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碧波河,水下一头庞大的身影游走,水面波浪起伏。

    它潜伏在极深的水下,看不清具体模样,透过水面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一个黑影,长长的身躯如蛟龙,蜿蜒扭曲,速度无比迅捷。

    哪怕只是一个黑影,也让人心肝乱颤内心恐惧,至少三百米长的身躯骇人至极!

    它在水下游走,试图接近楼船将其毁掉,可白杨凌空漂浮在水面百米高的地方,念力散发出去,严防死守,只要它一靠近楼船,就是异能火焰招呼,它未能如愿。

    华丽的楼船向着岸边驶去,可速度在白杨看来太慢了。

    差不多在河中间的楼船,要到达数十公里外的岸边,至少也要半小时,半小时时间,随时都会遭到水下那家伙的袭击!

    一旦被袭击,木质的楼船必定四分五裂化作碎片,船上的人落入水中,下场可想而知。

    呜呜呜……

    船上,银狼浑身毛发根根炸起,身上有银色光辉绽放,喉咙发出一阵阵低吼,显得狰狞而愤怒。

    可没用,这是河面,银狼落入水中不但一身战力发挥不出百分之一,就连行动都成困难。

    小猫站在船上,手持长剑,看着虚空中漂浮的白杨焦急又无奈,她根本就帮不上忙。

    “我还是太弱了,此时此刻连帮少爷的机会都没有,以后要加倍努力的修炼!”她心中暗下决心,可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眼前的?;⑽唇獬?!

    “快快快,快划船,上岸后带人来帮少爷灭了水下的那玩意!”赵石不断咆哮,催促船上的人划船。

    尽管划船的每一个人都用尽全力去划,可楼船体积不小,速度根本没法提升太多。

    说到底,这艘楼船不过只是一艘享受用的观光船,又不是战船,速度能快到哪儿去?

    “该死该死该死,一直以来都无比平静的碧波河,怎么会出现这种可怕的存在,到底哪儿来的,这下闯祸了,少爷的一艘战船因此而被毁掉,还让大家陷入危险之中……”虎子心中喃喃自语,表情惊恐。

    他知道自己闯祸了,整个事情他要付主要责任,这是他没有预留到的,可是他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白杨凌空而立,漂浮在楼船上空,念力全开,深入水下,防止那可怕的家伙靠近。

    对方速度太快,庞大的身躯一扭就是数千米距离,潜伏在水下深处白杨也无可奈何,因为要顾忌楼船的原因他也不可能跑水下去收拾对方,即使是去了又能拿对方怎么样?

    追都追不上!

    “不好!”

    心头暗道,白杨目光一凝,那家伙又从水底冲出奔向楼船底部了。

    没有半分迟疑,念头一动,水下红光闪烁,一片赤红火焰升腾,蒸发河水,阻挡那头可怕家伙的靠近。

    对方显然也忌惮白杨的异能火焰,不得已只能远去继续潜伏寻找机会。

    如此僵持,楼船在一点点靠近岸边,但在白杨看来还是太慢太慢了。

    “这家伙哪儿来的?以往碧波河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是原本就存在于河中的生物,还是最近才跑来的?”

    “陈王朝兵荒马乱,战争波及天下苍生,或许这头水中的生物也是受到了波及从其他地方跑来的,或许它原本就在碧波河中,只是一直都没有出现,没有危害人民而已”

    “前者的话,它会不会在这里扎根下来?如果是后者,搞不好就是这段时间虎子他们在水上打炮惹怒了对方从而才出来报复的……”

    心念闪烁,白杨越想越觉得靠谱,恐怕是虎子等人打炮给人家激怒了。

    想想看,原本人家安安静静的生活在水中,后来有人整天在自家门口放炮仗,谁能不怒?

    不过,无论如何也要把它除掉,要不然的话,白杨在葫芦山谷中的航空母舰各种战舰以及潜水艇都将成为废铁,都开不出来有毛用……

    水下,那头可怕的生物几次三番接近楼船都被挡下,耐心几乎快被消磨干净。

    它双目狰狞,人性化的出现了思索的神色,庞大的身躯在水下扭动,掀起无边暗流。

    猛然间,它张嘴一吸,大量河水被它吸入体内,甚至在它这一吸之下,河面上都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旋涡,在吸入大量河水后,它身躯都好像大了一圈。

    张口一喷,它体内的河水化作一股激流,相隔数公里距离,如同一柄利剑般在河中穿过奔向楼船!

    时时刻刻观察水下情况的白杨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激流,力量之恐怖,一旦落到楼船上,楼船必定瞬间四分五裂。

    没有迟疑,异能火焰再度出现,在水里好似出现了一轮烈日,蒸发河水,同时也将那股激流也焚毁了。

    尽管如此,那股激流产生的冲击力也波及到了楼船,水面上的楼船摇晃,发出让人牙酸的咔咔声,好似要散架一般。

    呼……!

