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小猫的情绪稳定下来,白杨和她依偎在一起,坐在城墙边上,迎着风,说着一些生活琐事,同时也了解下自己不在这段时间的各方面情况。

    体长三十多米的银狼爬在两人身后,眯着眼睛,小狗一样摇尾巴,那银灿灿的尾巴甩动发出破空声,刮起一阵阵强风,强悍的气息展露无遗,周围负责守护的人一再远离。

    “德阳镇周围还算平静,虽然如今陈王朝天下大乱烽火四起,可这边毕竟处于边陲,并未受到太大的波及”

    “如今战事如火如荼,陈王朝三分之一的疆域沦陷,王朝正统与血莲教和叛军正处于僵持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决战……”

    小猫给白杨讲述当下局势的各种情况,和之前凌厉不苟言笑的状态判若两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白杨点头,不时问两句,将这段时间的局势了解了个大概。

    总的来说,整个陈王朝依旧处于战乱之中,局势紧迫,血莲教蛊惑民间,组织起蝗虫一样的队伍不断冲击蚕食陈王朝的疆域版图,叛军更是气势如虹,攻克一座座城池,与王朝对着干。

    陈王朝周围,好几个王朝虎视眈眈,大军奔赴边境,随时都想要过来咬一口。

    内部千疮百孔,外有强敌,陈王朝局势岌岌可危。

    德阳镇这边虽然是边陲并未受到太大波及,但德阳镇境内的人依旧人心惶惶。

    了解了当下局势,白杨无奈,这种天下大势,不是他能左右的,甚至自身随时都有被波及的危险。

    有一点白杨相当无奈,那就是山谷中他的那些山民手下,几乎都将雷霆秘典炼体篇差不多修炼到巅峰了,可陈永发依旧没有将后续功法送来。

    要么就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要么就是出了什么意外,白杨心中如此猜测。

    “县城那边怎么样了?”白杨问。

    微微皱眉,小猫说道:“少爷,县城那边很不稳定,血莲教组织起了数百万人正在冲击那里,每一天都在爆发大战,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死去,因为那边战乱,少爷的产业影响很大,甚至消息都很难传递过来”

    白杨沉默,看向青木县方向,眼神中有隐隐担忧,不知道蓝霜他们怎么样了。

    “对了,赵石他们呢?”压下心头的担忧,白杨左右一看,没有发现赵石虎子他们,好奇问。

    小猫脸色古怪说:“少爷,赵大哥他们打鱼去了”

    “啥玩意?”白杨没听懂,一脸愕然,赵石他们打哪门子鱼?

    看了看白杨的脸色,小猫小心翼翼的说:“就是,上次少爷不是弄过来了一些钢铁铸造的船只嘛,虎子哥他们经过几天的摸索,居然就会用了,尤其是上面少爷称之为大炮的东西,威力巨大,一炮之威惊天动地,所以,这段时间虎子哥他们经?;峥乓凰腋痔蝗ケ滩ê由洗蛴?,往往一发炮弹下去,炸起数十米高的浪花,鱼群成片成片的翻起……这段时间,山谷这边的主要食物就是各种鱼”

    听了小猫的话,白杨目瞪口呆。

    当初他乘东瀛混乱,弄走了一艘航空母舰和数十艘战列舰以及潜水艇,将这些东西放在了葫芦山谷内环绕一圈的人工河道上,一时没时间过来处理。

    然而,赵石他们居然用这种战争机器去打鱼……

    逗我玩呢?

    稍微一琢么,白杨大概明白了,自己教过他们使用武装直升机坦克战斗机这些东西,又因为一个个吃过开慧果,聪明得很,摸索着居然就会使用战列舰了!

    深吸口气,白杨就说嘛,难怪整个山谷都弥漫着一股鱼腥味……

    “山谷中粮食不够吃了?要不然打哪门子鱼”白杨好奇问。

    “不是的少爷,山谷中囤积的粮食还能吃很久,只是,如今兵荒马乱的,能节约一点是一点……少爷不会怪他们擅自动少爷的东西吧?”小猫赶紧解释,说道最后显得无比忐忑。

    毕竟赵石他们没有经过白杨的允许就擅自去动那些东西了,小猫没有阻止,生怕白杨生气。

    “我怪他们干嘛,这是好事儿,还省得我一番麻烦去教他们呢,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就用到实战中去了”白杨无语道,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

    科技物品,又不是去造,只是使用的话普通人摸索一段时间都会使用,虎子他们吃了开慧果,有用过战斗机这些东西经验,这段时间居然能使用战列舰白杨也不是很惊讶。

    听到白杨没有怪罪的语气,小猫开心道:“少爷,你都不知道,每天虎子哥他们都能弄回来好多好多的鱼,几十艘木船都要拖好几趟呢,我们吃不完的还拿到德阳镇去贩卖,甚至镇长唐旭还将其当做军用物资运送到县城前线去给征战的人吃……碧波河广阔无边,里面的鱼是在是太多了”

    碧波河宽数十上百公里,一眼看不到边,鬼知道有多深,内中鱼虾蟹无数,白杨可以想象,一发炮弹轰在水里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轰……!

