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从丰礼手中忽悠的楼船行驶在碧波河上,白杨和小猫立于船头,吹着微风,快速接近战舰位置。

    “少爷你看,那边河面上好多鱼,应该是虎子哥他们炸起来的”小猫指着前方说。

    白杨点头,他自然看到了,心头有些无语。

    战舰上的大炮用来炸鱼,无论怎么想都有点怪怪的。

    呜呜呜……

    突然,白杨身后的银狼一下子浑身毛发炸起,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一双眸子巡视周围,身上有银色光辉闪现,一下子变得凶悍无比。

    “小狼你怎么了?”小猫转身,看着银狼的状态皱眉问。

    呜呜……

    银狼甩头,恢复平静,一双眼睛里面满是疑惑,它之前明确感受到了?;?,可眨眼间那种?;拖Р患?,好像是错觉,让它不解。

    白杨看了看银狼,并未忽视它的异样,心头清楚,很多时候动物的直觉比人类更加灵敏。

    想了想,白杨拍了拍小猫的肩膀说:“猫儿小心,小狼估计是发现了什么”

    噼啪……

    小猫目光闪烁,前方的空气传来撕裂的声音,眨眼归于平静。

    她身上一股危险的气息一闪即使,甜甜的嗯了一声。

    白杨惊讶的看着小猫说:“我家小猫好像变厉害了?”

    “没有啦少爷,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修炼剑林前辈留下的传承,有了些许收获而已”小猫不好意思的说道。

    “晚上我得好好检查一下”白杨眉毛一挑笑道。

    小猫一下子脸红了,微微低头呼吸絮乱……

    干咳一声,白杨没有再撩小猫,看向前方的河面眼睛微微眯起,念力无声无息散发出去,深入水中,可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危险之处,但心中却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随着船只靠近战舰,虎子他们看到了白杨的表情。

    柱子吞了吞口水,看着虎子说:“少爷的表情不对,肯定是生气了,虎子,都怪你,你说你好奇个什么劲,非要琢么这钢铁战船,这下好了,少爷生气了,都是你害的!”

    “虎子,等下少爷过来后,你要主动承担错误,毕竟大家都是被你连累的,你说你这好奇心什么时候能改改”赵石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内心很是忐忑。

    虎子快哭了,一脸惊恐道:“柱子哥,赵哥,你们不能这样……”

    “咳,大家都是兄弟,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一个人承受少爷的怒火总比连累我们三个人的好,你说是不是,放心,你最多被少爷吊着打,我们会帮你准备伤药的”柱子看着虎子一脸你懂得的表情。

    这哥仨明显误会了白杨。

    因为银狼的表现而心中警惕,白杨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却被虎子他们认为是他生气了。

    河水深处,阴暗深邃,寂静无声,一头庞然大物无声无息出现,所过之处鱼虾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千米深的水下,暗流涌动,一双冰冷的眸子注视着河面,散发森然气息。

    水底阴暗,看不清这头生物的全貌,它在水底游动,速度极快,当来到战舰下方的时候,那双眸子变得狰狞。

    身躯一动,这头庞然大物猛然向着水面冲出,目标直指水面的战舰。

    水面上,楼船中的银狼赫然起身,浑身毛发根根竖起,身躯在轻微颤抖,身上有银色光辉绽放,双目死死盯着水面,喉咙发出一连串的低吼。

    这一刻,别说银狼,包括白杨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

    小猫近乎本能的出现在白杨身前,利剑在手,浑身散发凌厉之气,周围空气扭曲,带着焦急的语气说道:“少爷,有危险,快离开!”

    “来不及了”白杨沉声道,血纹剑瞬间出现在身前悬浮,白杨冲着前方战列舰上的虎子他们大吼道:“快,启动战舰回山谷去!”

    “少爷威势太可怕了,一个眼神就让我们浑身发抖,是真生气了,这次要完,我怎么就那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啊,你们一定要帮我”虎子浑身颤抖,哭丧着连看着柱子他们说。

    “少爷让我们回去,看来是要收拾我们了”赵石也一脸纠结。

    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们以为白杨生气自己才会身躯颤抖,并未联想到其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庞大的战舰一颤,从船底传来剧烈的震动,船体多处发出扭曲的咔咔声。

    下一刻,战舰周围的河水涌动,大浪冲天,庞大的舰身随着一股大力向着空中抛起,多处传来扭曲的声音。

    “怎么回事?”

    “水下有东西!”

