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夕阳下的碧波河很美,美得醉人,河水轻扬反射落日余晖,波光粼粼好似有烟霞升腾。

    可无数年来,没有任何一次的碧波河有这一刻那么美!

    至少在这一段河道此时的美超越了以往!

    几十上百里宽的碧波河,被无数鱼虾铺满,色彩斑斓反射夕阳,整个河道都在发光一样,放眼望去,五光十色。

    赤红如火体长十多米的赤鳞鱼,通体银色直径十米的贝壳,张牙舞爪浑身墨绿的螃蟹,色彩斑斓的五彩水蟒,只有一尺来长却成群结队通体金色的剑鱼……

    太多太多的鱼虾贝壳等等水中生物出现在水面上,有的体长数十米骇人至极,有的体型虽小却数量庞大。

    “我从小在戈多村长大,无数次经过碧波河去德阳镇贩卖山货,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在碧波河中,还有这么多没有见过听过的生物”赵石看着前方的河面整个人都懵了。

    碧波河平静深邃广阔无边,两岸的人都不知道在内部具体有些什么东西,此番算是见识到了。

    “是啊,我从来没有想过,在碧波河下还有这么多水中生物,你们看那只老龟,通体白色,背部有斑点,直径八米,那是星辰龟,大补,往往一只碗口大小的都珍贵无比,天价难买,可此时却出现了那么大一只,那条青鱼,体长近五十米了,我从来没有想过鱼也能长那么大,还有那条蟒蛇……”柱子目瞪口呆,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少了。

    “这些,都是少爷炸起来的,论炸鱼的本事,谁能比得上我家少爷”虎子说道,觉得自己之前带人开着战舰一天一发的做法太小家子气了。

    “少爷的战船因为你被毁了……”柱子‘好心’提醒了他一句。

    “还是不是兄弟了?我好不容易才忘了的!”虎子瞪眼,想咬人。

    单秋林看不到,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好奇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碧波河上铺满了鱼,都看不到河面了”小猫一脸惊骇的回答。

    单秋林沉默,他想象不到那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在城墙上众人被震撼的时候,白杨却飞到了距离河面三百米的高空,保证自己视线充足的同时认真巡视碧波河面。

    “那条鳝鱼应该中招了吧?若这样都炸不死你算我输”白杨心中自语。

    视线巡视半圈,白杨笑了,横空而过,向着上游飞去。

    在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水生动物铺满河面的画面中,一条巨无霸身影出现在河面上。

    那画面真的很震撼人的心灵,褐色的身躯有接近四百米长,如同一段长城横卧在河面上,在那个庞大的身躯面前,其他那些体积庞大的生物都是渣渣。

    那条鳝鱼摇摇晃晃,浮在水面,身上多处破破烂烂鲜血直流,染红了周围的水面。

    它的身躯是坚固,坚固到恐怕一般的宗师武者都很难破开,但经历深水炸弹和鱼雷的狂轰滥炸,它体表再坚硬也得跪!

    事实是它若一心想逃的话,恐怕还不会这么凄惨。

    然而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烦恼皆从智慧起,不作不死,一旦生物具备了智慧,就会去思考,不懂的东西想去弄懂,所以烦恼就多了。

    这条被碧波河岸村民成为河神的鳝鱼,足够强大,且具备了极高的智慧,聪明得很,作威作福从来都是它戏耍别人,今天它却栽了。

    白杨丢下的第一颗深水炸弹,这玩意它不认识啊,好奇之下近距离观察,然后就把自己给坑了。

    深水炸弹在它十多米外爆炸,那股爆炸的威力并没有直接对它造成什么伤害,皮肤太坚硬了。

    可是,深水炸弹爆炸后震动水流形成的冲击波却让它脑袋轰一声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直接将其整蒙圈了。

    晕晕乎乎,它知道不好,想要跑,然而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它,在白杨接下来无差别的丢下炸弹狂轰滥炸中再度多次中招。

    有十多颗深水炸弹在它晕晕乎乎分不清南北的时候近距离爆炸,不但让它脑袋更晕,冲击波甚至将它体内震伤。

    愈演愈烈,受伤的它更加不在状态,又被几颗没头没脑的鱼雷轰在身上爆炸!

    好嘛,这家伙完了。

    一切都发生在水下深处,没有震撼的画面,无声无息这条鳝鱼栽了。

    庞大的身躯被炸得破破烂烂,鲜血染红了很大一片河道,本能的想要逃走。

    不得不说,它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这都没死。

    不过没死也差不多了,内脏被震得破裂,很多地方的血肉都被震烂,之所以没死,只是想要乘着最后一口气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而已。

    来到这条凄惨的鳝鱼上空,白杨撇嘴道:“你倒是跑啊,不是很能跑吗?喜欢钻水下,再钻一个给我看看?”