    他们这边正说着话呢,前方宽阔的碧波河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处于城墙上,白杨都能看到天边碧波河面上升起的水花。

    “走,去看看”白杨起身说道,他倒是好奇虎子他们是如何用战列舰打鱼的。

    小猫立即说道:“少爷,我去让人准备船只”

    “也好”白杨想了想点头。

    他无法带着小猫飞过去,念力控物的重量不够,只能依靠船只了。

    茫茫碧波河广阔无边,不知其源头在何处,也不知其尽头在那里。

    此时,广阔平静的河面上,一艘庞大的战列舰停放,近六十米长,如同一头狰狞的钢铁怪兽,阳光下散发狰狞的气息。

    此时,战列舰前方的一个主炮口还在冒烟,距离战列舰数百米外,河面涌动翻滚,无数大大小小的鱼翻着白肚皮浮出水面。

    翻出水面的鱼,小的有数尺长,大的有近十米,白花花的不停出现在水面,画面震撼。

    战列舰上传来一阵欢呼。

    “哈哈,干得漂亮,你们看那条鱼,得有十五米长了,够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顿都不一定吃得完”

    “少爷的东西太厉害了,我觉得,这一发下去,恐怕是宗师之境的强者都要被轰杀!”

    “少爷的东西当然厉害了,不过用少爷的话来说,你们高兴个锤子,都特么打偏了,明明要打那个方向,却打到那边了,偏了整整九十度!”

    最后这句话一出,战列舰上欢呼的人群一个个相当尴尬。

    虽说战列舰他们能开走了,会打炮了,可准头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几乎每一次都是指东打西。

    “我们这不是还不熟悉么,等到熟悉之后,绝对能指哪打哪”虎子不服气的说道。

    这家伙好奇心突破天际,白杨弄过来的战列舰,就是他教唆其他人弄出来打鱼的,当然,他也有分寸,只弄这一艘,没有去动其他的。

    “这句话你都说八百遍了,每次都是这句,结果还是打不准”柱子在边上鄙视。

    “你行有本事你来”虎子瞪着柱子说。

    “我来就我来”柱子不甘示弱,在撸袖子了。

    赵石立刻站出来阻止道:“好了,你们俩别吵了,用少爷的话来说,我们需要总结经验,想想是什么地方不对,争取下一发打得更准一点,走了,回去,通知山谷内的人架船来捡鱼”

    “可惜啊,每天只能来一发,要是多来几发的话,准头一定会练得很准的”虎子有些遗憾道。

    “动这种钢铁战船根本就没有经过少爷的同意,如果少爷怪罪下来的话,我们就说是你教唆的”柱子嘿笑道。

    “你……”虎子脸色一变,指着柱子咬牙切齿。

    动战列舰的确没有经过白杨的同意,可这家伙好奇心突破天际,看到这玩意有他就睡不着了,经过几天的权衡,总算下定决心搞一搞。

    又担心白杨怪罪,所以拉上了赵石他们,企图到时候有人帮忙分担白杨的怒火。

    如果真如柱子所说的那样,到时候他们不帮忙分担,柱子觉得万一少爷生气了估计得扒了他的皮。

    正不知所措间,赵石指着葫芦山谷的方向愕然道:“我们还没回去呢,那边怎么就有渔船过来了?”

    河面上,葫芦山谷方向,一艘大船正向着这边快速驶来,落入了赵石他们的视线中。

    “不对,你们看,穿上那是银狼!”柱子脸色一变,看到了那艘穿上体型庞大的银狼。

    赵石目光闪烁,浑身一抖说:“银狼不会擅自离开山谷,可现在它来了,这说明……”

    “少爷回来了!”虎子眼睛一瞪,接着浑身一抖。

    他们都知道,银狼离开山谷,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白杨回来了带着它离开,要不然银狼会寸步不离的守护山谷。

    深吸口气,柱子他们三个都忐忑了。

    白杨亲自找来,会不会生气了?万一生气了怎么办?

    那边的一艘楼船快速驶来,越来越近了,战列舰上的他们都看到了立于船头的白杨和小猫。

    忐忑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在战列舰前面那些鱼群翻起的地方,水下数百米之处,一条庞大的身影正无声无息的靠近……

    (今天去扫墓,所以迟了,抱歉)