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正确的思路,顺着往下琢么,白杨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卫星处于天穹之上不落下来,除了在大气层外的真空地带根据引力建立轨道之外,用玄幻世界的手段也能实现这一点。

    符箓和阵法!

    “某些辅助性的符箓,是能达到飞行目的的,用这种符箓贴在卫星上,就能确保它不落下来,不过这样的符箓都比较高级,至少四品以上,刻画起来困难,而且还有使用时限这一点,暂时不可取,那么剩下的就是阵法了,在卫星表面刻画浮空阵法,让它永远固定在一片天穹之上!”

    想到这里,白杨立即取出神道传承中阵法传承的玉佩,心神沉寂进去寻找相应的阵法。

    阵法,是神道修士的一种强有力手段,不可或缺。

    修建洞府需要阵法进行?;?,炼器需要在法宝中刻画阵法,甚至遇到无法抵挡的敌人,布下一座阵法就很可能翻盘!

    阵法之道浩如烟海,强大的阵法拥有改天换地的威能!

    在阵法传承玉佩中,有关于阵法的书籍堆积成几座大山,阐述布置阵法的方方面面。

    意识在关于阵法的书籍中寻找,白杨顿时变得一惊一乍起来,虽然只是看到关于阵法的名字并未接受具体信息,但他也能大概脑补出阵法名字相应的作用来。

    “引灵阵?这应该就是汇聚天地元气的阵法吧,固体阵是什么鬼东西?迷雾阵?类似于当初血莲教在冷热泉周围布置的阵法?金光剑阵,这一看就是杀阵……咦?居然还有传送阵,我擦,这个牛叉……”

    一个个阵法的名字在白杨脑海中划过,对于阵法,他逐渐开始有了一个朦胧的认识。

    得到阵法传承玉佩,白杨根本就没有研究过,作为一个野路子出身的神道修士,哪儿有时间去琢么这个。

    如此走马观花的看了十多分钟,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初步了解一下什么是阵法。

    “《阵法初解》,就是你了!”眼睛一亮,白杨意识触碰那本书籍,顿时,无数有关于阵法的初级知识涌入他的脑海。

    信息量太大,接受信息他有点头晕脑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开始整理有关信息。

    “阵法之道千变万化,有物阵,人阵,灵阵,每一种阵法有涉及到材料,阵纹甚至环境等等因素,比之符文还要麻烦……”

    初步了解了一下有关于阵法的信息,白杨头大了,自己对于符箓也才一知半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又开始研究阵法是不是太高级了?

    揉了揉眉心,白杨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等自己研究出让卫星悬浮在天穹上的阵法恐怕黄花菜都凉了,这玩意不是一两天就能研究出来的。

    表情变换,阴晴不定,白杨一咬牙,玛德,不想了。

    “我自己研究得等到猴年马月去,干脆直接抓一个阵法师回来给我服务!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没错,但能驱使别人办事起步更安逸?

    然而,上哪儿去找阵法师呢?

    小猫在边上看着白杨的表情变来变去,很是为他担忧,生怕自家少爷出什么岔子,但又不敢去打扰。

    赫然,白杨站了起来,看向青木县的方向,眼神让人发毛。

    小猫忐忑问:“少爷怎么了?”

    白杨收回目光,看着小猫摇摇头道:“我没事,猫儿啊,我得出去一趟,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我不在的时间,这边你多看着点”

    “少爷要去青木县?那边正在战争,很危险的”联想到白之前的目光,小猫一下子就猜到了白杨的目的,有些担忧道。

    点点头,白杨说:“嗯,我去一趟青木县,放心,我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

    当初血莲教能在迷河林布置覆盖那么广阔区域的迷雾阵法,他们应该有阵法师吧?去抓一个来,顺便看看蓝霜他们怎么样了……

    “哦,那少爷什么时候出发?”小猫不舍的问。

    白杨回来几天一直在忙碌,这又要分开……

    “明天再出发吧,身上都馊了,得休息一下”白杨看了看自己身上无语道,自己居然也有这么疯狂的时候……

    “那我去给少爷准备洗澡水”小猫开心道,哪怕是能多陪白杨片刻也是好的。

    洗漱一番,吃了东西,白杨这才觉得自己变成一个正常人了。

    以后绝对不能再那么疯狂,活得那么累不是找罪受么……

    和小猫没羞没躁大半夜,将这段时间以来的存货都交代出去,搂着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白杨就离开葫芦山谷前往青木县方向去了。

    谁都没带。

    一直以来,都是血莲教的在找他麻烦,这次他要主动出击,事关安危,白杨自己能随时返回地球跑路,别人他可不想让其犯险。

    “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哎……”

    看着白杨腾空离去的方向,小猫揉了揉平坦的肚子,她和白杨都无数次那样过了,而且每一次白杨都没有做安全措施,可她的肚子就是鼓不起来,这让她很苦恼。

    偷偷的小猫也看过大夫,可自己没问题呀,为什么就是没法给少爷生宝宝呢,少爷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绝对!

