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面渐渐恢复平静,只有零星的木质碎片漂浮,之前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自始至终,水下的怪物都没有浮出水面,狡猾狡猾滴。

    凌空而已,白杨郁闷得想吐血,遇到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就没法搞。

    一阵风吹过,河面上静悄悄。

    岸边,小猫等人聚集,一个个看着河面心有余悸的同时也很无奈。

    虎子尽量往人群边上缩,浑身都在打摆子,他知道自己闯祸了,猜测接下来有可能会遭到的各种收拾。

    这么多人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死里逃生,他觉得白杨打死他都不为过。

    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柱子,意思是到时候帮忙说说话,然而对方装作没看到,虎子想大骂,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收回锁链,白杨看了看轻微变形的血纹剑,暗道水下那家伙的外皮够坚硬的,血纹剑都崩变形了。

    正要转身回去想办法的时候,白杨目光一凝。

    距离他数千米远的河面上,一个庞大的头颅缓缓出现在水面。

    嘶……

    这一刻,那颗从水中伸出的头颅成为了焦点,所以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颗扁平的脑袋,有点像蛇,直径超过二十米,庞大无比,表面布满了无数巴掌大小的褐色鳞片,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

    而且,在那些鳞片外面,还有一层略微反光的油脂粘液,给人一种滑不留手的感觉。

    它只伸出一个脑袋露出水面,一双眼睛居然有人性化的戏虐神色,水下,它庞大的身躯若隐若现,如蛟龙般扭动。

    看到那颗脑袋,白杨瞪眼,这尼玛是一颗鳝鱼的脑袋啊,只是为何如此巨大?

    “鳝鱼?黄鳝?”白杨心头嘀咕,表情扭曲,无比古怪。

    他想到了前几天在地球的时候看到的新闻,一条鳝鱼居然将国足赢了棒子的新闻都给盖下去了……

    鳝鱼喜欢钻洞,如果这一条也喜欢的话!

    不敢往下想了,白杨浑身打了个颤。

    “然而,老子居然被一条鳝鱼给鄙视了,虽然个头大了点!”白杨咬牙。

    身影一动,横空飞了过去。

    轰!

    水面翻腾,那颗巨大的鳝鱼脑袋缩回水面,庞大的身躯露出水面一节,飞速深入水底,溅起巨大的浪花。

    “跑你妹,给老子滚出来”白杨怒吼。

    心中那个气,那双戏虐的眼神,白杨明白了之前对方一直在戏耍自己,这个不能忍!

    在接近对方露出水面的地方后,念力延伸出去。

    嗡……

    河面翻滚,有火焰冲天,雾气升腾。

    然而,那家伙早深入水底不见了,白杨没奈何得了对方。

    “别让我抓到你”白杨握拳咬牙。

    可是,在他表情抽搐中,那条庞大鳝鱼的脑袋又出现了,在另外一个方向数千米外,双目不但露出戏虐的表情,甚至还张口冲着白杨喷出一道水流。

    那水流如利剑穿空,带着破空声,划过数千米距离向着白杨激射而来。

    火焰凭空出现,蒸发那一股水流,可下一刻,那家伙又消失了。

    “呵……”

    白杨给气笑了,若是收拾不了这条鳝鱼,他觉得很长一段时间都睡不着觉。

    眼睛一眯,心头有了主意,看老子抓住了你将你红烧。

    手腕上的锁链变成头发丝大小,掉入水中,一点都不起眼,然后,白杨翻手间手中出现了一片灭神金碎片,身影眨眼消失在了天地间。

    “少爷哪儿去了?”岸边,柱子愕然。

    “可能是少爷用了隐身符吧”一个山民不确定的回答,白杨会画符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

    小猫握拳,双目中寒光闪闪,那条该死的鳝鱼居然敢戏耍少爷,可恨自己无法奈何它!

    白杨用灭神金隐去身形凌空而立,要在那条鳝鱼再度出现的时候将其抓??!

    不一会儿,那条鳝鱼的脑袋又出现了,疑惑的看了看周围,仿佛在说那个两脚生物居然不见了?

    “就是现在!”暗中,白杨咧嘴一笑,悄然靠近。

    水中不起眼的锁链在他的控制下接近鳝鱼,突然变大,一圈圈缠绕在它身上。

    轰!

    刹那间,刚刚缠绕在鳝鱼身上的锁链火焰升腾,河水沸腾,烧得鳝鱼表面吱吱作响。

    “吼……”鳝鱼居然发出一声咆哮,愤怒的看了周围一眼,身躯扭动,滑不留手,居然挣脱锁链钻入水中消失了……

    白杨那能融化钢铁的异能火焰,居然在短时间内都没有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什么伤害!

    “它皮肤上有蓝色光芒闪烁,显然是一条异兽,一条比当初冷热泉中巨蟒还强大的异兽,低估了它,早知道就用蓝色火焰了,一定能烧死它的!”