    一连串的惊呼在战舰上传来,柱子等人脸色大变。

    庞大的钢铁战舰向着空中抛起,无法想象是一股什么样的大力才能撼动这钢铁机器。

    好在战舰上的人都修炼武道,突如其来的变故虽然让他们心惊,却并未乱了方寸,一个个稳定身形牢牢站在舰体上并未被抛飞。

    水下,一头庞然大物撞击舰艇,舰艇被撞得脱离水面近十米高,底部变形扭曲甚至有破损。

    轰!

    当那股力量用尽,战舰掉落,砸在水中,掀起数十米高的浪花!

    白杨所在的楼船距离战舰也就一百多米而已,此时河面翻腾,楼船也摇晃不止。

    他之前就在注意着周围,当战舰出现变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水下的那个存在,眼睛一瞪,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一头比当初在冷热泉看到的巨蟒更加可怕的生物!

    来不及多想,冲天而起,白杨大吼道:“虎子,你们快到这艘楼船上来,小猫,让人快将楼船掉头靠岸!”

    说话的时候,白杨伸手一指水下,血纹剑刹那飞出。

    轰!

    就在这个时候,战舰再度传来一声巨响,舰体扭曲,几乎要崩碎,被掀起数米高之后,落入水中开始下沉。

    舰体破碎进水了!

    “所有人,听少爷的,走!”顾不得其他了,赵石大吼,身躯一崩,用尽全力跃出,向着白多米外的楼船跳了过去。

    这一刻,他雷霆秘典十二层的力量全部爆发,宛如一枚炮弹般冲过百米距离落在了楼船上,转身一脸紧张。

    轰轰轰……

    舰艇上,所有山民爆发,飞跃而起冲向楼船。

    虽然他们不知道水下到底是什么怪物,但也懂得,在碧波河中与对方战斗根本就是在找死!

    叮!

    仿佛有一声金鸣交击之声传来,下一刻,白杨深入水下的血纹剑倒飞而出,居然轻微变形!

    “少爷快走,不要管我们!”小猫尖叫,手中长剑向着水中一劈。

    嗡!

    空气如镜面一样扭曲,一道虚无剑气横空,水面被撕裂出一道十多米长的裂痕一直延伸到水中。

    “嗷呜!”银狼仰头咆哮,无比不安。

    这里是水面,它施展不出态度的战力来。

    白杨目光一扫,看到战舰上的山民都已经来到了楼船之上,战舰则在飞速下沉,当即大吼道:“你们快走!”

    噗……

    就在此时,小猫斩出剑气深入水下的地方,水面炸开,丝丝无形剑气穿空,在下沉的战舰上撕开一道道裂缝。

    小猫劈出的那道剑气,粉碎了!

    “不,少爷你先走”小猫双眼通红尖叫。

    “听你的还是听少爷我的!”白杨瞪眼大吼。

    怒吼的同时,他看向水下。

    嗡!

    水底有赤红光芒绽放,好似有一轮烈日出现在水中,河面瞬间沸腾,无尽滚烫雾气翻滚。

    血纹剑奈何不了水下的生物,对方在撞沉了战舰之后,居然将目标瞄向了楼船,为了阻止它,白杨隔空使出念力火焰。

    “走”见白杨生气了,小猫不敢违背,大声吩咐道,但双目却看着白杨充斥着无尽的担忧。

    楼船拐弯,快速向着岸边驶去。

    水下,那恐怖的生物原本想要撞沉楼船,可面对周围突然升起的直径百米火球无比忌惮,身躯扭动飞快远去,绕了一圈继续想撞沉楼船。

    白杨怎么可能让它得逞,念力一动,异能火焰瞬间出现在那头恐怖生物周围。

    可是,它的速度太快了,坚韧的外表能短暂抵挡异能火焰,扭动间,河面浪潮冲天,脱离异能火焰范围还想锲而不舍的去追楼船。

    “找死!”

    白杨眼睛一瞪。

    嗡……!

    水面之下通红一片,仿佛化作火海,河水沸腾蒸发,火焰升腾,笼罩五百米范围,将那恐怖生物也笼罩在内。

    “吼!”

    水下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那生物身躯扭动,脱离异能火焰范围,深入水底,白杨也鞭长莫及。

    白杨皱眉,死死的盯着水面,尤其是楼船周围,如果那头生物再度出现,他必须第一时间阻止。

    此时,原本在白杨看来速度不慢的楼船却慢得如同龟爬!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一艘战舰居然报废沉入何种,少爷会打死我的”楼船上虎子脸色苍白近乎绝望。

    赵石立即给了他一巴掌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快去帮忙划船,回去带人来帮少爷!”

    “哦对”虎子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快速跑去划船。

    水中那可怕生物多次想接近楼船将其毁掉,可白杨严防死守,它未能得逞,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水面上空的白杨,森然而狰狞。

    “等楼船靠岸小猫他们脱离危险,看老子不宰了你”白杨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