    然后,小猫又将目光看向了边上的冰清玉洁四姐妹,心中琢么着什么时候把她们给少爷弄床上去,天大地大,给少爷留下骨血最大,其他的哪怕是自己的地位都是其次……

    冰清玉洁四姐妹被小猫的眼神看得心跳加快……

    青木县方向如今正和血莲教打得如火如荼,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真正的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因为那边发生战争,白杨在青木县的产业受到了严重影响,甚至联系都被切断。

    这次前往青木县,白杨带了不少符箓过去,他已经用机械臂将上次的材料全部刻画成了符箓,一二品的低级符箓根本就不用天地元气之内的,机械臂就能完成,在他空间袋中堆积如山。

    上次去青木县,白杨是被花三娘抓去的,坐马车走了几天,这次直接飞过去,时间缩短到了几个小时内。

    “嘶……我天!”

    立于虚空之中,白杨远远的就已经能看到青木县的县城了,入眼的画面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县城周围的地上满目疮痍,很多地方的泥土都成了暗红色,可想而知那得死多少人。

    在青木县的城墙上,无数身穿铠甲的士兵手持刀??醋懦峭?,目光冷冽杀气腾腾。

    城墙外面,十多公里外的地方,无尽的帐篷连绵到天边,蚂蚁一样的人群在里面穿梭,怕不得数百万人聚集。

    在这片堪称无边无际的帐篷营地中,竖着一根百米高的旗杆,上面挂着一面黑色大旗,大旗上一朵血色莲花妖异无比。

    “血莲教蛊惑民间,用尽手段组织人手妄图颠覆陈王朝,此番居然在青木县外聚集了数百万人,这只是一个县城啊,放眼整个陈王朝境内,那是一副何等画面……!”

    老实说,白杨被震撼了。

    人上一万人山人海,可眼前血莲教足足数百万人聚集,白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画面。

    此时青木县外正在上演一场惨烈的厮杀。

    至少是五十万人以上的大混战,喊杀声震天,血气冲霄!

    厮杀的双方,一边穿着统一的银色金属铠甲,他们进退有序,手中的刀剑撕碎一个又一个眼前的敌人。

    而另一边,一看就是杂牌军,穿什么的都有,皮甲,铁甲,布衣,拿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

    不用说,身穿统一铠甲的必定是陈王朝军队,杂牌一方是血莲教的人无疑了。

    按道理来说,陈王朝的军队装备精良,应该呈现碾压之势才对,可事实是双方正在僵持,隐隐约约陈王朝军队一方还处于弱势。

    终其原因,还是人数的关系。

    陈王朝军队一方的确强势,可人数不对等,大概有十来万人,而敌人至少有四十万,这种人数不对等的局面就造成了僵持的战斗情况。

    近五十万人的厮杀,那画面太震撼,人群如蚂蚁,连绵到视线的尽头,每一刻都有无数人被砍死倒下。

    混乱的厮杀中,不时有各种光芒闪现,武者运转血气真气,形成剑气刀芒,往往一经出现,周围就被清空一片。

    这种大规模的厮杀,不乏修为高深的武者参与,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依旧只是连血气都内有凝练出来的武徒而已。

    “蓝霜他们呢?应该没事吧”白杨心中担忧。

    在这种大规模的厮杀中,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稍不注意就要被砍成碎片,除非是实力强大到足以无视人数优势的地步形成碾压,否则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下一刻是不是会被砍死。

    不过那样的强者有自己的对手,轻易不会出手。

    “血莲教狠啊,用人海战士不断消耗陈王朝兵力,死再多都不心疼,反正死了再去抓就是,权力的更替,伴随的是鲜血铺路……”

    深吸口气,白杨给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远远的绕到青木县的另一边准备进城。

    他得先找熟人询问下当下的情况,然后才好混入血莲教中抓阵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