    白杨暗恨,再度让锁链变成头发丝大小,蛰伏在水中进行下一次抓捕,到时候蓝色火焰升腾,一句将其红烧!

    可是,对方明显学聪明了,白杨等了半个小时它都没有再次露头。

    “跑了?”白杨无语,遇到这种赖皮的家伙真心让人吐血,你作为强大异兽的骄傲呢?

    岸边,虎子等人面面相窥,也被那狡猾赖皮的鳝鱼给整得无语。

    想到了什么,柱子开口道:“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我们搬到葫芦山谷的那会儿,我偶然和周围的村民接触,他们好像说过,碧波河中有河神,每次开元节的时候他们都会在岸边丢下三牲六畜去祭祀河神,已经有很长时间历史了,传说有一年因为饥荒,祭祀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贡品,导致那一年河神发怒,掀起无边大浪淹没了周围无数田地”

    “柱子哥你的意思是说,周围村民们口中的河神搞不好就是那条鳝鱼?”虎子愕然问,忘记了害怕。

    “恐怕真的是这样了”瞎眼的单秋林突然开口道。

    “单公子为何这样说?”小猫不解。

    “你们听……不,你们看那边!”单秋林一指葫芦山谷的方向。

    当小猫他们顺着河面看向葫芦山谷的方向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惊骇无比。

    山谷的城墙距离碧波河也就千多米远。

    此时,在城墙前方的碧波河河面,河水翻滚,有数十米高的浪潮起伏,发出震天轰鸣,向着葫芦山谷席卷而去。

    那道浪潮,高数十米,长数千米,好似整个碧波河都翻卷了一样,宛如天威,向着葫芦山谷汹涌而去。

    在那河水中,一条蛟龙般的身影若隐若现!

    那条鳝鱼,居然有控水的神通,此时掀起无边大浪,显然是在报复!

    “不好,快回去”小猫反应过来大声提醒,快速奔向山谷方向。

    河面上,隐没在虚空中的白杨当然也看到了那一幕,瞪大眼睛一脸惊骇。

    “握草!”心头大骂,向着山谷方向快速飞去。

    轰!

    下一刻,山谷方向传来了震天巨响,碧波河中的可怕浪潮上岸,一路横扫,数十米高的浪头打在城墙上,恐怖的冲击力让很大一片区域的地面都在颤抖。

    城墙上的守卫,在那股恐怖的撞击力下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满眼都是汹涌的河水,城墙外成了一片泽国!

    第一个浪头撞击在城墙上后,河水倒卷,可这还没完,第二道同样可怕的浪头已经在碧波河上出现,携天地之威再度席卷而来。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城墙在颤抖,下方的大门被撞开,无数河水顺着城门灌了进去。

    好在这道城墙无比坚固,硬生生承受两次浪潮撞击只是颤抖而已,并没有崩碎的迹象。

    当白杨来到城墙上的时候,看到墙外无边汪洋也倒吸一口冷气。

    那条鳝鱼在水中兴风作浪,太可怕了,比当初在冷热泉杀死的那条巨蟒更加可怕十倍!

    你它娘的只是一条鳝鱼啊,就不能安分的当一条鳝鱼吗?

    哗啦啦……

    河水翻滚,又一个浪头再度席间而来,撞击在城墙上发出震天巨响。

    看了看城墙,白杨笑了,这道城墙哪怕是顶部都有五十米厚,高百米,横在山谷外犹如一道天堑,那数十米高的浪头根本就奈何不了。

    城墙后面的这片区域根本就没有什么建筑,河水灌进去不会有什么损失。

    “我这爆脾气,和我杠上了是吧,居然知道我住这里跑来报复”白杨心中哭笑不得,隐身状态的他飞出,来到河面上空,锁链无声无息进入水中,刹那放大,企图将其缠绕用蓝色火焰烧死。

    然而那家伙太狡猾了,在锁链出现的第一时间,滑不留手扭曲间就冲入碧波河中消失……

    “……”白杨无语。

    小猫他们回来了,看到被水淹的画面,一个个面面相窥无语至极。

    等了两个小时,那条鳝鱼依旧没出现,白杨都以为它不会在出现,正准备回去先吃点东西,结果,又是一个浪头翻滚冲了过来。

    “尼玛……”白杨又去,对方又跑了。

    天都快黑了,来来回回折腾了十多次,每一次对方都第一时间跑水里去,给白杨整得没脾气。

    “少爷,这样下去,虽然没什么损失,可也不是办法啊”城墙上,赵石在白杨身边苦笑道。

    深吸口气,白杨咬牙道:“我知道,今儿个不把它给红烧了我不睡觉!”

    说完,白杨转身往山谷内飞去,他还就不信了,收拾不了你一条鳝鱼,你不是喜欢往水里钻么,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