    庞大的鳝鱼哪儿还有力气搭理白杨,身躯本能的扭动,掀起大片水浪。

    感觉到这条鳝鱼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白杨也没有了戏耍的心思,和我斗,我才刚发力你就跪了!

    锁链飞出,这下毫无阻碍的将其捆了起来,牵着一头来到河岸边,对赶来的赵石他们说:“把这玩意拉上岸来”

    “好的少爷”赵石带着惊骇的语气回答。

    在上千人的努力下,经历了近一个小时,庞大的鳝鱼身躯被弄到了岸上,当这条鳝鱼巨无霸一样的身躯彻底呈现在众人眼前后,一个个都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太大了,一个人站在它面前就好似一只蚂蚁一样渺??!

    然而它已经死了。

    是的,在弄上岸来的过程中这条庞大的鳝鱼已经耗尽之后一丝生命死去了。

    它虽然强大,但毕竟只是血肉之躯的生物,连钢铁打造的船只都能炸得四分五裂的炸弹狂轰滥炸,它岂有不死的道理?

    “吼!”

    当众人都沉寂在这条巨蟒庞大身躯震撼中的时候,银狼一声咆哮直扑庞大鳝鱼的身躯。

    之前鳝鱼在水中银狼无可奈何,这会儿它要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银狼扑到鳝鱼身边,锋利的爪子挥下,却并没有能破开鳝鱼的鳞片!

    它的身躯实在是太坚硬了。

    银狼发狂,浑身银光绽放,爪子再度挥下,这才撕开了鳝鱼的体表!

    这还是在鳝鱼死了的情况下,若是鳝鱼活着,神秘能量覆盖体表的话,恐怕银狼都没法破防!

    这是一条比迷河林中巨蟒和大猩猩更可怕的生物,尤其是在水中更是威能无边。

    然而却抵不过炸弹的看狂轰滥炸。

    “好了,都死了你嘚瑟个什么劲,小狼你要多吃东西快点长个,等强大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家伙就不像这次这么无奈了”白杨打破沉默开口道。

    银狼停下动作,喉咙呜呜回应,有点垂头丧气的来到白杨身边趴下,显然是被打击到了。

    拍了拍它的脑袋,白杨看着赵石说:“想办法把这家伙的皮给扒下来,到时候做成皮甲,估计都够山谷中人一人一套了,防御力应该不错”

    “好……好的少爷”赵石开口,还有点没有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作为一个对吃很执着的家伙,柱子这个时候舔了舔嘴唇看着白杨问:“少爷,这可是强大的异兽,肉一定能吃吧?而且一定很好吃,这么大个,足够我们山谷所有人吃很久了!而且听说鳝鱼肉滋补,这么大一条……”

    在柱子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白杨表情古怪,挥手打断他干咳一声说:“咳,那什么,反正这家伙就在这里了,你们想吃就弄来吃,我不需要,嗯,就这样”

    妈的,鳝鱼肉听说有无数寄生虫,我才不吃!

    白杨心中如是道,他才不会承认,因为自己想到了某个奇怪的新闻从而此生都不可能吃鳝鱼的。

    喜欢‘钻洞’的鳝鱼,老子怎么可能去吃,虽然不是那一条……

    想想都恶心!

    “呜呜……”白杨身边原本垂头丧气的银狼突然起身,喉咙发出低吼,冲出来到鳝鱼脑袋之处不停打转。

    看到这一情况,白杨心头一动,想到了当初那条巨蟒体内的能量结晶,恐怕这条鳝鱼也有吧,银狼吃下,会不会进行二次变化?

    想到这里,白杨吩咐赵石他们:“先给鳝鱼脑袋弄开,找找看有没有能量结晶,有的话给小狼吃”

    鳝鱼身上的一切我都不想碰!

    “好的少爷,不过,这条异兽鳝鱼的肉少爷真的不吃点吗?”赵石点头说。

    “我还有事”白杨抬腿就走。

    小猫一脸古怪,她发现自家少爷貌似特嫌弃鳝鱼一样,以前都不这样啊。

    跟上白杨的脚步,小猫问:“少爷,河面上那么多的鱼虾怎么办?”

    脚步一顿,白杨转身看了一眼碧波河面,皱了皱眉说:“这样,让人去挑选一些珍贵的鱼虾,能弄多少是多少吧,毕竟也能吃,想办法储存起来,至于其他的……碧波河很大,别看此时河面上鱼虾很多,但很快就会被大自然‘分解’掉”

    此时河面上死去的鱼虾的确很多,但碧波河很大,这才多少点一段河道?那么大的碧波河,里面鱼虾堪称无尽,很快就会将其消灭的。

    这点白杨无比坚信,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污染环境的问题。

    看了看天穹,白杨目光闪烁。

    之前杀鳝鱼暴露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很多武器没有卫星网络信号制导从而没法发挥正常威力!

    “看来得想办法将卫星弄好了,到时候,卫星监控范围,导弹射程之内……”想想那种画面白杨顿时就闲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