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县陷入战乱,整个城池化作战争堡垒,四面城墙上满是带甲之士,大门紧闭,戒备森严。

    若是没有得到进出手令,如今青木县城池进出都困难。

    血莲教妖言惑众,善于蛊惑人心,这是防备血莲教的人混入城池煽动民众作乱。

    本身青木县面对强敌,若是内部再出问题的话,那就真的要完蛋了。

    隐匿身形,白杨绕过正在厮杀的战场,来到了青木县城北方向,这个方向前往郡城,防守最为森严,毕竟若是青木县沦陷的话,还可以逃往郡城躲避兵灾。

    不过,如今整个陈王朝烽火四起,郡城的情况也不乐观。

    从虚空中飞向城内,白杨远远的都能看到那高耸入云的白石塔了。

    “咦?”

    在就要靠近城墙上空的时候,白杨停下了前进的身形,一脸愕然。

    临近战场,他小心了很多,时时刻刻都散发出一缕念力在周围,防止流失伤到自己。

    可此时,在接近城墙的时候,他的念力感觉到,青木县以城墙为根基,有不可见的神秘波动干扰念力。

    “阵法!”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白杨抬头看去,天穹上飞过一只展翅三米多的黑鸟,想要飞入城池,可在那飞鸟前方,虚空出现了一道透明水膜一样的东西将它挡住了。

    甚至,那水膜一样的东西扭曲,将那只黑鸟都给震成了碎末!

    深吸口气,白杨如今对于这个世界的王朝力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这座庞大的青木县城,居然笼罩在一座大阵之下,而且那阵法应该兼具防守和震杀的手段,平时蛰伏,战争之时启用,以此防卫县城安全。

    这样的阵法,白杨在德阳镇没有见过,或许只有在县城以上的城池才具备阵法?;?。

    慧眼开启,白杨再看青木县城,它又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整个县城周围近百米高的城墙表面,有无数金色的阵法纹理闪现,天穹之上,一个巨大的透明罩子倒扣在上空,轻微扭曲,散发可怕的波动!

    “也对,陈王朝把持天下权柄,怎么可能没有阵法师,恐怕整个国家最强大的阵法师都在王朝任职,可惜不能从陈王朝抓阵法师,毕竟王朝秩序还在,一旦动了这些官府人员,麻烦不小,血莲教就好多了,本身就是一帮邪恶的乌合之众,抓走一两个他们恐怕都不会在意……”

    心中明了,可此时白杨考虑的是怎么进城。

    四面城门紧闭,进去还真是个问题。

    心中思索,取巧的手段还是算了,白杨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落地,丢掉隐匿符,整理了一下衣衫直接走向城门。

    “我也是有身份的人,进个城还不简单……”他心中这样想。

    随着白杨靠近城墙,明显感觉到,第一时间就有无数双杀气腾腾的目光看向了他。

    “来人止步,报上名来,验明正身,要不然格杀勿论!”

    墙上传来一声怒吼,同时无数牙酸的声音响起,一张张强有力的弓箭对准了白杨。

    可以想象,如果自己表现出任何异样,恐怕城墙上的箭矢就会向自己倾泻箭雨。

    抬头,看向城墙,白杨笑道:“我乃白府白杨,游玩归来,还请各位行个方便让我进去”

    白杨说出身份,上面明显沉默了一下,或许是在打听白杨的身份。

    接着,之前那个声音变得和善了一些问:“原来是白少,失礼了,我也想立即开门迎接白少进来,只是,请白少体谅,如今正在战争,为了预防血莲教奸细入城,还请白少出示身份证明”

    早就有传言白杨是青木县首富了,这些大头兵可不敢拦他,只是,无法证明身份他们还是不敢贸然放白杨进去的。

    白杨理解,然而他有毛得个身份证明啊,身份证倒是有,不过是华夏的,这边估计行不通。

    这个倒是不必纠结,白杨笑道:“想来应该没有人冒充我,这样,劳烦各位跑一趟白府,让王二吉来见我,应该足以证明我的身份了”

    “白少稍等!”

    对方说完,城墙上安静了下来,但气氛依旧肃杀,那些对着白杨的弓箭依旧没有放下。

    时间不长,城墙上出现了王二吉的身影。

    让白杨无语的是,那家伙居然一脸傲人,鼻孔朝天根本就没有将周围的大头兵放在眼里,来到城墙边缘后,他看到下方的白杨,当即弯腰卑躬屈膝跟见了亲爹似的说道:“少爷?是少爷回来了,我的少爷哟,你可算是回来咯……”

    说道这里,王二吉对着周围的大头兵怒气冲天的训斥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我家少爷岂是你们能拦的?信不信我到县尊老爷那里去告你们一状扒了你们的皮!”

