姑娘挂念,只是,清荷姑娘如今为何……”看着清荷,白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

    她过得不好,从穿着就能看出,之前那一幕他也看到了。

    她依旧宁静,轻轻摇头说:“些许坎坷而已,还不至于压垮清荷”

    不知道怎么接话,一看清荷就过得不好,直接问的话可能会伤到她的自尊心,白杨看了看周围,一指边上的客来居说:“这是我的地方,清荷姑娘可否进去小坐片刻?”

    “也好”她点头,没有拒绝。

    边上,王二吉早就麻溜的开始让人准备了,白杨和清荷直接来到五楼的一个清静包间,没有任何人打扰。

    门口的小二目瞪口呆,原来那个窘迫的女子是神秘大老板的朋友,如果之前能尽量照顾一下的话……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同样捶胸顿足的还有酒楼的掌柜,你是老板的朋友早说啊……

    瓜果菜肴美酒尽量往桌子上端,下人退去后,白杨看着对面的清荷笑道:“清荷姑娘,请随意,不用客气”

    她拿起一块糕点,少少的吃了一口,看着白杨笑道:“白公子,那时分别我们说过,称我清荷即可”

    “呵……清荷先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白杨点头道。

    她面带菜色,一看就营养不良的样子。

    目光闪烁,清荷没有说什么,没拒绝白杨的好意,没客套,她是真饿了,没矫情做作找罪受。

    小口小口的吃东西,她吃得很少,不一会儿就放下筷子说:“多谢白公子,清荷吃饱了”

    “要不再吃点?”白杨建议。

    小小翻了个白眼,清荷摇摇头道:“清荷吃不下了”随即,她沉默片刻看着白杨说:“白公子,清荷想向你借一些钱……”

    “要多少?”白杨直接开口,他正想找理由帮助对方一下呢,对方居然开口了,省了他一番口舌。

    她眼神带着点忐忑,看着白杨说:“白公子,清荷需要的数额比较大,若是不方便的话,清荷再想办法”

    你能想什么办法啊,给人奏曲能赚多少钱?

    “清荷直说便是”白杨很肯定的说,他知道,清荷若不是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肯定是不会向自己借钱的。

    “十亿钱……”清荷说完,都已经做好被白杨拒绝的准备了。

    那么多钱,整个青木县能拿得出来的人家都很少,更何况是借给别人。

    “好,等下我就让人去准备”白杨一口答应下来,没有问原由,财大气粗,十亿钱就跟十块钱似的……

    他和她是朋友,尽管相处时间不多,但却是真正的朋友,那种交心的朋友,不带任何目的的朋友,朋友开口怎能拒绝。

    “清荷会还的”她低头道,双目中隐约有泪光。

    没有人能理解,当一个人走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有人愿意伸出援手拉一把时内心的那种震动和喜悦。

    “还的事情以后再说,虽然不该问,但我很疑惑,清荷何至于如此?”白杨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她摇摇头,看着白杨的双目说:“白公子,别问,也别打听,好吗?答应清荷,这算是一个小小的要求吧”

    “好,我不问也不打听,不过,清荷但凡有任何困难,尽管来找我,若你真心把我当朋友的话”白杨点头说。

    对方不愿意说,他便不问。

    “多谢白公子,那我先回去了”清荷感激道,提出了辞行。

    “嗯,等下我让人把钱给你送去,还是住上次的地方吗?”

    “不是了,清荷现在住城南……”

    清荷离去了,白杨站在窗边神色复杂。

    城南,那是平民区,当初那帮小乞丐就住那边,清荷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她借十亿钱又是为了什么?

    两人因为识字认识,彼此保持着距离,最后因白杨放她自由而成为朋友,他们的相处,平淡如水,没有任何波澜,那种平静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没有那么多功利,没有那么复杂,贵在交心。

    与其说双方是朋友,还不如说是知音。

    “钱准备好了?”白杨问一边候着的王二吉。

    “少爷,都准备好了,四海钱庄的钱票,一千万一张,一共一百张”王二吉回答。

    “让人送去吧”白杨点头道。

    “好的……少爷,需不需要让人暗中?;??毕竟那么大一笔钱”王二吉迟疑道。

    “不用,我亲自去!”

    对不起,虽然答应过你不问不打听,但我不能对朋友的困境视而不见!

    城南,原本就是平民区,脏乱差的环境在当下战乱背景下尤为突出,每天因为一口吃的而杀人的事情不少发生。

    清荷怀抱古琴走在这边的巷子里,面对周围一双双贪婪的目光依旧平静。

    她死死的抱着怀中的古琴,那是她最后的依仗,也是她能在这片区域生存下来不被影响的依靠。

    来到一个用木板拼凑的小屋内,清荷松了口气,放下古琴,来到一张小床边。

    床上躺着一个女孩,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没有丝毫血色,气若游丝随时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小兰,小翠已经走了,你一定要坚持下来,我已经借到了钱,很快就给你买来续命丹,你一定能活下去的”她握着床上皮包骨头一样的女孩右手苦涩道。

    床上的小兰,当初各种看白杨不顺眼,很活泼的一个女孩,如今却随时都会死去。

    “清荷小姐,我家少爷命我给你把钱送来了”此时,木屋外有人前来说道。

    清荷放开小兰的手出门。

    暗中,白杨目光闪烁。

    “续命丹么,四品丹药而已,受伤之人,但凡还有一口气在,服下丹药都能换发生机捡回一条命,十亿钱虽然对于一条命来说不贵,可依旧超出正常价格太多,或许是因为如今战乱价格提升了吧……小兰的心口,有一道致命的伤口……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