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外已是一片泽国,大浪滔天,不断冲击城墙,发出轰轰巨响,声势骇人。

    碧波河中,一条庞大的身影游走,若隐若现,仿若蛟龙,散发恐怖的气息。

    “河神发怒,水淹两岸!”

    “还好这是冬季,岸上田地中并无作物,要不然周围的村民要遭灾了”

    不停颤抖的城墙上聚集了不少人,一个个看着前方的浪潮心惊胆战,那如天威般的画面,让他们每一个都觉得自身无比渺小。

    大浪上岸,撞击城墙,水流溃散出去,波及河岸数十公里区域,好在过了秋收季节,要不然河岸村民损失巨大。

    白杨飞到山谷内部,直接来到了人工河道上的战舰上空。

    宽一百多米深数十米的人工河道上停了数十艘战舰,还有一艘航空母舰,在水下,还几十艘有潜艇若隐若现,几乎将山谷上半部分的河道塞得满满当当。

    这些钢铁战争机器,哪怕只是静静的停放在那里,也让人心悸,尤其是那些直径数百毫米的炮口,仿若洪荒猛兽的獠牙,让人胆寒。

    “区区一条鳝鱼而已,我还收拾不了你?”

    心中自语,白杨念力一扫,直接落到了一艘战舰上,七拐八拐来到了弹药仓库中。

    鱼雷,深水炸弹,三百毫米火炮炮弹,三百五十毫米火炮炮弹,五百毫米火炮炮弹,大大小小的金属疙瘩,将弹药库塞得满满当当。

    当初白杨将这些战舰潜水艇搞过来的时候,东瀛的一个海军基地可是在干仗,弹药备得很足,一发都没有使用就被他弄走了。

    看着舰艇内弹药仓库中的各种型号炸弹,白杨脸上露出了冷笑。

    你不是喜欢往水里钻么,看老子不把你给炸出来!

    皮糙肉厚又怎么样,狂轰滥炸,炸不死你也震死你!

    白杨发狠了,专挑深水炸弹和鱼雷往空间袋里面塞,这些连合金打造的潜艇战舰都能炸成碎片的炸弹,他就不信还搞不定一条鳝鱼。

    你再厉害还能上天?

    一股脑往空间袋中塞了二十颗鱼雷三十颗深水炸弹,白杨悲哀的发现,自己的空间袋空间不足了……

    在他的空间袋中,大部分装着从东营那边弄的华夏文物,其余一大坨灭神金差不多就占满,这会儿实在是塞不下了。

    “不行,这点还不够,碧波河太大太深,那家伙速度快得很,必须要密集轰炸才能弄死它!”

    目光闪烁,白杨离开战舰,到达山谷最深处的河道山,噗通一下子跳入水里,将灭神金取出放下,防止波动散发出去,让人严密防守这里,完事儿了他再收回灭神金。

    这还没完,他又跑到山谷深处的地下空间中,将空间袋内的文物取出放好,差不多将空间袋都腾空了这才再度返回开始往空间袋内塞炸弹。

    一个又一个战舰搜刮下去,他空间袋中的深水炸弹和鱼雷越来越多,堆积如山。

    并没有将战舰上的这两种武器拿完,留下了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以后或许用得到……

    山谷外,城墙之处,碧波河中依旧一道又一道巨大的浪潮冲击城墙,巨响震天。

    但是,在修建这个山谷的时候白杨舍得砸钱,城墙高百米,上部都厚数十米,结实得很,你尽管撞,塌了算我输!

    于是,城墙上的人刺激了,浪潮冲击,城墙轰隆隆作响,面对天威一样的画面一个个胆战心惊。

    银狼站在城墙上,浑身毛发炸起,喉咙发出一阵阵低吼,很想撕碎那条鳝鱼,可是,不说双方体型实力差距的因素,单单是对方在水中银狼就没辙。

    “可恶,若是在岸上,凭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轻易杀掉对方,但它却在水里不出来”小猫咬牙,浑身凌厉之气绽放,一样无可奈何。

    瞎眼的单秋林站在城墙上,手持木剑,表情平静,虽然看不到,但他却能感受到那种汹涌的力量,能听到浪潮的声音,差不多能在脑海中勾勒出那种画面。

    加上周围的人大致描述那条鳝鱼的状况,他心中大概有谱了。

    此时他平静道:“那条鳝鱼,其实力恐怕相当于武者宗师境界,虽然没有人族这般修炼秘法,可本身的体型足以弥补武技秘法的差距”

    “若是在岸上,一般的宗师之境强者遇到搏杀,双方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可在水中,凭它那控水的天赋,恐怕是宗师巅峰也奈何它不得!”

    小猫皱眉,问:“如果按照单公子的说法,岂不是说,要灭杀这条鳝鱼,至少要大宗师以上的武者才行?”

    “那也不一定”单秋林笑道,语气让人捉摸不透。

    赵石和柱子面面相窥,柱子小声说:“单公子越发高深莫测了,你看他那笑容,用少爷的话来说叫做迷之微笑,少爷说往往这种人其实是在装逼!”