    水下,又是一股激流涌来,白杨再度将其焚毁,可那冲击力再度波及到了楼船,船底都有裂纹出现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再来几下楼船就要散架”白杨目光闪烁心中焦急无比。

    眼睛一亮,他发现,不知不觉,楼船已经距离岸边不足六公里了。

    深吸口气,之前冲入水下有些轻微变形的血纹剑飞出,手腕上的银色锁链化作手指粗细,一头缠绕在血纹剑上。

    白杨伸手一指岸边,低吼一声去!

    血纹剑唰一声划破虚空,向着岸边激射而去。

    白杨的念力只能延伸出一千多米,可此时他全力催动血纹剑向着岸边飞去,带着锁链在惯性的作用下横空而过出现在岸边,插在了一块岩石之中!

    锁链的一头还在白杨手中,此时横跨六公里距离崩得笔直。

    伸手一指,手中的锁链横飞而出,落到楼船上蜿蜒缠绕了两圈。

    念头一动,锁链变成一人粗细,连接岸边,形成了一条锁链形成的索道。

    重力作用下,锁链的重量将庞大的楼船都带歪了。

    “带着船上的人,沿着索道上岸,快!”

    飞速做完这一起,白杨当即大吼提醒船上的人。

    听到白杨的话,赵石等人一下子明白了白杨的意思,没有迟疑,立即照做。

    一人一个,拎着船上的丫鬟仆人飞奔而出,沿着横跨河面的锁链向着岸边飞奔,全力爆发之下,他们的速度何止比楼船前进快了十倍。

    在他们奔赴岸边的时候,白杨严防死守,再度焚毁了水中怪物喷出的两股激流。

    在这紧张的情况下,一分钟不到,楼船上的所有人都沿着锁链来到了岸边。

    轰……!

    最终,精美华丽的楼船不堪重负,化作碎片散架。

    楼船被毁白杨丝毫不觉得心疼,看到小猫她们都安全上岸后,白杨彻底放心下来。

    念头一动,锁链哗啦啦抖动缩小飞回。

    “妈的,看老子不弄死你”没有了后顾之忧,白杨死死的盯着水面咬牙切齿。

    锁链哗啦啦的声音中变成正常大小,直径数米,宛如一条蛟龙横空蜿蜒,阳光下冰冷森然。

    伸手一指,锁链横空呼啸,轰然冲入水中,搅动波涛,白杨想用锁链深入水中将其捆住然后一把火烧死。

    水面翻腾,浪涛起伏,然而白杨未能如愿。

    对方深入水底,而且速度极快,加上水的阻力,锁链根本就碰不到对方,甚至白杨都不知道它藏哪儿了……

    岸边,赵石等人紧张的看着这一幕,却帮不上任何忙。

    “小狼,你带赵大哥回去,让人带上武器来帮少爷”小猫当机立断说道。

    呜呜……

    银狼喉咙呜咽回应。

    赵石翻身骑在银狼身上,银狼咆哮,银色幻影般冲向葫芦山谷方向。

    河面上,白杨凌空而立,银色锁链深入水中搅动水面,掀起阵阵波涛,可根本就抓不住那蛰伏不出的家伙。

    如此十多分钟后,白杨甚至都怀疑那家伙跑了。

    嗡嗡嗡……

    天边,葫芦山谷方向,一二十架武装直升机飞来,很快出现在白杨周围。

    其中一架直升机舱门打开,扛着火箭筒的赵石对几十米外的白杨说:“少爷,我们来帮你”

    白杨差点翻白杨,无语道:“没用的,根本就找不到水中的那家伙,即使找到了这些玩意估计也奈何不了它,回去吧”

    “可是……”

    赵石还想说什么,白杨挥挥手说:“它在水中不出来,能拿它怎么办?”

    “……”不得已,赵石只能郁闷的让人将直升机开回去。

    岸边,小猫问跟着银狼来到这里的瞎眼单秋林:“单公子,有办法帮到少爷吗?”

    “小猫姑娘,在岸上还好说,在水中,对方蛰伏不出,真心无能为力”单秋林摇摇头道。

    那就没办法了,在场的人都没有谁强大到无视水陆习性的地步。

    又半个小时后,依旧没有水中那头生物的踪影,白杨不得不面对现实,那家伙貌似跑了。

    “难道说它单纯的只是想要毁掉战舰和楼船?如果是这样的话,搞不好真的是被战舰的打炮给激怒的本地生物”

    心中琢么,白杨头疼了,有这家伙存在,山谷中的战舰潜艇差不多成为了摆设。

    “他娘的,赖皮啊,有本事你出来咱俩练练”白杨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