    尼玛,这是什么结构?王二吉那家伙啥时候变得这么牛叉了?下面看到这一幕的白杨目瞪口呆。

    然后白杨就懂了,王二吉那家伙这是狐假虎威,扯自己的虎皮做大旗嚣张呢。

    其实吧,这种情况很常见,很多大户人家的主人彬彬有礼,可下人却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然而白杨没想到的是这种事情居然会出现在自己头上。

    不过他不准备拿这件事情说王二吉什么,有这样的家伙在外面宣传自己的名声,也能达到震慑效果。

    “这就是生活中的智慧,很多大户人家为什么那么多恶奴在外面欺行霸市?难道主人家就不知道吗?这种人之所以还存在,是因为大户人家的主人需要震慑宵小的手段,自己没必要整天干这种操蛋的事情丢脸,让手下去干最合适了”

    白杨心中自语,王二吉这段时间能成长到这种地步让他咋舌。

    有王二吉这样一通搅和,白杨进城当然没有问题了。

    进城后,守护这边城门的几个士兵跟在王二吉身后,白杨看着那几个士兵对王二吉说:“这些士兵浴血奋战包围县城,城中人民才能得以安稳,回去之后,送一亿钱来,让大家伙分了,就当是我请大家喝酒”

    “好的少爷”王二吉弯腰回答。

    听到白杨的话,那些原本觉得自己只是厮杀汉,面对白杨这样的大人物有些自卑的士兵一下子就挺起了胸膛,看着白杨一脸感激。

    这个白少是好人,懂我们!

    原来我们担负的是整个青木县的安危,而不是随时都会送命的蝼蚁!

    最后,听到白杨说要送一亿钱请他们喝酒,一个个都震惊了,不愧是首富。

    有钱!

    和几个士兵分开后,白杨看着王二吉似笑非笑的说:“王吉吉呀,很威风的嘛”

    一身华丽衣衫的王二吉胖了,像个富家老爷似的,此时腰都快弯到九十度,可怜兮兮的说:“少爷,我可不干逞威风,只是,若我不在外面强势一点的话,会坠了少爷的名声的”

    “嘿,你倒是会说话”白杨撇撇嘴,往城内走去,对于边上王二吉准备的华丽马车丫环视而不见。

    放眼望去,沿着城墙一圈的建筑都被拆掉了,转而成为了帐篷搭建的军营,很多士兵在里面穿梭。

    前方的青木县街道比曾经萧条了无数倍,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偶尔有人走过,也是行色匆匆一脸心惊胆战。

    “战争,苦的永远都是普通民众,若是可能的话,我愿天下没有战争!”

    心中所想,白杨也知道,那只是想想而已。

    王二吉带了上百个人来迎接白杨,俏丽的丫鬟一二十个,还有护卫家丁。

    他们这一大群人走在街道上无比醒目,很多人远远的都避开了,周围的建筑中,有人偷偷的观望。

    青木县萧条了,街道两边的店铺大多关门,即使开着的也几乎没人,街道的角落里乞丐多了,偶尔走过的行人一脸菜色。

    “那些人,应该是因为战争的关系食物短缺造成的吧”白杨自语叹息。

    这句话王二吉听到了,一脸得意的笑道:“少爷你有所不知,王朝和血莲教大战,城池封锁,粮食价格暴涨十倍依旧供不应求,而整个青木县,六成粮店都是少爷的,这段时间着实大赚了一笔,可惜一开始粮食价格低的时候卖出去了一些,要不然赚得更多!”

    白杨脸皮抽搐,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心中再次叹息,这他娘的就是发战争财??!

    微微闭目,白杨沉思,做出了一个决定,睁眼看着王二吉说:“回去之后,组织人手,拿出现在各粮食店剩余粮食的三成,在县城设立五十个免费地方施粥,别给我整清汤寡水糊弄人,至少要筷子不倒的地步,谁要死给我玩幺蛾子我就砍死谁,施粥过程人人都可以来领取,每天两次,一直到这三成粮食发完再说,记住,到时候得拉上官府的人做做样子,少爷我可不想背负拉拢民心名声,除非嫌死得不够快,懂?另外,粮食价格下调一倍,之前的就算了,少爷我还不稀罕这样的财富!”

    听到白杨的话,王二吉焦急道:“少爷不可,三成粮食,那可是数百亿钱的粮食啊,价格下调一倍的话,损失更大,而且县城中其他粮食店的老板也不允许少爷这样做的,会引起公愤!”

    白杨表情一冷沉声道:“就这么决定了,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我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处理谁敢过问?谁不服让他来找我!”

    王二吉一颤,低头道:“小的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