    “同意”赵石点头,深以为然。

    在迷河林中的时候,单秋林就能凭借一把木剑一剑灭杀十多个武师,过去了这么久,加上他在铁剑门的剑冢貌似琢么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玩意一直没有施展过,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然而,辣么厉害的单秋林,他只是武者起步武徒巅峰的修为,找谁说理去?

    此时,白杨的身影从山谷内部出来了,凌空而立,看着翻滚的河面居然面带笑容。

    “少爷”小猫微微抬头看着距离城墙顶部几米高的白杨担忧道。

    “猫儿乖,我没事,等下就把那家伙剁成碎片”白杨看着小猫笑道。

    然后,白杨在众目睽睽之下凌空来到碧波河上空。

    水中的鳝鱼明显有些忌惮白杨,在他出现后,浪潮平息,潜伏水下不出。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那里,但是根本就不重要”看着河面,白杨冷笑。

    翻手间,一个油桶大小的金属疙瘩从他手中掉落,落入碧波河中噗通一声溅起一股浪花。

    深水炸弹,先来一发试试效果!

    “少爷在做什么?”赵石他们不明所以。

    众人摇头,示意看着就是。

    向水里丢了一颗深水炸弹,白杨站在距离河面百米高的地方,念力延伸下去认真观察。

    不需要武器系统??夭僮?,当深水炸弹快要脱离他念力范围的时候,直接用念力深入炸弹内部触发引爆装置!

    然后,炸弹继续往下沉。

    引爆装置虽然触发,但并不是第一时间爆炸,要不然地球人在使用的时候岂不是刚丢下船就爆炸啊,炸到自己了怎么办?

    周围静悄悄,无数双眼睛看着。

    就连潜伏在水底的鳝鱼都好奇,那个两脚生物丢下一颗铁疙瘩是在干嘛?没动静了?

    十多秒后,城墙上的小猫等人,只觉脚下的城墙好像颤抖了一下,隐隐约约看到碧波河深处好像有火光闪过一瞬。

    “额,怎么了?”虎子挠头,伸长脖子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深水炸弹已经在水下爆炸了,可因为水太深,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太大的动静,水中火光一闪,城墙受到震动颤了那么一丢丢,不注意都感觉不到。

    “你们看那里”柱子指着稍微下游一点的地方惊愕道。

    众人看去,在河面上,一条体长近十米的大鱼漂浮在水面,明显已经死了,但外表却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伤势。

    “又一条!不对,还有,好多!”虎子发出一声惊呼。

    河面上,一条又一条大鱼出现,漂浮在水面,那片区域差点被填满!

    “怎么死那么多鱼?”

    “或许是少爷丢下去的那个东西造成的”

    众人七嘴八舌,将情况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碧波河不知道多深,内中水产丰富,没想到一颗深水炸弹居然能炸起上千条鱼,而且很多平时隐藏在深处根本就看不到”看着河面上的画面,白杨点点头,对深水炸弹的威力有了清晰的认识。

    然后,那还等什么,鳝鱼?孙子……呸,看你往哪里跑!

    白杨行动起来,在碧波河上飞驰,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的深水炸弹丢出,在炸弹进入水中后触发引爆装置,等到沉入一定深度后就会爆炸。

    他不但丢深水炸弹,连鱼雷也丢!

    鱼雷和深水炸弹不一样,这玩意原本应该是系统操作,瞄准目标后发射,唯有撞击在目标后才会爆炸。

    可这会儿这边没有网络系统,白杨将这一步给省了,将鱼雷丢入水中后,触发点火装置,你自己跑,撞到什么东西只管炸!

    噗通噗通噗通……

    白杨在空中飞,一路所过,下饺子一样向碧波河丢出一颗颗深水炸弹和鱼雷。

    他飞行速度不慢,往上游飞了数十公里,横着飞了半个河道,又往下游飞了数十公里,无差别的丢下一颗又一颗鱼雷和深水炸弹。

    总之就是狂轰滥炸,看你往哪儿跑!

    半个小时,空间袋中的炸弹鱼雷全部丢光。

    在他丢炸弹的同时,丢下去的炸弹和鱼雷也相继在碧波河底爆炸。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火光在水里绽放,水面轻微颤抖。

    鱼雷在水中拖着火焰到处乱传,碰到什么算什么,轰然爆炸。

    碧波河虽然外表看上去无比平静,可内部却是暗流涌动,每一颗鱼雷和深水炸弹爆炸,震动水流,那种无形的冲击波最为致命,哪怕相隔爆炸地点数十米数百米,数鱼虾表面没事,但内部却被震得稀烂!

    如此一来,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无数大大小小的鱼虾螃蟹贝壳,平时在碧波河中不可见,可此时却漂浮起来,很快几乎填满了整个河道!

    要知道碧波河宽数十上百公里,深不知道多深,几乎被鱼虾尸体填满了,那是何等震撼的画面?

    “要说打鱼,谁比得上我家少爷?”虎子目瞪口呆,吞了口口水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